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其实在《超级巨星》里并没有所谓的女主角, 这本书主要讲的是三个男孩子为了梦想,奋勇之上, 青春,热血的故事。而赵芸葭是容卉早逝之后,出现的一个女性人物形象。因为笔墨多,加上后期的赵芸葭选择去了娱乐圈演戏,和当时已经红透边的巨星容越拍MV的时候有过几场对手戏,不巧被狗仔抓拍到把照片传到网上。

    于是这原本八竿子都不到一起的两人传出了一些绯闻。

    之后赵芸葭蹭着容越的热度接了偶像剧一夜爆红,随后便一路青云直上, 成为当下不可多得的当红玉女明星,在拍一次电影的时候和容越饰演情侣关系。由于两人出色的演技, 加上容卉跟赵芸葭饰演的这对情侣命运多舛,最后以悲剧的结局收尾, 让广大粉丝们一直意犹未尽,纷纷嚷着要在戏外在一起,收获了不少CP粉。

    虽然没有得到过书里的容越的亲口承认, 可架不住广发粉丝们的脑补以及幻想。不管在书里还是书外, 粉丝们一致认为容越跟赵芸葭是官方CP。以至于后期的赵芸葭被不少书粉认为是女主角, 这也是容卉一听到“赵芸葭”这个名字,脑海深处所浮现出来的记忆。

    林沅一听赵芸葭是自己班级上的同班同学, 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今天刚来的转校生,叫什么赵什么来着, 这名字听起来挺拗口的。”

    赵芸葭连忙介绍自己:“赵芸葭。”

    未了, 她顿了顿,声音轻轻:“我以为你认识我才救我的呢?”

    眼前这名长相英气的女孩子似乎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她刚才看到林沅怒气冲冲地朝着她走过来还以为林沅是发现了她是同班同学才出手相救的, 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抬头看到另外一张笑靥如花的脸, 赵芸葭看呆了, 她从未见过有一个女孩长得像容卉这么漂亮,眼睛像是雨后的湖水那样波光潋滟,皮肤像上好的牛奶般那样白皙诱人,乍一看就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美中不足的是,身高略微矮小了一些,不过也不受到整体影响,反而更显得娇小玲珑可爱。

    林沅本想说不认识,可看到容卉蹲下地上,双手捂着肚子,就顾不上赵芸葭了。

    很少见容卉这副萎靡不振,痛苦万分的模样,这让林沅紧张了起来,容卉可是她多年来的好朋友,还是她爷爷的关门弟子,千万不要受伤。

    她赶紧跑到容卉的面前,蹲下身来:“卉卉,你怎么啦?你别吓我,刚才那两个男人逃跑之前推了你一把,是不是把你弄疼了?”

    “你怎么啦,是不是真的很难受?”

    林乐雅也着急了起来:“卉卉,你撑着点,我给你打120电话急救。”

    她和林沅两个人顿时着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那样团团转,从未见过元气满满的容卉像现在萎靡不振地蹲在地上不愿意站起来,脑海里立刻弥补了不少奇奇怪怪的原因。

    容卉看到两个小伙伴着急得不得了的样子,不免哭笑不得。

    她能感觉应该是初潮来了,所以现在人很不舒服,双腿发软,肚子是胀鼓鼓的难受,暖流是一股接着一股。之前因为嘴馋还和林沅两个人一起瞒着林乐雅偷偷的吃冰淇淋,也不知道是是不是这个原因导致她现在肚子很痛?

    容卉附耳在林沅的耳边:“我可能是来初潮了。”

    她不愿意站起来是因为裤子上应该沾染了不少血迹,站起来走路的要是被人看到的话挺丢脸地啊。同时容卉由衷地感到高兴,总算等来了初潮,这样她就不用担心起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林沅瞬间瞪大了眼睛,和掏出手机要打急救电话的林乐雅说:“别打120了,卉卉来大姨妈了。”

    林乐雅高兴地撒花花:“真的啊,我们家卉卉终于成为大人了耶!走,一起去清吧点一些鸡尾酒庆祝一下?”

    林沅再接再厉:“卉卉,要不我晚上给你弄了趴体,庆祝你终于来初潮了?”

    容卉听到两个好友奇葩的庆祝理由,立刻摇摇头表示不要去。

    她继续蹲在地上,向两位好朋友求助:“你们哪位好心地帮我想想办法找一件外套遮一下?”

    要是这样走出去,容卉觉得是实在太丢脸了,而且她能感觉到身下的那股暖流是越来越多了,单薄的裤子快要遮挡不住了。

    哎,这个时候来大姨妈,真的挺糟糕的。

    这时赵芸葭二话不说地脱下了外套,递到了容卉的面前:“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用我的吧?”

    容卉迟疑了几秒,最后还是接受了赵芸葭的外套,认真地道谢:“谢谢,我明天把衣服洗好还给你。”

    赵芸葭:“不客气,还有……谢谢你救了我。要不我改天请你们吃饭?”

    晚上再去找一份兼职,眼前的这个三个女孩从谈吐气质穿着方面,应该非富即贵,请她们吃饭的话可能要花掉几个月的生活费。

    林沅拉过容卉和林乐雅,替她们答应了下来。

    在她看来,救命之恩用一餐饭回报完全可以理解。

    和小伙伴们告别以后,容卉回到家,身上黏糊糊的感觉让她感到十分的不舒服,就赶紧去了卫生间清洗。

    这时叶清辞从外面的回来,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袋子。发现在玄关上的鞋子后,她就朝着容卉的房间走去,发现房间里没有人,正觉得奇怪女儿去哪儿时忽然听到哗啦啦的水声,就站在门外,敲了敲门:“卉卉,卉卉,你在里面吗?”

    隔着门隔着流水的声音,让容卉听得不是很清楚,隐约感觉那是妈妈的声音。

    “妈,是我在里面。”

    洗漱完毕以后,容卉从里面出来。叶清辞朝里面一看,眼尖地看到了换下的衣服裤子上面有红色的印迹,就走过去再去确认一遍,顿时喜上眉俏。

    叶清辞抓着容卉的双手,压低着声音询问:“卉卉,你今天来大姨妈了?”

    太好了,再不来大姨妈,她都要急地带女儿去医院检查身体。原本叶清辞是不着急的,因为她自身也来得晚,觉得女儿可能遗传到了她的基因,初潮来得也要晚。可她仍旧向周围的人打听现在女孩子一般都什么时候来初潮地?

    这一打听就不得了,周围的很多人都说按照现在这个社会条件下的女孩子通常13,14岁就来初潮了,有些甚至是更早,11,12岁就来了,15岁还不来初潮的女孩子实在太少了。

    叶清辞立刻想到她们之前那个年代,因为生活水平还不是很富裕,很多女孩子都是15,16岁来得初潮,而她自己也是16岁那年来得初潮。可眼下,生活水平富裕的情况,女儿到了15岁还不来初潮,这让叶清辞急得连夜挂了一个本地很有名气的专家,准备等女儿双休日放假的时候,带她去检查一下身体。

    一想到女儿现在来了初潮,叶清辞赶紧把藏在抽屉里的卫生巾拿了出来,放在容卉的手里,手把手地交她怎么用,还嘱咐她在生理期之间不能喝冷水,吃冰的,辣的,最好也不要洗头发等生理期结束以后再洗。

    之前林乐雅跟林沅分别教过容卉一次,容卉知道怎么使用,可看到叶清辞脸上的关怀以及细心后,她就不吭声了,不厌其烦地又听了一遍。

    叶清辞谆谆善诱:“卉卉啊,你现在来初潮了,就意味着你生理上长大成人了,知道吗?”

    容卉乖巧地点点头。

    叶清辞继续:“妈妈要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要好好保护自己。如果谈恋爱了,嗯或者以后……”

    这种话已为人妻,已为人妇的叶清辞尤其是看到女儿懵懵懂懂的眼神,更加难以说出口,可不说出口又怕女儿受到伤害。

    斟酌了很久,叶清辞清了清嗓子:“总之没结婚之前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如果万一哪天真的情不自禁了,也要做好防护措施,知道吗?”

    “对了,什么是防护措施你在网上查一下就知道了?”

    叶清辞看着女儿纯洁的眼睛,还是无法说出防护措施就是戴安全套,只好用这种委婉的方式提醒容卉。她不排除容卉在读大学,或者在研究生的时候遇到一个心仪的男生,万一情难自禁发生了关系,那也是可以理解的,就是有一条必须要好好保护自己。

    曾经有一个朋友的亲戚的女儿,还没有成年,就偷尝禁果,然后女孩懵懵懂懂地怀孕了还不知道,单纯地以为自己只是长胖了,等到父母发现的时候带到医院去打胎,早就来不及了,只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送人或者送孤儿院。

    这种事情的发生叶清辞曾经跟容祖某一天深夜地讨论过,且不论早恋的对错,双方父母都有一定的责任,没有及时给自家的孩子普及那方面的知识,如果做好了防护措施,这种悲催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还有的家长老觉得孩子对那方面的事情感兴趣了就羞耻,斥责孩子,其实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对那方面的事情感到有兴趣,是属于正常现象。作为家长应该要好好引导,教育,普及知识,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未成年少女去医院打胎了。

    叶清辞再一次强调:“无论如何,女孩子都要好好保护自己。卉卉,你知道吗?”

    容卉答应了下来。

    她目前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只想要好好读书,考上清大。

    很快到了晚饭的时候,一家四口都到齐了。父子俩是一起回到家,他们在同一所学校上班,常常开一辆车。

    当初容越说退圈就退圈,认认真真地跟孟仲熙跟霍砚白告别后就回归了清大。RMH这支超级火的乐队没有了主唱容越了以后,开始慢慢地萧条了下来。李修找了无数人来代替容越,可那个人终究不是容越,无法给歌迷们带来极致入骨的感觉。

    为此,李修以及公司高层低下了昂贵的头颅,亲自上门拜访容越,请求他回归乐队,需要什么条件尽管开出来。但容越是一个做了决定以后就不会回头的男人,委婉地拒绝了李修。

    后来孟仲熙因为身体原因退出了乐队,没多久,霍砚白也退出了乐队。曾经红极一时的RMH乐队就这样解散了,让无数粉丝惋惜。他们创下了单张专辑销量2600万的神话,至今还无人打破,成为粉丝们一个珍贵的年少回忆。此后20年内,再也没有一支乐队像是RMH那样一呼百应,场场爆满。

    容越从大学毕业以后,就被清大破格留任了下来。一边教书一边继续着数学的研究工作,29岁那年,凭着出色的研究成绩,被清大评为最年轻的教授,受到过很多高校的邀请,一些不凡跟清大齐名的学校,可容越仍旧选择了留在了清大任教,同时他也是一名优秀的数学家。

    在清大,学子们都只有有容越这个年轻教授坐镇数学系,无论是学修课还是必修课,场场爆满,风头盖过一切的校内人物。清大有个传说,那就是流水的校草,铁打的“容教授”。

    清大有个BBS的论坛,专门有个帖子吹嘘容越的一些“丰功伟绩”,虏获了一大群的迷弟迷妹。

    家里有一面墙,专门摆放着全是容越参加各种比赛得来的奖项。叠放在了一起,明晃晃地让人亮眼睛。

    晚餐是水煮肉片,糖醋鲤鱼,红烧狮子头,清蒸螃蟹,青菜肉丸子汤,全是容卉跟容越这两兄妹所爱吃的。

    容祖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容卉的碗里,嘱咐她多吃点,又照常说起了自己日常的工作内容:“今天我们天文系的教授们在说,国外有个年轻人了不起啊。通过望远镜,发现了一颗还未被天文学家发现的行星,当时引起了整个国外天文届的轰动,媒体争相报道。他们说,这名年轻人在面对国外媒体的采访时,一直强调自己是个华国人。”

    “这年轻人挺有一颗爱国心的,不像有些年轻人去了国外早就忘本了。他以后肯定很了不起啊,前途无量啊。”

    容祖的语气里满满地都是夸赞,很少从他嘴里听到对别人的认可以及夸奖,可见容祖是真的为这位年轻人发自内心地感到自豪。

    容卉放下筷子,替容越争辩:“哥哥也很了不起啊,不仅是我们国内,还是世界上最年轻的菲尔兹奖的获奖者。”

    “哥哥真的是超级了不起。”容卉冒着星星眼赞美。

    容越的嘴角慢慢地弯了起来,能听到妹妹的夸赞就什么都值得了,也不枉他当初坚持参赛拿奖,为的就是给妹妹增光。

    吃过晚餐以后,容卉就跑到容越的房间里,敲了敲门

    容越在做课题,回头一看,看到日渐水灵的妹妹,开始像个老父亲一样地嘱咐:“卉卉啊,你现在还小,不要谈恋爱,知道吗?”

    容卉安抚哥哥的心:“知道啦,知道啦。”

    她想起今天在学校后面公园遇见的赵芸葭,就忍不住问:“哥哥,你以后会和一个像我这样年纪的女孩子谈恋爱吗?”

    容越皱了皱眉头:“那我不是啃幼吗?”

    容卉追问:“万一呢?”

    容越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太小的话,会有代沟,我想我应该会找了同龄的或者年纪差不多的吧。”

    容卉“哦”了一声,认真地思考着哥哥以后的未来老婆会是怎样一个优秀的女生。她总觉得像赵芸葭那么小的年纪,跟成熟稳重的哥哥看起来一点都不搭。

    容越看着妹妹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以为他以后有了女朋友或者老婆以后会减少对她的宠爱,顿时失笑,伸出手像小时候那样地摸了摸容卉的发顶:“那等你嫁出去以后,哥哥再考虑人生大事。”

    容卉惊呆了,等她嫁出去岂不是要再过10多年,到时候哥哥都四十几岁了,一半的人生都过去了。

    她拉着容越的手臂撒娇:“太晚了,不好,哥哥早点结婚。”

    “结婚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不过哥哥目前真的没有成家结婚的打算,你好好读书,哥哥就是你一个人的哥哥。”

    怕青春期的妹妹胡思乱想,容越对着妹妹许诺,反正他现在身边没有合适的女孩子,结婚的事情都没怎么考虑过。据赵乐说,通常妹妹对哥哥未来的老婆会充满敌视,觉得嫂嫂抢走了哥哥。

    容越很想对妹妹说,完全不用担心。无论以后他会不会结婚,妹妹跟妻子是一样的重要。可现在容卉有点小,等再大一点的时候,再慢慢给她灌输这方面思想。

    容卉鼻尖发酸,知道哥哥十分宠爱她,从小她就知道,如果不是她,可能按照书里的发剧情发展,哥哥现在应该是一位一呼百应的巨星,全世界都布满了他的迷妹。

    哥哥为了她,为了家人真的改变了很多。

    这么一想以后,容卉走到哥哥面前,睁着那双大大的眼睛问:“哥哥,你当初放弃了你的梦想,你现在幸福吗?”

    容越猜到了妹妹的想法,敲了敲她的脑袋:“怎么老是问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记得刚退圈的那会儿,妹妹老是跑到他身边问他以后想起来会不会后悔?可容越是一个不容得自己反悔的人。他立刻回归学校,投入到学术的海洋中去,忙着参加比赛拿奖,哪来的时候去后悔退不退圈。

    容卉“哦”了一声,打算不缠着哥哥回房做作业。

    忽然听到身后的容越:“卉卉,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我很幸福。”

    晚上七点整

    容卉回到自己的卧室,开始做着哥哥给的数学卷子。她的桌子靠窗,微黄的灯光勾勒出了少女窈窕纤细的身姿。

    她不知道的是院子外面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里面的裴寒抬头看了一眼楼上的那间卧室,就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抬头看着窗帘下的那一抹身影。

    11年过去,他终于从M国回来了。

    昨天晚上坐的飞机,一下飞机,裴寒就急匆匆地赶到了曾经记忆里的那幢别墅。此时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里面传来一阵阵的欢声笑语。

    裴寒开始把车停在了很后面的小道上。等到后来,看到小区这边散步的路人不怎么有,等把汽车停靠在了院子外面的门口。

    他看不到容卉的身影,也不知道11年过去了,容卉是不是忘记了他这个小哥哥,只是透过车窗看着窗户边勾勒出来的那一抹影子。

    这样也好,起码有个影子可以看得到。在M国的时候,他想容卉的时候只能看看她送给他的画。年少之间纯真的感情让他们没有留下任何一张照片。

    这11年内,裴寒不是没有回来过几次。可他是个少年老成的孩子,总觉得经历过一次离别以后,对他对容卉来说那就够了,他不想再看到容卉哭着对他说让他早点回来。毕竟他只能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回去,无法陪伴容卉很长时间。就算出现在容卉面前又能怎么样,反而是离别的时候让容卉更加难过而已。

    离别的痛苦尝过一次那就够了,等他彻底从M国回来了,那他才会彻彻底底地站在容卉的面前。

    还未成年的时候,他在曾经林助理的陪伴之下坐着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回到华国回到蓉城来过几次,通常选择有意义的时间段回来,容卉一点都不知道。

    他像个路人那样站在远处看着容卉,看着她幼儿园毕业,小学毕业,初中毕业,慢慢地从一颗小团子长成了一名亭亭玉立的少女,并不敢贸然出现。

    看到容卉过得好,他就开心了。

    直到卧室的那间灯熄灭了,裴寒这才开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