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三天后的一个早上, 容卉收到了赵芸葭发来的短信,邀请她跟林沅,林乐雅一起吃午饭。拉开窗帘,她看到外面的天气, 阳光明媚, 万里晴朗, 是一个出去玩的好天气。

    和林沅,林乐雅两个人一起碰头以后, 容卉就带着她们一起来到赵芸葭说的那家中式小餐馆。

    赵芸葭早就站在外面等她们了,四个女孩子一起走进了餐馆。这家餐馆环境不错,卫生工作搞得也十分干净, 虽然不比她们之前去过的几家大餐厅, 但胜在清新雅致。

    这对家境不好的赵芸葭来说,已经做过了不少的功课才选出了这么一家让大家都比较满意的餐馆。

    容卉看着眉眼日渐明朗的赵芸葭, 和之前那个总是低着头说话, 神情畏畏缩缩的赵芸葭相差很大, 猜想她应该走出了校园霸凌的阴影,彻底地为她感到了高兴。

    容卉扬起了嘴角笑了笑,想起她的家庭条件, 就想彻底地帮赵芸葭一把。就当做好人送到底,送佛送到西。

    就在她想要开口的时候,赵芸葭举起杯子:“容卉,我就以果汁代酒敬你一杯,谢谢你。”

    容卉一饮而尽。

    赵芸葭看着容卉爽快地把杯子里的饮料一饮而尽, 自己也爽快地喝完了饮料。末了, 她的眼角湿润:“容卉, 如果你是男人的话, 我真的很想嫁给你。”

    这话她说的情真意切,发自内心。

    在她过去10几年的人生中,从未有人像容卉那样给她过温暖。因为家庭的原因,她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读书上。

    只有把书读好了,她才能出人头地,才能彻底地离开这个家。由于内心的自卑,赵芸葭老觉得别人看不起她,她也不会主动跟人交际,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朋友。

    久而久之,她常常独来独往惯了,难得有人这么认真地对待她,这让赵芸葭异常地感动。

    容卉听到赵芸葭说的这句话后,顿时哭笑不得。她友好地拍了拍赵芸葭的肩膀,开玩笑:“可惜我不是男人啊。”

    旁边的林乐雅也起哄:“如果容卉是男人,我也想嫁给她。”

    如果容卉是男人的话,长得帅,是学霸,脾气好,关键是三观正,人品好,在交往的时候肯定不会发生“劈腿,脚踏几条船”等等那样的烂事,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最佳男友。

    临走的时候,容卉找了一个借口偷偷地去买单,却发现赵芸葭早就付好了钱。她知道赵芸葭的家境并不是十分富裕,平时也在兼职打工,就硬要把钱给赵芸葭。

    赵芸葭拒绝了:“我接受了寒光集团的‘明耀之星’的慈善项目,一点都不缺钱啦。说好了这顿饭是我请的,就一定要我付钱。”

    容卉听到寒光集团这四个字,就心生疑惑,把她原本想要给赵芸葭介绍工作的念头给彻底地熄灭了。

    她知道赵芸葭平时一直打工,薪水又少,就萌发了想要赵芸葭去研究所工作的想法,正好她二伯容国哪里暑假里缺一个内勤。二伯出手大方,她觉得赵芸葭去那边工作几个月,肯定能把半年的生活费给赚来。

    走出中式餐馆的时候,四个女孩正要相互告别的时候,发现了不远处摆了一个算命摊子。林乐雅跟林沅两个人十分好奇,赵芸葭也是,一起拉着容卉来到算命摊子边。

    摆摊是一个极为年轻的男人,目测实际年纪不会超过30岁。戴着墨镜,只露出了下巴以及嘴唇,可仍旧让人觉得十分帅气。

    他拄着一个拐杖,似乎是个盲人。

    林沅一下子就来了兴趣,她问:“算个命需要多少钱?”

    年轻人闻言,勾了勾嘴角:“有缘分,不收钱,没缘分,那就要收钱。

    包括林沅在内的三个女孩都想要算命,除了容卉,她反而对这种灵神异怪的事情不怎么感兴趣,觉得算命无非就是另外一种迷信。

    没想到的是,那位戴着墨镜的年轻人却开口了:“你叫容卉吧,最近小心点,恐有血光之灾,你的死劫还没有完全过去。”

    林沅顿时恼怒了:“你这算命的,怎么说话的,开口就讲不出什么好话来。”

    容卉本来就没把算命先生的话当成一回事,正要拉着林沅她们离开的时候,那位戴着墨镜的年轻人又开口提醒她:“总之,你要记得,千万不要一个人单独去外面去玩,要和家人朋友一起去外面那样才安全。其实你的生命早就2年前停止了,之所以活着那是因为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改变了命数。”

    容卉听后,脚步刹那间停止了下来。

    2年前,那就是她13岁吗?原书中的容卉就是出车祸去世的,她之所以现在还活着,那是因为哥哥改变了梦想,选择去当了一名数学家,没有了那场所谓的演唱会,那就不会有车祸了。

    容卉转身去看那位戴着墨镜的年轻人,却发现他早已走了,只留下一个神秘的背影。

    和三个女孩告别了以后,容卉心乱如麻。

    她回到家,拿出一张数学试卷,还没有做了几道题,脑海里就回想起今天那个神秘的

    算命先生说得话,就放下笔去找裴寒。

    裴寒的家就在他们家隔壁的隔壁,这幢三层楼的小别墅现在只有裴寒一个人居住,平时紧闭着大门,显得冷冷清清地。

    容卉知道了大门的密码,就按了密码走了进去。

    她原本是想要站在大门外等裴寒回来,因为不想被路过的叶清辞或者其他人看见,就按了密码走了进来。

    里面玄关处还有一扇门,容卉知道密码是多少。不过,她没有开门进去,而是坐在台阶上面,等着裴寒回来。

    过了一会儿,容卉等得有些无聊,她一手托着下巴,两只眼睛开始打起了瞌睡。

    就在容卉昏昏欲睡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道俊秀的身影。她抬头一看,发现裴寒站在眼前,蹙着英俊的眉毛看着她。

    “怎么不进去,忘记密码了吗?”

    “你笨啊,密码就是你的生日啊。”

    他把容卉从台阶上拉了起来,伸出手弹了弹了她衣服上的灰尘,按下了密码,让容卉走了进去。

    容卉走到一半的时候,裴寒忽然间转身,就这样撞上了一堵肉墙

    “裴寒哥哥,你干什么忽然转过身来啊?”

    语气埋怨,又娇憨。

    裴寒的个子很高,比容卉高了不止一个半头,每次说话,不是容卉仰着脑袋说话,就是裴寒弯着腰说话。

    回过身的时候,为了照顾容卉的身高,裴寒微微地弯下腰,伸出手刮了刮女孩娇俏的鼻子:“你啊,下次要是再忘记走进家里,我就把家里的大门统统开着。”

    容卉立刻讨饶了:“别啊,到时候你家的东西不知道要被小偷偷去多少。”

    这时一阵“喵呜喵呜”的声音传了过来,容卉的心思立刻被吸引住了。她回头一看,发现一只毛发油亮,憨态可掬的大猫咪,垫着肚子朝着他们走来。

    容卉越看这只猫咪越熟悉,看向裴寒的时候,从裴寒的眼神中得到了确认,她惊呼:“这就是小丢吗?”

    裴寒想起了今天在公司太忙了,忙得忘记中午要回来一趟喂小丢,就立刻拿起猫粮,倒了一些放在碗里。

    容卉看着低头吃猫粮的小丢:“它就是我们小时候在公园内捡到的小奶猫吗?没想到,它长得这么大了?”

    裴寒照常摸了摸它的毛发,笑着回答:“是啊,十一年过去了,小丢快变成老丢了。”

    容卉这时低着头不说话,看着脚尖,看着地面。

    很少见容卉这副样子,她向来是一个温暖的小太阳,裴寒直觉容卉有心事,温柔似水:“怎么啦?”

    容卉抬头:“我今天和赵芸葭一起吃饭了,碰到了一个算命先生,他说我最近有血光之灾,还说我短命。”

    脚尖垫着地面,容卉像个小孩子那样告诉裴寒。

    裴寒失笑了,他摸了摸容卉的发顶,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柔和:“你说什么傻话,有小哥哥在,你肯定会长命百岁的。”

    容卉一抬头,就看到了裴寒的目光,瞬间让她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她脑海里想起了今天赵芸葭说得什么“明耀之星”,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裴寒哥哥,你们公司开展了什么慈善项目?”

    裴寒点点头,刮了刮容卉挺翘的小鼻子:“是明耀之星,帮助一些贫困,读书好的学生们让他们考上大学,到时候毕业以后为集团效力三年,是一笔不会亏的买卖。”

    他还计划了20多所希望小学的建造,还计划了每年拨给福利院一笔足够的教育费,不过这些他都没有跟容卉说。

    容卉:“裴寒哥哥,谢谢你帮助了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你真是一个好人。”

    之前她还一直担心和裴寒11年时间没有相处,说不定裴寒会变成像上辈子那样冷酷无情,一毛不拔。没想到,这辈子的裴寒,冥冥之中,已经和上辈子的他完全不一样了。

    裴寒:“卉卉,我从来就不想当一个什么好人,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誓言吗? ”

    容卉:“长大后当个好人。”

    裴寒:“因为你想当个好人,所以小哥哥也想当个好人。”

    容卉忽然不说话了,她看着裴寒。

    裴寒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是那么的温柔,扬起的侧脸是那么的英俊,和哥哥的那种英俊是不同的,裴寒的英俊具有攻击性,让人看了一下子就记在了心里。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记忆力的小哥哥早就长成了一个英俊的帅男人?她能感受到那是一种属于异性的吸引,让她的心脏像是怀了一头小鹿那样“砰砰砰”的跳动了起来。

    就这一刻,容卉觉得她的眼睛里全是裴寒,脑海里也是,看到他滚动的喉结,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卉卉,你怎么啦?”

    裴寒一脸关心的看着陷入沉思中的容卉,容卉从美色中醒来,立刻跳了起来,她喊着:“我要回家。”

    裴寒拉住她的手:“我送你,等一下。”

    容卉挣脱他的手,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回家去。”

    说完,她就落荒而逃,留下了一头雾水的裴寒,想着“容卉这是怎么了,难道又有什么烦心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