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60章 第六十章
    换做是任何异性, 容卉觉得自己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傻白甜,毫无顾忌地跟着男性友人或者男朋友单独来到公寓。

    叶清辞常常对她说,任何异性一旦发出邀请去家里那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包括她以后所交往的男朋友。可这个人换做是裴寒时,容卉完全把这方面的担忧以及顾虑抛之脑后。不知道为什么, 她打从心底里信任裴寒。

    裴寒仍旧是她儿时的小哥哥,会爱护她,保护她, 给予她像哥哥那样一份真挚的兄妹之情。

    走进裴寒的公寓, 她像是在家里那样自在,到处地随便逛着,发现成年的单身男人的住处居然意外地干净,没有所谓的乱袜子齐飞,地上是一层不染,外面挂着昨天洗干净的衣服。

    容卉不由好奇地问“裴寒哥哥, 你最近一直住在这里吗?”

    她依然记得裴寒的家里就在自己家的隔壁的隔壁, 多年下来那幢别墅一直空着,也没有被别人买走。

    有好几次,她站在那幢别墅的面前, 盯着那扇大门什么时候打开,里面的灯什么时候再次亮起来。

    可惜啊, 这些年内那扇大门一直紧紧地关闭着, 房子里面是一片的漆黑。

    在厨房洗草莓的裴寒手里一抖,突然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他不愿意欺骗容卉, 同时也不想被容卉发现其实他前几天已经回到了华国, 回到了蓉城, 只好模棱两可地回答“嗯, 工作忙的时候会住在这里,离公司近。”

    这倒是真话。工作一忙,裴寒就会住进离公司很近的公寓里,方便上下班。

    容卉很快对身上湿透的校服裙感到了不满意,就拿着裴寒为她准备好的衣服去卫生间洗漱。

    裴寒仍旧在为容卉洗草莓,仔细地把草莓的叶子给一个个摘掉。他把洗好的草莓放在透明的盘子里,全部洗完以后,裴寒就坐在客厅内等着容卉出来以后吃水果。

    几秒后,他拿出了口袋里那张画,珍惜地抚摸了一下边沿的角面,心想;多亏了他当时灵机一动,想到了用这个办法引起容卉的注意。不然他就怕容卉早就忘记了他,再次见面的时候来一句“你谁啊”?

    真好,这些年容卉没有忘记他,那真是上苍对他为数不多的厚待之一了。

    过了一会儿,容卉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她穿着裴寒助理买的运动套装,半干半湿的头发披散了下来,有几缕头发顽皮地垂在了她的脸颊上,整个人显得更加粉嫩,有着纯天然地一种少女的娇媚。

    一眼就看到了放在水晶盘子里的水果,容卉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哇,草莓。”

    放在水晶盘子里的草莓又大又红,一颗颗地叠放在一起,难得的是大小一致,像珍品。容卉记得现在的季节是没有草莓的,就算有,那也只是四季草莓或者春秋草莓。一般到草莓应有的季节是在5月份左右,那真是又大又甜又好吃。

    这个季节还有草莓,肯定是大棚里采摘运营过来卖的。这么多年过去,她的小哥哥仍旧还记得她喜欢吃草莓。

    裴寒朝着容卉招了招手“快过来吃。”

    容卉坐在餐桌子,一手拿着一个草莓放在嘴里。边吃边说“好甜啊。”

    吃了几个,容卉发现这些草莓的口感完全可以跟应季草莓相媲美,就好奇地问“裴寒哥哥,你从哪儿买来的草莓,好好吃啊。”

    裴寒的嘴角不由得咧开了“嗯,你喜欢吃就好了。”

    容卉调皮地扮了一个鬼脸,开玩笑“难道我每天都要吃草莓,你每天都给我买吗?”

    裴寒认真地点头“好。”

    容卉“不用了,你告诉我哪里买的就行,我自己买。”

    裴寒摸摸鼻子“外面买不到,这些草莓是我们旗下的一个农业公司新开发的产品,还没上市呢。”

    他一直记着容卉喜欢吃草莓,那个时候只有应季的时候才有草莓。小时候的容卉老是一天到晚地嚷着要吃草莓,水果中最让她喜欢的也是草莓。后来他长大了,发现草莓这种娇弱的东西有了春秋草莓跟四季草莓,一年四季是都可以吃到,可这些培育出来的草莓都不如应季草莓那般好吃。

    为了能让容卉吃到好吃的草莓,裴寒就着手让林助理去收购相关的农业公司,正好瞎猫碰到了死耗子,运气很好地收购了一家因为资金链断掉而破产的农业公司。注入资金后的第一件事情,他就让相关负责人去大面积地培育草莓。

    一种又甜又好吃,能一年四季吃到的草莓。

    容卉盯着眼前的一颗又红又大的草莓,听到裴寒的解释,才恍然大悟,难怪盘子里的草莓看起来大小一致,原来是裴寒哥哥让人特意挑地。

    猝不及防,她塞了一颗草莓给裴寒,问“甜吗?”

    酸酸甜甜的感觉在舌尖蔓延开来,裴寒看着容卉弯弯的眼睛,笑着回答“甜。”

    他看到容卉的头发有些湿漉漉的,又问“你没把头发全部吹干吗?”

    容卉“长头发吹吹好麻烦啊!”

    其实她就是懒,觉得把头发全部吹干手太麻太累了,就吹了四,五分的干,随便这样披着,等着自然干。

    裴寒不出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去了卫生间。不一会儿,他手里拿着一个吹风机,把插头插在了插座上面。

    容卉没反应过来“裴寒哥哥你干嘛啊?”

    裴寒拿着吹风机,走到了容卉面前“给你吹干头发,等下送你回家的时候,被风吹到了的时候,会冷到。”

    容卉“哦”了一声,她感到十分不好意思,可当裴寒的手抚摸着她的头发时,暖暖的风吹过她的头发时。

    她感觉到了跟自己吹头发不一样的感觉。

    舒服,很舒服。

    闭着眼睛,容卉享受着这种待遇,从一开始地不好意思变成了理所当然。她发现她的小哥哥吹头发的技术实在是太棒了,比理发店的发型设计师吹的头发还让人感觉到舒服。吹风机的温度被他控制地很好,不会很烫也不会很冷,整个人像是在沐浴在冬日里的暖阳一样,暖暖地十分让人舒服。

    裴寒低头看着容卉,她眯着眼睛,神情享受,看起来和家里每次撸毛的小丢有几分相似,当真是又可爱又慵懒。

    裴寒每次给小丢撸毛,小丢都会舒服地咕噜咕噜地叫着。

    他给容卉吹头发时,手感十分顺畅,不像生疏的人那样让头发打结硬然后用手弄开扯出几根头发。

    裴寒缓慢地把手指插在了那头瀑布般的长发间,灵活地梳理着。

    这么舒服的吹头发技术,让容卉微微有些陶醉“裴寒哥哥,你常常给女孩子吹头发吗?”

    裴寒梳理在黑发间的手指停顿了一下“为什么这么问?”

    容卉吹着彩虹屁“因为跟那些大师级的发型师吹头发有得一拼了,太舒服了。如果你去做发型设计师,你肯定被女孩子们争着抢着。”

    裴寒失笑“我就给你吹过头发而已。”

    他低着眼睛,不经意间看到了一片雪白的脖颈,皮肤好得看不见毛孔,晶莹剔透地像是上好的羊脂白玉,殷红的嘴唇微微地抿着,像是一颗熟透的草莓,想让人尝一口。

    心跳如雷,口干舌燥。

    裴寒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

    原来一直心心念念的妹妹再次见面的时候居然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姑娘,再也不是小时候那个软软萌萌的小团子了。

    男女有别,他是不是某些方面要注意一些?何况容卉现在还怎么小,一定不能让她感觉到有早恋的味道。

    意识到这个问题以后,裴寒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垂了下来。可偏偏这样的一个俯视的角度,造成了他不经意看到了内衣的边沿一角。

    裴寒的脸瞬间爆红,喉结忍不住滚动了几下。

    他发现多年来一直当成妹妹的容卉长大后居然有如此妩媚的一面,心跳跳得好像要从嗓子口里蹦出来似的,内心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酵,在变质。

    几秒后,容卉明显感觉到头顶吹风机的声音变慢了,后来是逐渐没有了。

    她抬头看到了裴寒的目光一直看向了厨房,就好奇地问“小哥哥,你怎么了?”

    裴寒吞咽了一下口水,他把吹风机塞到容卉的怀里“你,你自己吹。”

    容卉不明白吹得好好的,怎么又不吹了?

    “为什么呀?”

    那双纯洁无瑕的眼睛看着裴寒,裴寒看到了她的眼睛里丝毫没有一丝别的杂质,忍不住暗暗地骂着自己真是一个禽兽。

    他只好别扭地把头看向别的地方“我,我乱了。”

    说完,他就落荒而逃,留在了一头雾水的容卉。

    乱,乱什么啊?

    放学后,赵芸葭回到家,她放下书包,没有像赵芸芸那样去自己的卧室写作业,而是系上围裙,开始洗菜做饭。

    像往常那样,她爸爸今天又发了信息和她说不回家,让她在家好好地听陈阿姨的话,能帮的尽量帮陈阿姨,毕竟陈阿姨一个人在家照顾着两个孩子很不容易。

    赵芸葭看完信息,只觉得眼角发酸。她爸眼里就只有陈阿姨,想的是陈阿姨照顾一个家庭不容易。完全没有想到他女儿生活的有多么辛苦。一边要念书,一边要回家做家务,还要兼职打工攒私房钱,恨不得一天当成48个小时在用。

    都说有了后妈就一定会有后爹,这话一点都没有说错。这些年来,她爸爸眼里心里就只有陈阿姨,完全忘记了还有一个女儿,什么好玩的好吃的首先想到就是陈阿姨跟赵芸芸。

    至于要家里添什么新东西了,那肯定是赵芸芸的东西。就像赵芸芸初中的时候吵着闹着要买钢琴,爸爸跟陈阿姨省吃节用地给她买了一架钢琴。赵芸芸弹了没几年没兴趣了,那架钢琴就放在了客厅的某个角落无人问津。

    可她当时想要报名一个舞蹈班,爸爸就说最近公司的生意不景气,连带着他的工资相对减少了不少,没有钱给她报名舞蹈班。

    赵芸葭一边切菜,一边望着厨房的天花板,不知怎么地想起了一些曾经的事情,心里直发酸。她心里估算了一下时间,发现还有将近三年的时间才能离开这个家。心里不免地又叹了一口气,好久。时间能不能过得再快点,再快点,等她完全成年了,就可以彻底地离开了这个家,考到离蓉城远点的城市去念大学。这样的话,就可以不用常常见到父母跟赵芸芸了,那她的人生会幸福很多。

    做完菜,赵芸葭摘下围裙。她洗完手,转身的时候就看到了从门口打完麻将回来的陈阿姨,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

    “做好饭了吗?”

    赵芸葭点点头。

    打扮时髦的中年女人就说“那你去叫芸芸吃饭。”

    赵芸葭就去卧室找赵芸芸。说真的,她今天有点害怕见到赵芸芸。今天早上拒绝了赵芸芸期中考试作弊的要求,不知道她会不会把这次的怒气发在她身上?

    走到卧室,她敲了敲门,屋内没反应。

    赵芸葭直觉去卫生间找赵芸芸,喊她去吃饭。这时卫生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她走过去还没有敲门,就发现门开了一条缝隙。

    看到了眼前这一幕后,赵芸葭恨不得此时此刻失明了。

    她看到同父异母的赵芸芸穿着睡裙,惨白着一张脸站在镜子面前,手里拿着一支验孕棒。隔着大概1米的距离,赵芸葭看到了那支验孕棒上的红线是两条。

    两条红线,那就是意味着赵芸芸她是不是怀孕了?

    赵芸芸没想到卫生间的人会被推门,条件反射性地尖叫了一声。她的手指指着赵芸葭质问“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啊,进来的时候怎么都不敲门的呀?”

    赵芸葭真希望找个洞干脆钻进去算了,她无力的解释“我,我一推,门就开了。我只是来叫你吃个晚饭。”

    赵芸芸气急败坏“吃你个头啊!”

    她随手把验孕棒扔在了垃圾桶内,走到赵芸葭面前,打算威胁她不许把刚才看到的事情给说出去。

    这时门被人给彻底地推开了,刚才那声尖叫声引来了陈女士。她急匆匆地赶到卫生间去,一脸关心“芸芸,你怎么啦,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没事吧?”

    赵芸芸赶紧摇摇头,她没想到妈妈会来卫生间,瞬间想起了丢在垃圾桶内验孕棒,正想移动脚步去遮挡一下时,忽然间发现她妈妈的眉头皱了起来。

    眼尖的陈女士发现了扔在垃圾桶上面的验孕棒,就走过去去捡,她记得自己的避孕措施做得十分好,而且前几天刚来过大姨妈,那这支扔在垃圾桶里的验孕棒绝对不是她的。

    难道是两个女儿的?

    陈女士弯腰去捡,赵芸芸跟赵芸葭来不及阻止。

    一捡起验孕棒,陈女士的脸色立刻变得刷白,指着验孕棒上的两根红线,厉声询问“这支验孕棒是谁的?”

    “赵芸葭是你的吗?还是你,赵芸芸,是你的吗?”

    赵芸葭跟赵芸芸都不吭声,陈女士再次问“我问你们两个人话呢,这支验孕棒到底是谁的?”

    等待陈女士的仍旧是沉默,她开始着急了,指着继女跟女儿“我让你爸回来,一起审问你们。小小年纪的居然都不学好,真是气死老娘了!”

    陈女士一摸口袋里的手机,发现刚才走得着急了忘在饭桌上。她赶紧走出卫生间的大门,去桌子上找手机。拿到手后,就立刻打电话给丈夫,让他赶紧回家处理这件大事。

    只剩下赵芸葭跟赵芸芸两个人的时候,赵芸芸走到赵芸葭的面前,小心翼翼地讨好“姐,姐姐。”

    赵芸葭不吭声,直觉赵芸芸这么小心翼翼地讨好肯定没什么好事情。只有她做错事情了,需要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给她背锅时,才会像刚才那样小心翼翼地讨好。

    果然,赵芸芸厚着脸皮建议“姐,等一下要是爸妈问起你来的话,你就说那支验孕棒是你的,好不好?”

    赵芸葭想也没想地拒绝“不好,其他事情我可以帮你背锅,唯独这件事情我不能背锅。”

    赵芸芸拉着她的手,继续哀求“姐姐,我知道你最好了,你就帮我背一次锅吧。我保证以后我绝对不找你麻烦,而且我还把每个月的生活费给你,再也不让妈妈找你任何麻烦了,好不好?”

    “如果你不帮我背锅的话,那你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啊。你别以为是平时的那种小打小闹的麻烦,我真的要生起气来那可是很严重的。”

    赵芸芸威逼利诱,她说这话的时候说得有些心虚。刚才一看到验孕棒上的那两条红线,她顿时感到晴天霹雳。没想到那仅有的一次,居然中标了。难怪她最近老是感到恶心犯困,原来是怀孕了。

    摸了摸肚子,赵芸芸拿定主意,这个孩子一定不能要。等过几天,她就偷偷地去医院做人流手术,这样就没有人知道她怀孕了。

    以前她做错什么事情,都是让赵芸葭背锅的,而且赵芸葭一点都不会反抗,只会默默地承受下来。

    这次也不例外。她一定要让赵芸葭主动向爸妈承认那支丢在垃圾桶里的验孕棒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