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女配修仙后穿回来了 > 正文 第9章 第九章
    “等等,你这个符,跟刚刚的有区别吗?”

    眼睁睁看着吴缘一气呵成一张新的安眠符,王老板忍不住开口了,他都快要按耐不住体内吐槽的洪荒之力了。

    吴缘略一沉吟,一脸赞同,“你说得对。那就换个质量更好的黄纸和朱砂吧。”

    王老板这边最不缺的就是这东西,他一脸无语地将拿出更高质量的黄纸。说是这么说,但也只是从一块钱一叠的成本涨到十块钱一叠。

    吴缘才不管他内心是不是在吐槽,心情愉悦地画符,对她来说,画这个符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毫不费力。她很快画好了二十张,递给王老板,一脸正气凛然,“这个贵宾版的,一张怎么也得卖个十万块才对得起它的身价。”

    谁让她手头有点紧,只好吃大户了。

    王老板目瞪口呆这成本一张有一块钱没有?这是裸的打劫啊。

    “除了纸看起来更高档,不都一样吗?”

    “不一样的。这个符我做了一些调整,用了以后,能够做美梦。”

    王老板半信半疑地看着她,最后还是接过这叠符,细细打量,还真发现图纹有微妙的差别,“我试着推销一下,看能不能卖出去。”

    他停顿了一下,“先按一张一万给你,要是真卖出去了,我再把剩下的补给你。你放心,我们这小店还是很有信誉的,我可不敢骗你。”尤其是像吴缘这样如此年轻的大师,他们供着还来不及。当然了,他也不可能真的一张只卖十万,那他岂不是半点都赚不到。咳,到时候卖个十五万一张好了。

    吴缘之所以当时挑选这家,也是因为他家的风评不错。她点点头,继续道“等卖出去了以后,记得帮我向他带个好。”

    她似笑非笑,“就说吴缘手头还有各种符咒,看他感不感兴趣。”

    反正只要让程天行知道这些符是她画的就可以了。

    王老板也是个精明的,“你们有仇?”

    吴缘笑了笑,“我不是他,不会公报私仇,在符上动手脚,我很有职业素养的。”她没隐瞒的意思,毕竟也不好坑了王老板。

    王老板在内心衡量了一下,觉得还是吴缘这样前途无量的大师分量更重一些。再说了,他只是一个中间商,就算找麻烦也找不到他头上。他到时候就装作不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恩怨好了。于是他爽快地先把二十万给了吴缘,两人又签了一份合同。

    吴缘这笔钱到手还没捂热,很快又花了出去,一部分是买玉石等修炼可能用到的材料,一部分则是拿来买果苗。

    王老板送走吴缘后,立即打电话给了程天行。

    程天行知道后放下手头的事情,亲自过来。

    在沈秋死后,他生怕沈秋会和之前的凌晓筱一样化作厉鬼缠着他,于是委托孙真人将沈秋给解决了,一劳永逸。尽管如此,他还是频繁地做起了噩梦,一闭眼就是沈秋死亡的场景。市面上助眠的产品他都尝试了个遍,只是效果微乎其微。直到他从王老板这边买了安眠符后,才能够安稳入睡。

    只是这新版本的安眠符价格出乎意料的昂贵,一张卖十五万。程天行很想直接甩袖离开,但想到那些无法入睡的深夜,最后寒着脸全买了下来。不就是十五万吗?他一套西装都不止这个价格。

    这份不爽的情绪只持续到晚上,等到第二天,他睁开眼时嘴角仍然带着淡淡的笑意。

    昨晚的他不仅睡得很香,还做了一个美梦,那梦太过于虚幻美好,让他有种一直沉浸在里面的冲动。

    这笔钱花的值了,不愧是升级版本的,果然物有所值。

    一大早就拥有好心情的程天行打电话给王老板,语气还带着笑意,“下次还有这样的安眠符,记得都留给我。”一枚安眠符,能够使用三次。手头这些也就只能撑两个月。

    “呵呵,程总喜欢就好。”

    程天行随口问道“这安眠符又是哪个大师的手笔?”像孙真人他就不擅长这个,最擅长战斗类的符篆,所以他想找他帮忙画都没法。若能打听出对方的身份,说不定有机会结交这么一位大师。

    “那位大师,程总说不定还认识呢。她让我告诉你,她手头还有许多符咒,看你感不感兴趣。对了,她叫吴缘,缘分的缘。”

    吴缘?!

    于无声处惊雷,程天行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怎么会是吴缘?

    不,这一定只是同名同姓!

    “程总运气真好,还认识这么一个大师,您何必舍近求远从我这边买呢。”

    电话那头的王总还在喋喋不休,程天行却听不下去,毫无疑问,这就是他所知道的那个吴缘。气血涌了上来,他的脸涨得通红,手机被他用力丢了出去,砸在墙上,当场报废。

    程天行额头上的青筋跳个不停,他仿佛看到了吴缘嘲讽的眼神。她现在一定很得意吧,得意把他耍的团团转。

    此时此刻,吴缘超越了吴宗平,成为他最厌恶的人。

    “贱人!”

    他再看桌上的符篆,心头发冷。吴缘,会不会已经在这些符咒上动了手脚?她是不是在上面下了诅咒?

    肯定是的!所以她才故意让王老板带话过来,就是为了刺激他。

    程天行抖着手掏出打火机,看着那叠符咒在火光中烧成灰烬。

    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多了一条短信。

    程天行打开一看,短信是吴缘发来的。

    多谢你送上门的钱!

    这几个字在视野中不断放大,如同刀子割他的心,也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眼前一黑,身子往后栽倒,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

    吴缘收到卡里多了180万的短信后,不由一怔。看来王老板已经成功把那些符给推销出去了啊。

    于是她心情愉快地给程天行发感谢的短信。

    手头多了这么一笔钱,让她手头瞬间宽裕了许多。吴缘先给自己买个十万左右的车作为代步,再拿二十万给父亲作为生活费,其余的都拿来买玉石。修为才是她的立身之本,在这一块砸再多钱她都不会心疼。

    除了修行以外,她的精力都放在那些新移植过来的果苗上。像那种移植过来的果苗,一个没看好可能就会枯萎,但吴缘这里并不存在这个问题。她每天晚上都会释放一些灵力在这些果树上。

    她本身是木系和土系双灵根,对于这些植物而言,她的灵力可以说是大补药。于是一个个长势喜人才没来几天,便冒了新芽,翠绿的芽在风中轻轻摇摆,让人看了心情不自觉飞扬起来。

    就连吴宗平,平时都会跟着下地帮忙。虽然现在还是夏天,但槐山没有半点暑气的闷热,反而十分凉爽舒适。他毕竟上了年岁,不比年轻时,做没一会儿就累了。吴缘对于老父亲的身体还是很关心的,将锻体的药方稍微改了改,改成针对普通人的版本,药性没那么强烈,不至于吸收不了。其中几味灵草,完全可以用这世界的药材来代替。

    一周下来,吴宗平便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他年轻时太过拼命,体内留下不少暗疾,这药浴一泡,如今可算好转了许多,力气变大了不少,头上一些白发更是重新转黑,看着就精神抖擞。

    等到八月底时,吴缘先前种下的草莓和西红柿结果了。翠绿的叶子缀着红艳艳的果实,令人食指大动,草莓的香气钻入鼻子里,轻而易举勾起了肚子里的馋虫

    吴缘摘下一些果实,清洗干净后放在盘里,开始品尝了起来。

    在吃了一个后,她眉毛不由舒展开来。

    好吃!那叫清甜可口,那微微的酸让口感层次更加丰富,完全不是市面上那些水果能比的。

    吴宗平吃了以后也喊好,即使是见过世面的他也挑不出半点的不是,“不是我吹,我吃过最贵的一颗八百块,味道也远远不如这个。”他一边说,一边吃,一颗接一颗,完全停不下来。

    在槐山这种环境下,加上时常有她的灵力浇灌,即使是普通的品种,味道也能达到顶级。对于质量,吴缘从来就没担心过。她唯一忧愁的是,该怎么推销出去?

    平心而论,这样的草莓和西红柿,一颗卖一千她都觉得物有所值,但这样的价格,正常人都不会花钱买。

    一颗定价一百好了。

    她这样想道。于是问题来了,怎么吸引顾客主动购买?她有信心,只要亲自品尝过,没有人能拒绝这味道。

    “这块就交给我吧,我也不是吃干饭的。”在知道吴缘的烦恼后,吴宗平主动请缨,一脸的自信。

    吴缘一开始还以为他是准备找以前的老朋友,没想到接下来的发展简直是大跌眼球。

    只见吴宗平摸出了一个本子,上面记载着不少的邮件,他在那边挑挑拣拣的,紧接着又注册了新邮箱,然后开始编辑内容。

    一鸣,上次云水小筑一别,十分想念。昨日心血来潮,去槐山踏青,那草莓格外可口,像你一样可爱迷人。

    接着是一段分外动人的绵绵情话,还安利了一把槐山。

    最后o上了几张水果的照片。

    吴宗平发完一封还不满足,又以新的口吻,向挑选出来的其他几位发邮件,中心主旨都是同一点槐山很好,风景好,水果更好吃,是很好的约会圣地,快来啊!

    他一边发一边对吴缘说道“这几个都是不缺女朋友的人,我估计他们都忘记自己交往过多少妹子了。以他们前女友的口吻发邮件,一撩一个准。”

    “而且我选的这几个,虽然纨绔了点,但大方向的毛病是没有的。”

    “这几个,只要有一个过来,我们的生意就可以做了。”虽然他也可以推销给以前的朋友,但人情这东西,越用越少,得花在刀刃上。能自己解决的事情就自己解决。

    吴缘眼皮跳了跳。要是让这几个大少爷知道邮件另一头深情温柔的前女友是一个抠脚大汉,怕不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她看着打字飞快的父亲,感觉心中某个高大形象碎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