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回到家, 胡嫂把已经洗干净的草莓放在了容卉的面前。

    刚好打完一场胜仗,容卉的肚子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叫声,面对水灵灵, 红艳艳的草莓忍不住分泌了唾液。

    她食指大开, 拿起一颗草莓放在嘴里。

    嗯, 好吃。

    玄关外的容祖正在换鞋,他下午没课就提前下班回来了。胡嫂一看到他走向容卉,想起小公园的那些事情越想越觉得不对, 就立刻告状“先生,你倒是说说卉卉, 今天她不顾自己的安全替一个小男孩出头了。”

    她从刚才到现在一颗心都提在了嗓子口,真害怕那些个不知轻重的小男孩伤到小金疙瘩,尤其是看到小金疙瘩被推到在草丛的时候, 恨不得代她摔倒在地。

    容祖“疑”了一声, 打量着一口一个草莓, 吃得正开心的容卉,怎么都想到女儿这么小的年纪,居然为一个小男孩出头?

    他没听错吧?

    胡嫂看容祖不说话, 以为他不在意,就把事情的来源原原本本的告诉他, 忍不住再次强调“先生,你真的要和卉卉好好说, 她才这么小的一只, 跑步都不稳呢, 就不顾自己安危地去替别人出头, 还被那个小胖墩推倒在草地。”

    多危险啊, 一点都不注意自己的安全问题。与人为善, 首先得保证自我安全,这不是人性的自私,而是对生命的尊重。

    容卉下了椅子,哒哒哒地跑到胡嫂面前,示意胡嫂把头低下。

    猝不及防胡嫂被塞了一个草莓,顿时酸酸甜甜的味道蔓延在整个口腔里,让胡嫂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

    她朝着容祖改了改自己的台词“额,先生,我觉得卉卉还小,肯定什么都不懂啦。”

    容卉伸手抱住了胡嫂,伸手指着她的脚,软乎乎地问“胡奶奶,疼吗?”

    刚才她坐在椅子上看到胡嫂的脚似乎被扭了一下,一拐一拐地,肯定是之前在小公园的时候追她的时候,不小心扭到了。

    她想起冰箱里有冰块,拉着胡嫂走去厨房。

    胡嫂的心被暖了暖,视线接触到容祖后,从他的眼神中知道他想要跟容卉单独相处谈话教育,就找了一个借口。

    “卉卉,胡奶奶去冰敷一下脚。”

    最后一个靠山都走了,容卉低着头,不敢看容祖。

    她爸似乎比较小心眼不喜欢她为任何一个小男孩出头,知道她为裴寒出头的话,心里肯定起了小九九。

    果然,头顶传来容祖冷冰冰的声音“容卉,爸爸告诉你,你善良正义替人出头都可以,爸爸不仅能理解,相反十分支持你这么做。可是爸爸常常跟你说的话是什么,如果你看到你的对手比你强,你最先做的是什么?”

    容卉受教地回答“找大人。”

    容祖的脸色是从未有过的严肃“对,在你没有能力帮助别人之前,要去寻求外力的帮助,但事情有轻重之分,如果你觉得十分重要非做不可,那可以按照自己的内心想法去做。还记得不记得我给你讲的一个小故事。有一个见义勇为的男人,在河边看到一个小女孩落水了,听到她拼命地喊救命,动了恻隐之心,明明知道自己不会游泳还要下水去救人,结果牺牲了生命,这对他家人来说难道不自私吗?谁都是有父母生,有父母养,谁的父母都会为一条生命的失去而感到痛苦万分。”

    容祖把女儿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腿上“爸爸不是说你这件事情做得不对,而是觉得你可以用更好的方式解决,那个小男孩推你了一把,疼了不疼?”

    容卉乖巧地摇摇头,表示不疼。

    容祖点了点女儿挺翘的小鼻子“你不疼,爸爸感到心疼死了。如果你受伤了,那爸爸会很难受的。”

    容卉摇摇头撒娇“爸爸,没受伤。”

    “还有那个小男孩子真的有这么好吗,好的你都要为他打抱不平了?那爸爸呢,哥哥呢,你放心里的哪里了?”

    他都没有享受到女儿为他出头的一天,居然被一个陌生的小男孩享受到了,羡慕嫉妒恨。

    容卉悄悄地走到容祖的身边,伸出双手抱住他的大腿,抬起小脑袋,笑得一脸软萌“爸爸,哥哥,第一。”

    容祖起了坏心眼“那爸爸第一,还是哥哥第一?”

    容卉一脸的纠结,爸爸怎么问这种幼稚的问题?

    容祖看着女儿纠结万分的小脸蛋差点笑了出来,把她抱在腿上,语重心长“爸爸告诉你,以后呢,不许为别的小男孩出头或者打架。你是个女孩子,女孩子就是一种很矜贵的生物。从小就应该受到别的小男孩子为你打架出头,保护你,知道吗?”

    一天的工作结束后,胡嫂收拾了一下东西回家。

    坐上公交车,带了一天孩子的胡嫂累得差点在车上睡着。幸好坐在她旁边的路人提醒她不过坐过站,胡嫂才到点下了公交车。

    她的家在不远处的筒子楼里,这片小区虽然是靠近市中心,可却是年代悠久的老楼了,墙面斑驳又破败,路面窄小,还有随处可见停放的电瓶车和摩托车,不像一般的小区那样规划地整整齐齐。

    胡嫂做梦都想要搬离这里,可是她想了二十几年,仍旧还没有从这片老小区里离开。

    开了门,走进家,感到劳累的胡嫂已经不想做饭了,只想躺在床上休息。迎面走来的是她的继女,十七八岁的少女,穿着时下流行的毛衣裙,手腕上戴着铃铃铛铛的手镯,一看到在换鞋的胡嫂,就喊着“妈,你今天好晚回家啊,我都快饿死了,什么时候吃饭啊?”

    能不晚吗?她的脚扭伤了,走过来的时候又不像平时那么快,慢吞吞地当然比平时要费时间。可惜的是继女一点都没有发现她的脚扭伤了,走起来路来一拐一拐的,很不自在。

    胡嫂本想说今天不做饭了,吃面条。可一想到刚从外地大学回家的继子,就打起了精神去厨房做饭。

    继子一个月才回一次家,在外面读书已经够辛苦了,回到家怎么说也得做一桌好吃的,怎么能吃面条这么没有营养的东西呢?

    过了一会儿,玄关处传来一个粗狂的男人声音。

    “小倩,妈回家了吗?”

    刚从外面回来的继子一进门就问在客厅里的妹妹,听到厨房里发出了流水声后,就知道继母比他早了一步回家。

    叫小倩的女孩向厨房瞥了瞥,偷偷地跟男孩抱怨“妈不知道在干嘛,来得好晚啊,我都快饿死了。”

    年轻男孩“嘘”了一声“小声点,别让她听见,快跟哥哥到房间来,我买了草莓,一起吃。”

    女孩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现在是草莓刚上市的季节,可贵了。他们这个家庭一年到头可见的水果屈指可数,草莓这种水果要快过季节的时候才能买上了一次两次出现在家里。

    胡嫂在狭小的厨房内忙乎,她的脚在容家冰敷之后,还是感到了疼痛,蹙着眉一直忍着。或许是年纪大的关系,最近她的体力逐渐地跟不上来了。幸好老天眷顾她,小金疙瘩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不然她这把老骨头肯定要被累死了。

    做了番茄炒蛋,糖醋排骨,家常豆腐,还有一碗冬瓜排骨汤以后,胡嫂觉得四个人吃吃够了,想要再多做几碗菜发现冰箱里的食材没有了。

    算算日子,这个月的水电费要交了,家里的米要买了,继子这个月回来想必生活费没有了吧?还有夏天快到了,给继子继女得买几件新衣服了,唉,算来算去这个家什么地方都要花钱。

    胡嫂一拐一拐地走到继子的房间,正要敲门的时候,发现门开了一条缝。隔着门缝,她看到继子继女躲在房间里在吃草莓。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吃个东西都要躲房间里。胡嫂失笑,想要叫他们出来吃饭的时候,却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小倩,你快点吃,等下吃饭了,被妈看到了就不好了。”

    “不给妈留几个吗?”

    “别留了,她在雇主家怎么可能没有草莓吃,听说那家子的人挺有钱的,那好东西肯定也很多的。”

    “对啊,她都拿不来一点分给我们吃吃,真是小气又自私的女人。”

    “哥,我还看到她老是给雇主家的那个小孩子买玩具。那些玩具可贵了,都可以顶我一条裙子了。”

    “小倩,别说这种话,当心被她听见。”

    “哦,好吧。”

    门外的胡嫂从头冷到脚,她一点都不敢相信那些话是从继子继女的口里说出来。为了他们两个孩子,她没日没夜地给别人做月嫂。到了一把年纪了,也为了供他们念书,再到别人家做保姆。房间面积不够,为了给两个孩子能够有一个私人空间,她跟婆婆两个人睡在了客厅。

    多少年了,她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攒着钱为替继子继女考虑以后的嫁妆钱跟娶老婆本,连个像样点的鞋子都没有买过一双。

    她养育了十多年的儿子女儿居然在背后这么说她,难道不是亲生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吗?

    半个小时以后

    兄妹俩饿着肚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桌子上摆着四道菜,可他们的继母留了一张小纸条说是要有事要外出。

    他们也没多想,就喊了奶奶一起吃晚饭。

    夜晚,市区的街头灯火通明,胡嫂一个人走在马路边,脚上是火辣辣地疼。风在她耳边吹过,她的心是沉甸甸地疼。

    年少的时候,爸妈为了养活弟弟,就把她卖给了章家做了小丫鬟。长大后,嫁了一个老公,却短命早逝。好不同意把继子继女拉扯长大,原本以为生活可以轻松一点了,可谁知道他们的心里始终没有把她当成亲妈看待。

    这么多年来,她连个属于自己的家都没有。

    胡嫂突然觉得自己做人做的很失败。脚上的疼痛让她不得不坐在咖啡店门口的一张椅子上,呆呆地看着来往的路人们,有说有笑的,忍不住低下头。

    过了好久,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这时有一道软绵绵的声音传来“胡奶奶。”

    胡嫂抬头一看,看到不远处有一个极为英俊的少年抱着一个玉雪可爱的女孩子,忽然间眼眶湿润了。

    容越抱着妹妹,手里拎着一盒草莓走了过来,出门买个草莓就遇见了照顾容卉的阿姨,真是好巧啊。

    走进了,他看到对方神色悲哀,似乎猜到了一些什么。

    “您吃过饭了吗?”

    容卉歪着头看着胡嫂,发现她眼睛旁边有水光,或多少地猜到了一些什么,示意让哥哥把她放下来,走过去拉住胡嫂的手“走,回家吃饭去。”

    容越明白妹妹的意思,怕胡嫂听不懂,邀请“胡阿姨,一起去我们家吃顿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