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
    晚上8点半, 裴钰一身疲惫地回到家。他打开门,发现屋内的客厅里一片灯火通明,猜测是儿子一个人在家害怕, 所以才开着灯。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裴钰看到熟悉的号码后接起“喂, 嗯,我现在到家,没有, 儿子睡了,嗯,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你早点睡觉吧。”

    是祝慈打来的电话, 照常询问儿子在家怎么样, 乖不乖, 有没有出去跟外面的小朋友一起玩耍?

    裴钰一一回答了,挂完电话。他看着已经黑了屏的手机,陷入了思考,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跟祝慈的关系演变成了熟悉的陌生人?脑海里瞬间浮现出这近半年来她各种绯闻,还有最近闹得风波十分大的剧本门, 网友们纷纷化身成为名侦探,把她的老底都挖了出来, 顺便也曝光了他跟裴寒的信息。

    每次一想起这件事情, 裴钰的心情就像跌落谷底那样, 沉重又悲哀。好几次, 他都想赶过去剧组或者酒店去质问, 可一想到儿子。

    他就勾了勾嘴角, 忍了下来。

    裴钰蹑手蹑脚地去了儿子的卧室,轻轻地推了推门,发现墙壁上的一盏小夜灯开着,散发着微黄的光芒,顿时心酸了酸。

    儿子乖得让人心疼,傍晚的时候他回过一次家,想着大晚上的儿子一个人在家毕竟不安全,就想带着他去公司。

    可儿子说他不喜欢去他的公司,宁愿选择留在家里玩魔方看星星,承诺绝对不会给陌生人开门,还承诺到点就会乖乖地睡觉,裴钰这才放心地再次回到了公司。

    最近手头上的那个海外项目得抓紧速度完成了,这种重要时刻他必须出场在公司里,给予公司上下人一剂稳定剂。

    只要他拿下这个海外项目,收购了那个濒临的破产公司,就能彻底地站稳整个集团,手握实权。这对裴钰来说十分关键,他筹谋了三年之久,终于等到了手握实权的一天。

    走上前,裴钰给裴寒盖了盖被子,看着儿子睡着的容颜,心颤了颤,这小脸蛋似乎比以前瘦了一点点吧,难道最近没有好好吃饭?

    他明明让自己的助理每天来家里做饭给儿子吃,难道是饭菜不合口味?这也不对啊,当初是因为林助理的简历里写着父亲是厨师,自己爱做菜,做得菜十分好吃才录取他的,该不会林助理说谎话,其实做的菜一点儿也不好吃,所以儿子这段时间瘦了。

    最近这段时间内,总归是他对不起儿子,没有好好照顾他。裴钰油然升起了一股内疚,整颗心都充满着对儿子的心疼。

    当初儿子开口说话让他跟祝慈不要离婚的时候,他又激动又兴奋,终于等到儿子开口叫他们了,这真的比谈成任何一个上亿的合同都要来得高兴。

    夜深人静,躺在床上的裴钰从儿子叫他爸爸那一刻开始,在深刻地反思自己。如果当初他肯放弃继承人这个位置,选择之前集团旗下的一家子公司,现在应该会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儿子。

    从小陪着他学说话,陪着他走路,陪着上幼儿园,肯定不会发生育儿嫂的事件。裴寒的话,现在应该长成了一个阳光,开朗,乐观的小男孩,而不是像现在这么沉默寡言,不爱交际,不喜欢跟同龄小朋友玩耍。

    照顾家庭,照顾孩子不只是祝慈一个人的责任跟义务,他作为父亲作为丈夫也要尽自己的一份责任跟义务,而不是把养育孩子的责任跟义务全部交到祝慈手上。

    祝慈起码还退圈照顾了儿子两年生活,可他呢,却一心一意地埋首在事业里不可自拔,觉得为了儿子的未来,一定要赚好多好多钱才行,这样可以让儿子一辈子衣食无忧,做个无忧无虑的富二代。

    可每次看到儿子郁郁寡欢的眼神,裴钰扪心自问是不是真的做错了,赚钱其实也没那么重要吧?

    如果不是他太过于自私,太大男人主义了,也许祝慈就不会感到压力大,想要去拍戏,甚至遇到那个男人?

    从小到大他妈妈告诉他男人一定要在外奋斗赚钱,而女人就在家相夫教子。

    自古,都是男主主外,女主主内,这是几千年来不变的道理。但时代在变化,社会在进步,从什么时候开始男人也足渐地参与到了家庭教育中,尽一份作为父亲跟丈夫的责任跟义务。要体贴老婆,照顾孩子。

    这些话他常常听身边的女助理在茶水间闲聊的时候提起,当时的裴钰只觉得醒悟地太晚,如果身边有要好的女性朋友常常咨询的话,也许家里的悲剧就不会发生,儿子也会在更健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

    半年前祝慈再次提出来要去拍戏的时候,裴钰这次一点都没有生气,上次祝慈提出来要去拍戏的时候他发着火坚持要把儿子扔给祝慈带。

    这次他完全同意祝慈去外面拍戏,自己则减小了工作量每天准时5点下班去接儿子。有时候实在太忙了,也会争取6点半之前回家。

    如果遇到双休日儿子在家,他也会从公司赶过来给儿子做一顿午餐,晚餐通常父子俩一起外出就餐。

    起初,他煎个荷包蛋都会糊掉,可儿子还是不嫌弃吃掉。他也不是没想过请个厨师回家,可是裴寒说了一句,他喜欢爸爸做的饭,有爸爸的味道,就此歇了请厨师回家的念头。

    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平时他也不怎么有时间陪伴儿子,趁着中午回家给儿子□□·心午餐,可以和儿子一起做菜一起聊天,一起吃饭的时候,可以问问儿子最近的学业情况。

    这半年来,裴钰努力想要弥补之前错过的那些日子。

    他不知道该怎么体现自已对儿子的爱,以前觉得只要赚足够的钱才能保证儿子以后富裕的生活。现在,就努力地把一道道菜做得精致又好吃,希望儿子在吃饭的时候感受到他浓浓的父爱。

    有时候裴钰在检讨自己,错过了陪伴儿子的最佳陪伴期。

    自闭症好了以后,裴寒也不像其他小朋友那样开朗活泼,完全沉醉在自我世界了,不喜欢跟小朋友交际。

    这点裴钰作为一名普通父亲实在担忧地很,生怕儿子长大以后会不爱交际,社恐。

    他想等忙过这段时间后,就把权放给心腹,让他坐执行总裁的位置,自己就会多一些时间,以后天天陪在儿子身边带着他出去玩,去跟周围的小朋友们一起交流,扩展属于他自己的交际圈。

    再次给儿子整理了一下被子,裴钰悄悄地走出房间。把门关上的这一刻,裴寒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从床上爬下来,打开门,睡眼朦胧,迷迷糊糊之中看到了一道矫健,挺拔的身影,就撒开小腿跑出去。

    “爸。”

    裴钰回过头看到儿子光着小腿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立刻跑过去把儿子抱在怀里。

    “你这孩子下床也不穿条裤子,当心着凉啊。”

    他回房给裴寒的身上裹了一个小毯子,塞进床里,以为儿子一天见不到他很想念他,就下了保证“明天爸爸一定早点回家,不会加班了。”

    明天就带着儿子去吃大餐,吃完后,就去游乐园玩一下。

    裴寒照常问起祝慈“爸爸,妈妈呢?她最近都没怎么回家?”

    以前就算去外地拍戏,也会隔两天隔三天的回家一趟,可这次都快两三个月了,妈妈一次都没有回家,只有打电话过来询问他每次有没有好好上课,好好吃饭?

    裴钰摸了摸儿子的头“她最近很忙很忙,等忙过这段日子,就会来看你的。”

    裴寒低着头闷闷不乐地“哦”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他裹着小毯子下了床,把藏在书桌底下一个十分大的储蓄罐拿了出来。他十分吃力地推着储蓄罐,裴钰看到后赶紧帮儿子一起推出来。

    好家伙,好重,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东西。

    裴寒打开,露出了满满的红票子,看得裴钰眼睛都瞪大了起来。他竟然不知道儿子的私房钱这么多了,那么厚厚的一大叠,应该攒了好多年了吧?

    “爸爸,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你。”裴寒眨着眼睛,忍痛割爱,这些钱都是平时爸爸妈妈不在家给的,或者是去培训班幼儿园给的零花钱,他都没有花,打算以后存着买一架望远镜。

    裴钰愣住了。

    裴寒“爸爸,我用这些钱买你明天不去公司上班,在家休息一天。”

    天天加班这么晚,裴寒觉得爸爸肯定很辛苦,以前还要赶回来给他做饭,那就更辛苦了。他一点儿都不想爸爸这么累。

    裴钰的鼻子酸了算,闭上眼睛,又再次睁开,说了一声“好”。

    隔日

    叶清辞像往常那样把容卉送到老宅,刚好百丽也在,难得看到她没去上班,悠闲自在地躺在躺椅上边玩手机边吃水果。

    早上起来的时候,百丽发现自己有些见红了,当场紧张得不得了,容万连忙带着她去看医生,医生倒也没说什么,就一个劲地嘱咐她最近要多多休息,不要劳累。百丽想起最近公司来了几单大生意,整天带着助理忙着去谈生意,肯定是被累到了。

    她想也没想地,立刻跟副总裁发了一条信息说最近半个月让他代管公司,自己就跑到老宅休养生息。

    瞥见容卉牵着叶清辞的手姗姗走来,百丽直接昂起了腰,一手小心地扶着肚子,叫着“卉卉来啦,快到三伯母这边。”

    叶清辞“你怀着孕,不要抱我女儿了,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百丽“没事,卉卉快过来。”

    容卉走了过去,百丽伸着手要去抱她,她就转身安安静静地站在旁边,指着她日渐显怀的肚子“不抱,弟弟重要。”

    她当然知道怀孕的女人不能抱小孩子,万一重心不稳,很容易扭到腰,造成流产怎么办?早上走进家门的时候,就听到她奶奶就跟胡嫂在说三伯母见红了。

    容卉知道见红是什么,更加不敢让百丽抱了,赶紧躲在了叶清辞的身后,看着她再次强调“弟弟重要,不能抱。”

    百丽乐了乐,把洗好的葡萄塞在容卉的嘴里“大嫂你生的是什么小天使啊,我们卉卉实在太可爱了。”

    容卉乖乖地吃下了百丽塞在嘴里的葡萄。

    百丽忽然间莫名其妙地来了兴趣“卉卉,你猜猜看,三伯母肚子里怀的弟弟有几个?”

    叶清辞惊讶,用眼神示意百丽难道怀的是双胞胎。

    容卉想也不想地竖起两根小手指“2个”。

    她听妈妈提起过说三伯母家里的女眷们好多都生了双胞胎,怀疑三伯母这胎也是双胞胎。既然家族有这方面的基因,加上三伯母又这么问,容卉聪明地推断出三伯母十有怀的就是一对双胞胎。

    “我们卉卉真是太聪明了,像一条小鲤锦,给人带来好运。”

    百丽骄傲得像一只开屏的孔雀,仿佛容卉就是她亲闺女。以前她老想着把卉卉抢过来当女儿养,可现在怀孕了,她摸了摸肚子,对着小宝宝们说以后要好好爱护姐姐。

    叶清辞顿时哭笑不得,自家女儿只不过是猜对了而已。百丽这话说得,嗯,其实也想让她开心开心吧?

    无意间叶清辞看到隔壁邻居家的小男孩牵着一名高大挺拔的男人出了门,越看越觉得那男人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身边的百丽顿时瞪大了眼睛,差点尖叫出来了。

    天了噜,她竟然不知道堂堂寒光集团的董事长居然住在她婆婆家隔壁,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最近娱乐圈最火的八卦。

    据说一线大明星祝慈前不久深陷剧本门,传的沸沸扬扬的,路人黑粉们化身名侦探查探这件事情的真假。通过一结论发现,祝慈就是给寒光集团的董事长裴钰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大嫂,大嫂,我给你说,那个牵着小男孩走的人是裴钰,你知道吗,寒光集团超级有钱的。”

    “他是不是叫裴钰?我老公常常让我记得这个名字,说是以后看到这个叫裴钰的男人要好好地感谢他,因为他从手里救过卉卉一命。”

    “额,我听妈说起过这件事情,我当时还以为救卉卉的人跟裴钰同名同姓,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是裴钰啊。哎,裴钰太可怜了,你知道吗,大概两个月前他老婆祝慈深陷剧本门,网友们化身名侦探搜查证据,证明祝慈真的出轨了。”

    从三伯母跟妈妈的对话中知道裴寒的爸爸被戴了一顶绿帽子后的容卉,忽然感叹了起这该死的穿书世界。

    裴寒成为反派的最重要一个因素都没有了,可现在的剧情却出现了祝慈出轨了。难道他注定要从小生活在一个不完整的家庭,从而导致性格阴暗一面产生,好为长大后成为反派作为铺垫。

    就像她,之前一点不喜欢哥哥去唱歌组乐队,最终还是屈服在了哥哥坚持追求梦想,剧情仍旧照着这个世界的轨迹在行走。

    她有点心疼起裴寒,小小年纪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

    照理说,裴寒那样的家境,爸爸是总裁,妈妈是大明星,放在任何一本书里,他都是男主角的配置,可到了这本书里,却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反派。

    被保姆精神虐待,得了自闭症,好不容易走出自闭症,却又发生了妈妈婚内出轨了。

    容卉知道,一个健康快乐阳光开朗的小孩子背后肯定有爱他的爸爸妈妈。如果一个孩子,长期处在争吵的环境下,性格肯定不会开朗阳光,相反会多愁善感,郁郁寡欢。虽然裴寒的父母都还没有离婚,可整天生活在那样环境下的他长大后难怪变得这么偏激,不近人情。

    说曹操曹操就到。

    裴钰牵着裴寒的手走了过来,向叶清辞跟祝慈打了一声招呼“不好意思啊,我看大门开着,就带儿子来串门了。”

    叶清辞跟祝慈彼此都有些尴尬,谁知道八卦中的男主人公忽然出现了。不过很快恢复了以往的神色,镇定下来以后,都表示了欢迎。

    尤其是叶清辞,一个劲地向裴钰道谢当年的救命之恩,可裴钰从未见过她,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后来知道是容祖的老婆以后,想起了一年多前的那件事情,摆着手文绉绉地来了一句“一点小事,何足挂齿”。

    百丽一脸亲切地把洗好的葡萄给裴寒,但裴寒摇摇头表示不要。

    裴寒不知道送什么礼物给隔壁家的小妹妹,查了一下电脑,有人回答说小女孩喜欢糖果,他就让他爸爸带着他去了一趟糖果店。

    望着琳琅满目的糖果,裴寒竟然一下子挑不出来选什么好,最后选择了几种进口的糖果让收银员阿姨包装了起来。

    他手里拿着一盒包装精美的进口糖果盒,递到容卉面前“给你,昨天你给我小饼干的回礼。”

    容卉接过糖果盒,伸出小小的双手,抱住了裴寒“谢谢小哥哥。”

    抱抱你,让你感受到这世间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以后不要那么偏激地长大。

    裴寒一愣,除了妈妈和家里的一些女性长辈外,他从未接受过别的异性的拥抱,耳尖立刻红了起来。

    妹妹,好软,好香,好可爱。

    他问“为什么抱我啊?”

    容卉“爱的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