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50章 第五十章
    这天, 葵花幼儿园快快2班的小朋友们在举行绘画比赛,楚莲和几个老师看着一群小萝卜头拿着水笔在白纸上涂涂改改的模样,顿时被萌翻了。

    有几个相互交头接耳, 有几个你看看我的画,我看看你的画,多数小朋友在认认真真地低着头画画。

    这对容卉来说,很简单。她随随便便几分钟可以搞定, 但为了藏拙, 也为了不想做所谓的天才, 容卉努力地把画画得丑一点。

    她原本是想要画一家四口的图画, 可看到旁边的小朋友们画的不是小动物,就是树木,都是一些比较简单的绘画。

    于是容卉也画起了小动物, 脑海里瞬间想起了那只在公园里遗弃的小奶猫, 喜欢用小爪子洗脸,裴寒摸它的时候会舒服地发出“咕噜咕噜咕噜”的声音。一想起来心就被萌化了,画画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地画起了小奶猫。

    一个小时后

    班级里自娱自乐的绘画比赛结束了。楚莲和生活老师像往常那样去搜小朋友们的绘画作品,收到林沅的作品时, 眼睛瞬间一亮。

    这是一个4岁的小朋友的画吗?画的也太好了吧?这些用水彩笔绘画的荷花虽然手法上看上去有些幼稚, 可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苞, 根茎, 叶子,十分地有模有样, 有几分逼真。这对一个4岁的小朋友来说, 已经十分了不起了。

    楚莲忍不住问:“林沅, 这是你画的吗?”

    林沅骄傲地点点头, 拍了拍小胸脯:“爷爷教过我画画。”

    在家里, 爷爷只要一有空就教她画画。耳闻目睹之下,林沅慢慢地开始了喜欢上了绘画。像今天这样的比赛,她十分喜欢,就画上了平时爷爷教过的荷花。

    楚莲脑海里搜索着林沅的家长是做什么,怎么都想不起来?她摇摇头以为事情太多了,忘记了,转身却收别的小朋友绘画作品的时候,后知后觉地想起来林沅的爷爷不是叫林佛吗?那个鼎鼎大名的山水画画家,据说一幅画可以被人拍卖出好几百万。

    难怪林沅的画工这么好,平时肯定少不了林佛大师的指导。

    林乐雅看看自己的画,她画的是一个大太阳,周围是五颜六色的云彩。旁边的箫泽画的是一只乌龟,看起来丑丑的。

    她又伸着小脖子看了看容卉的画,顿时觉得自己的画好丑。她凑到容卉的耳边:“卉卉,你画的猫咪好可爱好可爱。”

    容卉歪着头问:“你喜欢吗?”

    林乐雅肯定地点点头:“喜欢!”

    容卉笑了笑,悄悄地对她说:“那我再画一只小猫咪吧,送给你。”

    楚莲走到容卉她们面前,发现这两个小姑娘感情十分好,常常凑在一起,脑袋挨着说悄悄话,就故意“咳”了一声。

    “容卉,林乐雅,把你们的作品交给楚老师吧?”

    容卉和林乐雅乖乖地把自己的绘画作品交给楚莲。楚莲起初没有在意,她收的时候把林乐雅的作品放在了容卉的上面。

    走过去的时候,楚莲发现有一两张绘画掉在了地上,弯腰去捡。这时一张憨态可掬的小猫咪绘画让她眼前一亮,仔细一看,顿时惊艳万分。她觉得这张画上的猫咪十分有灵性,如果要评选的话,那肯定是第一名。就算放在整个葵花幼儿园里面,也是妥妥地拿第一名。

    教书生涯这么多年,楚莲还从未见过有一个孩子可以把画画得这么有灵性。一时间让她好奇心倍增,她想要知道这幅小猫咪是谁画的?

    低头一看名字,发现是容卉,这让楚莲意想不到。她原以为最顽皮的学生竟然还藏着一份这么了不得的天赋。

    走到办公室,楚莲把画放在一边的桌上,坐下来喝了一口水。

    快快三班的白老师凑上前:“楚莲,你要不要喝咖啡?”

    楚莲:“那摩卡吧,不要糖不要奶。”

    白老师说了一声“好”,低头开始点外卖。过了一会儿,她抬头看了一下专心看着小朋友作品的楚莲,小心翼翼地问:“额,你最近怎么样?”

    整个园内的老师们都收到了楚莲结婚的邀请函,知道她即将和谈了很多年的男朋友步入婚姻的殿堂。哪知道婚期越来越近,楚莲传来结婚的消息却一点都没有了,整个人看上去整天无精打采,闷闷不乐。

    后来他们才知道和楚莲谈了很多年的那个男朋友以事业为理由延迟了婚礼,这让白老师以及其他老师十分心疼她。

    以事业为理由推迟结婚,这算是什么借口?那个男人肯定是不想结婚,故意在拖楚莲的青春而已。

    白老师平时和楚莲关系很好,常常一起吃饭逛街,趁着现在办公室就只有她们两个人,就彻底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楚莲,你不要怪我多嘴。我觉得你男朋友的心思已经不再你身上了,需要延迟3年再举行婚礼。你也傻乎乎地听了他的话,足足地等了他两年,现在还差一年吧?”

    楚莲放下了那些绘画作品,眼神看向了远方,语气是说不出的哀怨:“我这不想着他能够回心转意吗?”

    她跟霍晓从小认识,两人一起青梅竹马地长大,彼此承诺要嫁娶对方。谁知道步入娱乐圈后,霍晓却变了。他开始有意无意地回避她的感情,慢慢地在减少跟她相处的时间。起初,楚莲不知道,以为霍晓只是单纯地工作忙,后来她才知道霍晓喜欢了祝慈,那个据说是娱乐圈内最漂亮的女明星。

    如果她没有被感情蒙蔽了双眼,就会发现,当一个男人不爱你的时候,他就会有很多借口不回你信息,不打你电话。

    逼急了,就会来一句“我工作呢”。

    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她跟霍晓二十几年的感情不是说能放下就能放下的,她又何尝不想放过自己。

    可每次想要放弃的时候,楚莲就想到跟霍晓从小一起长大,然后相恋,这些回忆中有很多美好,有甜蜜,有心动,有苦涩,也有痛苦,无论是哪种感情都让人舍不得。

    她不是傻瓜,何尝又不知道霍晓说的三年之约,其实是在拖延时间。可是在她内心深处,一直都存在着一个希望,那就是霍晓能够回心转意。

    为了这个,楚莲宁可再花费三年的时间等着霍晓回头。

    白老师恨铁不成钢:“你呀,就是被男人的花言巧语给迷住了心智。我觉得他肯定变心了,楚莲你不要在一颗树上吊死。”

    楚莲苦涩地笑了笑。

    上课铃声打响以后,楚莲抱着一堆绘画作品回到快快2班,正式宣布得了第一名的是容卉,第二名是林沅,并且奖励她们各一朵小红花。

    容卉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随便画画的就被楚老师评为第一名,想起那幅画的重要性,内心顿时升起了一股后悔,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就应该再画的好一点。

    放学后,楚莲前脚刚走出,容卉就跟了上来。

    楚莲自然看到了在后面追赶的容卉,就停下了脚步,怕容卉仰着脖子和她说话累,就蹲下身来问:“怎么啦,容卉,你找老师什么事情?”

    容卉跑得有些气喘吁吁,把书包里的那幅画给拿了出来,交到了楚莲的手上:“楚老师送给你。”

    楚莲愣了愣:“为什么呀?”

    容卉眨巴眨巴眼睛:“因为看你不太开心,所以送个礼物给你,你就开心了。”

    最近几天,她跟裴寒哥哥放学回家的时候,老是看到楚莲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外面的椅子上,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落寞。后来在上体育课的时候,隔壁班的老师说起楚莲,就会感叹她太痴情了,一直等着一个渣男回头。

    容卉想,楚老师失恋了,难怪每天看起来一直闷闷不乐,眉眼包含着忧愁。在她心里,一直觉得楚莲是一个好老师,会耐心地跟发生矛盾的小朋友们温柔地讲道理,还跟她普及挑食会对身体有哪些危险。

    一想到以后要变得胖胖矮矮的,容卉再也不讨厌吃西莲花跟青菜了。

    楚莲鼻尖一酸,被暖到了,接过容卉的绘画时,忍不住用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换做是平时,容卉肯定是跳起来了,因为她讨厌别人摸她的脑袋。可今天的她,特别乖巧,随楚莲摸她的头发。

    “楚老师,不要不开心啦。”

    楚莲点点头:“老师只是想起一个人不太开心。”

    每次一想起霍晓,她就心痛难忍,常常半夜三更地睡不着觉。她何尝不想放过自己,放过霍晓,可多年的感情实在让她无法痛下心放弃。

    容卉伸手去抱了抱楚莲,奶声奶气:“楚老师,他不让你开心,你就把他忘记吧。”

    楚莲抱住容卉小小的身体,眼眶微微地湿润,很多人都劝过她要放弃霍晓,尤其她妈妈每天都要给她做思想工作,可谁都没有一个小孩子的话来得让她听得进去。

    是啊,霍晓一直让她不开心,那么就把他彻底地忘记,开始新的生活吧。

    楚莲抱了抱容卉小小的身体,鼻尖一直在发酸,想起曾经自己对裴寒的龌龊想法,十分羞愧。她低头向容卉道歉:“对不起。”

    容卉不知道楚老师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可能是因为做不到忘记一个人吧,所以才向她道歉。

    她拍了拍楚莲的肩膀:“楚老师,没关系,你加油呀。”

    楚莲破涕为笑。曾经的那些同学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选择做一名幼儿老师,那是因为和小孩子在一起,心境会变得纯善起来。

    有时候孩子很暖,天真的笑容会融化一个大人的心。

    几天以后,楚莲向园长请了三天假,飞去了M国。找到了霍晓,主动地提出了要解除两人婚约的事情。

    霍晓起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跟耳朵,他问楚莲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地解除两个人之间的婚约。

    楚莲说她想要开始重新生活,彻底忘记一个叫霍晓的男人,然后再平平凡凡的谈恋爱结婚生子。

    霍晓听后,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

    最后,为了弥补楚莲,霍晓把这些年打拼下来的资产分了一半给她,再三地道歉。

    楚莲一直以为最一两年才火起来的霍晓没什么资产,没想到他发过来补偿金额让她彻底地吓了一跳。

    可她是个实心眼的傻姑娘,隔天就以霍晓的名义捐给了慈善机构一笔钱。

    又几天过去了,葵花幼儿园全园举行了绘画比赛。楚莲想让容卉代表班级参加比赛,可容卉却中途捂着肚子说肚子疼,吓得楚莲以为容卉是吃坏了什么东西,赶紧打电话给了容祖。

    于是快快2班代表的比赛成员换成了林沅。本来林沅没有得到名额代表班级参加比赛挺不开心的,一听到容卉因为肚子疼不能参加比赛了,忍不住昂昂小脑袋高兴极了,蹦蹦跳跳地去参加了比赛。

    她要拿第一,把第一名的奖状拿回家给爷爷看。

    接到楚莲打过来的电话时,容祖正在上课,心都紧张了起来,刚好叶清辞去了外地的城市和编辑一起宣传新的小说。

    等到下了课,容祖飞速地开车来到葵花幼儿园。和楚莲了解了一下情况后,那颗紧绷在嗓子口的心瞬间地放了下来。

    校医已经给容卉简单地检查了一下,说是有可能是着凉了或者吃坏了肚子。容祖不放心,就和楚莲请了一个下午的假,去就近原则的医院去看儿科医生,而不是去儿童医院找容誉看病。

    回到家以后,容卉就躺在了小床上,小手拍拍胸脯,嘴里唠叨着“幸好,幸好”。

    在客厅的容祖看着楚莲交给他的绘画作品,发现女儿画的作品出乎他的意料,就他成年人的的目光来看都觉得十分不错。

    他想起楚莲说容卉挺有绘画天赋,往后可以朝着这个方向去培养一下,开始还不信,可这张小奶猫的绘画作品,让容祖的心里就有了几分想法。

    说不定真的可以培养一下容卉绘画方面的才华?

    容祖这么一想后,就走到容卉的卧室,想要问问她肚子还疼不疼,还有要不要拜个师父学习一下画画。

    轻轻地推开门,容祖却看到了容卉躲在床里,身上裹着一条小被子,嘴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他低下头一看,发现床下面似乎藏着一个花花绿绿的盒子,蹲下身一找居然是薯片盒子?

    不是说肚子疼吃不下任何东西要好好睡觉吗,怎么吃薯片吃得这么开心?

    发现女儿说谎的容祖,顿时脸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