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
    机场大厅

    裴寒看向外面的天, 漆黑一片。他手里拿着一个肯德基的袋子,眼睛一直看向了窗外的场地,或许是因为太早的关系, 赶飞机的人稀稀疏疏。

    裴钰好奇儿子一直拎着肯德基而不吃,明明刚才一个劲地拉着他去店里买汉堡吃, 说是饿了想要去买肯德基,买过来到现在却一口都没有吃。

    凌晨5点整, 不像夏天的天空已经微微发亮。快立冬的季节, 外面的天空现在仍旧是一片漆黑, 只有空旷场地上的路灯发着微黄的光芒。

    昨天晚上和容卉告别以后,裴寒难受了一整天。本来想今天再跟容卉告别一次, 可爸爸说他们必须早点出发去国, 妈妈的情况似乎不容乐观。

    开车路过容卉家的时候, 裴寒让司机叔叔停了一下,拉开车窗, 看向了容卉所在的卧室, 发现整幢屋子黑漆漆地一片,他的头就低了下来, 瞬间熄灭了想要再次告别的心。

    这个时候容卉肯定还在睡觉,算了吧, 他还是悄悄地走吧。可到了机场以后,裴寒又分外地想容卉。

    裴钰看了儿子一眼, 发现他情绪异常的低落, 就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了, 想和卉卉来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最后的告别吗?”

    裴寒抬起头, 那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睛里含着点点的水光, 小脸上的表情十分落寞。

    从祝慈去国的那天, 裴寒也是像这样低着头不说话,唯独没有掉眼泪。然而这次的他,明明想要流泪却拼命忍着的裴寒看起来更让裴钰心疼,他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在儿子的内心里容卉占据的地位是那么的重要。

    “爸爸不是告诉过你,飞机要很早很早起飞去国,所以不是让你昨天去和卉卉告别吗?”

    裴寒低着头不说话,可他仍旧很伤心没法再飞去国的时候见容卉最后一面。

    裴钰叹了一口气“现在卉卉他们一家肯定还在睡觉,我们悄悄地走,好吗?”

    裴寒的手指握紧了手里的肯德基袋子,点点头说了一声“好”。

    爸爸说得对。现在卉卉肯定在睡觉,天还没亮,作为小朋友的她需要好好睡觉,可他仍旧感到很失落。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裴钰抬起手腕上的腕表看了一眼,就催促儿子。

    他已经让林助理跟这里的管理人员说好了,借用这里的跑道,让他的私人飞机起飞去国。平时的裴寒不用私人飞机,他嫌弃坐一趟私人飞机费用太贵。还不如把这些省下来的钱投资在儿子的教育方面。

    但凡出差去什么地方都让林助理提前买好飞机票,可这次的裴钰为了儿子却启用了私人飞机。

    他想要给儿子最好的享受,包括上次去国买机器人一样。不然赚这么多钱,不消费就体会不到花钱的乐趣。

    裴寒再次把目光看向了窗外的天空,天空仍旧漆黑一片,身边的路人急匆匆地从他眼前走过。

    没有最后一次跟卉卉告别,始终是他的遗憾。裴寒想。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明亮的大堂响了起来。

    “小哥哥。”

    裴寒回头,顿时眼眶湿润。

    容卉朝着他跑了过来,身后跟着容祖一家人。

    她抱住了裴寒,眼泪流了下来“小哥哥,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容卉从小书包里拿出一张绘画,这是她昨天连夜赶出来的,想起裴寒常常送给她礼物,而她却没有送过一次正经的礼物,就给他画了一幅肖像画当做离别的礼物。

    裴寒接过画,珍重地把它藏在口袋里,把之前买着的薯饼放在容卉的手里“上次你看到人家吃薯饼,嘴馋极了,现在给你吃。”

    容卉小小的手接过了薯饼,发现袋子里有一些余温“谢谢裴寒哥哥。”

    裴寒拉拉她的小手嘱咐,语气成熟得像个小大人似的“卉卉,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学习。”

    容卉“嗯”了一声,目光着裴寒身影地逐渐远去,心里的不舍越来越强烈。

    她甩开容祖的手,跑向逐渐远去的裴寒大喊“小哥哥,你一定要早点回来啊!”

    裴寒听到容卉的声音,隔着几米间的距离,对她挥了挥手“卉卉,我一定会早点回来的!”

    裴寒走后,容卉整个人情绪低落,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容越给她说笑话,她也兴趣缺缺。

    “卉卉,不要不开心吗,这不是还有哥哥在吗?”

    容卉低着头喃喃自语“不一样的,哥哥太忙了,常常陪不了我呢。”

    裴寒就不一样了,常常像小尾巴一样跟在她身后,既是她的朋友,也是她的哥哥,还是她的保护神。一发现有别的小男孩欺负她的话,就二话不说地跑过来用小拳头赶跑他们。

    容越语塞,想起今天也是好不容易请了半天假才出来陪着妹妹一起送裴寒,心里顿时不是个滋味。

    最近他们乐队越来越火了,粉丝也越来越多了。每次出门如果不假装改变一下,要是被粉丝认出来以后,就会引起轰动。

    他接连收到了不少女粉丝送给他的礼物,有些甚至千里迢迢地从别的城市赶过来就是为了跟他合影签字。

    这些都是他曾经想也没想到的,有时候太过于受欢迎了,反而也是一件烦恼的事情。比如现在和妹妹一起出门,不能光明正大带着她一起去游乐园玩。

    容越把容卉抱了起来,知道妹妹因为裴寒的离开,很不高兴。

    他的语气柔和了下来“卉卉,等哥哥忙完这段时间,哥哥就去复学了,这样就有很多的时间陪着你。”

    陪着爸爸妈妈,一起好好地吃一顿饭。容越悄悄地在心底补充。以前没成名之前,他可以时不时地回家和家人一起吃一顿晚饭,或者双休日的时候带着妹妹一起去游乐园玩一下。现在火了以后,经纪公司实在给他们乐队安排了太多的活,整天忙得不可开交。

    离开候机大厅的时候,有一群少年少女穿着比赛的制服醒目地走在了人群中。走在前面的赵乐无意间回头,顿时眼睛瞪大了起来。

    他居然在人群中看到了容越的身影,以为眼睛花了,揉揉眼睛,再次看的时候发现那道身影不就是容越吗?

    好久没有看到容越了,难得在候机大厅看到他。赵乐赶紧撞了撞身边的高雅,附耳悄悄地时说“我看到容越了,一起去打一声招呼吗?”

    高雅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随后又暗淡了下来。

    她摇摇头表示不去。

    赵乐知道她不想去的原因,也就不为难她。就自己跑去和领队的老师打了一声招呼,单独一个人去找容越。

    “容越。”

    正要抱着妹妹走出大门的容越听到有人在喊他名字,脚步停了下来。回头一看,发现是许久不见的赵乐,眼神瞬间有了光彩。

    “赵乐。”

    “容越。”

    “你怎么在这?”

    “你怎么在这?”

    两名少年异口同声地问道,彼此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目光中含着笑容。

    赵乐看向了容越怀里的容卉,发现小姑娘瘪着嘴巴停不开心的模样,就拿出了一个迷你型的小白兔,毛绒绒的兔毛摸起来像是真的一样。

    “这是你妹妹吧,长得好可爱啊。第一次见面,哥哥没啥好送你的,这个给你。”

    容卉看着赵乐递过来的小兔子没有伸手去接,反而看向了容越。得到容越的点头示意后,她才接了过来,是一个钥匙扣,小白兔眼睛红红的,毛绒绒的毛发雪白雪白的,真的十分可爱,刹那间让她心底的悲伤减轻了不少了。

    赵乐“容越,你最近怎么样,啥时候回学校?”

    这两年没在班级看到容越的身影,赵乐感到分外地寂寞。他听很多人谈起过,容越是想要去做明星才休学了3年。这让赵乐感到十分不解,明明容越在数学方面拥有如此天赋,跑去做什么明星简直是浪费上天赋予他的天赋。

    原本赵乐是想要找容越去问他为什么要放弃前途光明的数学,改去做什么劳什子明星,后来想想容越这个人做事一向很有主见,就咽下了所有的疑问。

    将近两年多没见好朋友兼同桌的容越面对赵乐彻底敞开了心扉“一切顺利,嗯,等我忙过这段时间以后,再去学校报到复学。”

    赵乐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拍了拍容越的肩膀“兄弟,大家都等着你复学呢。唉,自从你休学以后,我们学校代表华国去国参加比赛一直都是万年老二。”

    容越惊讶万分,沉思了几秒,提出了疑问“我记得高雅挺不错的。”

    每次模拟比赛,他第一,她就第二,和他的分数也就相十几分左右,一般差距不会拉开得太大。照理说,有高雅在,去了国参加比赛怎么会一直屈居第二的?他们队有他跟高雅在,一直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拿金牌那是妥妥的。

    赵乐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高雅这个妞最近两年到底是怎么回事?自从你休学以后,她似乎状态不太好。平时训练什么的都没有问题,就是每次去了‘战场’就输给了自己。她克制不住自己一上战场就心跳加速,紧张过度,似乎心里压力很大。我跟老师们都给她做了不少的心里训练,她一直解不出自己的心结。”

    容越听了很不是滋味“那高雅呢?”

    以前他记得高雅喜欢跟赵乐一起跟在他身后,可现在,他却只看到了赵乐一个人,却没有看到高雅。

    赵乐拍了拍容越的肩膀,朝着那边努了努嘴“高雅就在队里,她就是不好意思见你,我们这不又拿了第二名。”

    容越朝着赵乐示意的方向看了一眼,目光和高雅看过来的视线交合在一起,高雅迅速地看向了别处。

    容越似乎知道了高雅不想见他的原因。

    一向要强的高雅以前常常跟他说,只要他容越不参加比赛,她肯定拿第一名。可现在,她每次拿第二名回来,心里肯定十分不好受。

    这时队里有人喊了赵乐一声。

    赵乐就挥手跟容越告别,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说“容越你知道吗?自从我们比赛没得第一以后,那些国人看我们就像是看土鳖一样,特别地瞧不起我们,老是在背后说我们是大傻个。”

    容越不出声,垂下眼眸看着妹妹手里拿着小白兔,心乱如麻。

    走出候车大厅以后,容祖开车离开。他跟叶清辞两人明显感觉到了容越跟容卉这两兄妹情绪低落,脸上写着“我很不开心” !

    容卉不开心,容祖他是知道的。至于容越不开心,容祖怎么猜测都猜不到。

    透过后视镜,斟酌了一下语言的容祖正要开口问兄妹俩早饭想吃什么。无意间通过后视镜发现有一辆车一直在跟随着他们,心里立刻一紧。

    开始容祖自我安慰这只是凑巧,后来他转了弯,对方也转了一个弯。他故意慢吞吞地开车,对方也明显把速度慢了下来。

    发现这一情况后,容祖眉头紧皱。身边的叶清辞明显地发现了老公的异常,疑惑“怎么啦?”

    容祖不知道该说出口呢,为了不让家人们担心,决定隐瞒到底。他正要回答叶清辞时,发现后面保持距离的那辆白色小轿车似乎加快了速度,一直对他们紧追不舍,就忍不住脱口而出“我发现有人在追我们。”

    叶清辞一脸的不敢置信“你说什么,有人追我们?”

    容越跟容卉瞬间抬起了头,眼睛里的惊讶溢于言表。

    平时他们一家人与人为善,也从未跟别人结怨过,到底是谁这么变态一直跟踪着他们?容越想起了之前有粉丝为了找他签名跟踪过他,他似乎猜到了什么。

    打开车窗,容越正不顾危险地想要探出半个身体时,被容卉一把拉了下来。

    “哥哥,太危险了。”

    容越耐心解释“哥哥探探看是不是哥哥的粉丝在跟踪我们?”

    只要他人朝着车窗外面一探,如果是他的粉丝,肯定会打开车窗,和他挥手打招呼。

    容卉赶紧拉住了容越的衣角摇摇头“不要,太危险了。”

    容越只好作罢,心跳如雷。他祈祷着粉丝们不要再跟着他们了,万一有什么过激的行为,他不敢想下去……

    可他想来想去想不出到底是谁在跟踪他们一家四口,除了他,叶清辞跟容祖平时低调地很,容越的心瞬间沉落湖底。

    为了避开一直被跟踪的车辆,容祖加快了速度。可对方也跟着加快速度,一直跟在了距离不到几百米车后。

    容祖烦不胜烦,在前面的道路口来了一个急性转弯,突然有一辆电瓶车不顾绿灯闯了出来。

    容祖赶紧打方向盘,谁知道却跟旁边一辆后来居上的汽车发生了撞击。车窗的玻璃被撞碎,碎玻璃朝着开车的容祖咋去。吓得叶清辞赶紧扑向了容祖,想要替他挡着。反而被容祖一把抱在了怀里,保护她。就是这么一个弯腰保护的动作,让容祖幸免了大部分的玻璃。

    那些大部分的玻璃掉在了脚垫,位置,以及其他四周,只有一小部分飞溅起来的玻璃砸在容祖的肩膀跟手臂上。即使被砸到的玻璃不多,可仍旧让他的鲜血直流。

    这时的容祖虽然担忧身后的两个孩子,可他只能就近原则地选择保护妻子。家里的大人不能两个都倒下去,不然整个家会乱的。

    他一定要好好保护叶清辞,不让她受一丁点伤害。

    容卉眼睁睁地看着旁边那辆黑色的轿车撞上他们,心跳加速。正想着承受剧烈的疼痛时,容越却一把抱住了她,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耳边是容越紧张又温暖的声音

    “别怕,哥哥会保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