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容祖咳嗽了几声, 躲在被窝里吃薯片的容卉赶紧把薯片藏在了枕头下面,然后躺好,半眯着眼睛看着走进来的容祖, 故意用手捂着肚子,哎呦哎呦地叫着。

    过了一会儿,容卉发现容祖板着脸看着她,又顺着视线看到了藏在床底下的薯片盒子, 忍不住叫了一声:“爸爸。”

    容祖扬了扬手上的薯片盒子, 板着脸语气严肃:“你不是说肚子疼不想吃任何东西只想睡觉吗, 怎么偷偷地躲在被子里吃薯片?”

    被抓包的容卉从床上起来, 低着头不吭声。都怪今天幼儿园的午餐不合她口味,她肚子饿啊。可她前不久刚撒谎说肚子疼,怎么好意思让爸爸给她买路边店里的蛋糕吃呢?

    回到家的时候正好看到房间里有昨天吃剩的薯片, 为了顶饿容卉就吃起了薯片, 没想到会被爸爸逮个正着。平时的容祖去女儿卧室之前都会敲门提醒,这次走得急了忘记了,一推门就发现了眼前的这一幕。

    他很生气,同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和女儿讲道理, 怕一出口语气不好, 越说火气越打。上次和容越吵架的场景一直记忆尤深, 每次想起就感到后悔万分。

    这时容卉下了床, 慢慢地挪开小脚,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到了容祖的面前, 抱起他的大腿, 抬起圆圆的脑袋, 可爱地卖萌。

    “爸爸, 我错了。”

    容祖差点心要软下来, 可考虑到容卉说谎装病这件事情十分严重,就努力地板着脸。换做是儿子的话,容祖自认为他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他会发火,会质问,严厉地告诫他不能说谎。男孩子从小就要教育地有责任有担当,不能因为喜欢或者不喜欢而不去负该负的责任以及义务。

    可面对女儿的话,容祖的心这一刻或多或少地软了下来。

    他生气的同时也在思考为什么平时乖巧的女儿要装病说谎,是不是有其他什么难言之隐?发现他面对女儿跟儿子完全是处在不同角度在思考问题后,容祖忽然间对容越深感愧疚。

    很多时候,他跟容越的不开心,争吵以及矛盾无非就是他自身的原因,如果他把容越当成容卉,站在他的角度思考问题,也许曾经的那些争吵以及矛盾就会烟消云散。是他不会做爸爸,无论以后女儿跟儿子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要一定要一碗水端平。

    “容卉!”

    语气异常地严肃。

    这是容祖第一次正正经经喊女儿的名字,容卉察觉后,机灵地站好说了一声“到”,还标准地行了一个军礼。

    容祖顿时忍俊不禁,他对卖萌的女儿实在没辙了,把握成拳头的手放在嘴边故意咳了咳,努力地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更加严肃一些:“你现在老老实实告诉爸爸,为什么要装病撒谎不去参加绘画比赛?”

    容卉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小鞋子,不说话。

    容祖蹲下身来,视线跟女儿平视,语气柔和了下来:“楚老师给了我一张你画的小猫咪,爸爸觉得你画的十分棒。”

    容卉惊讶地抬起头,想到哥哥小时候被爸爸发现其数学天赋,就被逼着开始学习数学,那她是不是要变成下一个哥哥了?

    何况这辈子她想好了,要当一个普通的学霸,考上清大就行了,这辈子能不碰绘画就不去碰。她一直无法释怀上辈子的那些阴影。

    容祖继续问:“你明明肚子不疼是不是?那为什么要说谎装肚子疼不去参加园内的比赛?”

    容卉继续低着头说不说话,其实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难道说怕像上辈子那样被人逼着一直画画吗?

    容祖摸了摸女儿的发顶,语气软了下来:“你不喜欢画画吗?”

    容卉迟疑了一会儿,点点头又摇摇头。

    她不是不喜欢画画,而不是不喜欢被人逼着绘画的感觉。那种感觉每次一想起来,就会窒息地让她喘不过气来。

    有了容越的经验后,容祖很快推断出来了,女儿应该对绘画的兴趣不大。可她却有这方面的天赋以及才华,容祖并不想浪费她这一方面的天赋。他想要培养她画画,就像当初教育容越学奥数一样,可采取的方式肯定要和容越来的不同。

    思考了一会儿,容祖把容卉抱在大腿上,一脸的语重心长:“卉卉,爸爸跟你说,天赋这种东西不是谁都有的,有些人穷其一生都在追求这种东西,可仍然得不到,求不到。你有这个天赋,爸爸希望你不要浪费掉,好好学习,宁可像你哥哥那样,把本领学会了,长大了以后最后去追求属于自己的梦想。爸爸想啊,人生多一条路始终是好的。万一你哥哥的梦想不小心破碎了呢?那他最后的退路还不是有数学,最不济可以当个高中老师。人生的道路有很多条,有时候岔路不一定岔路,有时候你以为是条大马路,到最后却是死胡同。”

    容卉仰着头,眨巴着眼睛看着容祖,表示不明白。

    容祖顿时失笑,瞧他这是在干嘛,和三岁半的女儿说这种道理,她肯定听不懂。

    “爸爸给你换个方式举例,像你妈妈,她之前很喜欢设计衣服,然后开了店,可是呢,生意不太好,常常靠她写小说的稿费来支付开店的一切费用。我和你妈妈刚认识的时候,介绍人说她是写小说的,可你妈妈却跟我说,她是设计衣服的。后来我才知道,你妈妈设计衣服比写小说要喜欢多了,可她仍旧选择了把写小说当成了主业,那是因为她知道她有这方面的天赋才华。曾经她支撑不下去的时候,她的编辑就告诉她不要不白白地浪费这种上天赋予她的天赋,坚持下去就会成功。如果当初你妈妈不写小说了,那么今天还会有《夏日》这本畅销小说吗?”

    《夏日》有多火,容祖是知道的,就连他同个办公室的老师都在看,被卖了影视版权,电视剧版权,还有舞台剧等等这类的版权。可以说,叶清辞就算以后没有了作品,这辈子完全可以靠着《夏日》养活自己。

    容卉明白了容祖的意思。

    原来妈妈也有喜欢的东西,可仍旧靠着写小说来维持那家店的房租。爸爸的意思是想要她把绘画当成一项技能,以后来维持自己真正喜欢的事业呢,万一未来喜欢的职业无法经受的住现实的考验?

    容祖:“而且爸爸只是希望你去学习画画,把它当成一个爱好,而不是把绘画当成了你以后的职业。等你长大了,你想要选择什么职业那是你的事情,我跟你妈妈都不会过多干涉。”

    最主要的是,他想要容卉以后的人生多一条路选择。无论是继续选择绘画也好,还是干其他的也好,起码以后万一什么都做不好的时候,还有一条绘画的道路还可以选择,养活自己应该不成问题。

    容卉瞬间眼前一亮。她怎么走进死胡同里去?这辈子的她跟上辈子的她完全不一样了,她的人生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且她只是厌恶被人逼着画画的感觉,而不是真正厌恶画画。

    这么一想以后,容卉决定好好学习绘画。无论将来从事哪种职业,那绘画就是她的爱好。

    隔天晚上,裴寒就邀请容卉去他家做客。理由是他新买了一个望远镜,想要容卉和他一起看星星。

    这天,裴钰正好在家,难得地看到他没有在加班,一个人在忙忙碌碌地整理一些什么东西。一看到容祖牵着容卉的手来了,就赶紧站起来给他们切水果泡水果茶。

    裴寒一听到容卉来了,就跳下椅子,跑了过去牵着容卉的手,指着那一架通体黑色看起来十分昂贵的望远镜介绍:“卉卉,这是我的新朋友,你快过来跟我一起看星星。”

    为了买一个新的望远镜,他求了裴钰很久很久,甚至贡献出了一部分的私房钱。这才让裴钰托人托关系买了一个专业的天文望远镜。

    新家伙刚运来的时候,裴寒爱不释手,连平时一直照顾有加的小丢在他眼前晃都被他忽略了。每次小丢出现在裴寒面前时,裴寒总会给它顺顺毛或者拿着逗猫棒跟她玩耍。

    容卉“疑”了一声,她怎么从来没有发现裴寒还有这方面的爱好喜欢看星星。从他的架势来看,看起来挺专业的。

    裴寒让出了自己的位置,让容卉站在椅子上,给她调整角度。

    容卉通过望远镜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夜空。作为升斗小市民的她从来没有用望远镜看过浩瀚无垠的宇宙。

    原来无边无际的宇宙里有那么多颗星星,一闪一闪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条银色的带子,横跨在了深蓝色的夜空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美丽。

    容卉忍不住喃喃自语:“好多好多星星,好漂亮啊。”

    裴寒:“今天的大气透明度不好,要是透明度清晰的好,星星会更多,那样会更漂亮的。”

    在还没有遇见容卉之前,他常常一个人举着望远镜看夜空里的星星。因为寂寞,他觉得夜空里的星星是跟他一样的,闪着微弱的光辉,高高地悬挂在了夜空。后来等他再大一点的时候,就知道了原来夜空中的一颗颗星星其实是恒星,真实的体积很大很大,并不是像肉眼所见的那么小。

    容卉听不懂这种专业的词语,越看夜空中的那些一闪一闪的繁星越来越喜欢,忍不住脱口而出:“星星好漂亮,我好喜欢呀。”

    难得有有容卉喜欢的东西,平时裴寒觉得妹妹除了吃的,对其他的什么事情仿佛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他思考了一会儿,最后下定了决心:“卉卉,等哥哥长大了,送你一颗星星。”

    容卉:“……”

    我只是说说而已,裴寒哥哥不用这么当真吧,看起来好像真的很想送我一颗星星哎?

    容祖失笑地看着两个一大一小的孩子专心致志地看着神秘的宇宙,仿佛在探索着什么秘密一样?

    裴钰摇摇头:“你看我儿子,才这么豆丁大,就嚷着让我买这么高档的望远镜,还跟说这专业的望远镜,在夜空中看起星星来十分清楚。”

    容祖看到了裴寒观看星星的架势,颇有几分专业,就问裴钰:“小寒对这方面挺有兴趣的,你有没有打算培养他朝着这个专业的方向走去?”

    裴钰:“看小寒的意思吧,如果他有这方面的意思,我也不介意,以后就请专业的经纪人打理公司。”

    说完他接连叹了好几口气,起身想要去整理东西时又坐了下来。这样反反复复几次,让容祖觉得今天的裴寒有些不一样,哪像平时对什么事情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

    两人近几年发展迅速的朋友,其友谊已经深刻地建立了起来。

    他一脸关心:“怎么了,最近公司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裴钰苦笑,摇摇头,倒不是公司有什么事情,而是他的前妻祝慈前几天打电话过来说是想要让他带着裴寒来M国几天,想要见见儿子最近长高了没有?

    他问她为什么自己不回国来看儿子,祝慈在电话那端支支吾吾的,最后才说新接了一部电影,档期太多了走不出来。

    算了,就当做考察国外市场吧?改天他去处理一下公司的事务,给下面的人交代清楚以后就带着裴寒去一趟M国。

    正好趁此机会,去看看国外的房子,顺便打听一下看看哪所小学比较好?最近几天裴钰是越发有个想法,那就是卸下国内公司的职务,去驻守海外的公司,顺便定居下来,这样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可以好好地陪伴裴寒长大。

    这么一想以后,裴钰最近几天纠结着“去不去M国?”的烦恼瞬间不见了,笑着对容祖说:“公司一切正常,我打算过几天带小寒去M国玩几天。”

    他招呼两个孩子:“小寒,你让妹妹休息一下,过来吃点水果。”

    看完星星以后,裴寒就牵着容卉去吃水果。

    裴钰跟容祖有关孩子的话题似乎聊上瘾了,他们一致对两个孩子的未来挺感兴趣的。

    容祖:“卉卉,你长大以后要做什么呢?”

    容卉想也没想:“做一条咸鱼。”

    整天不动脑子地躺在床上,想想就觉得十分美好。

    容祖滴汗。

    裴钰转身问裴寒:“那你长大以后想要做什么呢?”

    裴寒思考了一会儿:“要赚好多好多钱。”

    裴钰眉头一喜,不愧是他的儿子,从小就知道要努力赚好多好多钱。

    容祖一听到裴寒的回答,忍不住打趣:“小寒,你赚那么多钱干嘛?”

    裴寒的笑容由内而发:“养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