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很快, 吃中饭了。

    容卉和新认识的林乐雅并排坐在一起吃午饭。午饭是蛤俐蒸蛋,红烧鸡腿,西蓝花, 米饭, 水果是切片的火龙果。

    闻了一下, 容卉觉得还挺香的,吃起来味道应该还不错吧?

    早上表演了一下玩陀螺的游戏,半天下来不像在家里有小零食可以偷偷拿着吃, 容卉的小肚子早就饿地咕噜噜地叫着。

    吃了一口鸡腿, 容卉觉得这个做饭的食堂大厨手艺一般般,要不是她肚子饿了,估计有点挑嘴。自小被胡嫂嘴巴养刁的容卉忽然间感到一阵悲伤,她上个幼儿园该不会饿瘦吧?

    林乐雅用筷子戳了戳米饭,还戳了戳鸡腿,低着头看着这次饭菜,不知道从何下手。她在家一直都是妈妈或者奶奶喂饭的,第一次上学十分地不习惯。

    容卉看了她一眼, 指着自己的小调羹好奇地问:“你怎么不吃啊?”

    林乐雅委屈巴巴地回答:“在家里都是妈妈喂我的。”

    容卉“疑”了一声:“自己吃饭挺好玩的,你来试试看嘛?”

    比起大人喂饭, 容卉觉得自己吃饭有意思多了,手长在她身上,想吃啥就吃啥,不想吃啥她才不要吃呢。就像眼前的西蓝花, 打死她都不要吃一口。

    哼。

    林乐雅歪着小脑袋看着容卉一口饭一口菜吃得正香,刚好小肚子咕噜噜地叫了起来, 忍不住学着容卉的动作开始一口饭一口菜地吃了起来。

    刚好生活老师跟保育员阿姨在喂别的孩子吃饭, 来不及顾上一直没有动口吃饭的林乐雅。

    过了一会儿, 林乐雅体会到了自己吃饭跟喂饭的区别。容卉说得对,自己吃饭好玩极了,想吃啥就吃啥,不想吃啥就不吃,像妈妈跟奶奶她不爱吃鸡腿老是给她吃,真烦。

    “箫泽,你吃一口,乖。”

    “你看,别的小朋友都在吃饭,来,阿姨喂你。”

    “我不。”

    举在半空中的手放了下来,保育员阿姨深深地感到了后悔,运气不好挑了一个这么难喂饭的孩子,不然她早就喂好其他的小朋友了。

    现在就耗在这个小男孩身上,其他的小朋友别说是喂饭了,连走一步都十分困难。

    这个吃饭十分难喂养的小男孩边吃边玩玩具,喂一口吃一口,还扔玩具让她去捡,捡完再扔。

    箫泽是家里的小霸王,每次吃饭都让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头疼万分,不给他玩玩具就会尖叫大哭。给了玩具以后,就别扔玩具别吃饭,吃个饭家里就要好几个大人伺候。箫泽的妈妈本来想狠心改掉他这个习惯,可从小养成的习惯哪有那么好改?

    开始箫泽哭的时候,箫泽妈妈还狠了狠心,谁知道这孩子越来越倔强,不给玩具玩就是不吃饭,或者是饿极了吃一顿哭一顿,闹得箫泽妈妈很崩溃,久而久之就放任他养成了这个习惯。于是在家里养成的这个习惯,以至于让箫泽到了幼儿园以后还是养成边吃饭边玩。

    开始保育员阿姨还是十分有耐心地喂着他吃饭,可箫泽一边吃饭一边扔玩具让保育员阿姨去捡,捡起来给他才吃一口,这让人家阿姨很崩溃。

    人家阿姨又不是家里的大人,会对孩子百依百顺。开始捡了几次,后来你爱吃不吃,不吃拉倒,反正饿肚子的又不是她。

    楚莲刚好走了过来看到这一幕,蹲下身,耐着性子教育:“小泽,吃饭的时候不能玩玩具,这样对你消化不好?”

    箫泽:“笑话?”

    什么意思啊,难道有人笑话他?

    这么一想,箫泽伸长着小脖子,瞪着一双滴溜溜的眼睛,趾高气扬地叫着:“你们,你们谁笑话我,我就让我爸爸不让你们去游乐园玩,哼。”

    楚莲顿感到头疼无比,耐着性子解释:“是消化不是笑话,就是吃饭的时候不能玩玩具,不然吃下去就不容易消化,知道了没?自己吃还是阿姨喂?”

    箫泽把头一撇,表示不要吃了。

    楚莲立刻头疼不已,要不是和箫泽的妈妈关系好,她才不要来趟这一浑水呢?这个熊孩子,每次吃饭都要搞得跟世界大战一样,一点都不肯安安分分地坐在椅子上吃饭,屁股跟生了脚一样一刻都坐不住。

    刚好箫泽扔的玩具在容卉的脚边,他跑过去去捡,发现人家两个小姑娘拿着一只小鸡腿在啃,吃得特别香,忍不住分泌了一下唾液,流了流口水。

    “妹妹,要不你给我吃一口吧?”

    别人的鸡腿看起来好好吃啊,好像特别特别地好吃。

    容卉翻了翻小白眼,故意在他面前咬着鸡腿津津有味地吃着,一口接着一口,仿佛在吃什么美味佳肴。箫泽本来就没有吃几口饭,看到容卉吃得一脸正香,实在嘴馋死了,忍不住伸手去抢。

    容卉是个行动灵活的小姑娘,看到箫泽的手伸了过来,就赶紧一躲,箫泽扑了空。

    林乐雅不高兴地看着箫泽:“弟弟,你好丢脸啊。”

    她跟箫泽是堂兄妹关系,小泽比她小几个月。不过她才不喜欢这个脾气臭臭的弟弟呢,还是新认识的容卉来得可爱。

    从未受过委屈的箫泽憋了憋嘴巴,就要哭的时候,这时容卉主动塞了箫泽一个小鸡腿。

    她才不要和小鼻涕虫一般见识,昂昂小脑袋:“你吃我的小鸡腿吧?”

    今天打饭的时候,阿姨看她长得可爱,多给了她一只小鸡腿。所以吃完一个,还剩下另外一个没吃过的小鸡腿。

    呵呵,这是她的小秘密。

    箫泽接过被容卉另外一只没有吃过的小鸡腿,嗯,发现味道不错,就认认真真地啃起小鸡腿吃。

    林乐雅看到容卉没有吃鸡腿了,立刻把自己的鸡腿放在她的碗里。凑在她耳边偷偷地说:“我的给你吃,我最讨厌吃鸡腿了。”

    容卉瞪大了眼睛,居然发现有小朋友不爱吃鸡腿。

    她好奇地问:“那你喜欢吃什么?”

    林乐雅比较垂涎看着容卉碗里一动没动的西蓝花:“我喜欢吃这个。”

    容卉高兴地把碗里的西蓝花给了林乐雅:“我们交换吧?”

    吃过午饭以后,迎来了全体小朋友午睡的时间。

    林乐雅经过陀螺跟午饭事件,像个小尾巴那样跟在了容卉的身后。容卉躺在小床上,她也躺在小床上。

    两个女孩子说起了悄悄话。

    “卉卉,卉卉,你睡了没?”

    “没有呀。”

    “我睡不着。”

    “那跟我一样数羊吧,我快睡着了。”

    林乐雅“嗯”了一声,闭上眼睛,数着小羊,数到20的时候,她又重新数羊。

    过了一会儿,快睡着的林乐雅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大事:“卉卉,我家里有好多好多娃娃,你啥时候来我家里玩呀?”

    容卉难得遇到一个这么脾气相投的小朋友,就立刻答应了下来。

    几分钟后,林乐雅睡着了。

    容卉翻了身,看到她旁边的箫泽还没有睡着,睁着眼睛看着她。

    容卉朝着他做了一个“嘘”的动作,闭上眼睛睡觉。谁知道箫泽再一次地吸了吸鼻子,在家里都是他妈妈哄着他睡觉,可在幼儿园却没有人哄着他睡觉。

    这时楚莲走了过来,看到所有的小朋友都睡了,只有箫泽还没有睡着。

    “小泽,老师哄你睡觉好不好?”

    箫泽点点头。

    楚莲拍拍他的被子,唱着安眠曲哄着他睡觉。

    可箫泽还是睡不着,掀开小被子,坐了起来,好奇地看着所有的小朋友都睡着了,再次躺下,闭上眼睛还是睡不着。

    睡在旁边的容卉被箫泽一下子起来,一下子坐下,一下子躺床上呆坐弄得完全没有了睡意。同样烦的还有楚莲,她一点都没想到箫泽会这么难哄。唱完歌,要听故事,听完故事,说是要喝水。

    这小孩怕是她职业生涯里最难带的小朋友了。

    楚莲板着脸:“小泽,你再不睡觉,老师就不喜欢你了噢。”

    箫泽低下头,立刻瘪了瘪小嘴巴。

    睡不着的容卉瞥过头,对箫泽说:“箫泽,你快睡觉吧,睡醒以后我把我的小陀螺借给你玩。”

    箫泽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立刻点点头说了一声好。他早上看容卉在玩小陀螺,觉得十分帅气,想要开口的时候,老师跑过来说上课了。

    他躺下,盖好小被子,闭上眼睛。

    过了一会儿,楚莲看箫泽真的睡着了,就摇摇头笑着去办公室。

    箫泽看楚莲走了以后,偷偷昂起身体,叫着:“妹妹,妹妹,你睡了没?”

    容卉本想不理他,可还是睁开了眼睛:“干嘛,你不睡觉了吗?不睡觉就没有小陀螺玩。”

    箫泽这时对她发出了邀请:“妹妹,妹妹,我家有个游乐园,你啥时候来我家玩啊?”

    容卉:“先睡觉。”

    箫泽:“哦。”

    快睡着的时候,已经收获了迷弟迷妹的容卉纠结地在想,哪天有空的时候是去林乐雅家玩娃娃好呢,还是去箫泽家的游乐园比较好?

    快下课的时候,隔壁学校的裴寒迅速整理书包,迅速离开教室。他背着书包很早就等在了葵花幼儿园门口,伸长着脖子看着里面的小神兽被放出门。

    2年过去了,他长高了不少,继承了祝慈完美的基因,五官朝着美少年的趋势发展,活脱脱地就是一副芝兰玉树的小少年模样。

    随着叮铃铃的一声,裴寒赶紧跑去园内,第一时间赶到了容卉所在的班级------快快2班。

    容卉一眼就看到了随之而来的裴寒,朝着他扑了过去,叫着“裴寒哥哥。”

    裴寒赶紧抱起了容卉,朝着走过来的楚莲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楚老师您好,我是容卉的小哥哥,现在接她回家了。”

    司机早就外面等好了,反正他顺路回家,就给容叔叔打了一个电话,说是会把容卉带回家。可容祖不放心,在电话那头嘱咐他,说是要开车过来接他们回家。

    这2年内,裴钰跟容祖因为孩子的关系走的十分近,差点要认作兄弟了。之前裴钰把家搬在了章含之的隔壁,后来胡嫂休息了一段时间后,叶清辞就把容卉接到自家的家里,开始重新自己带孩子。

    刚好,容祖家隔壁的隔壁正在出售房子,裴钰就顺势买了下来。他也没再搬家,干脆新装修了一下房子,置办了一些家具,让裴寒跟自己两边居住。

    主要是容卉在哪儿,裴寒就跟到哪儿,像一只小尾巴一样形影不离。

    有时候裴钰在公司里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裴钰就放养在了容家,拜托叶清辞或者章含之照顾他,这对裴钰来说简直是求之不得。

    楚莲仔细地看了眼前的少年一眼,越看越觉得熟悉,仿佛在哪儿见过。

    一心想要回家的容卉搂着裴寒的脖子,叫着:“裴寒哥哥,快回家。”

    裴寒?这个名字好熟悉啊?

    等等祝慈的儿子,不是叫裴寒吗?

    让楚莲不确定的是,裴寒这个名字毕竟比较大众化,眼前的这个小少年到底是祝慈的儿子呢,还真的只是同名同姓?

    她不由地想起了2年前霍晓跟祝慈闹出来的“剧本门”事件。隔天就收到了霍晓的分手信息。此后,她找了霍晓几次,想要挽留他。可霍晓宁愿付出自己一半的身家也要坚决地退婚。

    要知道距离她跟霍晓的婚礼倒计时只有两个月,父母都通知了亲朋好友,连她自己也是,早在一个月前把这好消息告诉了所有的朋友以及同学。

    忽然被霍晓告知要退婚,这怎么让楚莲受得了,她丢不起这个脸?无论她怎么哀求霍晓,霍晓一点都不肯放弃自己的想法,说要退婚就要退婚。幸好霍妈妈估计两家情面,丢不起这个脸,一哭二闹三上吊,才让霍晓改了主意,延后了婚礼的时间。

    可楚莲实在爱死了霍晓,明知道她跟霍晓之间玩完了还是答应了霍妈妈延迟婚礼。

    如果不是因为祝慈,说不定她跟霍晓早就结婚了。

    为此,楚莲恨上了祝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