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
    眼看着周围的人情绪逐渐地激动了起来, 裴钰干脆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拜托了容祖“容大哥,麻烦你带着两个孩子先走, 我, 额, 老婆来了。21ggd  21她是个明星。”

    容祖意会到了裴钰的意思,连忙带着女儿容卉跟裴寒离开餐厅。

    他跟裴钰的想法一样,怕那些追星的人太疯狂, 万一不小心伤害到小孩子了怎么办?时常在报道上看到有人追星发生踩踏事件,有些粉丝疯狂起来不要命。

    为了两个孩子的安全, 容祖火速带着他们离开。就在这时,裴寒却突然甩开了容祖的手,跑到了祝慈身边, 一把抱住了她。

    “妈妈。”

    祝慈原本郁闷, 不甘的心情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知道这次出门对她的影响,经纪人每天打电话告诉她不要出门,可架不住她想念儿子。

    从儿子出生到现在, 她还没有一次像这次那么长的时间没有见到过儿子,内心就像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 强烈的念头让她从公寓出门去了游乐园。

    裴寒抬起头看着祝慈,委屈万分, 说出了一直藏在心里的话“妈妈, 你是不是不要我跟爸爸了。”

    即使他知道爸爸妈妈十有不会在一起了, 可看到妈妈为了见他, 冒着被人骂被人打的风险, 裴寒觉得妈妈还是爱他的, 只是他们大人的世界小孩子真的不懂。

    祝慈摸了摸儿子的脸蛋,正要说话的时候,这时有个情绪激动的中年女人从人群中冲了出来,伸手就去抓祝慈的头发,恶狠狠地骂道“小三,破坏者,贱·人。”

    吃个饭居然能遇到抢女儿未婚夫的贱女人,中年女人想起女儿最近几日老是以泪洗脸,郁郁寡欢的模样,明明女儿跟霍晓的婚事已经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情了,没想到霍晓昨天居然摊牌说自己最爱的女人是祝慈,婚姻就此作罢。

    中年女人一想到心心念念的乘龙快婿没有了,顿时生气得不得了,把之前攒了一肚子的怒火通通发泄在了祝慈的身上。

    抓住祝慈的头发就要朝着她甩耳光的时候,就在祝慈以为自己躲不过的时候,这时一双强劲,有力的双手把扼制即将甩过来的耳光。

    裴钰护在了祝慈的身边,推着儿子“快跟容叔叔一起先回家,爸爸跟妈妈说完话,马上回家。”

    裴寒看着眼前的场面越来越乱,就听话地跟在容祖的身后,急匆匆地走出餐厅的大门口。

    中年女人一看祝慈有帮手,连忙朝着身后的几个姐妹喊道“大家一起打帮我小三,祝慈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抢我女儿的男人,贱·人。”

    门外的保镖眼看着里面的情况越来越宽,赶紧跑过去护在祝慈的前面,可架不住嫉恶如仇的中年女人跟她的几个姐妹,拿着手里的食物朝着她砸了过去。

    西瓜,鸡蛋像是不要钱的朝着祝慈砸过去。即使身边的几个保镖保护着她,可那些生鸡蛋还是朝着她飞了过来。

    就在祝慈以为自己会被砸一脸的生鸡蛋时,裴钰赶紧把西装外套脱了套在了祝慈的头上,护着她赶紧离开。

    被套在西装外套下的祝慈这一刻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她感到了眼眶开始慢慢的湿润了起来。

    回过头的裴寒看到餐厅内发生的这一幕,顿时瞪大了眼睛,内心感到十分的难受。

    虚岁7岁,周岁6岁的裴寒已经完全明白了“小三,破坏者”等等那些字眼是什么意思,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妈妈,那个长得跟天仙似的妈妈居然会去当别人的小三。原来妈妈不仅仅抛弃了他和爸爸,还跑去了当别人家的小三。

    这件事情对裴寒的三观冲击非常巨大。认识到这个意识后,他由内而发了强烈的自卑,忽然觉得自己没脸再当容卉的哥哥了。

    卉卉是那般美好的人,可他却……

    容卉也没想到现在的路人们会这么嫉恶如仇,有好几个跳出来骂祝慈,顺便把祝慈祖宗三代都骂了进去,还诅咒了她的儿子。

    父母之罪,罪不及孩子。

    瞥过头她看了一眼裴寒,发现他低着头,眼眶鼻尖微微发红。

    认识裴寒也有好一些日子了,容卉从婴儿时期回忆,印象深刻地发现他那次为了救她摔断了骨头都没有哭一声,还有小朋友诬陷他拿东西也没有哭,却在听到那些人骂他妈妈的时候偷偷地抹眼泪了。

    她不知道网上说的那些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毕竟捉奸没有在场,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有的只是网友们的猜测。

    只要祝慈没有亲口承认自己出轨那谁都不能空口白话地指责她,辱骂她是小三。

    容卉不知道祝慈是出于何种原因才让自己陷入这种困境,看她那个样子也不是蠢女人,以至于让那些照片流露出来,导致裴钰跟裴寒两父子间接地受到影响。

    一个没什么背景的女人能在娱乐圈内杀出一条血路,容卉始终觉得祝慈肯定有几分手段以及智商,不会蠢到不会明白一旦照片流露出来对自己有什么影响。

    像她这种事业心强烈的女性做任何事情肯定会考虑到一切后果,让陌生男性在房间呆两个小时,一旦那样的照片流露出来她的事情就会被毁。

    想这么多,容卉仍旧无法想明白祝慈的想法。她顶多归结于也许祝慈跟裴钰真的是感情破裂了,唉。

    容卉一把拉过了裴寒,抓着他的手“小哥哥,一起回家。”

    裴寒抬头看了容卉一眼,发现她那双圆溜溜的眼睛一如既往地弯了弯,像一轮弯弯的小船那样,心里顿时一暖。

    容祖一手抱着女儿,另外一手牵着裴寒,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眼看着儿子从自己视线中消失,祝慈却感到了一股无能为力,耳边听到了的那些骂声早已经不能左右她的感情了。

    这些天,她上网看到了那些字眼,都让她麻木不堪了。

    裴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搭在了祝慈的头顶上,黑着脸对她说“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祝慈呆呆地看着他,想起他脱下西装外套把她搂在怀里的那一刻,是说不出来的感动。

    她不信自己丈夫会不关注她传出来的那些绯闻。何况现在她跟霍晓的绯闻传的人尽皆知,裴钰看到她肯定深恶痛绝吧?

    所谓安全的地方就是裴钰的公司。游乐园离裴氏集团很近,开车不过十来分钟就到了。

    到了公司,裴钰带着祝慈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其实是一间套房,外面办公,里面有卧室跟卫生间,装修的风格是冷色的黑与白,正如裴钰的性格。

    这间办公室之前祝慈来过,里面有她放在卧室的衣服。她去里面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出来后就发现裴钰在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卷起了衬衫的一角,露出结实,强壮的手臂,低着头认真地在文件上写着什么东西。

    果然,认真的男人是最帅的。

    一看到她从卧室出来以后,裴钰就给她到了一杯茶,不是西湖龙井,而是水果茶。这么多年过去了,原来裴钰还一直记得她的喜好。

    祝慈看着透明茶杯里切成小块小块的苹果,又看了裴钰一眼,心里的那些话忽然间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其实她早做好了离婚的准备。任何男人都无法忍受自己的妻子给自己戴一顶绿帽子吧?

    裴钰肯定会爽快地跟自己离婚,就是可怜她儿子了,年纪这么小就要经历父母离异的惨剧,给他幼小的心里造成不少阴影吧?

    裴钰放下手头上的工作,明白祝慈找他的目的,无端地叹了一口气。他怎么都没有想到7,8年的夫妻之情,居然会那么不堪一击。

    “你,你……”

    面对裴钰,祝慈忽然间提不出勇气来说那些话。

    裴钰的眼神暗了暗“你喜欢那个男人吗?”

    比起年少轻狂,现在的裴钰早已过了那种冲动做事的年纪。如果换做是以前,他肯定二话不说去整死那个男人。可他知道,祝慈出轨了,根本问题在于他们之间岌岌可危的夫妻关系,而不是那个叫霍晓的男人。

    自从儿子三岁的时候得了自闭症以后,他跟祝慈明显没有了之前那般相爱。

    每次一回家,一见面就争吵,祝慈老是指责他一点都不关心儿子,一点都不在乎这个家。开始是一天一小吵,后来演变成为每天上演夫妻大战,以至于后来两人的感情越来越不好。裴钰宁愿在公司过夜也不想回家。一回家,祝慈肯定和他免不了一顿吵。

    也许他那个时候也错了吧?不曾体会到祝慈一个人在家带孩子的辛苦以及崩溃。凡是他能够帮一下祝慈,也许他们两个人的结局不会走到这一步。

    这三四年来,他不是没想和祝慈好好地生活在一起,努力地恢复两人之间的关系。可是他们之间又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他想要一个顾家,没有事业心的女人,希望祝慈能够安安心心地留在家里相夫教子,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妻子。可祝慈的事业心太强了,不止一次地跟他提出来说是要复出拍戏。

    裴钰也在反思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也没有做到一个丈夫应尽的职责。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生理需求。可长久的争吵已经让他对祝慈提不起任何的兴趣,也包括对任何女人。

    他也不是没想过离婚,可究其原因是儿子已经经历过育儿嫂对他的虐待,再加上父母离婚的话,会对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不少的阴影以及伤害。

    如今他们夫妻走到这一步,裴钰觉得自已也有错,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面对裴钰的问题,祝慈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她无法回答他的问题,有方方面面的原因。一方面霍晓即使知道她已经为人妇为人母了,可仍旧对她痴心不改,另外一方面,她有说不出的苦衷。

    她是个成年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可裴钰这些年来仿佛把她当成了家里的摆色以及花瓶。两人就算同床,也是相互背对着背,各自睡觉。

    他们之间的婚姻早就已经千仓百孔,名存实亡。

    “裴钰,是我对不起你,我们离婚吧。”

    裴钰闭了闭眼睛,内心深处总归还是很难受,很不得把那个叫霍晓的男人找出来暴打一顿,亦或者……

    可他同时考虑到了祝慈现在的情况,想到她总归是自己儿子的亲生母亲。如果一直迟迟不解决她眼下的困境,对年幼的儿子来说,说不定伤害更大。

    前几天祝慈的经纪人打电话告诉他哀求能不能帮祝慈一下?委婉地发个微博说自己跟祝慈早就没感情,两人已在三年前协议离婚,但为了儿子的身心健康,一直对外隐瞒了离婚的消息。这样一来,可以减少外界对祝慈伤害。

    想了又想,最终裴钰深深地感到了一股无力还有哀伤“祝慈,我也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但凡三年前我们能同心协力一起解决儿子的问题,我们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我听从你经纪人的建议,我们离婚,这样可以让你的事业减少到最低的伤害。”

    祝慈忽然捂住了脸。

    走到这一步,她以为裴钰会跟她撕破脸皮,一点都不顾夫妻情面。别人都说分手见人品,她以前不信,可真走到这一步后,突然发现结婚7年,她似乎都没有好好地了解过裴钰这个人。

    原来他是这么的善良。如果当初全职的那两年内,她没有无端地找他吵架,让他心生厌烦,也许他们之间不会走到这一步。

    7年夫妻感情,全被她作死,一手好牌打个稀烂。祝慈说不出的内疚以及隐隐的后悔。

    斟酌了很久,她说出了心底的秘密“裴钰,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背叛你,也没有背叛小寒。在我没跟你离婚之间,我还没有那么下贱地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小寒是我的原则,我跟霍晓之间没有任何实际性的关系。”

    那天霍晓在她房间,情到浓时,他吻了她。她被他撩拨了,可到了关键时刻她还是决绝了霍晓,脑海里想起裴寒,她的儿子,祝慈克制住了觉得自己不能背叛这段婚姻。

    祝慈走出寒光集团的大门,霍晓已经在在门口等着她了。

    替祝慈开了车门,霍晓开车扬长而去。如果被霍晓的经纪人知道他此时此刻还去接祝慈,肯定会被骂的狗血淋头。

    看了旁边坐着的女神一眼,霍晓深感痛心。

    他不敢去握她的手,明知道她跟裴钰离婚势在必行,可仍旧不敢迈出去那一步。没有喝醉酒的祝慈,像冰山上的雪莲那样高不可攀。只有她喝醉酒的时候,才会把脆弱,痛苦,不堪流露出来,就像掉入凡间的天使那样,可以去抱抱她。

    在他心里,祝慈一直是高贵的女神。

    “小慈,要不我们退圈吧?跟我一起去国,我咨询了那边的教授,说你这个病在他们医院成功治疗率很高的。”

    祝慈看着前面的道路,看着飞驰而过的汽车,红唇微微地颤抖“有什么关系,反正到哪里都改变不了我得癌症的事实。留在这里,我可以多看我儿子几眼。”

    2个月前,她在影视城拍戏突然晕倒了。送往医院的时候,被医生告知她得了绝症,刹那间天昏地黑。难怪全职带小寒的两年内,老是感到胃疼。她也没注意,以为是没有好好吃饭得了胃病,原来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有生病的征兆了吧?

    活了将近30年,祝慈觉得也够了,她不想做化疗。就算做了手术,做了化疗,仍然会死,还不如破罐子破摔,干脆放任到底。没有一个女明星可以忍受头发掉完,成为一个光头的丑样。

    只是一想到儿子还这么小,就没有哦妈妈,祝慈顿时感到心痛难忍。

    霍晓还再想说什么,可熟知祝慈性格的他只好换了另外一个话题,他看向她,眼睛里的深情不容置疑。

    “小慈,既然你不想去国外,那剩下的日子里我陪着你吧。如果你不想做化疗,那我陪着你一起去旅游,玩遍我们祖国的大好山河。”

    他明白祝慈那刻爱美的心,一听到要做化疗,还听到医生说她活不过三年,就破罐子破摔了直言不要治疗。

    他想起自己的堂妹也是得了癌症去世,花了钱,花了时间,花了精力,最后还是一场空。死的时候早就被化疗做得不成人样,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美貌以及活力。

    祝慈回头看他,眼神柔和了下来“你不怪我当初把你拉下水吗?”

    霍晓“说什么傻话,这不都是我心甘情愿地吗?”

    祝慈“我欠你的,只能等下辈子还了。”

    当初照片被爆料之前,卓明打电话过来说是要3000万买那些被拍下的照片,这样他就不把那些照片爆料在网上。霍晓第一时间答应了下来,可祝慈却拒绝了。3000万给她儿子花难道不想吗?

    何况她早就知道卓明一直在偷偷地跟踪着她跟霍晓,之所以没有出声告诉任何人,那是因为她要利用卓明。

    卓明肯定会把那些照片爆料在网上,是她配合卓明这才有了“剧本门”,背负起万千网友们的骂名。只有这样,等她死了,儿子跟裴钰才不会难过。

    像她这样一个坏女人,做出那样的事情,儿子跟老公肯定不会有过多的留恋。

    这样等到他们发现她死了以后,内心才不会起太大的涟漪。她一直都不是一个好妈妈,好老婆,那快死的时候,就这样让他们以为她就是一个坏女人,以后想起来的时候才不会那么心痛。

    裴家

    容祖安全地把裴寒送到家,怕叶清辞担心本来想带着容卉早点回家。可看到偌大的房间,只剩下裴寒一个人,裴钰还没有回来。想着一个小孩子长久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家里,真的很可怜。

    想了想,容祖决定带着女儿先不走了,他要等到裴钰回来。

    蹲下身,容祖悄悄地对容卉说“裴寒哥哥看起来很难受,要不卉卉给他唱一首歌。”

    容卉迈着小短腿哒哒哒地跑过去,拉住裴寒的手。裴寒看到了一双盛满笑意的眼睛,暂时不去想他妈妈的事情了,哑了哑声音问“小团子,你口渴吗,要不要喝水?肚子饿了饿,要不要吃点水果?”

    难得容卉来他家里做客,他要把家里的好吃的,好玩的统统地拿出来。

    于是容祖就看到了裴寒像个小忙人那样,给他和容卉倒了两杯开水,还从冰箱了拿出了进口的水果,甚至还把他心爱的魔方都拿了出来。

    容卉一看裴寒这么活力四射,高兴地同时又深深地担忧。

    果然,裴寒做完这些事情以后,他就独自一个人坐在小椅子上,双手托着下巴,呆呆地看着挂在客厅正中间的那张全家福。有爸爸,有妈妈,还有他,一家三口的合影。

    想着以后这个家就没有了妈妈,裴寒越想越觉得难受。

    “小哥哥,你看?”

    为了讨裴寒高兴,容卉拿出了看家本领。她抡起自己肉嘟嘟的小手臂,把嘴放在上面,发出了“噗噗噗”的声音。

    “小哥哥,放屁啦,放屁啦。”

    一声又一声的“噗噗噗”接连发了出来,让这空荡又寂静的房间里响起了小孩子的欢笑声。这让容祖后脑勺滴汗,他想不到自家女儿为了别人家的儿子做到这地步,本来想要阻止她这些不淑女的举动,可看到裴寒逐渐咧开的笑容,走过去的脚步停了下来。

    裴寒抱住了小小的容卉,真诚地道谢“谢谢卉卉。”

    容卉趁机拉出小手,勾了勾裴寒的小拇指“卉卉是个好孩子,你也是。”

    “长大了也是,会快乐。”

    裴寒不解她这些话的意思,这时容祖开口解释了“卉卉的意思是她是个好孩子,长大了以后也会是好人,好人有好报,这样才能快快乐乐一声。”

    他时常教育孩子从小要有善心,长大后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这样才会快快乐乐的一生。女儿估计是听进去了,想要和跟裴寒说这些话,可她太小了,还不能完整地说出这些话,只好这样浑沦吞枣地说出来。

    裴寒彻底地明白了容卉的意思,他点点头保证“我以后肯定成为一名好人,这样就可以和卉卉一起快快乐乐一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