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40章 第四十章
    因为放暑假的关系, 容深偶尔来奶奶家做做客。

    他平时倒是不怎么喜欢来老宅,觉得前前后后没啥同龄的小朋友。一个人要是在老宅里呆一天的话,他会觉得无聊死。

    可一听说小妹妹要来老宅, 他就嚷着要来奶奶家, 刚好张玲也放暑假休息着, 就常常带着容深来老宅玩耍,顺便看看可爱的容卉。

    这天,张玲带着容深来到了老宅。

    容卉刚吃好早餐, 想下去活动活动,可胡嫂不允许, 她觉得吃饱了饭不能激烈运动,要先消化一下食物再出去玩。

    容深一看到容卉,大老远地就喊着“妹妹, 妹妹”。

    他想带着容卉去外面, 架不住胡嫂不同意, 只能跟在容卉的屁股后面像个小尾巴那样走到西走到东,也忙得不亦乐乎。

    容卉看绘本,他就看绘本, 容卉玩积木,他就玩积木。让张玲看到后又好笑又好奇, 平时容深这个野猴子哪会乖乖地呆在家里看绘本故事,一天到晚老想着出去玩, 关也关不住, 在小区里“称王称霸”, 是小区里的孩儿王, 一刻都闲不住。

    “小深, 妈妈要去做蛋糕做饼干给妹妹吃, 你要不要给妈妈当助手??”

    张玲像往常那样对儿子发出了邀约,她知道儿子多半不会答应下来。

    她是个语文老师,从来就不去搞补课之类的事情。

    所以一到了暑假,她整个人就空闲了起来,学学做做蛋糕做做饼干。慢慢地,这项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凡是吃过她做的蛋糕跟小饼干的亲人们都说很好吃。老公容万还打趣说如果不去教书了,干脆开一家甜品店,肯定十分受欢迎。

    容卉的眼睛刷地一下子亮了起来,她从围栏把小门打开走了出来,期待地看着张玲。嘴巴馋是一回事,如果多做一些的话,是不是可以拿着这些饼干跟蛋糕去探望隔壁家的裴寒啊,她正愁着找不到借口去看望小裴寒呢。

    之前在小公园见过裴寒一次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都快10来天了,这期间她都准时准点地蹲在院子外面看花花草草,原以为裴寒会出来透透气。

    没想到的是裴寒一次都没有出现在院子里。

    好几次她都搬着小凳子盯着隔壁的大门开了没,次次都失望。

    难道裴寒从小就是一个小宅男,喜欢躲在家里玩玩具,每次一出现这个想法,容卉就着急起来。

    她一点都不想裴寒成为一个小宅男啊,她想要他多多出来院子来玩,这样就有机会跟裴寒在一起了,慢慢地,慢慢地,说不定她完全可以治愈好他不爱说话,对人冷漠的毛病,从小让他成为一个阳光,开朗的少年。

    可惜她现在太小了,如果再长大一点就好了,可以去敲裴寒家的门,邀请他一起出来玩,告诉他整天关在家里不出门,心情都要抑郁了。

    张玲走到容卉的面前,蹲下身来,用手点了点她挺翘的小鼻子“小馋猫,二伯母给你做饼干跟蛋糕,省得你呀看到别人家的小朋友在吃蛋糕馋得流口水。”

    昨天她路过小公园的时候,看到牵着胡嫂大手的容卉盯着别人家小朋友在吃蛋糕,馋得直流口水。

    容卉还太小了,在家被叶清辞和胡嫂两个人管地很严格,从不会让她吃零食,最多让她吃点水果。怕吃多了零食,会不好好吃晚饭。

    所以第二天到老宅做客的张玲当下就决定了要做蛋糕跟小饼干,给容卉解解馋。

    外面的蛋糕店里做出来的蛋糕跟饼干哪有她自己做的来得安全。

    一听到妈妈要做蛋糕,容深的眼珠子转了转,忽然间来了兴趣,他拉着张玲的手“妈妈,我帮你。”

    张玲又不是又知道儿子的性格,干这种细致活儿子肯定坚持不过三分钟,可难得见容深这么有兴趣就答应了下来。

    容卉紧跟着“我也要。”

    胡嫂觉得揉面粉那种玩意对容卉来说太脏了,一开始不同意,可架不住容卉一直不停地说着喜欢喜欢,就给她穿了一件小罩衫跟着容深一起玩面粉。

    容深从来没有玩过揉面粉,一时间兴趣盎然,拿着一小团面粉使劲得揉着,弄得脸上,身上都沾染了不少白色的面粉。

    容卉看到了一张小花猫一样的脸,顿时哈哈大笑。

    两个孩子玩得不亦乐乎,看得旁边的张玲跟胡嫂也心情愉快。

    过了一会儿,容深揉玩面粉,在张玲的帮助下就开始做小饼干,他本来想要做容卉的头像,可这对他来说太难了,干脆选了模具中的hello kitty猫。

    别看容卉小小的一只,可实际拥有25岁灵魂的她,不像别的小朋友那样在这个年纪段动手能力差,相反她做得也十分有模有样地。

    她一共做了五块小饼干,跟容深做的小饼干一起放入了烤箱里去。

    等小饼干的这几分钟,容深问她“卉卉,你干嘛做了五块饼干?”

    生怕容卉听不懂,容深伸出了五个手指头晃在她眼前。

    容卉板着手指头“爸爸,妈妈,爷爷,奶奶。”

    容深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还有一个是不是我啊?”

    容卉摇摇头“哥哥。”

    容深立刻吃醋了,他向张玲抱怨“妈妈,我为什么不是卉卉的亲哥哥呀?”

    裴家

    林助理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来到裴家。

    推门进去,发现屋内冷冷清清,只有裴寒一个人在客厅玩着魔方。看到他走了过来,眼睛抬了抬又快速地垂下眼,仍旧专心地玩着手里的玩具。

    放下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林助理换好鞋子走了过来,蹲下身体,本想摸摸裴寒的头,但考虑到他已经是个6岁的小男孩,渐渐地自我意识增强,也有了小男子汉的自尊心,就放下了举在半空中的手。

    “小寒,你中饭想吃什么?”林助理照常询问裴寒。

    裴寒瞥过头看到了放在地上大包小包的东西,发现有青菜土豆鱼肉虾,就多看几眼那条活蹦乱跳的鱼,这让蹲在他旁边的林助理立刻会意了过来。

    “那中午就吃糖醋鲤鱼,青菜肉丝汤,还有一碗炒土豆好不好?”

    裴寒点点头。

    林助理就拎着买来的东西放在厨房的吧台上,看了一眼天护板,忍不住叹看一口气了。

    哎,他这个特助啥时候变成老板家里的御用大厨?

    开始,他是有怨气的,想他堂堂一个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怎么能沦落到给孩子买菜烧饭,还附加接送上下学?

    可每次一看到漂亮精致的小男孩,林助理忽然间又不生气了。

    最近的老板实在太忙了,忙得没法抽空回来给儿子做饭,只能由他这个助理去他家里给孩子做饭。幸好孩子知道他是谁,一点都不闹腾。每次看到他开门进来做饭,就默默地自己翻着绘本书本安安静静地看着书不说话。

    现在是暑假,幼儿园放假了。没法去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家的裴寒只好每天呆在家里,无聊地每天只能看书解闷或者玩魔方。

    裴钰发现自家儿子日子过得有些无聊,就给他报了几个兴趣班。接送的任务自然就沦落到了司机头上,有时候司机有事情外出了,又正好碰到了裴寒下课了,就由林助理接送。

    林助理忙得团团转,在公司里他是裴钰的得力助手。在家里,又是他的烧饭保姆,日子过得苦不堪言。

    不过好在裴钰是一个很会做人的老板,知道他有一个谈了很久的女朋友目前要谈婚论嫁,就大方地拿出了首付的钱替他们买了一套房子,彻底地缓解了女朋友的妈妈对他的不满。

    他的家境搬本来就十分不好,想要得到父母资助买房完全不可能的,再加上刚参加工作不久,起码得攒个几年才能出得起首付的钱,到时候女朋友肯定要跟别的男人跑了。因为她不止一次地跟他说想要结婚,想要彻底地安定下来,毕竟一个人女人的青春有限,不想再这样谈恋爱下去。

    其实他又何尝不想结婚,可是作为一个外来到这个城市的林助理实在无法负担起高价的房子,只能一直劝着女朋友再过几年结婚,他不像女朋友一结婚跟他租房,或者住公司宿舍在,这是对女孩子的不负责。

    买房这件事情上,林助理打心底里感谢裴钰,也就更加努力地回报他,多次来老板的家里替未来的小老板做饭。

    时间久了,他或多或少地感觉到了未来的小老板或许得了自闭症或许是天生不爱说话,来他家里这么多次了,一次都没有叫过他“叔叔”。

    两菜一汤做好以后,林助理就把小电饭煲拿到桌子上,喊裴寒来吃饭。

    裴寒洗了洗手,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吃饭。

    或许是饿了,裴寒吃得比较着急,尤其吃鱼的时候,狼吞虎咽,一下子让林助理感到了心疼了,想起自家老板工作繁忙,还有祝慈现在全面复出,总是隔三差五地去外地拍戏,一时间让他百感交集,夹着筷子的鱼肉不知不觉地放在了裴寒的碗上,嘱咐着“慢点,慢点,小心有鱼刺啊。”

    幸好他做中餐的时候,顺便把晚餐也简单地做了下。省得老板晚上回来晚的话,连带着小裴寒和他一起饿肚子吃外卖。

    他虽然家境贫寒,可自小父母就给予了满满的爱,从不会让他冷着饿着。那是金钱买不到的温暖,以前他不懂啊,觉得有钱多好啊,可以买一切想买的东西。

    子承父业,一辈子可以不用为生计奋斗。可现在看到一个人孤零零在家的小裴寒后,林助理忽然觉得有钱还真不是一个好东西,为了赚钱,老板不是暂时忽略了儿子的感受吗?

    “叔叔,明天再过来给你做饭,你想吃什么告诉叔叔,叔叔明天买。”

    看到自家做的饭菜让小裴寒这么捧场,林助理也不由地高兴了起来。

    他本来还在听到某个八卦而生气,现在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早上在公司的茶水间路过,听到人资主管在跟人聊天,说是有好几个留学归来的高材生应聘总裁特助这个职位,老板居然一个都没有选,反而选了一个国内重点大学毕业的一个本科生,实在是匪夷所思。

    林助理一听,这不就是自己吗?

    来总裁办以后,他这才发现曾经自以为傲的学历在这里不堪一击,连个新招来的小助理都是硕士毕业。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当初老板要破格录取他,难得仅仅是因为面试的时候,他在介绍自己特长的时候说了一句十分喜欢做饭,做的饭连小朋友都爱吃?

    把嘴里的饭菜咽下去以后,裴寒抬头看着一脸有所思的林助理,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林叔叔,你能告诉爸爸,让他早点回家吗?”

    这是裴寒第一次对林助理说话,让林助理震惊无比。没想到外面谣传的小裴寒不是得了自闭症,而是仅仅不爱说话而已。

    裴寒想起那次在小公园里为自己洗刷“冤屈”以后,发现再次开口说话时就不怎么排斥了。

    他试着把自己的心里话说给林助理听“我不想爸爸这么辛苦地赚钱,家里的玩具已经够多了,我已经过了需要买玩具的年纪。”

    他可以接受没有新玩具的日子,也可以接受没有新衣服穿没有新鞋子穿的日子,就是没法接受爸爸妈妈常常不在家的日子。

    林助理一下子语塞了。

    最近公司忙着收购一个海外濒临破产的企业,老板裴钰每天忙得天昏地暗,不过还是坚持6点半之前下班回家陪儿子。

    可对于孩子来说,6点半仍旧太晚了,他需要一个能够陪着他一起吃晚饭一起睡觉一起玩耍的爸爸,而不是天天加班忙得不可开交的爸爸。

    “叔叔,帮你尽量把这些话带给你爸爸好吗?”

    裴寒点了点头,礼貌地道谢“谢谢叔叔。”

    林助理声音微微发颤“乖,快吃饭吧。”

    哎,搞得他不知道怎么地好心酸,下次要好好照顾裴寒了,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在家肯定很寂寞。

    屋外

    张玲牵着容卉的小手来隔壁家串门,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尾巴容深。此时的容深满脸的不高兴,斜着眼睛盯着容卉手里的小盒子,里面装满了小饼干。

    刚烤好小饼干的时候,他以为这些小饼干都是他跟容卉两个人的。谁知道他妈妈说隔壁家来了新邻居,要拜访一下。

    当时容深举双手反对,那可是他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小饼干,谁要白白送给隔壁家的邻居。但容卉的同意了,她为此还兴奋地拍了拍小手,嚷着要去看隔壁家的小哥哥。

    隔壁家的小哥哥有他好吗?真是气死人了。

    容卉的小手拿着一盒小饼干,双眼期待地看着张玲。

    张玲哪会不知道这个小家伙的想法“要不卉卉来敲门?”

    容卉正要敲门,容深却跑上前按了按门铃。屋内的林助理听到后,想要隔着小孔是看看是谁了来,没想到裴寒却跑了出来。

    他一把把门给打开了,以为是裴钰,“爸爸”两个字还没有叫出口,眼前出现了一张笑靥如花的小脸蛋,两只圆圆的眼睛像一轮弯弯的月亮,抿着樱桃小嘴笑眯眯地看着他。

    张玲打了一声招呼“嗨,小朋友你好,我们是住在隔壁家的邻居,这是我们亲手烤的小饼干,送给你。”

    容卉一脸高兴地把手里的饼干小盒子递到裴寒的眼前“送给你,小哥哥。”

    紧接着,林助理跟随在了裴寒的身后,听到了张玲的自我介绍后,不由地舒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是祝慈提前拍戏回来呢,原来是隔壁邻居拜访啊。

    其实他是比较害怕跟祝慈直接见面,每次见面,老板娘的眼神似乎对他有些不满哪。至于为什么,林助理百思不得其解。

    “谢谢你们啊,特意给我们家小寒送小饼干来?”

    转身,他看着裴寒“小寒,小妹妹给你的,你要不要收下?”

    这是孩子之间友谊开始的象征,他一个大人不想替他们代劳,孩子之间有孩子之间的处理方式,大人有时候不要过多干涉就行。

    八只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了裴寒,期待着裴寒收下小饼干。

    谁知道裴寒却拒绝了“我不要,谢谢。”

    容深立刻冒火了,他跑到裴寒面前,差点拎起他的衣领,像小土匪头子那样叫嚣着“我妹妹给你的,你怎么能不要?”

    他妹妹都没有给他小饼干,谁知道有人竟然不要,真是气死他了。

    张玲哪会不知道自家儿子的性格,他从小就是小区里的孩子王,顽皮捣蛋,一个小土匪头子,赶紧拉住容深,防止他生气打架。

    “小深,人家有不要的权利,你不要把自己的喜欢强加给人家,知道吗?”

    容深一脸的委屈“他怎么能不要妹妹的东西,真是太可恶了。”

    然而当事人容卉一点儿不生气,她看到裴寒的眼睛小脸蛋上充满了甜甜的笑容里,小小的手指指着饼干盒推销着“它好吃的。”

    可裴寒的眼神里充满着防备,可一想到之前在小公园里,容卉小小的一只站出来帮他,难免矛盾了起来。

    看着裴寒迟迟没有接过她的小饼干,容卉干脆把它塞在了他手里“小哥哥,给你。”

    裴寒愣住了,等到回过头来看到隔壁家的小妹妹早就被漂亮阿姨给带走了

    看着手里的包装精致的小盒子,透明的包装盒里装着的是一些动物图案的小饼干,这让裴寒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没有同龄的小朋友送过他东西,可同样他也不喜欢接受别人的好意,他爸爸常常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林助理这时想到了刚才裴钰打他电话,他忙着看孩子没接,就回了一个电话过去。公司有急事,他必须赶回去一趟。

    临走的时候林助理跟裴寒告了别,告诉他爸爸再过一个小时就会回家,嘱咐他不要给陌生人开门。

    等到林助理走后,裴寒拿来了小凳子,移开窗户的门,把手里一直拿的那个透明饼干盒给扔到了院子外面。

    过了一会儿,他打开门,跑到了院子外面,弯着腰去找刚才被他丢弃的饼干盒。

    花丛中,草丛中,树木中,找了一圈后都发现没有,裴寒忍不住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骂了一句“傻”。

    不死心的他再找了一圈,害怕再也找不到那盒饼干,总算在某个小角落里找到了被他丢弃的饼干盒。

    拍了拍上面的灰尘,裴寒珍惜地把它抱在了怀里。

    真好还能找到它,他会把这一盒小饼干藏起来的。

    “小哥哥。”

    回到家的容卉跟容深两个人在院子外面玩,旁边胡嫂看着他们,一抬头就看到了在院子外面找东西的裴寒。

    容卉示意胡嫂把她抱起来,胡嫂走到栏杆处,她就朝着裴寒招了招小手。

    被抓个包了裴寒耳朵瞬间地红了起来,他以为容卉看到了她把送给他的饼干盒扔到了院子里是想要质问他。

    裴寒低着头慢吞吞地走到容卉面前,想好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要把手里的小饼干还给她。

    谁知道容卉把小手伸在了栏杆处,塞了一块小饼干在他嘴巴里。

    “小哥哥,很好吃。”

    “不要扔。”末了,她又补充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