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到了客厅

    章含之看到跟在叶清辞后面的容卉, 摇摇摆摆地走过来,像一只可爱的小企鹅,心都萌化了。赶紧跑过去把她抱了起来, 嚷着“奶奶的小心肝啊, 想死你了。”

    容卉也抱了抱章含之, 说了一句想她,让章含之开心地不得了。站在旁边的百丽看得眼红极了,她伸手想要去抱容卉, 但被身边的容万给阻止了。

    容万反而自已从章含之手里接过容卉,低头看到小姑娘白白嫩嫩的脸上, 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他,越看越觉得小侄女是个小福星。

    他们考古,很会看面相的, 说迷信倒不至于, 相反有些事情发生的时候就是这么玄乎。

    “卉卉, 我是你三伯。”

    “诺,这是你刚出生的见面礼,二伯在新疆考古, 一直没来及赶过来看你,错过了你的满月以及周岁, 唉,这是对不起啦。”

    容万让百丽拿出了一件包裹着的礼物, 并祝福叶清辞要拿回家后才能打开。神神秘秘的模样让叶清辞感到好奇极了。

    她附耳在百丽面前说的十分小心翼翼“容万送的该不会是一件文物吧?”

    容卉满月的时候, 容万还在考古没回来。等到容卉一周岁的时候, 容万不巧又在考古, 连夜赶飞机都回不来。

    一直以来, 容万对容卉深感愧疚, 觉得自已不配称为三伯父,小侄女这么重要的日子都没能赶过来祝贺。

    百丽悄悄地说“嗯,是他之前珍藏已久的一件凤冠,据说是某个朝代某位超级好命的皇后佩戴过。他说送给小卉卉希望她结婚的时候穿嫁衣的时候用到,戴着这个凤冠能像那个皇后那样一辈子好命。那是他拿命换来的,他们单位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暗地里奖励他的,你放心拿着吧。”

    至于嫁衣那完全不用担心,章含之嫁给容誉的时候有一套,一直保存地十分完好。等到卉卉结婚的那天,穿着嫁衣,戴着凤冠,一定能惊艳全场地。

    叶清辞完全不敢收下,这实在是太贵重了。

    百丽“你替容卉拿着,我不是周岁跟满月的礼没送吗,一直等着容万回来一起送礼。当初你生完容卉的那会儿,容万可高兴了,嚷着要坐连夜的飞机赶回来,谁知道他被困在某个墓室出不来。”

    叶清辞还是推辞“你这不是怀孕着,万一生下一个女儿,可以传给我的小侄女当嫁妆用。”

    百丽赶紧摆摆手“不用了,真不用了,家里多得是其他乱七八糟的考古文物,不缺这一件。我感觉我怀的可能是个儿子吧?我现在就等着血液报告出来,整天麻痹着自己希望怀的是个女儿,希望奇迹能够发生吧。”

    既然百丽都这么说了,叶清辞就先不坚持还回去了,打算找个另外一个时间再把这顶凤冠给还回去。对容卉来说,这件礼物毕竟太贵重了。容万他们夫妻深思熟虑到连容卉结婚时候穿戴什么都想好了。

    她偷偷地把容万给的满月礼物周岁礼物小心翼翼地藏在自己背着的包包里,想起了容卉刚出生的时候婆婆偷偷送的传家宝,突然感慨女儿真的好富有,靠着长辈们给予的礼物,莫名其妙的成了隐形富豪。

    幸好女儿还小,这些礼物啊房子啊都不知道。不然她肯定会骄傲地翘起小尾巴,嚷着自己是个小富婆。

    算了吧,以后也不要让她知道,这些毕竟都太贵重了。小孩子家家的万一没个轻重的损坏了那怎么办,还是以后嫁人了再告诉她有这么一笔财富妈妈替她保管着。

    章含之这时想起来三儿媳妇怀孕了,顿时来了兴趣让容卉猜猜看是男是女。不是说小孩子的眼睛能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而且小孩子猜弟弟妹妹的时候很准的。

    拥有25岁灵魂的容卉实在不想说什么弟弟妹妹,但一大家子的人把注意力集中到她这边,尤其是百丽,渴望地看着她。让容卉纠结万分,她哪知道三伯母肚子里怀的是弟弟还是妹妹。

    百丽“卉卉,你快帮三伯母猜猜看,三伯母怀的是弟弟还是妹妹?”

    容卉结合了他们家生男孩的概率,迟疑了几秒“弟弟……”

    百丽立刻扶额“我就知道是个儿子。”

    容万失笑“你不是花了钱查是男是女了吗,等过几天检查出来是男是女不就知道了吗,何必还让卉卉猜?多此一举。”

    百丽辩解“万一像大嫂那样,到了最后变成了女孩子呢?”

    容万戳破了妻子的希望“人家大嫂那是中医把脉,不是验血检查。那不一样的,如果验血单子说你怀的是个儿子,那你就老老实实地把房间布置成天蓝色,而不是整天老想着刷成粉色。”

    百丽直接反驳“我那验血检查的单子还没出来呢,万一是个女孩呢?”

    这时,百丽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接起“喂,哦,好。”

    语气失望又难受。

    检验结果出来,是个儿子。

    唉,生个女儿真困难。

    百丽转身就对叶清辞附耳小声说“你看吧,我肚子里怀的是个儿子,咱们容家也就只有容卉一个女孩子,再生一个女孩子想想我们容家那强大的生男基因那是不可能的。卉卉是我们家的奇迹,你一定要收下容万给的礼物,千万别想着以后再还回来。”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叶清辞就彻底熄灭了想要把礼物还回去的念头,她摸了摸包包里的那顶凤冠,然后让容卉谢谢三伯父的礼物。

    容卉根本不知道三伯父容万送的是什么礼物,要是被她知道了肯定会高兴地跳起来。她想三伯父送的礼物无非就是衣服,鞋子,玩具或者金器之类的,老早就见怪不怪了,亲戚们老是隔三差五地送她礼物,那些礼物她连拆的都没有了。

    她抬头看着抱着她的男人,说是她的三伯父,但面生的很,几乎没怎么见过,或者是见过了她也忘记了。从五官上面来看,他长得跟她爸爸有些相似,尤其是那双眼睛,几乎长得一模一样,丹凤眼微微上翘。

    容万也看着怀里的小侄女,越看她越觉得她是他们容家的小福星。

    一年前他去新疆考古,当时和一群人下了一座公主陵墓,装备什么地都带齐全了,原以为这次的考古跟以前一样有惊无险,谁知道有人不小心碰到了某个开关,把他们彻底地关在了陵墓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次意外发生地实在是太突然了,没有让任何一个人做好准备,在场的所有人都惊慌了,四处拍着周围的石门,想让石门再次打开。

    当时容万就在想,如果他不幸死在这里,那么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老婆跟父母,可惜陵墓里什么信号都没有,来不及留言打电话。

    就在他有些缺氧昏迷的时候,迷迷糊糊之中仿佛看到了有很多鲜花盛开了,立刻来了精神,努力让自己的脑袋清醒起来。他告诉自己这征兆是个好现象,表示他命不该绝。

    来了精神以后,他跌跌撞撞地站起来,一直蹲在地上的缘故,开始站起来的时候有些头昏脑涨地。

    脚步不由地朝着后面的石墙退后看几步,眼看着就要朝着下面跌倒,他就把手放在了墙壁上稳住了身体,无意间碰到到一个物件居然是开启陵墓的开关。

    真是无比幸运,意外得到了幸运女神的眷顾。

    石门开启以后,他跟一群人火速离开了这座公主陵墓。

    回到地面以后,因为缺氧,加上被陵墓里的某种不知名的昆虫咬了一口,出来的人们纷纷感觉到了头晕目眩,又吐又拉。包括容万自已也是,被送到医院以后,个别严重甚至丢了生命,唯独他受伤最轻,住了两个月的院,身体恢复正常就启程回家了。

    容万当时觉得十分邪乎,好像冥冥之中有幸运女神在保护他。

    回到家以后,他听到了大嫂生了一个女儿,说是父亲在小侄女降生的前几天做梦梦到满院子的鲜花盛开,故取名卉卉。

    这让容万顿时联想到在那座公主陵墓做的那个迷迷糊糊的梦,让她觉得那天也许是小侄女在保佑他。如果那天眼前没有出现好多好多鲜花盛开,让他有了求生的信心,肯定死在了那座公主陵墓里了。

    这时容深扒着父容万的裤腿,请求着“三伯父,让我跟妹妹去院子外面玩一会儿吧。”

    正好容卉也想要去院子外面走走玩玩,扒着容万的衣服双腿想要走下去。

    张玲跟容万只好千叮咛万嘱咐容深“你去玩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照顾好妹妹。”

    容深点点头,牵着容卉的小手走到院子外面。

    他让容国买了一个儿童篮球架放在院子外面,平时在老宅居住的两三个月,没事的时候就打打篮球投投篮。

    “妹妹,那是篮球,你要玩吗?你投篮,哥哥给你捡球?”容深拿着篮球给容卉。

    容卉本来想摇头,让他自己玩,转眼一想,不是无聊吗,投投篮消磨消磨时间也好的。可她的手实在太小了,捧不起儿童版的小篮球,只好作罢,让容深自已一个人玩,她站在一边观看。

    喜欢打篮球似乎是男人的天性。

    容深一投一个准,玩得不亦乐乎。捡起来再去投篮的时候,由于没有瞄准好目标,一下子扔到了隔壁人家的院子去了。

    小篮球“嘭”的一声,像抛物线那样落在了绿油油的草坪上面,落在了一个小男孩子的脚边。

    容深叫了起来“糟糕了,丢在了隔壁怪小孩家的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