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容卉所在的班级是快快2班, 全葵花幼儿园年纪最小的班级之一,年纪清一色的都是虚岁满4岁,周岁3岁的小朋友在这个班级念书, 但也有个别稍微年纪大一点的孩子在这个班级里。

    每次别人问容卉年纪的时候,容卉为了把年纪说小一点,纠正大人错误的年纪,而是一本正经地告诉他们实际年纪是三岁零5个月, 也就是三岁半。

    这天, 快快2班的全体小朋友们做完早操后中途休息, 很多小朋友都围在了林沅的身边。因为她有一个十分稀奇的机器人, 圆圆的脑袋,大大的蓝色眼睛,会握手, 会说话, 会做肢体动作。关键是林沅让它做什么,它就做什么,仿佛缩小版的真人。一顿操作下来,让周围的小朋友们都萌翻了, 都嚷着让林沅给他们玩。

    所有小朋友都稀奇得不得了, 容卉也是, 伸长着脖子看着小机器人转着圆圆的脑袋做了一个简单的转圈动作, 顿时被萌到了。

    林沅骄傲地扬起了小脖子,把机器人抱在了怀里:“这是我爷爷的学生从国外带过来的, 昨天送给我的礼物, 叫什么啊嗯机器人。”

    “国内还没有呢。”林沅又补充了一句, 尾巴翘得很高很高, 仿佛一只昂首挺立的小天鹅那样。

    独一无二的机器人, 别人没有的,只有她有。

    啊恩?

    容卉一头雾水?

    会不是是AI机器人?她常常听裴寒提起过,说这种智能机器人的研发方便了人们的生活,只是国内的科技还不够成熟。往往这种机器人最先是由M国研发,随后才会在华国上市。买是买得到,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谁会无聊到特地地跑到国外买一个机器人,想要的话,只能等国内上市了。容卉眨巴眨巴眼睛想,心里渴望着想要去摸一下林沅手上的机器人,好奇得不了。

    身边的林乐雅还从未见过如此稀奇的玩意,睁大了一双圆圆的眼睛,一脸的羡慕地跟容卉说:“我也想要一个,放学后叫妈妈去买。”

    容卉嘟嘟小嘴:“可能买不到吧。”

    她其实也好想要一个,可是国内现在还没有,要买的话只能跑到M国去买。

    别的小朋友们纷纷发出了羡慕的声音,林沅手里的那个机器人实在是太可爱了,有些小男孩好奇地极了,伸手就去拿。

    林沅起自然不肯,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又听到林乐雅说她也想要一个,立刻骄傲地翘起了小尾巴。

    “你们买不到的,我这个是最新款,还没上架呢。”

    箫泽的眼睛一直盯这林沅的机器人,发现是个稀罕玩意,自己从来没有玩过,顿时稀奇得不得了。

    他本来就是一个小霸王,不像别的小孩一样看到林沅把玩具藏在怀里,就不去拿了。

    跑到林沅面前,箫泽伸手就去抢林沅的机器人。抢过来以后,他跑到容卉跟林乐雅面前:“你们要不要摸一下?”

    刚才就听到他堂姐跟容卉在说想要摸一下机器人,可林沅是个小气鬼,连借一下都不肯,那干脆抢过来吧。

    林乐雅伸手就要去摸的时候,林沅立刻跑了过来,大叫着:“不许你们摸我的机器人。”

    她去抢自己的机器人。箫泽哪肯啊,自然不肯放手,他是男孩子,力气要比林沅大。抢不过箫泽的林沅急得立刻哇哇大哭。

    哭声引来了老师。

    楚莲立刻抱起林沅哄了起来,看到老师来了以后,箫泽头一扭,立刻跑回到了之前坐着的那把小凳子上坐好,小手拖着下巴抬头无聊地看着天花板。他真的好像摸一下,玩一下那个机器人啊。

    上完一节课以后,很快到了吃中饭的时候。

    生活老师早就准备好了饭菜,等着小朋友们一个个排队去拿自己的饭菜。林沅排在了前面,她跟一个玩得比较好的小女孩子说着悄悄话。

    “沅沅,等等给我玩下你的机器人呗。”

    “不行,万一你弄坏了怎么办?”

    “那摸一下可以吗?”

    “那,那好吧,只能摸一下。”

    排在后面的林乐雅有些不开心地嘟了嘟小嘴,容卉也不太开心,心思仿佛都被那个会叫会跳的机器人给吸引住了目光。

    她实在太好奇了,可惜那个机器人是林沅的。林沅比较珍惜她的机器人,刚才她跟林乐雅两个人去林沅的小课桌,说想要摸一下机器人,可林沅却不同意。

    林乐雅:“卉卉,我好想摸一下机器人啊。”

    容卉:“我也是,可是机器人是林沅的,她不同意我们就不能摸机器人。”

    放学后,裴寒照常来接容卉一起回家。

    裴寒明显地感觉到容卉不高兴。容卉是个喜怒哀乐挂在脸上的女孩子,早上来上学的时候还是一脸高兴,怎么放了学以后就老是低着头不说话。

    裴寒想着是不是容卉在幼稚园被顽皮的小朋友欺负了,还是……

    想到了各种不确定的因素,他烦躁地搔了搔脑袋,真想穿越了时空,回到今天早上的时候,一起跟着容卉上学,看看她为什么不开心的原因?

    把容卉抱到车里后,裴寒也坐了进去。

    司机原本要开车离开了,裴寒却这个时候下车了。他对容卉撒了一个谎,说是在学校里忘记了作业,要回去拿。

    回去拿课本的裴寒转身就跑到了容卉所在的班级,快快2班,刚好碰到楚莲下班,拦在了她面前。

    楚莲好奇地看着眼前的小少年,她影响深刻,是容卉的小哥哥,长得特别帅气,也特别礼貌,一扫晚点下班的怒气,脾气瞬间柔和了下来。

    她好奇地问裴寒:“怎么啦,找我什么事情?”

    裴寒起初还不好意思说,可一想到容卉那张不开心的小脸蛋,就顾不得纠结以及不好意思了。

    “楚老师,我想问问,容卉今天是不是在班级里被其他小朋友欺负了?她今天挺不开心地。”

    楚莲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是裴寒问的是这个,顿时笑了笑:“没有啦,我想她可能是看到林沅的新玩具没玩到没摸到有些不开心吧?林沅宝贝地很,其他小朋友都没有玩一下。”

    裴寒立刻追问:“楚老师,林沅的是什么玩具?”

    给容卉买一个,省的她看到了别人的玩具羡慕。

    楚莲皱了皱眉努力想了想林沅的话:“叫什么啊嗯机器人,会说话,会和我们打招呼,会做一些肢体动作,仿佛跟真人一样。”

    啊恩?

    该不会是AI机器人吧?

    心里有了把握的裴寒礼貌地跟楚莲告别。转身的时候,他的电话手表响了起来。这是裴钰为了方便联系儿子,给他买的。

    裴寒的克制力很强,在他手上的电话手表真的只是电话手表而已,功能只有一个那就是打电话,接电话用。

    看了一眼发现在在国外的妈妈打电话过来,裴寒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接起,同时不小心按到了扬声器。这时一个清冽好听的男人声音在叫着祝慈的名字,裴寒听到以后赶紧关掉了扬声器。

    “喂,妈,嗯,嗯,好。”

    挂完电话,裴寒听到楚莲在他看,眼神意味不明。

    他转身一看,楚莲的声音都在颤抖:“你妈妈,叫祝慈?”

    裴寒犹豫了几秒后,快速地点点头。

    刚才她听到霍晓的声音了,又听到裴寒叫电话里的那个女人妈妈,瞬间猜想到了什么。望着眼前的裴寒,他身后是楼梯,是看不见的深渊。

    楚莲陷入的矛盾,纠结的心里,一方面她想要报复,可另外一方面她的良知告诉她不能这么做。父母之罪,罪不及子女。

    裴寒疑惑地看了几眼楚莲,发现她脸上一阵白一阵红,额头冒着汗,关心:“楚老师,你没事吧?要不要我让司机叔叔送你去医院看看?”

    楚莲举在半空中的手瞬间地放了下来,她转而拍了拍裴寒的肩膀,声音哑哑地:“你肩膀上有个脏东西,我给你拍拍。”

    裴寒立马礼貌地道谢,随后跟楚莲告别。

    望着那道逐渐消失不见的瘦弱的身影,楚莲从未想过她会在这所幼儿园遇见祝慈的儿子,顿时受到了黑白天使的斗争。她对祝慈的恨意,刚才是想要把裴寒推下楼梯的。

    可一听到裴寒关心地问起她身体是不是不舒服的时候,这让楚莲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算了吧,冤有头债有主,她恨祝慈就去找祝慈,何必伤害无辜的裴寒。

    路过家附近小公园的时候,裴寒让司机停下了车,并且让他跟着一起来到小公园内。

    容卉从刚才的焉了吧唧的模样立刻来了兴趣,她弯着腰,学着小猫咪那样地叫着:“喵喵喵,喵喵。”

    这时一身微弱的猫咪声“喵喵喵”地响了起来,树木草丛中走出了一只圆头圆脑的小奶猫,毛发是黑白相间的,迈着小小的爪子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容卉蹲下身伸出手,摸了摸它的毛发。

    裴寒这时从袋子里拿出了一罐奶粉,一个小碗,一杯温水,泡好奶,递给容卉。

    容卉喂小奶猫喝奶,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它的毛发,看到它的小舌头一添一添的,只呼好可爱,立刻忘记了在幼儿园地那些不愉快,恢复了以往的活泼可爱。

    每次放学后,她和裴寒哥哥会转弯来到这个小公园,来一起喂养这只小猫咪。前几天,她跟裴寒哥哥去公园玩的时候,发现了一只被遗弃在公园里的小猫咪,可怜兮兮地趴在了草地上,虚弱地“喵喵喵”地叫着,顿时觉得好可怜。

    容卉本来想带回家养的,回到家事先去问了容祖能不能再家里养一只小猫咪。可容祖告诉她,妈妈对动物的毛发过敏,所以家里十几年来才一直没有养动物。

    为了妈妈的身体健康,容卉只好作罢。可每次一看到这只刚出生没多久就被抛弃的小奶猫,就想到了上辈子的自己,她一直都无法释怀为什么亲生父母不要她了,正如这只被随意丢弃的小奶猫。

    一想到这些,容卉又不开心了,小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小奶猫的猫发:“你真可怜。”

    裴寒蹲下身,用手摸了摸小奶猫,发现它喝了奶以后,舒服地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看着容卉这么喜欢,想带回家又不能带回家的纠结模样,思考了一会儿,最后下定了决心。

    “卉卉,要不小哥哥带回家养吧?”

    “小哥哥肯定会好好养它的,要不你取个名字?”

    容卉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很自然地点点头。

    想了一下,她给这只小奶猫取名为“小丢”。

    解决完小奶猫的事情以后,裴寒做完作业,洗完澡,把今天剩下的零钱一张一张叠好放在储物罐里,他从小就有存钱的习惯,一直维持着这个习惯,每次把裴钰给的用不完的零用钱存起来放在储物罐里。

    做好存钱这一举动,发现没什么事情可以干的裴寒开始安安静静等着爸爸回来。

    玩了一个魔方又一个魔方,等到8点的时候,裴钰开门进了家,一看到儿子双手抱着胸像个小大人那样等着他,顿时稀奇得不得了。

    平常这个时候,裴寒都躺在床上休息了,难得今天一点睡意都没有。

    裴钰要换鞋时,就看到了他儿子哒哒哒地跑过来,破天荒地弯腰给他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应勤得不得了。

    稀奇啊!

    裴钰闭了闭眼睛,头疼地看着儿子:“说吧,有什么事情。”

    裴寒指着客厅那个搭建起来的小猫窝:“我要养猫。”

    裴钰想了想,考虑到儿子在家一个人始终是太孤独了,养只猫陪伴他一下也是好的,就同意了下来。

    裴寒忽然凑到裴钰的眼前,伸手抱了抱他:“爸爸,我要现在去M国买AI机器人。”

    裴钰:“……”

    坐上去M国私人飞机的路上,裴钰不明白儿子为什么一定要买AI机器人?

    他问:“你干嘛一定要买那款机器人,爸爸只能请假陪你去买了。”

    要知道从华国到M国坐飞机来回需要至少26个小时,还不算去商店的那些时间。

    裴寒一点困意都没有:“因为卉卉喜欢一款AI机器人,我要给她买过来。”

    裴钰失笑:“你这孩子,干嘛要对容卉这么好?”

    裴寒:“卉卉是我的妹妹,是我的亲人,我要一辈子对她好。”

    隔天早上,容卉第一次发现裴寒没有和她一起上学,立刻把不开心完全写在了脸上。到了第二天早上,她收到了裴寒昨天夜里千里迢迢买过来的AI机器人,一款跟林沅一模一样的AI机器人。

    她带着裴寒买的机器人去了快快2班,瞬间让其他小朋友羡慕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