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说到要请专业的育儿嫂这件事情, 张玲第一个跳出来投了赞成票。她觉得一个女人不能没了自己的事业,在家做全职太太一年,两年, 三年还好, 长久下去就会跟社会脱节, 不利于心里健康。

    她老公容国赚的钱完全可以负担起一个家庭的开支。当初生完孩子的第一年,容国也建议她在家带孩子,由他养着她跟儿子。

    张玲并没有被男人的嘴给迷住了心。虽然她赚的钱只是容国的零头, 但好歹她有一份事业,不会因为哪天容国做出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 她就没有了经济来源离不开他。被男人豢养着的女人遭遇家庭纷争的时候,始终底气是不足地。因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这个社会本身对女人是不公平的,可同时也赋予了这个时代的优厚, 可以凭着自己的一双手创造财富, 也可以跟男人一样为家庭添一分经济来源, 使得底气足。

    “清辞,我学校里有个女老师,结婚的时候他老公就跟她说要让她辞职别干了, 以后他养她,所以一结婚就傻傻地辞了职。后来孩子出生后, 对方的公司由于经营不善破产了,欠了一屁股债。那个女老师到现在还后悔着, 说什么如果当初不辞掉工作的话, 她就离婚单独抚养儿子长大。我不是说, 我们容家的男人不可信任或者没有担当。但是作为女人吧, 头脑还是要清醒点的, 万一哪天男人不会赚钱了, 或者做出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情了,我们自己有工作能赚钱,挥一挥衣袖不留恋一分云彩。毕竟这个社会世事难料,变化多端。”

    百丽摸了摸肚子的孩子,抬头看了一眼叶清辞,发现自家大嫂做全职太太这一年来,脸色比起之前的要来地差一些,一头秀丽的头发也好久都没有打理过了,多数是直接扎起来梳成马尾辫。衣服以舒适,简单为主,尤其是高跟鞋怕是被她藏在某个角落里了吧。

    “大嫂,我觉得妈的提议不错,二嫂说的也对,在孩子健康快乐有人带的情况下,咱们女人还是去干事业比较好,不然一个人留在家里带孩子,没有了交际圈,整个人不久后会颓废下来的。”

    百丽想过了,等她把肚子里的儿子生下来,就让她妈妈带。

    她妈妈比起婆婆,年纪上有优势,也省得跟一群太太们闲聊喝茶打麻将了。她婆婆这个年纪再带一个小的,体力恐怕是吃不消了。

    对于两个儿媳妇的劝说,章含之满意地点了点头。

    她骨子里有点女权主义思想,不怎么赞成儿媳妇们辞职在家带孩子,当然她也不会干涉儿女的生活。媳妇们想要干嘛就干嘛,哪怕天天闲在家里打麻将,只要儿子喜欢,她也无权干涉。

    就是大儿媳妇,章含之比较担心她,年纪轻轻没有了亲妈,现在又一个人带着孩子,又辛苦又劳累。而且她现在身体健康,实在不忍心大儿媳妇为了带孩子一直迟迟完成不了下册的《夏日》。

    她觉得女人拥有一份事业会比较好,不管钱赚的多也好赚地少也罢,反正家里的男人也不缺这一份养家糊口的钱。关键是没有了事业的女性整天面对着孩子,家务,孩子,家务,长久下来会让自已越来越否定自己的价值。

    万一跟老公吵架起来,对方来一句“你还不是靠我养”岂不是郁闷死?经济的不独立,家庭地位就不牢靠。这也是为什么当代有一部分年轻女性宁愿要把孩子交给奶奶或者姥姥带的原因,普通家庭光是靠男人养一家子人,会很吃力,长久下去肯定会爆发经济矛盾。

    章含之希望大儿媳妇能够继续写作的原因,那是因为她看过她生孩子之前写的那本《夏日》,一直像个书迷一样等着下册,可是叶清辞却一直迟迟不动笔写。要是再让叶清辞带小容卉三年的话,《夏日》的书迷们起码得再等四年。

    至于三年后,叶清辞还有没有当初的构思跟灵感就很难说了。再说,她的年纪才不过39岁,正值一个女人最关键的年纪。这个时候再不搞搞事业那就真的晚了,到了50岁那就真的是上有老下有小,加上体力精力的不济,再想搞事业恐怕没有当初的那份心了。

    “清辞,如果你50岁退休的话,只有11年时间写小说。也许有些作家会提前封笔不写了。”

    叶清辞不出声,可她的思绪却在回顾这一年来的生活。

    全职的一年,她收到了编辑多次的催稿,问她什么时交稿下册的《夏日》,也看到了很多读者留言,一如既往地催更,催完结本。

    她不是不想写,偶尔动笔写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大还是其他原因,跟生第一胎的时候完全不能比,现在的精力体力完全跟那个时候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如果白天独自一个人带娃,晚上让她再构思写小说,灵感就跟枯竭了一样,盯着电脑半个字都打不出来,反而上下眼皮不断地在打架。

    这些年,叶清辞觉得自已作为一个事业型的女性,算是付出了不少,都快40岁了,理应回归家庭,相夫教子。可真的到了这一步后,她又隐隐地不甘。

    每天孩子,做饭,孩子,做饭,完全没有了私人空间。凡是做过全职太太的妈妈都知道,一个人带孩子真的十分累,即使现在有了洗衣机,扫地机,一些先进的打扫卫生的辅助工具,可孩子的衣服得手洗,尤其小月龄的宝宝常常吐奶,一天换个几套衣服,洗洗不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吗?

    一天忙下来,叶清辞一沾床就睡着了。

    虽然容卉比一般的孩子好带,平时都不哭不闹的,但她得给孩子互动啊,教她爬教她走路去送早教哪个不费时间的?

    请个保姆嘛,她一直心有余悸,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万一再找一个像程萍那样的人那可怎么办才好,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就是这个道理。

    叶清辞想来想去觉得还是算了吧,不请保姆,自己带孩子,偶尔婆婆跟张玲过会帮她带一下卉卉。

    找个钟点工,要监督对方干活不然角角落落的打扫不干净,也一样地浪费时间。性格龟毛又仔细的叶清辞干脆就自已做家务活,不然老是嫌弃别人这个干不好那个做不好,差点让人家钟点工有了情绪。

    “妈,那就谢谢你了。我考虑一下。”

    婆婆提出来的意见说实话确实让她感到很心动,但全职带女儿的这一年多来,她也不是没有收获。学着如何做一名合格的母亲,多数孩子带给她的快乐是事业不能给予的。

    夜深人静的时候,叶清辞会想着那部未完成的小说,就无端地感觉到了遗憾。

    她仍旧放不下心底的爱好,以及内心的渴望,可是一想到年幼的女儿需要她照顾,叶清辞就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不过妈,你能不能最近帮我带卉卉一段时间,我想把未完结的《夏日》给写完,再考虑一下是继续工作呢还是带卉卉?”

    虽然没能听到儿媳妇的回答,可章含之仍旧乐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拉着胡嫂“走,走,走,我们俩赶紧给我小孙女给整理房间去。”

    儿媳妇想要重新拾起事业,是个好现象,其他的一切都随缘吧。

    脚步走快了,章含之踉跄了几步。

    胡嫂赶紧扶住她“我的大小姐,你走路慢点。”

    章含之不高兴地皱了皱眉“你这个老顽固,朝代都换了,你还叫我大小姐。”

    这也是她最不喜欢胡嫂的地方,思想十分顽固,那些封建思想,什么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一日仆终身为仆等等遗留在脑海里根深蒂固。明明她这个没落贵族出生的千金大小姐都接受起了新思想,到了胡嫂这边,仍旧是顽固不化。

    胡嫂难得的撒娇“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大小姐。”

    晚上八点半

    玩了一天的容卉洗完澡已经躺在了小床上,哥哥不在家,她就自已拿着绘本看故事。微黄柔软的灯光映衬着她脸蛋更加白皙透彻,仔细一看,还有着一圈细细的绒毛,像只还未成熟的小桃子。

    门被敲了敲,容卉一抬头就看到了叶清辞走了进来。

    她穿着一件纯色的真丝睡衣,头发披散在了肩膀边,比起平时,多了几分娇美。

    “宝宝,你在看什么呀?”

    “看故事。”

    叶清辞轻轻地抽取了容卉手里的绘本,有些紧张又有些不好意思,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女儿说,从明天开始就要把她带到奶奶家去。

    面对容卉,叶清辞是有愧疚的。生完容卉以后,为了弥补之前没有亲自带大容越的遗憾,她决定亲自带大容卉,享受这一过程。

    可是生活嘛,总是有意外来临。

    她生容卉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过所写的小说《夏日》会这么火,原本打算着一年以后再写续集,读者跟编辑也表示了理解。

    可当她下笔去写的时候,发现自己无法再动笔写下册的故事,究其原因怕回不到之前的成绩,以及得不到读者的喜爱。

    这种矛盾下,让叶清辞干脆放任自我,将近两年内没有动笔写过一个字,直到今天和张玲她们的谈话,她才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放任下去。

    容卉把小被子掀开,站起来搂住叶清辞的脖子,小小的人,连声音都是软软的“妈妈,你怎么了?”

    叶清辞摸摸女儿柔软又漆黑的头发,用了一种商量的语气“宝宝,妈妈不知道你听得懂还是听不懂我说话,但是我妈妈还是想跟你说个事情。”

    容卉自然听得懂,不过她不懂装懂地歪着小脑袋“呀”了一声。

    叶清辞“从明天开始你去奶奶家玩好不好,等吃晚饭了妈妈再来接你,好吗?额,妈妈不是不想带你,而是因为妈妈要开始写小说了,那白天就没法好好照顾你,有时候甚至会忘记给你做饭,所以这段时间白天就让奶奶照顾你好吗?”

    她写起小说来完全沉醉在自我世界里不可自拔,有时候会忘记吃饭。大人还好没啥关系,但小孩子不吃饭怎么行,他们正是在长身体,要好好地按时吃饭。

    容卉高兴地拍了拍手,她正愁着没法接近裴寒呢,要是天天去奶奶家,不就可以天天看到裴寒了吗?

    叶清辞忽然间有些悲伤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女儿的反应是这么兴奋,一点都忧伤离开她。

    容卉当然知道叶清辞的想法,全职一年多了,放弃了自已的事业,现在得到了章含之的全力支持,说不心动那是可能的?可同时她又十分矛盾,又想要亲力亲为地照顾她。

    有关她吃穿方面,还有体检打疫苗那些零零碎碎的事情都是叶清辞一手照顾的,她爸虽然一下班会帮妈妈带孩子做家务,可做出来的饭超级难吃,完全没有做菜的天赋,一碰厨房,厨房就要冒烟。

    唉,做女人真的很不容易。尤其是结了婚的女人,更是不容易。孩子毕竟找妈妈的时候多,妈妈是孩子温暖的港湾。

    容卉抓住叶清辞的手指,一脸乖巧地承诺“妈妈,我会乖乖的。”

    叶清辞明白容卉说的什么意思,意思是她会乖乖地带在奶奶家,支持她写小说,顿时让她油然而生起一股感动。

    “卉卉,你下床干什么。”

    容卉拿来容祖让她识字的小册子,翻到两个字,指给叶清辞看。

    叶清辞念出了声音“成功。”

    容卉猛烈的点点头“妈妈会成功的。”

    叶清辞顿时感动地眼眶湿润,有时候,养孩子更多的是快乐跟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