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晚上九点整,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了裴钰跟裴寒两个人。裴寒按以往的时间早就上床睡觉了,可他却这次连哈欠都没有打,睁着眼睛一直等着爸爸回来。

    走进家门的时候, 裴钰发现儿子坐在客厅内, 等着他回家, 心里一沉,觉得有些事情不好继续隐瞒下去了。

    一大一小的男人相互看了几眼,彼此似乎都有话要说。最后, 还是裴钰清了清嗓子, 他似乎很难开口,最终还是狠了狠心。

    早晚都要说出来,还不如趁早说出离婚这件事情,他跟祝慈两个人就离婚这件事情已经谈地差不多了。

    就在裴钰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对儿子说离婚这件事情时,裴寒垂着眼睛看着脚下光洁的地板,率先开了口:“爸爸,你跟妈妈会离婚吗?”

    容卉走后,他又查了一下电脑, 有关出轨跟离婚这个两个词语在百度上解释地很清楚。妈妈背叛了爸爸,那作为男人的爸爸, 肯定会跟妈妈离婚。这样他就成为了一个家庭不完整的孩子了。

    爸爸妈妈还年轻,以后会再婚,各自有了家庭后,那他是不是成没人要的小孩子了?

    裴钰蹲下身来, 和儿子的视线平衡,声音不知不觉地柔和了下来:“你不希望爸爸妈妈离婚吗?”

    如果儿子真的不希望他跟祝慈离婚, 要不再缓缓?或者还是将就着过日子, 先等儿子成年再说。之前他不是没想过离婚的事情, 但考虑到儿子太小了,别人家的孩子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就他小小年纪遭遇父母离婚,实在是太心疼了。

    裴钰想起儿子曾经的遭遇,现在要面临父母离婚,内心深处忍不住泛起一股浓浓的愧疚以及心疼。

    儿子的童年实在是太不幸了。而造成这种不幸的却是他跟祝慈两个人,真不配儿子叫的那一声“爸爸妈妈”。

    裴寒摇摇头,若有若无地叹了一口气。

    “爸爸,我知道你现在不喜欢妈妈了。妈妈同样也不喜欢你了,那你们如果为了我勉强在一起的话,就会心里很难受。我不想你们为了我在一起后天天吵架,你们还是离婚吧?”

    裴钰想起之前跟祝慈一见面就吵架,眼眶微微湿润,深感对不起儿子,声音哑了哑:“那你跟爸爸还是妈妈?”

    裴寒似乎陷入了两难的选择中,说实话,他还是想要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生活,可显然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到底跟妈妈,还是跟爸爸?

    裴寒想了想:爸爸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可妈妈已经有了男朋友,如果选择妈妈的话,妈妈肯定会很为难,还是选择爸爸吧?

    裴钰把裴寒抱在怀里,想起在餐厅那些人说祝慈的话,又想起之前还没搬家在老别墅里。有一次霍晓的女朋友找上门,和祝慈两个人闹得不可开交。

    那个时候网上还没爆料出祝慈跟霍晓的事情,霍晓的女朋友上门也就恳求祝慈不要跟霍晓再接触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女人就吵起来了。

    霍晓的女朋友甚至扬言要让祝慈付出代价,那天他刚刚在家,越想越觉得那女人的眼神看向他们的时候很可怕,再加上周围邻居的指指点点,让他动了搬家的念头。

    裴钰觉得现在的居住环境不适合儿子了,无论搬家到哪里,祝慈带给儿子的影响一时半会肯定少不了。

    他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一个想法,为了保护儿子,试探地问:“爸爸妈妈离婚以后,要不你跟爸爸一起去M国吧。爸爸正好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可以好好地在国外陪着你长大。这里有一些不好的言论会影响你的成长。”

    他怕儿子会被人指着鼻子骂,活在祝慈的阴影里,也更怕被霍晓的女朋友再次找上门,那个女人因为霍晓的背叛性格变得有些偏激,真怕到时候照顾不了裴寒的时候万一发生一点意外怎么办?

    一听到要去国外生活,裴寒的脑海里立刻想到了容卉,猛烈地摇头拒绝:“爸爸,我不去M国。我要留在这里,陪着妹妹一起长大,以后保护她。”

    回到家,容祖把打着哈欠的容卉交给了叶清辞梳洗。

    叶清辞给女儿洗头发,慢悠悠地给她吹干。柔柔的风吹过来,让容卉的眼睛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闭上睁开。

    等到叶清辞回到卧室,发现女儿似乎在看她的手机。

    走进了一看,让叶清辞惊喜万分。难道家里又出了一个小天才吗?她记得她手机里没有搜祝慈这两个字眼。

    女儿的聪慧,叶清辞一直是知道的。像她这个年纪的孩子,语言发育通常只会说“爸爸,妈妈,叔叔,阿姨”等之类的,一些短句甚至都不会说,而她女儿明显词汇量很丰富,说话常常是短句,也认识了很多字。

    叶清辞明显地感觉到女儿的智商跟儿子一样,说不定还要比他聪明。自从发现女儿聪慧这个事实以后,叶清辞就格外地注意起女儿的教育,不再把她当成一岁半的孩子看待,把她当成了三四岁的孩子看待。

    “宝宝,打字谁教你的呀?”

    容卉一惊,发现叶清辞蹑手蹑脚地坐在了床上看着她笑。她以为妈妈洗个澡起码要半小时,就心安理得地拿着手机查祝慈的信息。

    没想到的是,她妈妈今天这么快就洗完澡了?

    怎么办被抓包了?

    就在容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会打字的时候,反而是叶清辞自己给出了解释:“是爸爸教你的还是哥哥教你的。”

    容卉想也没想地回答:“是哥哥教的。”

    哥哥现在每天住在公司宿舍楼里,不怎么回家,就算妈妈想要找哥哥求证,也需要等哥哥回家以后再询问吧?

    叶清辞拿走了手机,翻看起花花绿绿的页面,发现祝慈这次发生的事件影响很大,网上对她负面的评价很多。

    虽然叶清辞知道女儿是关心隔壁家的小哥哥,可这一发现后,让她觉得女儿是不是有些早熟了?

    抱起女儿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叶清辞慢悠悠地给怀里的女儿梳着头发:“卉卉,你是不是在担心裴寒小哥哥?”

    容卉点点头。之前是担心裴寒,可现在更多担心的是她自己吧?她千防万防,防着自己上辈子已经25岁的智商跟年纪,可终究还是露出了马脚。

    叶清辞摸了摸她的脸,既然女儿对裴寒的事情这么关心,甚至关注到祝慈身上来,她不想女儿小小的心灵受到网上那些三观的影响。

    斟酌了一下词语,她一脸的语重心长:“卉卉,妈妈知道你还小,可能妈妈的话听不懂。

    一个女人,谈恋爱可以毫无顾忌地谈,可一考虑到结婚了,就必须方方面面地考虑清楚。喜欢一个人,真心爱一个人,才能步入婚姻的殿堂,不然妈妈觉得做一辈子老姑娘也挺好地。”

    别人夫妻的对错,叶清辞一向不会去谈论。如果一对夫妻走上离婚这条路,那无论是男是女都有错的一方,除了那些本身就对婚姻不重视的男女。

    她听百丽说,当初裴钰跟祝慈结婚是因为阴错阳差的一夜情,裴钰想要负责,而祝慈则不想这么早结婚,原本以为两人不会再有交集了。可没想到祝慈这个时候怀孕了,于是这两人就奉子成婚。

    这两人闪婚闪育,彼此间了解不够,婚后肯定过得矛盾重重。果不其然,裴钰跟祝慈的婚姻被“剧本门”毁得一干二净,走上离婚肯定是必经的道路。

    作为上辈子母胎单身了25年的容卉听了叶清辞的那些话懵懵懂懂,她的前世除了念书,画画,再无其他了,干净得像一张白纸,也从未谈过任何一次恋爱。

    她觉得前25年来都遇见不了一个真命天子,何况是这辈子只能活到13岁了,更别提什么情情爱爱了。

    不过妈妈有一句话说的对,嫁人就要嫁给相互喜欢的人,不然还是当老姑娘吧。

    2年后

    容卉从一个小小团子长成了一个小团子,长高了不少,肉嘟嘟的脸蛋,一双眼睛又圆又大,活脱脱地像一只真人版的娃娃。

    9月1号这天,她破天荒地起了一个大早,跟个小大人似的,检查了一下昨天整理好的书包,穿上新衣服新鞋子,从头到脚都是崭新崭新地。

    距离她上学的地方离家并不远,但也不近,开车的话需要十分来分钟左右。

    叶清辞跟容祖两个人早就准备好了工作,一起开车送容卉去幼稚园。车还没开出院子门口,就看到戴着墨镜,戴着口罩,戴着帽子,全副武装的的容越站在自家的门口。

    两年过去,容越长高了不少,像一株挺拔直立的松树那样,光是站在那里,就觉得让人赏心悦目,气度不凡,已经逐渐有了巨星的雏形。

    乐队刚成立的那会儿,容越常常寄宿在公司宿舍楼。后来等到一切都稳定下来以后,容越就选择回家居住,有时候跟容卉一起吃了早饭以后再匆匆地赶到公司去,有时候去培训的时候那就随大流居住在外面的酒店不回家。

    因为他个人唱功绝佳,舞蹈绝佳,整个乐队离开他像一团散沙,经纪人也就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

    一看到在大门倚着的哥哥,容卉就像一只放出笼子的小鸟一样,飞快地跑到容越的怀里。

    容越弯下腰把她抱了起来,为了怕被狗仔追到,赶紧躲进容祖的车内。

    半年前,他们乐队正式出道,凭借第一张专辑《小夜曲》彻底爆红大江南北,现在街头小巷唱的那些歌就是他们专辑里的那些歌曲。这是容越他们三个人万万没有想到的,会火得那么迅速,成为娱乐圈内最新升起的那颗星。

    广告,代言,电视剧,电影纷纷投出了橄榄枝,走到哪里,哪里就有粉丝欢呼他们的名字,这种感觉让容越十分不适应,他怕过于热情的粉丝们会吓到年幼的妹妹。

    车内

    “哥哥,你今天怎么回家了?不是说要和仲熙哥哥他们一起去唱歌。”

    前天晚上容卉还打电话给哥哥问他明天回不回家?容越说要和队友们一起去唱歌,恐怕没有时间回家。

    为此,容卉难过了一下子。没想到今天早上却看到了戴着口罩的容越一早出现了家门口,实在惊喜。

    容越刮了刮妹妹挺翘的小鼻子:“来送你上学啊。”

    偷偷跑出来的,差点被经纪人李哥发现打断一条腿。

    容卉顿时笑开了花。

    这种被家人在乎的感觉真好。

    很快,到了葵园幼儿园。

    这所幼儿园是叶清辞特意为容卉挑选的,小班已经开设双语课程了,按容卉的进度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

    下车后,容卉牵着叶清辞跟容祖的手一起去了班级。因为容越怕被人认出来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也为了妹妹第一次上学安全问题,就选择呆在车里。

    容卉跟在叶清辞跟容祖的身后去见了老师。老师是一名二十几岁的年轻女人,姓楚,皮肤白皙,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是小家碧玉类型的美女。

    她自我介绍:“我姓楚,单名一个莲,你可以叫我楚老师哦。”

    楚莲蹲下身,和容卉握了握小手,转身告诉容祖跟叶清辞:“卉卉爸爸妈妈,等下你们走了,不然担心卉卉在哭这个问题。通常小朋友们第一次上学离开爸爸妈妈,会焦虑会哭是正常现象。”

    这些话她已经跟好几个家长说过了,生怕家长们看到孩子哭了就担心孩子不肯离开幼儿园。

    容卉和楚莲打了一声招呼后,就挥手跟叶清辞跟容祖告别,一点都不像别的小朋友那样黏在爸妈身边撒娇不要上学。

    她自己找了一个位子坐好,耳边尽是一些鬼哭狼嚎的声音。

    容卉特别淡定,就这么坐在小椅子上,像个大佬一样看着眼泪鼻涕一大把的小朋友们哭着喊着爸爸妈妈不要离开,有几个甚至趁着老师不注意,偷偷地跑到门外去追爸爸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