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二天早上, 容卉照常去葵花幼儿园上学。

    她做早操的时候小手不小心碰到了林沅。换做是平时,林沅肯定举着手告诉楚莲,说容卉在做早操的时候打到她的手臂了。

    可这次, 林沅只是瘪了瘪小嘴巴,什么都没有说。

    到了吃点心的时候,林乐雅把不爱吃的小蛋糕夹给容卉吃,而容卉则把她不爱吃的火龙果放在林乐雅的盘子里。

    两个孩子交换了食物后, 彼此笑得十分开心。

    这时, 林沅也走了过来, 她看起来别别扭扭, 眼角有些红红的。

    容卉猜测林沅为了林爷爷生病的事情昨天哭得很伤心,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林乐雅嘟了嘟嘴巴,把手里的玩具藏在了身后:“这辆小汽车是我跟卉卉先看到的, 你不能抢喔。”

    班级里的一些玩具是小朋友们共用玩的, 小朋友对于某个新玩具出现都想要去玩,这样就会发现一个争抢的现象。不过也是正常现象,一般抢不到的只好等着别人玩好以后再轮着来。

    林乐雅手上的这辆汽车是新玩具,她一到班级就看到了, 眼疾手快地抢到手。其实这种玩具汽车在家里已经有好几辆, 可在幼儿园, 看到别的小朋友在玩, 林乐雅就觉得很稀罕。

    林沅连忙摆摆小手:“我不要玩,你们玩吧。”

    她把手里的点心, 一块小蛋糕递到容卉的面前:“给你吃, 我不爱吃这种甜甜的东西。”

    林乐雅哈哈大笑:“原来你也不喜欢吃蛋糕啊。”

    容卉抓了抓头发, 不明白一向不喜欢她的林沅忽然之间对她这么好, 难道是因为林爷爷的关系?不过她接受了林沅的好意, 接过了她的小蛋糕,礼貌地说了一声“谢谢。”

    林沅也抓了抓头发,似乎挺不好意思的,走过去抱了抱容卉:“爷爷说,是你救了他,谢谢呢。还有你以后就是爷爷的徒弟了。

    “我比你大,你就是我的小师妹,以后我罩着你!”

    容卉笑了笑,甜甜地说了一声“好”。

    一个月以后

    裴寒跟容卉来告别的这天,天下着磅礴大雨,豆大的雨点落在地上溅起了一朵朵的水花。容卉还从未看到过这么大的雨,兴趣一上来,就趴在飘窗台内看大雨。

    此时的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院子外面的海棠花被狂风暴雨吹得七零八落,还有其他一些花花草草。

    容祖为了不让海棠花被摧残得没有花样,一个人穿着雨衣雨鞋给花花草草遮盖了一层帆布,好让它们渡过这一场暴风雨。

    容卉看着爸爸一个人在外面忙乎,整个人趴在了玻璃上面,微微有些心疼,不知道是心疼冒雨给花草遮雨的爸爸呢,还是被大风大雨吹残得不成花样的海棠花。

    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总觉得自己很难过,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容卉以为像这么大的雨,外面路上肯定没有行人行走,加上天色已晚,这个时候的大家应该在家里看看电视剧或者聊天,再不济像她一样趴在看外面的暴风雨。

    这时叶清辞喊容卉去洗澡洗头了,她转身的时候发现了一辆黑色的汽车朝着他们家方向开来,这让容卉继续趴在了飘窗台内,不由地好奇了,这么晚了到底是谁来他们家?

    车灯的灯光照耀过来,让容卉忍不住伸手去挡了一下眼睛。

    很快车灯暗了下来。一把黑色的大伞率先撑起,雨点落在了伞沿边,落下了一颗颗黄豆般大的雨点。

    夜色下,裴钰牵着裴寒的小手下了车,努力地把大部分的伞遮盖到了儿子身上。

    两个一大一小的男人冒着大雨朝着门口走去,黑色的伞面遮住了他们的相貌,只露出了一小部分,看上去仍旧和谐地像一幅精美的画像。

    因为雨太大了,父子俩人的衣服或多或少地被雨给淋到了。

    走进容卉家里的时候,裴寒背后的衣服是湿漉漉地一片。换做是平时的他,肯定二话不说跑去隔壁隔壁的家里去换衣服。

    可这次的裴寒却一个劲地催促着裴钰先去容卉家,他的脸色不太好,以往是白皙的俊美,现在却有些苍白,嘴唇在抖动着想要说话,可话到嘴边又吞咽了下来。

    裴寒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着,不知道是不是被外面的冷风给吹到的关系,还是……

    裴钰也是,整条裤子大部分被雨淋到了,湿漉漉地感觉让他眉头紧皱,苍白的脸色下胡子一片邋遢,神情是说不出地落寞,和平时那个衣冠楚楚,一丝不苟的裴总裁相差很大。

    容卉爬下飘窗台,跑到客厅,看着裴寒。她很少见到裴寒像今天这么样沉默寡言,一言不发的模样。虽然平时的他也总是冷着一张脸蛋,可容卉早知道小哥哥对她最好了,每次看到她都会笑容满脸,不会像对别人那样冷着一张脸。

    容卉仰着头,跑到裴寒面前:“小哥哥,你怎么啦?”

    裴寒看上去十分难受,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叶清辞直觉这对父子有心事,可她又不好直接问,就撞了撞容祖的手臂。容祖摸了摸鼻子,斟酌了一下,正想要组织语言开口问的时候。

    这时裴寒告诉了容卉,说他明天一大早就要飞去M国了,可能要过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国。这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内就看不到容卉了。

    一想起这,他就觉得心里闷闷地很难受。

    容卉既是他人生中第一个朋友,也是一辈子想要守护的妹妹,更是黑暗童年里唯一一个给他带来温暖的人。裴寒十分舍不得离开容卉这么长的时间。

    容卉也没有想到人生中第一次离别会来得那么快。一听到裴寒要去M国了,她就拉着他的手,嘴巴委屈地瘪了瘪,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转,努力地忍着不哭出来。

    她舍不得裴寒去M国,这样以后就没有人帮她背书包整理绘本故事,也没有人知道她不喜欢吃西蓝花抢着给她吃完西蓝花。更重要的是,她失去了一个对她好的哥哥。

    这将近两年内,哥哥忙着事业常常不回家,有时候让她一个人在家倍感无聊寂寞,是裴寒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给予她既是朋友间的友谊,也有一份哥哥对妹妹的宠爱。虽然离别只是暂时的,可容卉越想越难受,心里的不舍也越来越强烈,眼泪一颗颗地掉了下来。

    从来不掉眼泪的裴寒一看到容卉哭了,忍不住悲从心来,手指揉着眼睛。

    他很想留下去陪着容卉,可是昨天爸爸告诉他,妈妈在国外生病了,开始他不信,后来听到爸爸打一个教授的电话,电话那端委婉地告诉他们妈妈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她想要在最后一段时间内能够得到他跟爸爸的陪伴。

    裴寒很难过,他已经8岁了,知道时间不多是什么意思,意思不就是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从此以后就也再见不到妈妈了。

    两年前,他还十分怨恨妈妈抛弃了他跟爸爸。可现在听到妈妈所剩的时间不多后,忽然间对她的怨恨消失不见了。

    妈妈总归是他的妈妈,生了他,养了他,裴寒的内心还是渴望着对祝慈的一份爱。

    叶清辞给容卉擦了擦眼泪。

    容祖拍着裴钰问:“还回来吗?”

    裴钰知道他的意思,本想说以后都不回国了。通过祝慈的事情,裴钰忽然想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人生苦短,赚再多的钱还不如活着的人重要。

    他已经彻底地卸职了公司内的职务,只保留了一个董事长的头衔,主动选择了去海外的公司驻守管理。这样一来就多了很多时间去陪伴儿子长大。他总觉得让儿子在容家蹭饭也不是长久之计。

    这两年内,他已经十分麻烦容祖跟叶清辞照顾儿子了。没能好好的照顾儿子,于情于理都是作为一个父亲的失责。

    自己的孩子总归是要自己养。

    可裴钰看到儿子一脸郁郁寡欢,舍不得的模样,就改口说还会回国,想着到了M国再慢慢和儿子说在哪里定居的事宜。

    前几天霍晓打了一个电话给他,原本裴钰是不想接这个电话的,可想到这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地打电话过来,就接起了电话。

    挂完电话以后,裴钰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祝慈所剩时间不多了,他以为她跟他离了婚以后,一直在国外逍遥自在,没想到的是祝慈跑到了国外去治病了。

    2年前祝慈得了乳腺癌中晚期,通过手术以后保住了一条生命。可祝慈是一个对美追求很严格的女人,看到残缺的身体,一直郁郁寡欢心生不满。

    等到身体彻底恢复以后,她就去做了隆胸手术。

    原本一切的事情都朝着好的方向在发展,谁都不知道一场小小的感冒,就让祝慈的身体彻底地跨了下去,连续高烧不退,引发了身体多处的器官衰竭,甚至住进了ICU。

    医生下达了好几次病危通知书,祝慈也知道自己快死了,唯一想要见的就是儿子以及裴钰,想在最后的一段时间内能够看到他们。

    容卉一听到裴钰说还会回国,就抱住了裴寒:“小哥哥,你一定要回来。”

    裴寒伸出小拇指,点点头:“我们拉钩吧,我一定会回来的。”

    容卉的小拇指勾了勾他的小拇指:“拉钩,骗人的是小狗。”

    今天容越刚好在家。原本的他呆在自己的卧室在写歌曲,忽然听到外面有些吵就推门一看,发现两个小萝卜头正在相互告别,一问才知道原来裴寒明天就要去M国了。

    他走到裴寒面前,用两个人才听到的声音说:“哥哥会好好照顾卉卉的,去了M国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裴寒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哥哥一定要帮我好好照顾卉卉。”

    容越被裴寒一副委托重任的模样哭笑不得,容卉可是他亲妹妹,他肯定会好好照顾妹妹地。不过在裴寒面前他还是下了保证:“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