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11年后

    蓉城第一高中1班

    放学后, 容卉在做值日,擦着黑板。由于个头不够, 她垫着脚去擦上节课历史老师遗留下来的粉笔笔迹。

    历史老师是一名高个子的中年男人,身高有1米8多,每次写字就顶在了黑板最上面。这让个子娇小的容卉苦不堪言。擦其他老师的黑板垫垫脚就可以擦完,唯独擦历史老师的黑板除了垫脚外再要垫脚,偶尔还要跳几下才能够得着。

    再一点,再一点点。

    容卉努力地把黑板上面的粉笔笔迹一点一滴地擦掉,无奈的是实在是身高不够, 再上面的那些字迹是怎么都擦不到了。

    这时她的头顶出现一只手臂。

    那只手臂肌肤是小麦色的,近看有一层粗粗的汗毛。此时强劲, 有力地拿走她手里的黑板擦,“刷刷刷刷”地几下就把上面的字迹给擦掉了。

    容卉一回头, 看到了一张充满着热情,又阳光的脸,点头道谢:“谢了。”

    箫泽拍了拍她的脑袋, 咧开了一嘴的白牙, 笑得十分灿烂:“你怎么都不长个呢?快变成小矮子了。”

    说完, 他用手比了比跟容卉之间的身高,发现比容卉高了一个头时, 箫泽笑得更加开心了。初中的时候,他个子比较矮, 一直坐在班级的前面几排, 每次看到他堂姐林乐雅越来越高的个子,就异常担心自己怎么还不长个?加上容卉的身高也上来, 这让箫泽特别的着急。作为一个男孩子, 无论如何不能比女孩子矮。何况容卉和林乐雅和他从小一起长大, 他要是比他们矮的话,岂不是太丢脸了?

    为此,箫泽努力地吃饭锻炼,早晚喝牛奶。

    他不喜欢奶腥味,可为了长高,捏着鼻子每天早晚喝下一杯牛奶,还让他爸在院子里装了一个篮球框。一放学,就开始打篮球。后来到了初三下班学期开始,他的个子一下子张高了不少。到了高中以后,完全超过了堂姐林乐雅,可唯独容卉仍旧跟初中长得差不多。怎么看这么像一只软团子,小小的,白白的,看起来是特别地可爱。

    容卉最讨厌别人叫她“小矮子”了,何况她又真的不矮,只是比起箫泽跟林乐雅来说,那是相对要矮一些。

    每次这个时候,她就想起了远在M国的裴寒。如果裴寒哥哥在她身边一起长大的话,他肯定不会嘲笑她是个“小矮子”。可是自从裴寒到了美国以后,开始音信全无了。

    起初容卉以为裴寒会很快回来,但是等来等去仍旧没有等到裴寒回国。渐渐地,她就把儿时的小哥哥藏在了心底。

    容卉把箫泽放在她头顶上的那只手拿开,生气地呵斥:“不要摸我的头,不然会长不高的。”

    箫泽反而笑得更开心了,取笑她:“这样一摸你就长不高了啊,那也太神奇了吧?那你赶紧摸摸我的头。”

    容卉生气地白了他一眼,懒得跟他计较。

    跑到自已的课桌边,开始整理书包。正要打算回家时,发现旁边的林乐雅整个人无精打采就趴在了课桌上,脸颊贴在了上面,双手捂着肚子,眉头紧皱。

    容卉放下了手里的书本,撇过头就看到林乐雅一副痛苦万分的表情,就立刻猜到了什么,拍拍她的肩膀:“没事吧,我给你倒一杯红糖水?”

    林乐雅仰着头,看着从位置上站起来的容卉,正想要道谢的时候看到她修长优美的脖颈,发现上面的肌肤一片白雪,睫毛又浓密又翘,垂下眼睑的时候,像两扇浓密的小扇子,还有那殷红如樱桃的嘴唇,美得像小仙女那样。

    作为同性,林乐雅表示羡慕嫉妒恨。

    她跟容卉从小一起长大,有缘分的是她们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同班同学,一直到高中还是同班同学,更巧的是现在两人还是同桌关系。

    真可谓是缘分妙不可言。

    小时候的林乐雅长得尚且美丽漂亮,可越长越往横向发展。原本的双眼皮大眼睛逐渐变成了内双,原本白皙的皮肤随着青春期慢慢地开始长痘了。林乐雅十分讨厌额头上长出来的那些痘痘,就用厚重的刘海给遮盖住。

    可她的脸本身就圆,加上厚重的刘海以后,似乎变得更圆了一些。

    除了尚且优势的身高外,林乐雅对于外貌方面越来越不满意,反而容卉是越长越漂亮了,小时候胖嘟嘟的她,到了初三的时候,身材像是柳条那样开始变瘦,眼睛大大的,脸颊小小的,怎么看这么漂亮。

    容卉去倒水,身后跟着箫泽。

    她停下,箫泽也跟着停下。回过头,容卉看着箫泽:“你干嘛跟着我?”

    箫泽起初还振振有词:“我也去喝水。”

    容卉“哦”了一声,就主动让出道路,让箫泽先走。

    箫泽反而开始着急了。他跑到容卉的面前,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最后才挤出了一句:“那个,你星期日有空吗?”

    容卉迟疑了几秒点点头。

    箫泽乐了乐:“那和我堂姐一起来我家里呗?”

    “嗷,我生日。”

    他又补充了一句,随后跑开了。

    回到教室,容卉把把藏在书包里的红糖拿了出来。这包红糖买过来她是为林乐雅跟林沅准备的,这两人一来例假就痛不欲生,常常忘记带一包红糖来此减轻这种状况。

    到了一些红糖,搅拌一下变成了红糖水以后,容卉把被子递给林乐雅。

    她好奇地睁大了眼睛,看着林乐雅一口一口地喝下,一脸的关心:“怎么样,有没有好点了?”

    林乐雅感觉到肚子里有一股暖流下来,瞬间舒服了不少。

    人一舒服,精神就来了。

    她把手搭在了容卉的肩膀上,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地问:“卉卉啊,你哪个还没来啊?”

    容卉点点头。

    她也很奇怪,为什么自己那个还没有来?身边的两个好朋友林乐雅和林沅都是在初中的时候来了初潮,唯独她,到了高一了还一直都没有来初潮。

    而且她知道林乐雅还特意地为她打听过,有没有跟她一样还没有来初潮的女孩子?打听来打听去周围的女同学们都是在初中的时候来初潮的,没来初潮的很少很少,而且身上的二次发育的特征也开始慢慢地明显了起来。

    为此,容卉最近的烦恼是为什么她到现在还没有来初潮?

    查过百度,搜狗,虽然知道第一次来初潮的正常年纪是在11岁到16岁之间,可随着社会形势以及营养方面的供给,一般情况下都是13,14岁的情况下来初潮。可她都到了15岁了,还没有来初潮,真的好担心好担心啊。

    容卉想,今天回到家以后一定要和妈妈谈一下有关初潮那方面的事情。她好担心自己一直不来初潮是不是得了什么疾病?

    这时门口有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孩朝着1班的教室大喊着:“容卉,容卉,10班的林沅在学校后的公园内‘英雄救美’去了。”

    容卉一听,头立刻都大了起来。

    她连书包都不要整理了,赶紧从位置上跑出去,旁边的林乐雅顾不上胀鼓鼓发疼的肚子了,紧跟着容卉的脚步。不过林乐雅因为大姨妈在,跑不快,很快被容卉甩在了后面。

    学校小公园

    路过的林沅原本打算视而不见,可一看到两个大男人对着一名少女在进行威逼利诱敲来着,就愤愤不平起来。

    刚好那名背着书包的少女无意间把头撇过来的时候,林沅看到了一双可怜兮兮,又无助的眼睛,顿时觉得自己更加不能坐视不理了。

    她跑过去,把那名少女揽在身后。

    少女叫赵芸葭,是林沅的同班同学,是一名转校生,今天刚转过来的。林沅不认识她,跑过去救她纯粹是看不得那两个成年男人如此欺负一个女孩子。

    说来这个新来的转校生挺倒霉的。放学后,好端端地在回家的路上走着,忽然间被两个疾步走过来的男人撞到,其中一个男人手里拿着的物品这时掉在了地上,立刻碎了一地。

    两个男人于是拦着赵芸葭不让走,一定要让她赔偿。

    赵芸葭躲在了林沅的身后,摆着手解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男人1号:“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说话?明明就是你走路不长眼,撞到我跟我哥哥。你看,你还把我们花钱买的水晶雕塑给撞坏了。”

    男人2号:“我们这个水晶雕塑买过来的时候可贵了,花了3000多呢,找了好多地方才找到这么一个喜气洋洋的水晶雕塑。买过来是送给我弟弟未来的丈母娘当生日礼物的。”

    男人1号:“对啊,你现在把我们的水晶雕塑给撞坏了,我们上哪儿找一模一样的生日礼物去?”

    男人2号:“我们花了一个多月的心血全部白费了,你们必须赔。”

    赵芸葭一听要赔这么多钱,立刻着急了。

    她本身家境就不好,来读书都是靠着平时的勤工俭学换来的。一下子要拿出3000多块钱,那不是相当于她一整年的生活费吗?

    赵芸葭急地扯着林沅的胳膊,清脆的声音中带着一些哭音:“我没这么多钱,我真的没那么多钱赔他们。”

    林沅一看她梨花带雨的模样,伸手去摸自己的钱包,一边安慰她:“别哭了,我有钱,还有我的朋友就要来了,到时候凑一凑应该够了吧。”

    钱财方面林沅一向没有烦恼过,她爷爷林佛每次给零用钱给的特别大方,加上她那双各自组成家庭的爸妈,有时候来看她的时候总是偷偷地塞点零花钱。林沅每个月的零花钱是三个人中最多的,连一向被父母哥哥娇养着长大的容卉都没有她这么多钱的零花钱。

    容卉赶过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顿时觉得不可思议。那两个男人说是送给未来丈母娘的生日礼物,可看到地上碎了一地的礼物脸上居然一点都感觉不到心疼,相反看对方的眼神时有些得意?

    是她错觉吗?

    容卉蹲下身,捡起了地上的水晶碎片,仔细地观察了起来,发现这竟然是十分廉价的玻璃,就立刻拿出手机给身后赶过来的林乐雅发了一条短信。

    容卉举着碎块的“水晶”一脸的肯定:“你们这个雕像不是水晶做的,而是玻璃做的。”

    两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对方的惊讶。他们行骗了很多人,几乎都次次成功。对方也从未怀疑过被撞坏的摆件是用玻璃做的,通常都是在他们“声情并茂”的情况下,乖乖地拿出点钱赔偿一下。

    不过很快其中一个男人镇定了下来,他粗声粗气地质问容卉:“你这小姑娘家家地可别乱说话,我们这个雕像就是用水晶做的。”

    容卉把所谓的“水晶”举在半空中,指着边沿的一角:“你这个就是玻璃啊,你看你们用久了这里都发黄了。如果真的是水晶的话,它作为一种结晶体,稳定性好,长久使用不会变色。”

    “你看我手上这串就是紫水晶,我给你证明一下地上这些碎片是玻璃还是‘水晶’?”

    容卉把手里戴着的紫水晶给取了下来,拿着一颗圆圆的紫水晶朝着地上一块比较大的玻璃碎片划去,并把这块划过的玻璃碎片举在了大家的面前。

    “你自己看一下,这块你说的水晶是不是有划痕了?”

    两个男人一看,还真的有划痕,顿时心虚地没有反驳容卉的话。

    容卉:“因为水晶是结晶体,具有较高的硬度,而玻璃的硬度比较低,所以水晶可以在玻璃上划出痕迹,而玻璃就不能了。”

    林沅兴奋地一把抱住了容卉,笑嘻嘻地夸奖:“我们卉卉不亏是学霸,真是太聪明了。我就知道你一来,我们肯定得救了。”

    容卉拍了拍林沅的双手,示意她把事情解决了再拍彩虹屁。

    突然她感觉肚子一阵难受,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下来,容卉忍不住一惊,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该不会是传说中........

    深呼吸了一口气,容卉调整好心态以后,回顾着眼前的事情。

    继续礼貌地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两位叔叔,是我们这位同学撞到了你们,导致你们手里的玻璃摆件被摔坏了,那我们可以按照市场价赔给你们吗?”

    她知道眼前这个两个男人是骗子,专门以这种方式坑蒙拐骗。可这两个男人长得人高马大,凶神恶煞的,直接说不赔万一惹火了他们就不好了,还是委婉一些提出了另外一个解决方案会比较好。

    两个男人相互看了对方一眼,觉得是几个小女孩,没什么危险,打算敲诈她们多赔一些钱的时候,这时有人喊了一声“警察来了”。

    他们连钱都不要了,顿时心虚地落荒而逃。

    赶过来的林乐雅气喘吁吁,停下来后,拍了拍容卉的手臂,抱怨:“哎呀妈妈,我都快跑得累死了,我还来着大姨妈呢。”

    赵芸葭一看那两个成年男人跑开了,就从林沅的身后出来,当面鞠躬道谢:“谢谢你们救了我,我叫赵芸葭,今天刚转校的学生,在10班。”

    容卉一听到“赵芸葭”这三个字,顿时瞪大了眼睛。她这是随手救了一个女主角,书里的女主角容卉到现在还一直记忆尤深,即使过了那么多年了也忘记不了。

    女主角的名字不就是叫“赵芸葭”,她哥哥容越的官方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