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胡嫂中途去追容卉的时候, 不小心扭了脚。一听到自家小金疙瘩在哭,早就顾不上疼不疼,赶紧一拐一拐地跑过去。

    “这是怎么了?”胡嫂一把把容卉拉到怀里, 眼神戒备地看着眼前的裴寒还有站在旁边的小男孩。

    “是不是你们欺负我们家囡囡了?”护犊的胡嫂像一只老母鸡一样把容卉保护在身后, 语气严厉地质问着裴寒跟小男孩。

    小男孩赶紧否认, 指着裴寒“我没有欺负她,是他欺负了你孙女,让他哭的。。”

    这时小男孩的妈妈也赶了过来, 是一个年轻时髦的女人,穿着牛仔短裙, 踩着十厘米左右的高跟鞋,涂着大红色的口红,画着精致的妆容, 看到胡嫂皱着眉头在质问她儿子, 赶紧把儿藏在身后。

    她生气地瞪了胡嫂一眼, 一开口不分青红皂白,一顿指责“你这是干什么啊,欺负我儿子是吗?你孙女是我儿子弄哭的吗, 人老了别搞不清楚情况哈?

    转身对儿子温柔似水,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宝宝啊, 你好端端地公园里在玩飞机的,这是怎么了, 有人欺负你了吗?疑, 你的飞机呢, 怎么不见了?”

    小男孩一看到他妈妈来了, 仿佛得到了依仗, 立刻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指着裴寒“是他抢了我的飞机,还有他把那个小妹妹弄哭的。”

    时髦女人一听那还得了,有人抢她儿子的小飞机,还嫁祸她儿子弄哭小姑娘,正要去找裴寒算账的时候,听到一个断断续续,又奶声奶气的声音。

    原本假哭的容卉这下着急了起来,也不装哭了,也指着对面的小男孩,告诉胡嫂“他,他说……”

    那个谎字发音太难了,容卉试了几次,发现说不出来,顿时着急得像热锅上的小蚂蚁一样跑到裴寒的面前“小哥哥,你说,你说……”

    裴寒把原本举在半空的手放了下去,站在一边看着胡嫂拿着棉柔巾替容卉擦眼泪鼻涕。他想要跟容卉说话,可她身边有了一个凶巴巴的奶奶。他倒也不是害怕这个奶奶,就是不爱跟陌生人说话的老毛病又犯了

    每次看到陌生的大人跟小孩,他脑海里老是浮现出小时候的事情,就变得不想说话了。努力了几次,裴寒仍旧不想说话。

    为此,裴钰因为儿子不想跟陌生人说话的毛病烦了很久。每次星期日就带他来公园,或者其他东西走一走,逛一逛,让裴寒认识一下新朋友扩展一下交际圈。

    裴寒的耳边一直响起了容卉喊他小哥哥的声音,软软的,萌萌的,薄薄的嘴唇抖了抖,最终还是败给了根深蒂固的习惯,用那双漆黑如子夜般的眼睛看着他们。

    时髦女人一看到裴寒没有说话,这不就是心虚的表现吗?默认他不仅拿了她儿子的小飞机,还把人家小姑娘弄哭了嫁祸给她儿子,顿时气得不得了“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这样,怎么可以乱拿别人的东西吗,真是有爹妈生没爹妈教的小哑巴。”

    胡嫂皱了皱眉头,觉得眼前的女人说话真是过分,就算这个叫裴寒的小男孩拿了她儿子的小飞机玩,那也是可以理解的。哪个小孩子不对新鲜玩具感到好奇的,想要去碰一下摸一下玩一下很正常,作为大人的完全可以好好说话,用得着在孩子面前出口成脏吗?

    “你快把我儿子的小飞机还给他。”时髦女人伸手就去拿裴寒手里的小飞机,“你这个小哑巴,赶紧放手啊。”

    裴寒那双漆黑如夜的眼睛一直倔强地看着时髦女人,偏偏不放开手里的小飞机。这种遥控飞机他在家里有好几个,原本是一点都不稀罕的,可别人既然这么稀罕了,搞得他更加不愿意放手了。

    时髦女人活了快三十年,还从未见过哪个小孩子的眼睛像一头小狼崽那样狠厉又凶狠,气势顿时弱了下来,连连后退了几步。

    可一想到对方只不过是个小孩子,又前进了几步“你这个小哑巴,赶紧把我儿子的飞机还给他。”

    一口一个小哑巴,听得容卉心里十分不舒服。

    她甩开胡嫂的手,跑到时髦女人面前,护在裴寒面前“小哥哥,不是小哑巴。”

    “坏阿姨。”

    时髦女人“唉哟”了一声,原本看容卉长得玉雪可爱,不想跟她计较,没想到这个小女孩却也是个不讲理的人。

    “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说话的,他就是拿了我儿子的飞机,我没说他是小偷已经很心地善良了。”

    她正想说着狠话吓吓她,可抬头一看到一脸不好惹的胡嫂,立刻把那些话给咽了下去。

    裴寒忽然间跑出来,狠狠地推了时髦女人一把。

    时髦女人连连后退了几步,眼看着要摔下去的时候,赶紧把脚步稳住,又上前快速走了几步,伸手就要去推裴寒。幸好裴寒一个机灵躲开了,反而让时髦女人落了空。

    容卉那个着急啊,可惜她人矮腿更短,想要去帮忙却被胡嫂一直护在怀里。

    “小哥哥,你快说话呀。”

    眼看着时髦女人就要抓住裴寒,拿走他手里的小飞机时,这是一个清瘦高挺的男人出现了,他眼疾手快地抓住对方伸去裴寒的一只手,严厉地警告“这位女士,请你自重。”

    林助理感到头很疼,自己才出去打了一个电话,怎么回来的时候发现小老板又跟人发生争执了。幸好他担心他的安危,提前结束了通话赶紧折回原路去看他。

    裴钰今天本来想带着裴寒去水族馆玩一下,谁知道临时接了一个电话就急匆匆赶到公司去,然后就让自己的助理暂时帮他带一下孩子在,嘱咐他要带着孩子来附近的小公园玩耍一下,适当地锻炼一下他交际的水平。

    时髦女人一看是裴寒的大人来了,立刻告状“先生,你这孩子拿了我家孩子的飞机。”

    林助理看了看裴寒手里的飞机,蹲下来,视线跟他平衡,耐心地询问“告诉叔叔,你有没有拿别人家的飞机?”

    裴寒既不摇头,也不说话在,只是倔强地看着他。这让林助理的头又大了起来,暗戳戳地叹了一口气。

    估计这孩子又犯老毛病了,一副完全不想跟人交流的模样让他感到了棘手,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比较好?

    时髦女人“你知道不知道,这种遥控飞机有多贵?小小年纪的,怎么可以乱拿别人家的东西?”

    “多少钱,我们买了。”

    林助理一听女人的唠叨,赶紧出钱解决问题。算了吧,能用钱解决的事情一切都好说话。

    以前在南城的时候这种事情常常发生,每次带裴寒出来玩一下,他每次都要和小朋友发生矛盾,不仅让他说尽好话,赔礼道歉,还差点给这个小祖宗给跪了下来,打人完全不用说,直接用小石头砸人家。

    今天还算比较和谐,没有发生打架事件。所以林助理赶紧拿钱出来解决事情,看裴寒这个样子,让他开口说话解释那是不可能了。

    容卉一听更生气了,她拿开胡嫂放在她肩膀上的手,跑到裴寒的面前,摇着他的肩膀“小哥哥,你说啊,说啊。”

    裴寒明白容卉的意思,她想要他说话开口为自己辩解。他看着容卉,发现这个软软萌萌的小姑娘着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外,居然有一个外人这么担心他不想说话带来的后果是怎么样地。

    他爸妈起初还很着急,现在都默默地接受了这种结果。

    看着那张焦灼的小脸蛋,裴寒的心无端地感到一阵温暖。

    他不想说话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想要得到爸爸更加的关注,每次他犯错了,爸爸就会急匆匆地从公司赶来。最近他爸爸实在太忙了,常常见不到他身影,每次只有眼前这个叫林助理的年轻男人陪他去上课,陪他玩。

    时髦女人上下打量着林助理几眼,发现他穿戴整齐,皮鞋蹭亮,浑身上下散发着社会精英的气息,一看就知道家里经济条件不错,打定主意要好好敲一笔。

    就当时髦女人要开口的时候,耳边却想起了一阵轻轻的,慢慢的抽泣声。

    容卉这下是真的哭了,眼泪一颗一颗地掉下来,呜呜咽咽的模样立刻让胡嫂心疼了,她蹲下身,虽然不明白小金疙瘩在哭什么,可她知道这小家伙肯定感到了委屈。

    “我们卉卉怎么啦,别哭啦,胡奶奶带你回家吃你爱吃的草莓好不好?”

    林助理管不了别人家小孩的哭声,他拿出钱包,取出了一小叠钱,就要交给时髦女人的时候。一道略显幼稚却又十分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

    “飞机是我的,我没拿你们家飞机。”

    这时胖胖的小男孩却跳起了脚,指着裴寒大喊“你说谎,飞机是我的,是你拿了我的飞机。”

    裴寒再次强调了一遍“是我的,我没拿你的。”

    小男孩不肯相信,仍旧拉着他妈妈的手笃定地说“妈妈,他手里拿的就是我的飞机,你快帮我拿来。”

    饶是不讲理的时髦女人这次也不好替儿子讨要玩具,人家男孩子说是他的,而且这个地方又没监控之类的东西,动手去抢一个小孩子的玩具实在太难看了,关键是人家大人也在,还是个这么身强力壮的男人,她怕被打啊。

    容卉这下高兴地笑了起来,拍了拍手,扬起小脖子,还不忘给人家小男孩火上加油“是小哥哥的。”

    “妈妈……”

    小男孩一看他妈妈不肯帮他,还听到容卉还这么说,顿时生气得不得了,跑出去推了容卉一把,强调“那是我的小飞机,不是他的。”

    胡嫂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着容卉小小的一只朝着草丛中摔去,顿时着急得不得了,赶紧跑过去把容卉从草丛中扶了起来。

    “没事吧,卉卉?”

    “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啊,随手可以推人吗?”

    “你说谁呢,那你家孩子怎么这样啊,和他是一伙的?谁证明他手里的小飞机就是他自己的,而不是我儿子的。”

    胡嫂正要和时髦女人吵起来的时候,摔在草丛里的容卉无意间看到一架跟裴寒手里相似的飞机,立刻跑过去把它捡起来,挥着手里的一架飞机“看,你们看。”

    小男孩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指着容卉手里的飞机,提出了疑问“好像是我的?”

    林助理叫来裴寒,把容卉捡到的小飞机做了一个对比,发现两架飞机外形上很相似,可一个轮子是纯黑的,另外一个轮子是黑中带着点白。小男孩认出黑中带点白的轮子是他的飞机,小脸蛋瞬间涨的通红一片。

    原来他错怪别人的了。

    他刚才在玩飞机的时候,玩着玩着小飞机忽然间降落。于是他在草丛找的时候发现裴寒也在找什么东西,看到他捡起飞机,就认定了那是他的飞机,何况看外形真的很像,他自认为不会弄错。

    容卉看到这一幕,高兴的小尾巴瞬间翘了起来。

    她走到小男孩面前,怕再次出意外的胡嫂赶紧跟在她身后。

    个头不及对方,还被人家矮一个半头的容卉像一只雄赳赳气昂昂仰着脖子的小天鹅“道歉。”

    自知理亏的小男孩看看她妈妈不吭声的模样,又看看一脸严肃的裴寒,还看看身强体壮的林助理,最终认认真真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裴寒的眼睛垂了下来,耳边响起了容卉软软的声音“小哥哥,别怕。”

    他右手里握着的那块石头突然间坠落在地,被林助理看到了,顿时舒了一口气,他就知道这小子不会乖乖受欺负。刚才看到人家小姑娘被推到在地,是想要拿着小石头去砸那个小男孩吧?真是阿弥陀佛保佑啊,今天没有见血。

    望着眼前那张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小脸蛋,裴寒愣愣地说不出来话来,以至于他长大后成为一个杀伐果决,城府极深的男人时,每次想起那一幕,心始终软的。

    容卉忽然间心疼起了裴寒,举举小手臂,昂昂小脑袋“以后我保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