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叶清辞一大早就把容卉送到了老宅。

    昨天容祖和她说了容卉的事情, 说女儿有绘画方面的才华,就打电话给容誉说起这件事情,问他有没有好一点绘画老师教一教容卉。

    容誉沉思了片刻, 就说让他们先把容卉送到老宅去,到时候抽个时间去拜访一下故人。

    到了老宅以后,容卉像往常一样乖乖地坐在儿童餐椅上,等着胡嫂的投喂。胡嫂今天做了蓝莓酸奶华夫饼, 红豆黑米粥, 好吃得让人忍不住流下口水。

    她正要抓着吃华夫饼, 容誉这个时候出现了, 他拿着小叉子叉起一小块一小块的华夫饼喂给容卉吃。

    容誉今天休假。一大早就起床去菜场买了小孙女爱吃的石斑鱼,基围虾,还有螃蟹, 路过的时候看到有人在卖小金鱼的, 就买了几条放在家里养。他记得两个孙子小时候很喜欢看小金鱼,想来想去小孙女应该也不例外。

    “爷爷喂你。”

    站在旁边的胡嫂想要出声阻止,可看到容誉一脸幸福又满足的模样,忽然闭嘴了。

    算了吧, 难得地。她想。

    章含之正好走过来看到这一幕, 突然庆幸自己把胡嫂请来当育儿嫂是一件准确的事情。容卉小的时候, 家里的长辈们一个个争着抢着要喂她吃饭, 是胡嫂出面制止了这种不好的行为。

    她说孩子从小就要养成好的习惯,要锻炼容卉自己吃饭。说起自己做育儿嫂的那段时间, 带过很多小孩子, 发现孩子在1, 2岁的时候必须养成了一个吃饭的好习惯, 不然等到大了以后不但挑食不说, 吃个饭比伺候祖宗还要累。

    有些孩子不给玩具不给手机玩就是不吃饭,多数是大人从小养成的坏习惯,喂饭的时候怕孩子无聊就给他们玩玩具或者看手机,长久下来,就恶性循环地养成了一个坏习惯。

    于是在胡嫂的刻意培养下,容卉养成了很多良好的习惯。

    容卉这次笑眯眯地接受了投喂。

    好几天没看到爷爷了,现在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又是兴奋又是高兴,就满足他这个小小的愿望吧。

    “卉卉,吃慢点,当心咽着。”

    容卉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吃完早餐,容誉就带着容卉去隔壁小区的战友家串门,不到十几分钟的路程。走之前,容誉仔细地给小孙女擦了擦小嘴巴,和小手,戴上漂亮的小帽子后雄赳赳气昂昂地出门了。

    容卉觉得爷爷出门要带着她去炫耀,不然怎么给她戴了一顶鲜艳的红色小帽子。平时的他都是选择一些白色啊,灰色啊,淡色系地或者暗色系地,说要低调低调,不然她长得这么好看要被人抢走的。

    当然,这些都是骗骗小孩子的,容卉觉得自己不是个孩子,骗不到她,爷爷把她打扮地这么漂亮出门肯定是要去炫耀。

    果然不出她所料。

    她一出门,就成了小区最亮的靓仔,频频受到别人目光的注视。

    很多路过的邻居纷纷停下来就问:“哟,这是谁家的小孙女啊,长得可真漂亮。”

    容誉每次就笑得合不融嘴:“我家的,我家的,怎么样,长得漂亮吧?”

    每次路过的人问起容誉的时候,他一副骄傲又自豪的模样,像极了一个藏着珍宝的小男孩时不时地拿出来炫耀一下。

    到了战友家,容誉示意容卉按门铃。

    容卉按了按门铃,门被打开后,露出了一张胖嘟嘟和蔼和亲的脸,一名穿着围裙的中妇女连忙喊着:“林老师,是容医生来了。”

    “林老师,我出门去买点菜。”

    保姆阿姨换好鞋子,拿掉围裙,跟走过来的林佛打了一声招呼后,就出门买菜。

    林佛一听到是容誉来了,急匆匆地从卧室出来。

    容卉看到一张布满皱纹和蔼和亲的脸,他头发花白,微微弓着身体,比起她家爷爷来看,明显老了很多,眼底下的黑眼圈很重,像是长久没有睡好觉一样。不过他的眼睛却十分干净,一点都不见老年人该有的浑浊。

    林佛一看到是容誉带着小孙女来串门,急忙地让他们进了门。

    走进新环境的容卉十分好奇地东看看,西看看,鼻尖闻到了一股好闻的墨水闻到,放眼过去都是画,多数以风景画居多,顿时看得目不转睛。

    她上辈子学过画,自然对画懂得很多。比如右边那幅画的樱桃,仿佛跟摆在盘子里的一模一样,逼真地让人分不出真假。

    最明显是那幅挂在客厅里最明显的肖像画,画着一个年轻的女人,戴着帽子,抿着唇微微笑着,神态逼真,巧笑嫣嫣,仿佛跟走出来的真人一模一样。

    可见这位画家的画工十分地高超,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大师。每幅画下方盖着一个印章,上面写着“林佛”两个字,这名字不就是她爷爷家里墙壁上那幅山水画的作者吗?

    原来,林佛跟爷爷是好朋友关系。

    容誉举了举怀里的小孙女,炫耀着:“我家小孙女,你看怎么样,比起你家的是不是还要漂亮?”

    前十几年,由于他没有孙女,每次去林佛家串门,次次都要嘲笑没有小孙女的一生是多么地无聊寂寞,老是把他家的小孙女晃荡在他眼前,让他羡慕嫉妒恨,偏偏媳妇们生的是一窝子的男孩。

    男孩皮实,不像小女孩子那样感情细腻,男孩子嘛小时候哪个不顽皮?会走会跑的时候更是抓不住他们,一个个上蹿下跳,忙着打水枪,打弹珠,这边看看,那边摸摸,不像女孩子那样会安安静静地坐着玩洋娃娃,可以陪着她一起玩。

    自从容卉出生以后,容誉迫切地把这一好消息告诉了周围的亲朋好友。

    曾经那些好友们老是拿自己的孙女来眼馋他。现在有了孙女的容誉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口气,看着林佛得意地笑,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十年风水轮流转,看吧,他现在也是有孙女的人了,再也不用眼馋别人家的小孙女了。

    林佛看了一眼容卉,小姑娘长得白白嫩嫩,唇红齿白的,像菩萨座下的小童女,玉雪可爱,晶莹剔透,立刻夸奖:“嗯,你孙女长得真漂亮。”

    容誉比吃了蜜还有高兴:“你孙女呢?”

    林佛回过头叫了一声:“小沅,妹妹来了,快来爷爷这里。”

    话音刚落,一个瘦瘦弱弱的小女孩怀里抱着一只洋娃娃兴高采烈地走过来。

    容卉回过头一看,居然是林沅,她的同班同学。

    林沅一看时容卉,高傲地“哼”了一声。她不太喜欢容卉,因为有容卉在的地方,老是把她身边的朋友们给吸引过去。

    还有,她真是讨厌容卉啦。

    上次爷爷的朋友送个她一个稀罕的机器人,还高兴没多久。没想到才隔了两天容卉也拿了一个机器人来学校,和她的类型一模一样。

    容卉主动打了一声招呼:“林沅,你好呀。”

    真没想到林沅居然是林佛的孙女,难怪她的画看起来那么有灵气。

    林沅把头一瞥,跑到林佛的面前,一脸的不开心:“爷爷,她怎么在这里?”

    林佛出声教育:“小沅,爷爷告诉你什么,来者是客,你怎么可以对容卉这么没有礼貌。”

    林沅小小地“哼”了一声。

    林佛一脸的严厉:“快和容卉打一声招呼,她刚才和你打招呼了,你不能这么没有礼貌。”

    林沅不情不愿地和容卉打了一声招呼。

    林佛推了推孙女:“快和容卉一起去玩,爷爷要和容爷爷说点事情。”

    林沅只好朝着容卉招了招手,示意容卉过来。容卉看了自家爷爷一眼,容誉却朝着她招了招手。

    于是容卉就跟在了林沅的身后,一起去客厅玩娃娃。

    而林佛和容誉两人像往常一样,拿出围棋下棋。

    下着下着,林佛跟容誉为了一颗棋子吵了起来。容誉本想下这个地方,后来想想不对要把棋子放回到别的地方时,这时林佛跳出来不同意了,嚷着容誉耍赖。

    最后还是林佛大气地睁着一只眼睛,闭着一只眼睛把这件事情给掀了过去。两人继续边下边聊天,聊得多说是孙女的事情。林佛可怜孙女这么小的年纪就遭受了父母离婚的悲剧,容誉却感叹自己不知道能不能活到容卉结婚的那个年纪。

    一时间,两个加起来年纪已有一个世纪的老人各自为自己的孙女悲伤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容誉适当地切入了他这次来的主题。

    “林佛,你有没有兴趣再收一个徒弟?”

    林佛看了他一眼,忽然明白容誉这才带着孙女来的目的是什么,夹在手里的棋子迟迟不肯落下。

    容誉从怀里拿出一张画,递到林佛的面前,再接再厉:“这是我孙女画的画,我觉得画的挺有灵气的,你看看。”

    林佛瞄了几眼,眼神里出现了几丝惊艳。假以时日,好好培养的话,长大后会成为一名有才华的画家。

    犹豫了几分钟以后,他摇摇头:“容誉啊,你别怪我这么不近人情,而是我经过若明以后,就不想再收徒了。”

    容誉叹了一声气:“没事,我也只是想探探你的口风,原本就抱着不成功的念头来你家串门的。”

    若明他是知道的,空有一副才华,却是一个典型的白眼狼,伤透了林佛的心。也难怪林佛不想再要收徒了。换做是他,他也提不起任何兴趣来收徒了。

    算了吧,还是让自家老太婆先教容卉画画吧。容誉暗暗地想。

    忽然,林佛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这让容誉顿时紧张万分。

    “林佛,林佛?”

    容誉的大叫声,让去拿娃娃玩的林沅听到了,她赶紧放开了容卉的小手,急匆匆地跑过去,发现林佛倒在了地上,立刻嘤嘤呜呜地哭了起来。

    “爷爷,爷爷,你怎么了?”

    林佛脸色发红,嘴唇青紫,捂住胸口痛苦的模样顿时让林沅哭得大声了起来,这让原本不紧张的容誉顿时紧张了起来。

    “沅沅,你别哭了,先让容爷爷做心肺复苏好吗。”

    或许是太伤心的缘故,林沅趴在林佛的胸口上,哭得无法自拔,一个劲地叫着:“爷爷,你别丢下我,被丢下我。”

    别看她现在生活得像个小公主一样,谁都忽略了林沅的父母因为感情破裂离婚,随后各自组成新的家庭。第二年又各自给林沅生下一个小弟弟。

    一开始林沅是在两边的家庭轮流居住,可她的爸爸妈妈老是照顾小弟弟。有了新爸爸新妈妈后的他们对她关心地很少,总是像皮球那样踢来踢去,哪个家庭对她的到来都表示不欢迎。

    有时候她会因为爸爸妈妈老是照顾小弟弟而不照顾她常常躲在被窝里哭泣,以为天天要过这样的日子的林沅每次来爷爷都哭兮兮的。后来林佛了解到儿子跟前儿媳的行为后,就主动站出来要抚养林沅这个小孙女。

    自从把林沅从儿子的家里接回以后,林佛把小孙女差点宠上天,要什么给什么,把原本性格胆怯的林沅养得日渐骄纵了起来。

    林沅一看到林佛一直捂着胸口疼,哭得越来越大声了。这让原本要做心肺复苏的容誉顿时分了心:“林沅,有容爷爷在,你爷爷没事的,乖点,先别哭了。”

    躺在地板上的林佛也先要告诉孙女自己没事,可从心脏深处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剧烈疼痛声,想起抽屉里放着那瓶要,拉住容誉的手,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书桌。

    “老林,你别怕,我打了120,医生马上来。”

    林佛摇摇头,一只手举在半空中,朝着空气的某处角落指着一些什么。

    林沅越来越响的哭声让容誉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做心肺复苏,哪管上林佛细微的表情。他以为林佛把手举在半空中是想要告诉他“救他”。何况两人这么多年的友情,他从未听说过林佛有心脏病。

    应该是突发的?

    容祖赶紧让林沅站在旁边,一只立刻按在林佛的胸口,一下又一下地按着他的心脏救他。

    “那个……”林佛想要说药就在那个抽屉里,可是话到嘴边的时候,他的心脏再一次激烈疼痛着,呼吸像是喘不起来。

    难道他今天真的要死了吗?慢慢的,林佛的眼睛闭上了。

    容卉看到林佛心脏病发作倒在地上痛苦地捂着胸口,顿时瞪大了一双眼睛。她发现林佛一只手一直指着她身后的桌子,一个念头立刻冒出在她的脑海里。

    该不会哪里藏着吃心脏病的药?

    容卉迅速爬上椅子,拉开桌子里的每个抽屉。现在这个时候根本就顾不得**跟整齐了,把抽屉的东西全部倒出来找药。

    总算在第三格的抽屉里找到一瓶药。容卉的两只小手捧着那瓶药,赶紧哒哒哒地跑过去。

    “爷爷。”

    “药。”

    奶声奶气的声音,让容誉的注意力放在了容卉手里拿着的那瓶药,眼睛都亮了起来,这不是治疗心脏病的药吗,难道林佛平时有心脏病吗?

    先不管了,容誉赶紧停下手上的心肺复苏动作,把药拿在手里,倒出了一枚喂林佛吃下。

    她把林沅拉到一边,用袖口擦着她脸上的眼泪,安慰她:“快别哭了,你爷爷吃了药,就没事了。”

    林沅将信将疑:“真的吗?”

    容卉下了保证:“真的啦,我以我的机器人保证。”

    这时120急救车的声音由远及近地响了起来,门外传来一阵又一阵地拍门声。

    “有人吗?我们是120急救车的医生和护士,再不开门我们就撞门了。”

    容誉开了门,看到一群白衣天使以后,总算舒了一口气。

    半个小时后

    容誉带着容卉来到了医院,看着担架上的林佛还有哭得抽抽搭搭的林沅,忽然间抱紧了自己的小孙女。

    他打了电话给林佛的儿子们,相信应该很快会赶过来。

    林佛跟他一样,生的都是儿子,只不过他有4个儿子,而林佛只有两个。可林佛比他不幸的是,青年的时候就失去了妻子。虽然那个时候林佛不像现在这么有名气,可仍旧是一位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多的是给他做介绍的媒人。

    林佛考虑到了再婚对两个儿子来说十分不公平,加上内心里一直爱着去世的妻子,就一一回绝了那些媒人的好意,又做爹又做妈的拉扯着两个儿子长大。

    长大后的大儿子像小时候一样从未让他操过心,就是小儿子,为人吊儿郎当,游戏人间的,把婚姻当成了儿戏,嫌弃妻子这个不好哪个不好,离婚后再娶了一位未婚的女孩,还把前妻生的女儿像是皮球那样踢来踢去。

    林佛实在不忍小孙女两边受气,就把小孙女要了过来,趁他还没死,就能养几年就好好地养几年吧。

    看着医院来来往往的人,看着那些人脸上悲痛的表情,容誉虽然只是一个儿科医生,但身处医院自然也看多了生离死别。

    他想起自己的年纪垂垂老矣,心情瞬间滑落到了冰窖里。

    “卉卉,爷爷真怕活不到你结婚的那天。”

    容卉若有所思地看着容誉,发现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眼袋又加重了几分,脸部肌肉在慢慢地松弛下来,原本精神抖擞的模样现在增加了几分苍老。

    爷爷似乎真的老了。

    如果她这辈子不越级念书,一路读到大学以后,再找工作,然后认识一个男人再结婚,以最快的速度算也要26,27年,到时候爷爷快90岁了。

    一想到这,容卉赶紧搂住容誉的脖子。

    “爷爷,不要死。”

    等着我长大,等着我结婚,等着我生孩子。

    容誉听到小孙女软软的声音,语重心长:“卉卉,生老病死,人之常情,爷爷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死。死一点都不可怕,这是正常的自然现象。”

    容卉听了心里十分难受,即使她知道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可仍旧不想那天的到来。

    爷爷让她体会到了不同于爸爸妈妈之间的感情。爷爷宠她,很宠很宠她,是那种毫无理由的宠爱,就算她把圆的说成是方的,爷爷仍然会跟着她说成是方的。

    有一次,她和容深哥哥贪玩不小心打碎了书房里的一个花瓶,那是爷爷最心爱的花瓶,虽然不值钱,可这个花瓶包含了爷爷对一个挚友的回忆以及友情,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后来被爸爸跟二伯父知道了以后,她跟容深哥哥自然免不了一顿责罚。爷爷从医院下班回来一看到她被爸爸罚站后,就立刻吹胡子瞪眼睛地朝着爸爸发火,让爸爸自个儿出门去院子外面罚站。

    越想越伤心,容卉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眼泪瞬间落了下来。最后演变成嚎啕大哭:“我不要爷爷死,我不要我不要……”

    往来的人们纷纷看了过来,容誉连忙哄了起来:“爷爷保证啦,一定活到我们家小卉卉出嫁结婚,亲眼看着那个男孩子牵起你的手步入婚姻的殿堂,好不好?”

    容卉停止了抽抽搭搭:“不好,要和乌龟一样,活很久。

    容誉哈哈大笑,那他岂不是成老妖怪了吗?

    一个月以后,林佛托人让人给容誉送来了一幅画。

    容誉掀开来看,发现画的容卉的肖像,一颦一笑,栩栩如生,宛若真人,画的下方写着林佛的名字。

    他知道这是战友为了报答容卉的救命之恩所绘画的肖像画,要知道林佛这个人十分古怪,从来就花鸟鱼虫,山水风景,除了亡妻的肖像画外,其他肖像画从未画过。如果被收藏家知道林佛画了一幅肖像画的话,肯定能炒出天价来的。

    他还看到了夹在画上面的一封信,打开后一看,瞬间欣喜若狂;

    吾徒容卉,这是为师送给你的见面礼,希望你能在XXX日前来学习绘画,望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