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这是一起连环汽车相撞事件, 其中一辆黑色宝马受到的损害最为严重,所幸的是里面走出来的一家四口受了一些皮肉伤,没有出现神智不清等情况。

    容祖跟容越受的伤最为严重, 叶清辞跟容卉在他们的保护下,毫发无损。容卉紧紧地抓着哥哥的手,仍旧不敢喘一口大气。

    刚才玻璃从窗外震落飞溅过来的时候,容卉瞪大了眼睛, 她莫名其妙地想起了13岁那年发生的车祸。

    也是像今天这样, 脑海里的场景一模一样, 自己所坐的汽车跟别的汽车相互撞击在一起, 玻璃全部震碎飞溅过来,她整个人朝着前面狠狠地撞去,即使是软软的真皮椅子, 被撞上去的那一刻, 容卉体会到什么叫做五脏六腑都撞飞的意思。

    那种疼,是心脏捏碎的疼,还有对死亡的恐惧。

    脑海里的场景跟现实中的场景融合在一起,让容卉身临其境地体会到了死亡来临的那一刻是多么地无助。

    她似乎就是书里的容卉, 而容卉就是她, 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上辈子的记忆。她似乎不再是那个拥有上辈子记忆一直到死都无父无母的孤儿了, 而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就是容卉。

    这种真实的感觉让容卉整个人都在不断地发抖, 她蹲下身体,抱住了头, 小小的身体缩成了一团, 像一只刚出生的小奶猫那样弱小无助。

    容越察觉到了, 他把她抱了起来, 轻声地安慰着:“卉卉, 你看哥哥和爸爸妈妈都没事,别怕。”

    “别怕,哥哥会保护你的。”

    这句话刹那间让容卉抬起了头,她看向容越,看到他的脸颊被一小块玻璃给划伤了,流着一点一滴的血,仍旧丝毫不影响哥哥的俊美。

    “哥哥!”

    容越安抚地拍着妹妹的肩膀,温柔似水:“别怕,哥哥在。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哥哥都会保护你的。”

    容卉难受地瘪了瘪小嘴巴,她想起了13岁那年发生的车祸,哥哥也是那么对她说会保护她。

    她抱住了容越,忍不住呜呜地哭泣。

    太可怕了,如果不是哥哥在她身边,她肯定被狠狠地撞在椅子背上了,像上辈子经历的那次车祸一样,当场住进了ICU。

    容卉的脑海里清晰地回忆着那一幕,发现这个世界对她十分不友好。当车祸来临的时候,她最先被甩出去,还有随即而来的玻璃碎片,哪一样对她的生命产生了极大的危害。可换在容越的身上,或许是天生男主角的光环,就那么轻飘飘地擦过,还有哥哥抱着她保护她的时候,她以为……

    谁知道前面行驶的汽车很快停止了下来,以至于惯性引力摩擦得不是特别强烈。如果换做是她,容卉不敢想。

    她瞬间想起了书里早夭的命运。

    容祖的手臂被玻璃划伤后,不断地在流血,万幸的是他能感觉到自己所受的伤没有什么性命之忧。叶清辞担忧地看着容祖,也担忧地看着一双儿女,嘴唇微微在颤抖。

    她努力地镇定了下来,拿出手机,打了报警电话以及120救护车。

    这时看热闹的路人越来越多了,有好几个人发现了抱着妹妹的站在路上的容越,纷纷拿出了手机拍照发朋友圈。

    哇,这不是是当红乐队RMH的主唱容越吗?没想到真人长得这么帅,但谁都没有走上前去要签名。

    隔着人群的容越看到了那辆一直跟踪着他们的白色汽车,追尾撞在了前面的一辆越野车,就抱着容卉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他想要看看究竟是不是他的粉丝一直在跟踪着他们,尾随着他们?

    几个原本在跟车主交涉的女孩们一看到容越朝着她们走来,立刻欣喜若狂,连车主说赔这个赔那个都不在意了。

    “偶像来了,呜呜。”

    “哥哥真人好帅啊啊啊。”

    “我感觉我的眼睛都要舍不得眨眨眼了,呜呜,哥哥居然朝着我们走过来的了。”

    “他是看我们吗,啊啊啊啊啊啊,哥哥近看真的好帅好帅,我快不能呼吸了。”

    ……

    一群约莫只有20岁左右的年轻女孩子们激动万分地看着容越,纷纷吹着彩虹屁。而容越看到她们后,脸色逐渐地凝重了起来。

    他记性很好,认出了最近一直跟着他的那个年轻女孩,明明之前那么严厉的警告过她,为什么还要继续跟踪他,还带着其他人一起跟踪他。

    如果不是她一直开车尾随着爸爸,那么这场车祸根本就不会发生

    “你知道不知道因为你的跟踪,差点让我们一家四口人就没命了,说,你为什么要一直跟踪我?”

    带头的一个年轻女孩被容越严厉的呵斥说不出话来,她从未见过如此生气的容越。上次她单枪匹马地跟踪容越的时候,被发现了,容越也只是一笑置之,还温柔地给她签名。

    “偶像,我只是想要知道你平时在干什么而已。”最后,她给出了这么一个理由。

    容越气得直接打了报警电话。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粉丝,说他偏激也好,说他怎么也都好。凡是伤害到他家人的,一律都不能就这么简单地放过。

    隔天网上有关容越报警抓粉丝的消息一跃成为了头条新闻,百度,搜狗,微博等均为热搜第一。

    所有的头条新闻似乎都在指责容越不顾粉丝的哀求坚持要报警处理,没有丝毫的一丝脸面。虽然粉丝开车一直尾随容越,导致出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车祸,可粉丝也是喜欢容越本人才一直尾随跟踪他。

    网上就这件事情上,对容越产生了两极分化很大的意见,一半网友坚持认为容越没有做错,而另外一半网友却指责容越报警抓粉丝这件事情做得既冷血又过分。

    这件事情导致了大量的脱粉事件,一半的粉丝始终不能理解容越报警这件事情,即使有不少粉丝为容越解释,仍旧阻挡不住大规模的脱粉事件。

    作为一名金牌的经纪人,李修嗅到了这件事情对容越的影响,立刻把他们乐队的三个人召集在了一起,进行商讨。

    李修:“容越你赶紧让律师撤销了对那几名女孩的指控,现在网上很多粉丝对你报警抓粉这一举动感到十分地不满。何况对方也只是单纯地跟踪你而已,又没有对你有什么生命危险。”

    孟仲熙听说了这件事情,他看了霍砚白一眼,彼此都皱了皱眉头。就这件事情上,他跟霍砚白的意见是出奇一致地赞同容越报警抓粉丝没有做错,哪个明星或者歌星会受得了粉丝以“喜欢他们”的名义一直尾随跟踪着他们,即使对他们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可已经侵犯到了人生自由权,还有**权。

    霍砚白我行我素惯了,他本身家境富裕,组乐队完全是因为兴趣爱好,丝毫不会束缚经纪人的制约。

    他第一个跳出来提出了反对意见:“李哥,这件事情容越根本就没有做错,何况他又真的不会让那几个女孩子坐牢,只是想吓唬吓唬她们让她们受到应有的教训。”

    孟仲熙也委婉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没有一个明星会喜欢一个跟踪成狂的粉丝的。”

    李修搭了搭容越的肩膀,看向孟仲熙跟霍砚白,这三个男孩当初是他一眼相中的,证明他的目光确实不凡,现在整个华国可以说没有一支乐队像他们RMH这么火,一听说要开演唱会,门票抢得一干二净。

    他亲眼看着这几个男孩当初是怎么一步步地走来才取得如今的成绩。

    李修一脸的语重心长:“这个社会同情的是弱者,从私心上来说她们确实做错了,可容越你想,你报警抓的那几个女孩恰好是你粉丝群的一个大粉头,她也确实很喜欢很喜欢才做出了跟踪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对你的影响真的很大,如果你不想走出去被人指指点点的话,最好撤下那些控诉。”

    容越呼吸了一口气,头痛欲裂:“只是关几天也有错吗,我并没有让律师施行更加严重的指控,我只是想给她们一个教训。”

    李修:“这些我都知道,我的意思是你报警抓粉这件事情做错了,关几天也做错了。”

    容越的目光变得很冷,一字一顿地强调:“我没做错!”

    李修顿时气他固执,冥顽不灵,手指着他“你,你……”说不出口。

    容越不出声,反而看着李修。

    过了一会儿,容越主动提了出来:“我今天不参加排练了,李哥,明天替我开了记者招待会,就有关这件事情我想认真道歉一下。”

    李修欣喜若狂,他没想到一向有主见的容越这次会这么快的妥协下来,赶紧打电话给公司的公关部门,明天召开一场记者招待会。

    孟仲熙跟霍砚白纷纷表示不解,想要问容越为什么的时候,这时信息的提示声让他们各自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又惊讶又表示理解。

    回到家以后,容越一个人把自己关在了屋内。

    这两天内,他不敢回想那天发生的车祸,不敢想被玻璃划伤手臂,肩膀的容祖,也不敢去想六神无助的叶清辞以及吓得连连尖叫的容卉。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他。如果他当初没有选择要组合乐队,就没有那天的发生的连环车祸。

    容越不敢想,要是那辆跟他们相撞的汽车车主没有及时地打方向盘,没有及时地察觉到危险以后踩刹车,那么他们一家四口是不是在地狱团聚了。

    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让容越倍感痛苦差点喘不起来。

    粉丝偏激的喜欢让他承受不住,他无法接受粉丝以喜欢他的名义去跟踪他,继而伤害到了家庭。

    越来越多的商演已经让他分不清楚当初的那颗热爱音乐的心了,他现在越来越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是不是准确?

    只是单纯的喜欢唱歌,他又要为什么和孟仲熙他们组合成乐队?受到万千人的宠爱固然是好,可随之跟随而来的是失去自由的代价。

    还有如果当初他不休学的话,那么今年的青少年数学比赛第一名仍旧是他们华国。赵乐跟高雅不会闷闷不乐,整个团队不会在上次遇见的那样死气沉沉,而是充满着欢声笑语。何况那些自视甚高的白种人怎么会轻视他们?

    “笃笃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容卉放学后,就一眼发现今天的哥哥下班特别早。她跑到哥哥的房间,发现门没有关,窗帘拉下,屋内变得黑漆漆地一片,哥哥坐在床上,双手抱在了腿边,整个人缩成了一团。

    她知道这种姿势,意味着内心的脆弱。

    容卉感觉到哥哥有心事,但还是礼貌地敲了敲门。

    “哥哥”。

    怯生生的声音传了过来,让沉思的容越立刻收起了情绪。他把窗帘拉开,久违的阳光透过玻璃折射了起来。

    容卉爬上床,视线跟容越平衡,叫了一声哥哥。

    容越声音沙哑:“卉卉,你放学啦。”

    容卉看到他的眉眼是化不开的忧愁,暗暗地叹了一口气。抱住容越,她撒娇:“要抱抱。”

    容越的心瞬间软了下来,把容卉抱了起来。

    容卉猝不及防地把一块甜甜的奶糖塞在了容越的嘴里:“哥哥,难受的时候吃糖,就会变得甜甜地。”

    容越的嘴里尝到了奶糖的滋味,甜甜的,融入了心底。他抱着妹妹让她坐在了腿上,指着架子上放着的那把吉他:“爸爸当初摔坏它是准确的。”

    容卉一惊,圆圆的眼睛里充满着疑惑。她不明白哥哥说这个话的意思,总感觉经历过前天车祸以后的哥哥似乎成长了不少,会主动关心起叶清辞跟容祖,忙前忙后地替他们找医院挂号,一点都不像之前那样高冷,明明之前一脸关心却说不出口,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

    “哥哥,你怎么了?”

    容越鼻尖发酸,眼眶湿润,努力地克制着内疚到落泪的自责。

    “哥哥不想追求梦想了。”

    容卉彻底地沉默了下来。

    如果哥哥退圈不再去做巨星了,那么13岁那年发生的车祸即将不会存在,也就意味着她不会早死,和妈妈两人会平平安安一生。

    这原本是一件很让人开心的事情,可容卉此时此刻却开心不起来。

    她知道哥哥是因为前天的车祸不想再实现自己的梦想。他把那起车祸发生的原因全部归结在他身上,如果不是有私生饭追逐他们,那么车祸也就不会发生。

    可是这一切不怪哥哥啊,哥哥如果因为这个原因就退出乐队,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容卉抬头,圆圆的眼睛里闪着点点的星光:“可是我喜欢听哥哥唱歌。”

    容越的目光柔和了下来,他摸了摸妹妹翘起来的一撮呆毛:“那以后哥哥常常在家里唱歌你听。”

    叶清辞跟容祖经过容越的房间时,因为门没有关的关系,从里面传来兄妹俩人的对话让他们顿时一惊,彼此看了对方一眼,瞬间明白了容越的意思。

    容祖叹了一口气,他的手臂绑着一圈白色的绷带,丝毫不影响他的儒雅。叶清辞握紧了他另外一只没有受伤的手,示意他跟儿子做思想工作。

    起初容祖不愿意,怕再次引起像上次一样的矛盾,让叶清辞自己来。

    就在叶清辞开口的时候,容祖抢先了一步询问:“小越,你为什么要萌发出这种念头呢?”

    三年之约即将到来,其实他已经完全做好了儿子去干音乐方面的工作,也逐渐接受了以后儿子成为一名歌星。

    以前的容祖老觉得有朝一日希望儿子能够回归正道,好好地从事有关数学方面的工作,万分嫌弃儿子搞的乐队。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逐渐发现了儿子在音乐方面的努力以及才华。有一次偷偷摸摸地买了一张他们乐队的演唱会的门票,从最初的嫌弃变成了欣赏。

    既然儿子喜欢搞乐队,喜欢音乐,又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为什么一定要纠结着成为一个数学家的执念呢?

    容越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父母,尤其是看到了容祖手上绑着的白色绷带,有一种说不出的内疚。

    叶清辞:“小越,我们发生的那次车祸只是一个意外而已,你不用这么放在心上,何况我们一家人都好好的。”

    容祖:“如果你仅仅因为几个私生饭,就萌发出退圈,不做音乐了,那你的心里承受能力太差了。发生这种事情,有一半也怪我,如果我能稳住心态,那前几天的车祸也就不会发生了。”

    容越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眼神是一片清明。

    “爸妈,还有卉卉,我决定了。我打算不搞乐队了,继续从事我的数学。”

    家人比梦想更重要,他不敢想以后如果成为一名巨星,还会有这样那样偏激的粉丝,出门也无法跟妹妹一起玩一起吃饭,**会受到很多的窥探,甚至间接地影响到了家人。

    还有那天遇见赵乐,听到他说的那些话,一直让容越十分地不开心。以前老觉得自己不喜欢数学,厌恶数学,可现在回想起来,每次数学带给他的荣誉让他开心让他高兴,单纯的环境之下更让他全心身地投入到知识的海洋里,挑战完一个接着一个,丝毫感觉不到疲惫,这是唱歌无法带给的满足感。

    方方面面的事情叠加在一起,让容越瞬间长大,他明白了自己的责任以及义务,人不单单只是为了梦想而活,追逐过梦想,那就已经够了。

    经历过车祸,容越明白了自己到底在渴望什么东西。

    家人比梦想重要,比一切都重要。

    第二天,容越所在的公司召开了记者招待会,李修陪在了容越的身边,无数的话筒递到了容越的面前。

    面对记者,面对镜头,容越清了清嗓子,勾起了嘴角的微笑,一字一顿:“有关网上的评论我都看见了,本人在此申明,我不后悔报警抓那几个私生饭。之前我已经警告过她们,不许继续跟踪我,可是她们仍旧我行我素继续跟踪我,这才造成了一起连环的车祸事故。我的家人们因为她们,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我不敢相信万一这是一起很严重的车祸呢,那么我们一家四口人是不是要到地狱团聚了?所以我不会原谅这些私生饭,但同时鉴于她们才刚成年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我已经让我的律师撤销对她们的控诉。”

    “在此,我宣布我退圈,从此不再是RMH乐队的成员之一,回归我学生的身份,继续去学校念书。”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炸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