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48章 第四十八章
    回到家, 裴寒把容卉的小书包放在了她的卧室,接着拿出里面的水杯,绘本故事, 还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并排在一起整理好放在书桌上面, 好方面容卉寻找。

    每天整理的裴寒手感很快,不到十几分钟就分列好容卉等下晚上要用的及明天要带的绘本故事。

    他走出门口的时候,正好跟容越碰了一个头。

    “容越哥, 今天你在啊?”

    面对容越, 裴寒每次都主动打招呼,并且附赠一个笑脸。容卉的哥哥,也就是他的哥哥,他一定要主动礼貌示好。

    裴寒每次都这么悄悄地告诉自己,即使每次容越看到他都板着一张脸,扔不完笑脸相迎。

    伸手不打笑脸人,容越只好收起之前那副冷冰冰的面孔,点点头算是回应了裴寒的打招呼。他挺不喜欢裴寒的, 不是看他不顺眼,而是只要裴寒在, 就会得到的关注比他还要多。可一想到他现在行程比较忙,无法回家时常照顾妹妹,就大度地睁一只眼睛闭着一只眼睛让容卉跟在了裴寒的屁股后面整天喊着“裴寒哥哥长,裴寒哥哥短”。

    送完妹妹上学后, 容越其实特意去了一趟公司报道,和孟仲熙, 霍砚白他们一起商讨了下一张专辑的歌曲后, 又向李修请了两个小时的假。

    他打算回家和妹妹吃一顿晚饭, 顺便问问她第一天上学怎么样?有没有被班级里的小男孩欺负啊之类的事情?

    李修意味不明地看着他,差点要问他怎么又要请假了?早上不是刚请了两个小时的假送妹妹吗?

    幸好霍砚白跟孟仲熙也提出了要回家吃晚饭,这才放过了容越。作为乐队的主唱以及重要唱作人,容越担负起了创作歌曲的主要责任。

    第一张专辑《小夜曲》收录了他跟孟仲熙,霍砚白的8首歌曲,前面4首是他创作的,后面四首分别是孟仲熙和霍砚白创作。

    李修的意思是趁热打铁,趁着粉丝们的热度还在,赶紧发第二张专辑。

    容越苦哈哈地笑了起来,第一章专辑就花了他们三个一年半的时间。现在才过去不到半年时间,又要开始第二张专辑的创造了吗?

    对此,容越明确地表示没灵感。

    不仅如此,孟仲熙跟霍砚白表示进度太快了,他们也没有灵感。何况现在脑袋空空完全是创作不出一首歌曲的。

    容越冷着脸看着一直跟在妹妹屁股后面忙前忙后的裴寒,心里顿时有些犯酸。

    他和乐队还没红之前,平时训练结束以后还可以回家多多陪伴一下妹妹。可自从一个月前乐队火了以后,容越就变得十分忙碌,常常忙到半夜才到家,有时候甚至不回家,忙着给第一章专辑做宣传。

    而眼前的臭小子,不仅隔山差五地来家里蹭饭,还老是追着他妹妹跑,而容卉呢,也是“小哥哥,小哥哥”地叫个不停,虽然容越告诉自己不要跟臭小子一般计较,可仍然会嫉妒,甚至莫名其妙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影响。

    吃饭的时候,容卉像往常那样坐在了正中间,左右两边坐着裴寒跟容越。容誉不在家的时候,是容祖坐在她身边。现在容越回来了以后,就把旁边这个位置给抢了过来。

    晚餐是可乐鸡翅,番茄炒鸡蛋,青菜炒香菇,西蓝花炒虾仁,东坡肉,铁板豆腐,松子鲈鱼,还有一碗鸡肉芦笋汤。荤素搭配,有鱼有肉,色香味俱全看上去让人食指大开。

    虽说都是一些家常菜,但叶清辞最近几年被容卉锻炼地厨艺越发娴熟,家里的几个孩子都吃得十分满意。

    容卉用筷子去夹可乐鸡翅,瞥见了放在眼前的青菜跟西蓝花,朝着身边的裴寒看了一眼。

    会意过来的裴寒赶紧把放在容卉前面的青菜跟西蓝花端到他面前,把容卉爱吃的可乐鸡翅整盘放在她眼前。

    叶清辞看不下去了,她一共做了6块可乐鸡翅,家里的每个人都有份,怕女儿一个吃吃不够就多做一个。

    她夹了一块可乐鸡翅放在裴寒的碗里:“小寒,卉卉吃不了这么多鸡翅,你吃一块。”

    裴寒摇摇头拒绝:“我不爱吃鸡翅,给妹妹吃吧。”

    说完,把碗里的鸡翅放在了容卉的碗里。

    叶清辞无声地叹了一口气,看得心疼。

    裴寒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听话了。来他们家里吃晚饭,一开始拘束地很,只肯吃眼前的菜,后来慢慢地才好转了起来。可老是跑过去给她洗菜或者端盘子,叶清辞不让他干这些,他就是不听,一直抢着干一些琐事的活。

    叶清辞知道裴寒这孩子是觉得他麻烦了他们,想做一些事情来补偿,即使她告诉他裴钰已经付过饭钱了,可裴寒仍旧想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最后是她发了火,才让裴寒安安静静地跟容卉两个人一起看动画片。

    裴寒这句话迫使原本想要去碗里夹鸡翅的容越筷子停顿了一下,重新放在了碗里郁闷地吃起眼前的铁板豆腐。

    说实话,他也挺想吃鸡翅的。

    他妈做的可乐鸡翅比外面餐馆做的都要好吃,可是一整碗的可乐鸡翅差不多都放在了容卉的小碗里,只剩下最后一块鸡翅孤零零地躺在了碗里。

    如果裴寒不在的话,他肯定抢妹妹碗里的鸡翅或者夹走碗里最后一块鸡翅。可裴寒在的话,容越不得不端起做一个哥哥的架子。

    千万不能被外人给比下去。

    容卉十分喜欢吃鸡翅,凡是夹在她碗里的鸡翅,是来者不拒。她瞥过头,小眼神看了容越一眼,很奇怪今天哥哥不跟她抢鸡翅吃,顿时吃得有些索然无味。

    “不吃了。”

    吃得索然无味的容卉小手一摊,表示不吃了。

    她像往常那样裴寒夹菜:“小哥哥,你多吃点,你好瘦啊。”

    夹了一块东坡肉,夹了虾仁,夹了鸡肉,还夹了碗里最后一块可乐鸡翅放在裴寒的小碗里,顿时他碗里的食物像小山那样高。

    裴寒也不拒绝,容卉给他夹什么,他就吃什么。就算吃饱了,还是把容卉夹给他的食物吃完为止。每次在容家吃完晚饭,肚皮吃得滚圆滚圆。

    裴寒主动把碗里的最后一块鸡翅放在了容越的碗里,而他自己则吃起了容卉小碗里的鸡翅。

    容越低头一看干净完整的鸡翅,又看了一眼妹妹小碗里剩下的鸡翅又是饭又是汤的,心想还是臭小子比较有良心。

    晚饭后,容卉跟裴寒一起坐在客厅看小猪佩奇。而容越则端着水果一口一口地喂妹妹,偶尔也会喂裴寒几口。

    这时门铃响了起来。

    叶清辞开了门,一路风尘仆仆的裴钰走了进来,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清辞不好意思了,我家小寒又在你们家吃晚饭了。”

    “有什么关系,反正都是多一双筷子的事情。”

    “这些都是我买给你跟容卉的礼物,请收下啊。”

    对于儿子老是在容家叨唠这件事情,裴钰心里总是过意不去,老想着去补偿,可直接给钱的话,叶清辞跟容祖不接受,只好买点日常的衣服包包送给叶清辞和容卉他们。

    叶清辞看都不看地拒绝:“裴钰大哥,你快别这么客气了,小孩子吃几餐饭不用这么破费。”

    那些奢侈品的袋子她是认识的,之前盛情难却只好勉强收一次。后来深知礼物价格的叶清辞再也不想收裴钰买的礼物了,觉得之前的礼物已经够付裴寒的伙食费好几年了。

    何况有裴寒在,她一点都不用操心容卉的作业问题,真要计较起来,叶清辞觉得还是自己赚了。

    裴钰再想说什么,可叶清辞却打定主意不再收。他正想说一些什么,肩膀却被容祖拍了拍。

    容祖颇为嫌弃地看了几眼在地上摆着的大包小包的礼物:“你这是干嘛,是在提醒我要买礼物给老婆孩子了吗?”

    裴钰赶紧摆手:“不是,不是,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

    容祖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那你回家的时候记得把这些东西拎走,不许忘记。”

    深知裴钰性格的容祖再一次提醒他,免得他装作记性不好匆匆回家。

    裴钰看了一眼裴寒,他正在和容卉一起看动画片,扬起的脸颊是兴趣盎然,想到儿子童年是在奥数,英语,绘画,钢琴之下渡过,顿时内疚不已。

    难怪儿子那么喜欢跟容卉在一起,弥补童年的同时,也是因为容卉给他带来了不少的欢乐。和容卉在一起的裴寒,始终是笑脸常开。

    裴钰的目光瞬间柔和了下来,一个不该有的想法瞬间浮现在了他的脑海。

    他开了个玩笑:“容大哥,你有没有兴趣跟我订个娃娃亲?你看我们家裴寒吧,长得好,脑袋也好,家境嘛,我敢说整个蓉城只要我们家说第二,那没人敢说第一吧?还有你看我现在单身,以后也单身,长大后你们不必担心卉卉会受到婆婆的欺负,我嘛肯定是一个好公公。只要结婚,我名下的钱产分卉卉一半。”

    生个小孙子,还不是他们裴家的?

    这买卖不亏!

    容祖没好气地回了裴钰一句:“你想的美啊,订个娃娃亲,让我帮你养儿子吗?”

    “何况我们卉卉要三十岁谈恋爱,35岁才嫁人,哼。”

    裴钰失笑:“那不成老姑娘了吗?成,裴寒如果35岁还没娶老婆,就让她娶卉卉。”

    容祖冷着脸:“那可不一定,万一我女儿身边有无数优秀的追求者呢?”

    裴钰摸摸鼻子不说话,他倒是挺想跟容祖订个娃娃亲的,但也只是说说而已。毕竟裴寒跟容卉还太小了。长大以后的事情谁都不说准,还是目前维持兄妹关系挺好的。

    就是不知道给如何报答容家对儿子的照顾,余光之中裴钰看到了抱起容卉的容越,忽然眼前一亮。

    这少年,疑,怎么这么眼熟啊?

    好像是最近火起来的RZX乐队的主唱容越,林助理之前跟他提过,说是公司旗下有好几个代言需要找知名度高的明星代言,总经理属意霍遵。

    这眼前不是有一个现成的人选吗?

    打定主意的裴钰,招手让裴寒回家。

    他伸手抱了抱儿子,发现儿子又重了不少,更加感激容卉一家了。自从祝慈去了M国以后,儿子似乎整天闷闷不乐,后来和容卉在一起玩以后,才逐渐地开朗起来。有时候他实在是太忙走不出,就厚着脸皮放在容家,原以为……

    没想到儿子意外地很喜欢呆在容家。隔一段时间不见,就发现长高了,长胖了不少,这让裴钰心里打心眼里对容家人感激。

    裴寒走后,容越就伸手刮了刮容卉挺翘的小鼻子。

    “小没良心的,你怎么不给哥哥吃鸡翅啊,为什么老是给裴寒夹菜,哥哥呢?”

    “哥哥问你,是哥哥重要还是裴寒重要?”

    最后那句话,容越像个小孩子那样争起宠来了。

    容卉笑嘻嘻地唱起自编自导的歌来:“小宝贝啊小宝贝,我是哥哥的小宝贝,哥哥最重要啦。”

    容越听了,十分高兴,举着她转圈圈,那双盛满星光的眼角瞬间柔和了下来:“在哥哥心里,你也最重要。”

    第二天早上

    容越从自家车库开出了一辆低调的黑色丰田,他满18周岁以后就考了驾照。现在去公司,他都自己开车去,省得做地铁被人发现引起粉丝们的围堵。

    一路上,容越打开了音乐,听着《小夜曲》。无意间看到后视镜里有一辆白色的小轿车跟在他身后。

    起初他也没在意,照常开车。

    后来在一个转弯处,容越发现那辆白色汽车也跟着他转弯。他停车等红绿灯,对方也停了下来,几乎是同个步骤。

    如果是巧合,那也太巧合了。

    容越再试了一次,发现那辆白色汽车紧追不随,顿时一个想法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难道被人跟踪了?

    下一个路口拐进一个公园的停车场,容越熄火下车。他走到对方去,正要去敲车门的时候,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年轻女人下了车,露出了一张姣好的相貌,似乎有些紧张。

    容越不确定:“你在跟踪我?”

    年轻女人:“没有,我只是想要见偶像一面。”

    “我很喜欢你唱的歌。”

    对方补充了一句。

    容越皱了皱眉,考虑到对方是他的粉丝,不好说过于严厉的话,只好委婉地告诉:“下次不要跟踪我了,知道吗?”

    “还有要签名吗?”

    年轻女人快速点头,从车里拿出一支笔,指着自己穿的牛仔外套:“偶像,你签这里。”

    容越迟疑了几秒,还是给他签了名,然后开车离开。

    过了一会儿,年轻女人也开车离开,可她仍旧偷偷摸摸地跟在了容越的汽车后面,为了不被他发现,故意隔开了好长好长一段距离。

    她真的好粉好粉容越,长得好,唱歌好,而且还非常有才情,会自己作词作曲,真的好想好想多了解容越一下,想知道他平时在干嘛,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喜欢玩什么游戏?

    到了公司,霍砚白从自家的豪华轿车里下来,遇到了同样从车里下来的孟仲熙,两人相互打了一声招呼。

    一起去舞蹈教室的时候,遇见了女团的队长赵熙,手里拎着一盒蛋糕,霍砚白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他走到赵熙的眼前,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发现今天的赵熙很不一样,从头到脚都是崭新崭新的,连头发也是刚刚做好,走进了闻到了一股洗发水的清香。

    有了这一认识以后,霍砚白的心仿佛被万千只蚂蚁爬过那样难受。

    “你该不会要给容越送蛋糕去?”

    被猜中心事的赵熙立刻娇羞了起来。

    霍砚白心痛地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此时此刻的心情,怎么又是给容越送蛋糕啊?他不是人啊,长得又不比容越差。

    走过来的孟仲熙拍了拍霍砚白的肩膀,好心的提醒了一下赵熙:“熙啊,这是你亲手做的蛋糕吧?别送了,送给容越最后还是落到我跟砚白的肚子里了。容越不爱吃这些甜甜的东西。”

    赵熙用怀疑的目光看了他们几眼。

    霍砚白急了:“骗你干嘛,上上次有个女孩跟容越送甜点,容越不要吃,都是我跟仲熙两个人吃的。还有上次,嗯,有个女孩跟容越告白,容越说他现阶段不考虑这些事情。那个女孩不死心,就说做不成恋人就做兄妹,谁知道容越却冷着脸说他只要一个妹妹。”

    他的潜台词意思让赵熙不要做傻事,跑去跟容越告白。

    赵熙看了一下手里的蛋糕,思考了一会儿,觉得霍砚白的那些举的列子下场说不定就是下一个自己,就熄灭了那颗火热的心,把手里的蛋糕交给了霍砚白,嘱咐他要把蛋糕带给容越。

    赵熙走后,霍砚白忍不住跟孟仲熙抱怨:“你说这些女孩什么眼光,怎么一个个都找容越去告白,我长得也不差啊!”

    孟仲熙笑笑不说话,和霍砚白两人一起走到舞蹈教室,推门而入,发现容越坐在窗口的台阶上,怀里抱着一把吉他。

    清晨的阳光照耀在他身上,五官异常的俊美,垂下的眼睫毛浓密得像一把小扇子,扬起的侧脸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亲吻一下。

    霍砚白闭口了。

    如果他长得这么帅,赵熙肯定也喜欢他。

    容越发现两个队友来,笑了笑:“你们来了,我刚想要了一首新曲子,现在谈给你们听。”

    一边弹着吉他,容越一边唱着新歌,情绪饱满,脑海里回忆着一幕幕跟妹妹相处的场景,心中顿时柔情一片。

    是妹妹昨天那句“你是我的小宝贝啊小宝贝”给他带来了灵感,他从昨天晚上一直在想新歌曲,情绪激动。

    新歌的名字叫做《小宝贝》,他激情饱满地唱出了所有对妹妹的爱,这首曲子也是专门为妹妹所做的。

    一曲完毕,孟仲熙跟霍砚白直觉这首曲子要火。

    孟仲熙感叹:“容越,你怎么回了一趟家,就马上创作出一首曲子了?”

    霍砚白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脑子真的不愧是天才啊,这首曲子太好听了吧?”

    容越:“我妹给我的灵感,她是我的小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