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
    一中要举行演讲比赛, 每个班级派出一个代表去参加。高一一班的班主任原本想要把这次比赛的名额交到班长手里,可班长这次得了比较严重的感冒,嗓子哑掉了, 不能参加三天后的演讲比赛。

    想来想去,班主任就把这个演讲比赛的任务交到了容卉的手里在,主要是借此机会锻炼一下容卉的口才以及胆量。

    课间休息的时候,班主任把容卉叫了出来, 仔细地给她说了一些参赛的规则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

    她还嘱咐容卉这是友谊赛, 输赢并不重要,重在参与,不必有太大的压力。初次见面,班主任就对眼前这个文静又漂亮的女孩子很有好感, 加上成绩好, 更加爱屋及乌了。

    班主任觉得容卉什么都好, 就是性格比较内向, 话不多,面对陌生的人时容易含羞, 是一个喜欢安静,喜欢独处的小姑娘。

    这次的演讲比赛班主任早就打算好了, 自己所在的班级重在参与就行,至于名次什么地都不用太在乎。

    他们一班用不要事事争第一,偶尔要把第一的名次让给其他班级去。

    容卉回到教室时, 发现后排课桌边围绕着一群男生, 乱哄哄地不知道在起劲什么, 时不时地发出一些倒喝的声音。

    她问“这是在干什么呀?”

    林乐雅拉着容卉的手, 告诉她“哦, 他们在压这次演讲比赛你得第一还是蒋妩得第一?”

    容卉的脸上挂着黑人问号, 不解地看着林乐雅。

    林乐雅解释“他们一听说学校要举行演讲比赛,就暗戳戳地来了一场赌注。嗯,你跟蒋妩之间的赌注。”

    “多数男生压了蒋妩会得第一,因为你给人的感觉很安静,又比较容易在外人面前含羞。演讲比赛那么多人,他们就觉得你比较不容易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包括林乐雅自己觉得容卉在这次的演讲比赛中应该赢不了蒋妩。容卉是个安静的女孩子,平时和人相处都是淡淡的,别人问她,她才主动回答。很少见到她主动跟别人交谈,一有空就默默地看着书本,并不十分擅长交际。和那个热情大方,多次代表学校参加演讲比赛的蒋妩比起来,确实没有什么胜算。何况容卉的长处并不在于演讲,她在于数学,英语,以及绘画,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才女。

    容卉一点都不介意男生们把她当成赌博对象,因为无聊的学生生活中难得有些这样的乐趣,她介意的是好朋友林乐雅的选择。

    眯着眼睛,她奶凶奶凶地问林乐雅“那你呢,压了谁得第一。”

    林乐雅讨好地一笑“当然是你啊。”

    容卉将信将疑地看了她一眼。

    林乐雅摸摸脑门“额,我压你压了一注,压蒋妩压了三注。”

    容卉故意装作生气地白了林乐雅一眼,见风使舵的林乐雅赶紧抱住了容卉的手臂“那我赶紧再去下三注,你看怎么样?”

    随后,林乐雅又马上转移话题吐槽“你说当初那些人是不是眼瞎,明明你长得比蒋妩要好看多了,居然评选了蒋妩为校花了。”

    这种事情方面,容卉更不介意了,她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啦。”

    蒋妩是他们一中最近评上的新校花,向来在男生们心中有着较高的人气。她和蒋妩的长相完全不是同个类型的长相,严格地说起来,那是没有可比性。

    容卉的五官长相偏清纯秀丽,美得就像天上的小仙们那样,温温婉婉地看起来毫无攻击性,而蒋妩正如她名字中的一个妩字,长相明艳似娇花,像带刺的玫瑰那样,让人初次一见不由地眼前一亮。

    可以说,两个女孩子在长相方面各有千秋,硬是有比的话,那容卉的长相更加地出色一些。当时评选校花的时候,容卉和林沅他们并不知情。等到她们知道的事情,特意去论坛上看了一下结果。

    容卉以一票之差落选了校花,而蒋妩得之无愧地成为了一中新晋的校花。林沅和林乐雅两个人当时就批评挂在论坛上的那张评选校花的照片实在是太丑了,颜值跟真人完全不知道下降了几个档次,也不知道是谁把容卉拍成这样还挂在论坛上参加校花评选。

    可即便是这样的长相,容卉仍旧受到了不少男孩子的喜爱。之所有落败,那是因为相比较蒋妩,15岁的容卉在长相方面还并没有完全张开,五官仍旧带着一些稚嫩。

    下节课是体育课

    容卉跟林乐雅在储物间换好衣服,约好一起去打羽毛球。因为她们比较磨蹭的关系,又临近上课的时间,其他女同学们都陆陆续续地走掉了,只剩下她们两个人。从刚才不断有人进来的嘈杂,喧闹变得一片的静悄悄。

    换好衣服的林乐雅对容卉说“和我一起去卫生间吧。”

    容卉在等林乐雅的时候,就去洗手。

    站在洗漱台洗手的时候,她把水龙头拧得慢了一些,耳边忽然间听到了一阵若有若无,隐隐约约的抽泣声音。

    因为这声音实在是太轻太轻了,容卉很不确定地朝着四处看了看,明明卫生间里已经空无一人了,怎么还会有这若有若无的抽泣声音?

    她问林乐雅“你有没有听到哭声啊?”

    林乐雅一开始摇头否认,可静下来心来仔细一听,别说还真的有。她看了容卉一眼,容卉也看了她一眼,从彼此间的眼神中得到确认。

    该不会有人被关在卫生间了吧?

    这时上课铃声已经打响了。容卉跟林乐雅已经顾不上体育课了,两个人分头去找。

    拉开一扇又一扇的门,容卉都没有发现里面有人,林乐雅也是。走到最后一扇门时,容卉拉开后,彻底地惊呆了。

    赵芸葭全身湿漉漉地坐在马桶上,嘴唇被透明的黏胶给封住了,双手双脚被捆绑在了一起,那是一种用言语无法形容的狼狈。

    她看向容卉的眼神,让容卉十分难受,

    她以前只听到过校园霸凌这四个字,可从未亲眼证实过,以为像这样的事情只产生在职高或者其他一些学校,从未想过像一中这样学习范围浓厚的学校也会发生校园凌霸这种事情。

    原来,校园霸凌这四个字是存在着每一所学校的,并不是学习范围浓厚的一中就没有了这种事情的发生。

    估计发生了这种事情,很多人并不知情而已。

    赵芸葭看到来救她的人是容卉,立刻哭了出来。眼泪一颗接着一颗地流了下来,她以为她被关在厕所里不会被人发现了,还以为会一整夜地被关在厕所里。

    被关在这里已经快两三个小时,她不能喊不能叫,而且也不能踢,无法向其他人求助。往来的人很多,她发出过哭泣的声音,可都没有发现她被关在卫生间里。原本的赵芸葭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没想到会被得救。

    容卉跟林乐雅两个人神色严肃,一个给赵芸葭松开绳子,另外一个则给她撕掉嘴上透明的胶带。

    被解救后的赵芸葭整个人都在抖,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

    两个女孩想起之前在储物间换下的校服,为了不让赵芸葭继续穿着湿漉漉的衣服而感冒,容卉就把自己的校服校裙交到了赵芸葭的手里,示意她赶紧换下身上被水淋湿的衣服。

    赵芸葭的眼角含着眼泪,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会这么对待她。她不过是拒绝了承认那支验孕棒是她的,隔天赵芸芸就带着人在学校的卫生里就这么对她,绑了她的双手双脚,还封了她的嘴巴,用冷水从头到脚地把她淋湿,骂她不知好歹心肠这么坏,故意让她在爸妈面前这么难受,这么难堪。

    林乐雅看着赵芸葭忽然心生可怜“是谁这么做的,你回家后快和爸妈说一声,或者和老师讲一下你被欺负了。”

    从小娇生惯养着长大的林乐雅世界里都是美好的,她从未见过世界坏的一面。在她看来,像赵芸葭这样地被人欺负,已经是人间惨剧了。

    赵芸葭不出声,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子。

    鞋子还是湿的,穿在脚上十分地难受,好在身上的衣服是干净的,有着阳光的味道,还有着一股茉莉花的香味。

    容卉忽然想到了原书里赵芸葭一夜成名之后,被网友扒出来她高中休学以后又退学,然后干脆就没有再读高中,连大学都没有去念就过早地进入了演艺圈演戏,期间地坎坷经历都不是一般人能够经历的。

    难道就是因为校园霸凌吗?

    “赵芸葭,我陪着你一起去老师那里一趟。你把情况给老师说一下,那些欺负你的人一定要受到教训,不然他们还会继续欺负你的。”

    容卉认真地跟赵芸葭建议,耐着性子“你不要怕,勇敢一些,我会陪着你一起渡过这个难关的。”

    可赵芸葭却立刻摇头拒绝了,声音轻轻地“不用了。”

    她一点儿都不想连累容卉被赵芸芸报复,告诉老师又能怎么样,也无法改变她现在的处境。老师只会告诉赵芸芸以后不能这么欺负同学了,到最后还是会让她们握手言和的。就算是请了家长的话,那又能怎么样?她没有一心一意为自己出头的父母,只有一对偏心眼的父母。何况赵芸芸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爸爸跟继母就算知道了她被赵芸芸欺负,也只会对她说“你是姐姐,就该让着妹妹。”

    林乐雅没想到赵芸葭的性格会是这么懦弱“你不告诉老师的话,那你以后再被欺负的话怎么办?”

    赵芸葭垂着眼睑“可能她以后不会再欺负我吧?”

    现在的赵芸芸只是生气她没有帮她背锅,才会做出这样欺负她的事情。可能再过一阵子,等赵芸芸气消了以后,就不会那么对她了。赵芸葭在心里自我安慰中。

    容卉真想摇醒赵芸葭不要这么单纯,那些欺负她的人只会觉得她软弱可欺更加变本加厉地。

    “赵芸葭,我觉得你要反抗下,不能任由她们这么欺负你。这次还好,只是把你锁在了卫生间里。也许我们没有经过,可能打扫卫生的阿姨会发现你。要是下次呢,她们更加过分了,到时候你要怎么办?”

    赵芸葭不出声了。

    容卉知道她很难受,可再这么恨铁不成钢,她也无法阻止赵芸葭的决定。看赵芸葭的样子,是不打算告诉老师或者家长了,也不想做任何反抗的举动了,打算把这些痛苦一个人默默地忍受了下来。

    和赵芸葭告别了以后,很快到了放学的时间,容卉整理完书包就站在校门口等着裴寒来她放学,脸上显得心事重重。

    裴寒十分准时,容卉给他说了放学时间,他就把车停在了附近的车位里,掐着时间就去接容卉放学。

    顺手地接过了容卉的书包,裴寒像小时候那样地单手拎着它,一路走过去的时候遭到了不少女孩子的回头相看。

    “哇,这小哥哥是谁啊?好高,好帅,腿好长。”

    “看着这体贴的架势,好像是容卉的哥哥?”

    “一班的容卉命也太好了吧,之前就有一个老帅老帅的大哥哥来送她上学,现在又有这么帅的小哥哥每天接她放学,真是人生赢家!好羡慕啊!”

    换做是平时,容卉的嘴角肯定是翘了起来。可今天的她显然没有把心思放在这里,裴寒也注意到了,容卉看上去一脸的不开心,似乎有什么心事?

    汽车开在了马路上。

    裴寒时不时地回过头看看容卉,最终克制不住内心的担忧,问“卉卉,你是不是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容卉摇摇头“没有啦。”

    她看着前面的马路,想着赵芸葭受到的那些欺负,越想越觉得替她难受。她想要做一些事情去改变赵芸葭现在这个局面,脑海里忽然浮现一个想法。

    她扑闪的大眼睛闪着亮光“裴寒哥哥,我想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可是我不知道做完这件事情以后,会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裴寒笑了笑“既然想去做那就去做吧,小哥哥支持你。”

    容卉“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裴寒“没事,有我呢,我给你担着,给你收拾残局。”

    到家后,容卉跟裴寒告了别,各自回自家的家。

    吃过晚饭,容卉像往常那样去书房写作业。今天晚上叶清辞跟容祖两个人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宴会,而容越则去了别的城市参加调研工作,整幢房子里就只剩下容卉一个人。

    容卉并不想参加那些宴会,在她看来,那些宴会十分无聊,还不如选择在家复习功课。叶清辞跟容祖也不勉强女儿,就嘱咐她一个人在家要注意安全,而他们则去拜访一下很快就赶回来。

    做完一张物理卷子,容卉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一看来电显示是裴寒,就接了起来。

    挂完电话以后,容卉就急匆匆地下了楼。

    一开门,就看到站在门口的裴寒,手里拿着一个瓶子,瓶子上面遮着一块黑布,另外一只手里还拎着一个大袋子,里面装着的东西让容卉挺好奇地。

    他从袋子里拿出两根仙女棒递给容卉“要不要玩?”

    容卉接过仙女棒,一脸的惊喜“裴寒哥哥,我们放烟火吧?”

    裴寒提议“去院子?”

    这种拿在手里玩的烟火棒除了小时候玩过几次以后,她就再也没有玩过。再次看到10年前玩过的仙女棒,容卉十分怀念。

    她好奇地看着裴寒手里拿着的瓶子问“这是什么啊?”

    裴寒神神秘秘“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来,我给你点火。”

    拿出打火机,裴寒给容卉手里的两根仙女棒点燃。很快,仙女棒发出了耀眼的火花。

    这时,裴寒拿下了瓶子上的黑布,打开瓶子的一瞬间,从瓶中飞出了无数的萤火虫。一只,两只,三只,四只,慢慢地越来越多,开始飞舞在了夜空中,一闪一闪地,像一颗颗移动的小星星,美得如梦如幻。

    容卉被眼前的景色看呆了,感觉周围好像有很多星星在围绕着她在飞舞,实在是太漂亮了。

    手上的仙女棒很快燃尽了,裴寒又重新给她换上。容卉一边挥舞着仙女棒,一边看着周围四处飞来飞去的萤火虫,一扫而光白天的郁闷,心情顿时美得冒泡。

    她转身的时候,看到裴寒正在看她,就好奇地问“小哥哥,你干嘛这么做啊?准备这些东西好麻烦的。”

    裴寒像小时候那样刮了刮容卉的鼻子“谁让你今天回家的时候一脸闷闷不乐的,想让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容卉不由地恍然大悟,随之而来的是满满的感动“所以,小哥哥你做这些是为了……?”

    裴寒说得一脸的理所当然“对啊,讨你开心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