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容卉是个草莓控, 发现家里没草莓了,就嚷着要吃草莓,正好容越今天从经纪公司提前结束回家。

    还没走进家门, 在玄关处换鞋的容越一听到妹妹嚷着要吃草莓, 就二话不说地带着她去外面买草莓。

    出门两个人, 回家三个人,让开门的容祖微微地愣了愣。

    胡嫂十分不好意思,几次想要离开容家, 可容卉却拉着她坐下来,吃草莓, 吃葡萄,吃哈密瓜,忙得跟一只小麻雀一样。

    “胡奶奶, 吃。”

    面对容卉的投食, 胡嫂的嘴巴忙得停不下来, 暂时忘记了从家里带来的那些不越快。

    在厨房忙乎完毕的叶清辞摘掉围裙,容祖把菜端上来后,朝着儿子女儿还有胡嫂表示可以开饭了。

    胡嫂拘束地坐在椅子上, 夹菜只夹前面的菜,几次想要照顾容卉吃饭, 却被叶清辞拒绝了,让她自己吃。

    容祖让她不要拘束, 多次感谢她对自家女儿的照顾。

    几次下来后, 胡嫂慢慢地放开了。

    自己吃吃得正开心的容卉夹了眼前的一块菠萝肉放在容越的碗里。

    “哥哥, 吃。”

    容越的眼神立刻柔和了下来, 点点头, 慢吞吞地吃起了妹妹夹的菠萝肉。天知道他有多不喜欢吃菠萝肉, 为了妹妹,他觉得可以忍一下。

    旁边的容祖抿着嘴偷偷地笑了笑,女儿是一点都不知道儿子不喜欢吃菠萝肉。以前容卉还没出生的时候,叶清辞为了照顾儿子的口味,不怎么做这道菜。后来偶尔有一次发现容卉挺喜欢吃的,就频繁做这道菜。

    这些天,他看到了容越早出晚归,

    每次回来都累得倒头大睡,再也不像以前上大学的时候那样悠闲自得。虽说儿子要粗养,放养,可看到儿子这么辛苦地在认真搞事业,内心还是起了几丝涟漪。

    夹了一块小炒肉放在容越的碗里,容祖低头吃了一口饭,闷闷地问“补补,最近是不是没怎么吃饭啊?”

    肉眼可见地在瘦下去。想必这段时间十分辛苦吧?

    叶清辞舀了一碗鸡汤放在容越的面前,嘱咐“小心烫啊,要慢点喝。”

    容越把头低下,“嗯”了一声,鼻子微微地发酸。其实他这次是偷偷跑回来的,原以为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只要有激情跟热情,还有才情就行了,可没想到刚一开始这条道路是那么地难走。

    他和孟仲熙,霍砚白前段时间签约了一家经纪公司,三个人组合成为了一支乐队正是出道了。经纪人是带过影帝影后的金牌经纪人李修,据说在业内挺有名气的,同时为人也十分严厉。穿什么做什么吃什么都要听从他的指挥,搞得他们三个人时常都会有抱怨,谁还不是天子骄子,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少爷,啥时候活得这么憋屈过,连吃什么都要受人管辖了?

    他们三个光有音乐才华,却没有舞蹈细胞,组团成乐队第一次在电视台唱歌,因为还没有名气,需要他们三个自己又唱又跳。

    由于没有舞蹈基础,他们整天都要在舞蹈教室练习,累得腰酸背痛,脚尖发麻,这些都是他们之前没有考虑到的。

    孟仲熙,霍砚白叫苦连连,他虽然没说什么,可身体也感到了劳累,几次想要休息,可一休息,脑海里就会浮现这是他差点跟他爸妈决裂亲子关系得来的机会,就咬牙坚持了下来。

    他以前觉得只要唱歌就行了,却没想到原来要把乐队搞得火热起来,前期需要铺垫地太多了。

    这些感受是数学不曾带给他的感受,数学带给他的只有荣耀跟成就,也是容越第一次质疑自己的梦想,付出这么多,到底值得不值得?

    产生了这个想法以后,容越第一次提前回到了家。一进门看到妹妹的笑容,他有一瞬间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吃完晚饭

    胡嫂忙帮要替叶清辞收拾碗筷,叶清辞没让她帮忙。胡嫂就在客厅里就坐了一会儿,发现已经快九点了,觉得不好再打扰容祖一家人,就礼貌地和他们告了别。

    临终的时候,容卉塞给了胡嫂一瓶药酒,指着她的脚“擦了,就不疼了。”

    胡嫂点了点头,鼻子有些酸酸地。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那颗受伤严重的心会在一餐晚饭后被治愈了。原本站在街头的她是打算横穿马路,想要被车撞死,好一了百了地离开这个辜负了她这么多的世界。

    她活在这个世界,孑然一身,没有父母,有子女,也没有一个完完整整属于她的家。活了这么久,难道不是做人失败吗?

    走出了容家的大门,胡嫂望着漆黑无比的夜空,握着手里容卉给的药酒,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决定了,要把之前攒起来的钱去买小公寓。至于继子继女的嫁妆钱老婆本关她什么事情,把他们养大,她就已经很对得起死去的丈夫了。

    买好房子,她就彻底搬离那个家。

    胡嫂走后,容祖这才回过头来,严肃地对容越说“去趴在沙发那边,我替你擦擦伤口。”

    容越先是震惊,再是别别扭扭走到沙发边,趴了上面。

    容卉把云南白药喷雾剂交到容祖,指着容越腰边的一大块“爸爸,在这里。”

    “好大。”

    她走到容越的面前,软软的问“哥哥,你疼吗?”

    容越摇摇头。腰间的这块乌青他都忘记了怎么来的,只是感觉最近腰这边特别酸,特别疼,原来被撞到了以后有了一块那么大的乌青啊。

    叶清辞准备好的冰敷交到容祖的手里,容祖掀起容越的衣服,露出白皙的胸膛跟窄腰,让小小的容卉立刻用双手遮住了眼睛。

    不过,她没有捂得结结实实,通过缝隙偷偷地看了几眼哥哥,发现哥哥朝着她扮了一个鬼脸,就把手给拿开了。

    “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乌青啊?”

    腰间,胸部,大腿,手臂,大大小小的乌青一块布满一块。看得叶清辞跟容祖一阵心疼,他们夫妇两人早就知道儿子走这条道路很不容易,可没想到的是一开始就那么不容易。

    这就是容越一开始扭扭捏捏,不肯脱衣服的原因,他怕自己掀开衣服后,父母会担心。

    冰敷完以后,容祖给儿子喷了喷药,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

    容越嗯了一声,回到自己房间以后,坐在椅子上,抬头望着天花板。他以前觉得家里没什么好的,可当他出去了一圈后,发现原来家才是真正的避风港。一个人累了,伤心了,难受了,只要回到家,就能享受到它的温暖。

    拿出本子,容越想了一会儿,要下笔写曲谱的时候,门被人敲了敲。

    回头一看,是穿着小兔子睡衣的容卉慢吞吞地走了过来,她的双手藏在了后面。

    容越放下手里的笔,朝着手放容卉过来,把她抱了起来,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干嘛,要哥哥给你讲故事吗?”

    容卉摇摇头,把藏在手里的一张纸给拿了出来“哥哥,送给你。”

    容越打开妹妹递过来的那张纸,原来是一张画,画的是一个简易版的小人拿着吉他在唱歌,周围好多好多人在鼓掌,看得他心里一暖。

    “干嘛送我这个?”

    容卉眨眨眼睛,比了比小手臂“加油!”

    又用手指了指图画里的小人“巨星。”

    隔日,容越一大早地就来到了经纪公司的舞蹈室。偌大的舞蹈室空空荡荡的,老师还来上课,孟仲熙跟霍砚白也还没来。

    他一个人对着镜子练习着之前老师教过的舞蹈,跟着音乐打着节奏,累得额头冒汗,身体火热。

    过了好久,门被推开了。

    孟仲熙跟霍白走了进来,他们朝着容越打了一声招呼,各自换好衣服一起练舞蹈。

    三个年轻英俊的少年们跟着音乐练着舞,相互看了对方一眼,都看到信心以及坚持。他们都是天之骄子,都是走出去受人欢迎的校草,没道理折在了这区区的舞蹈上面。

    结束后,三个少年坐在地上休息,一人喝着一瓶矿泉水。

    孟仲熙感到不解“容越,你干嘛这么拼啊?一大早就来练舞。”

    霍砚白也符合“是啊,你这么拼,搞得我也想努力了,不拼感觉对不起你了。”

    容越“我要做最闪耀的那颗星,成为我妹妹眼里的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