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女配修仙后穿回来了 > 正文 第11章 第十一章
    吴宗平一开始还想着和齐一鸣解释一下竹青的事情,好歹让他知道,竹青是个好鬼(?),不是有意吓到他的。后来见他自己自动失忆,就只能先放下这件事了。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下山的时候,差点又翻车了。

    这回出现的是豆豆。山上这些鬼,豆豆是最单纯的,也是最不怕人的。她并不知道今天山上来客人了,和影子在林子里玩了半天的躲猫猫,衣服还破了,她正准备去找吴缘,让她帮忙缝补衣服。这件衣服是吴缘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她十分喜欢,即使后面有了更好看的衣服,也动摇不了这份喜爱之情。

    她一蹦一跳地走着,那身影透着欢乐劲。

    于是齐一鸣就看到一个可爱的洋娃娃,在那边蹦蹦跳跳地走着,他眼球差点跌出眼眶,是他看错了吗?他的保镖也露出了警惕的表情。槐山声名在外,由不得他不担心。

    “啊,那个——”吴宗平还没说完,就被齐一鸣打断。

    “我知道,这是最新的娃娃吗?可遥控类型的?没想到吴伯伯还有这样的童心啊。”

    这把年纪了,还在玩洋娃娃。

    吴宗平木然脸,他没想到自己还没解释,齐一鸣就已经找好理由了。

    “是的。”算了,他开心就好。

    齐一鸣笑了笑,忽的笑容僵住了。原本遗忘的记忆开始复苏,他想起来了,想起自己山上之前,遇到一个心仪的女孩子,那女孩在他面前把自己的头摘下来。他身子僵硬,几秒钟后,又想到了某件事,询问道“吴伯伯,你这里有没有一个叫竹青的员工?”

    “你是说竹青那孩子吗?她是个好孩子。”竹青,几个鬼中,最常帮忙的就是她,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竹青也算得上是员工了,而且是老板最喜欢的那种,不要工钱,也不需要包吃住。

    “果然!她以前是不是魔术师啊,她那魔术真厉害,我都没找出破绽,当时都被吓死了。”回想一下,他当时被吓坏了,都没仔细看那头是真的假的。

    吴宗平“……”

    他不说话,齐一鸣就以为这是默认了。他立刻换了表情,神色变得轻松起来,“她有这样的能力,在你这边工作屈才了。”

    吴宗平“……”

    他明明什么都没说,齐一鸣就已经十分自觉地找到了借口,逻辑自洽,有理有据,不得不服。

    “你平时是不是很喜欢看《走近科学》?”

    齐一鸣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这个他都没告诉别人,他其实是走近科学节目的忠实粉丝,期期不落,而且还常常重温,看得那叫一个意犹未尽。

    吴宗平呵呵一笑,“猜的。”

    果然,这熟悉的味道!无论什么诡异的事情,最后都能用科学来解释。

    不过齐一鸣之所以会自己找理由,也是因为见到吴宗平和吴缘父女两在槐山上过得很好,吴伯伯看着还年轻了。如果槐山有鬼的话,他们哪里有这么好的生活状态。自己当时居然没想到这层,直接被吓晕了,不知道有没有吓到竹青。

    齐一鸣回到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洗一盘草莓和西红柿。

    他妈今天在家,看到那好几箱水果,眉头皱了皱,“你买这么多水果做什么?吃得完吗?”

    不过这水果卖相真好啊,即使只是放在普通的箱子里,硬生生凹出艺术品的氛围。卖相好是好,谁知道味道怎么样。就算再好吃,还能当饭吃不成?这么多哪里吃得完。

    齐一鸣一脸得意,“这是我特地买回来孝敬你们的,可好吃了!我跟你说,这个草莓一颗要一百的!”

    齐妈妈的脸顿时沉了下来,一颗一百块,这是金子还是草莓啊,国内她就没买过这么贵的。这兔崽子不会是被骗了吧?还一买买了好几箱。他是想当三餐吃不成?

    虽然说齐家不缺这点钱,但看到小儿子上当被坑了,还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齐妈妈忍不住手痒了。这个儿子真的太糟心了。

    于是齐一鸣就被自己的妈妈敲了脑袋,他妈力气不小,敲得他惨叫连连,“你打我干嘛!”

    “就打你这个败家子!”

    齐一鸣连忙塞了一颗草莓到他妈嘴里,“你先尝尝,尝尝以后,再打我也不迟啊,绝对物有所值。等下给奶奶送一些,奶奶最近胃口不太好。”

    然后齐一鸣就围观了一回他妈的变脸绝活了。他都没想到,他妈那张脸还能表现出如此丰富的表情,充满了层次感。整张脸写满了一句话——“这么美味的草莓是真实存在的吗?”

    几秒后,齐一鸣又被打了。

    这回他妈一边打,一边骂道“谁让你只买这么几箱的?就这么点,全家人吃都不够,更别说送人了。你就不会多买一些回来吗?要是钱不够,就跟我说啊,我转给你啊。”

    “平时看起来那么机灵,关键时候就成傻子了。”

    齐一鸣一边躲一边喊冤,他觉得自己绝壁不是亲生的,是他妈从垃圾桶捡回来的吧。

    其实他妈就是单纯看他不顺眼,要找借口揍他吧?

    ……

    齐一鸣才回去没多久,吴缘就收到了他家加的订单,他家又要了十箱草莓和十箱的西红柿。

    正所谓卡里有钱,心里不慌。吴缘看着进账,终于舍得花钱请人用机器来帮忙开垦田地了。当然,她没忘记让槐山的鬼这几天都好好呆在屋里,别出去吓人。

    机器的效率还是很高的,槐山上可以用来种植的田地终于扩大到了四亩。

    小影子尤其喜欢吃西红柿,一天能吃好多个。吴缘索性把他抓来当苦力了,作为槐山自然形成的影魅,他对于槐山的掌控力也是所有鬼中最厉害的。只要在光亮所在处,有影子存在的范围里,一操控一个准。

    吴缘对于压榨他这个童工半点心理负担都没有,除草、浇水、松土等活计都交给了他。这顿时解放了她,让她有更多的时间能够用来修炼。作为报酬,吴缘还送了他几颗消业果。

    除了小影子,其他鬼怪有的时候也会帮忙。因此虽然需要打理的田地扩大了不少,但她的劳动量并没有增加太多。

    除了齐一鸣以外,又陆陆续续来了几位被吴宗平的“前女友邮件”给骗来的大少爷,来了的人,基本就没有空着回去的。

    于是在小圈子中,槐山的水果就这样开始有了知名度。

    吴宗平是最高兴的一个,销售这块吴缘全都交给他,自己做甩手掌柜。而这位前几个月破产的老父亲,如今可算是焕发了事业的第二春。虽然现在规模还很小,远远和以前不能比,但这只是开始。最重要的是,槐山的水果是不可替代的,别处可没有这样的。

    他还将一个看起来就很昂贵的包给吴缘,“齐家那小子给的,你喜欢就留下,不喜欢卖了也可以。”

    吴缘“等等,他没事送这个干嘛?”

    吴宗平十分坦然地将他以前女友的身份,再次给齐一鸣发了一封邮件,对方主动送名牌包作为谢礼这事说了出来。

    吴缘“……”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爸真是个人才啊。

    “你就不怕他知道真相吗?”真知道了,齐一鸣想要揍人的吧。

    吴宗平很淡定,“托我的福,他才能吃到这世界第一的草莓和西红柿。我这中介费收的心安理得。我现在还觉得只卖一百块太便宜了。你看,我吃了几天,皮肤都好了不少。”

    他停顿了一下,问道“你说我现在出门的话,会不会被人当小白脸?”

    吴缘觉得他爸真是过分自信。他爸现在看起来是年轻了一些,但也不到小白脸那境界啊。

    “我去看看你种的那些石榴。你这一摊子事,还真离不开我。”

    吴宗平语气听起来是抱怨,但蕴含着能帮上女儿忙的喜悦。他背着手出门,顺便来个饭后散步。

    吴缘不由失笑,她对于奢侈品爱好不大,准备挂网上卖了得了。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她和父亲住的房子都是槐山以前留下的,青砖红瓦,颇有几分古早韵味。她顺便开了下电脑,刷刷新闻报道。一段时间没登录,她的邮箱多了不少邮件,大部分都是垃圾邮件。

    吴缘将那些邮件删除,点开其中一封——邮箱是陌生的,不曾见过。

    原本以为又是一封垃圾邮件,但在看到内容时,她愣住了。

    里头写着这么一句话。

    当看到这封邮件时,代表我已遭遇不测。

    还有两个附件。一张图片和一个视频。

    图片打开来,却是一份合同。合同上写着沈秋协助程月琴掉包孩子,事成后,程月琴给沈秋三十万块。

    在二十年前,三十万块可不是什么小数字。合同上不仅有她们两人的签名,还有指印。很容易辨认合同的真假。

    沈秋?

    吴缘听她爸爸说过,她爸调查当年的事情后,找上沈秋,想让她出面公开这事。只是沈秋却很快失踪了,了无音讯。现在看来,帮助沈秋的应该就是程天行了吧。

    所以沈秋真的遭遇不测了?

    吴缘继续点开视频,她一眼就认出了视频里的程月琴。年轻的她和程霜霜长得很像,可以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只是气质稍显不同,程月琴有种我见犹怜的忧郁气质。背景是医院,那时候的程月琴应该是刚生孩子没多久,看起来颇为憔悴。但这份憔悴丝毫无损她的美貌。

    “沈秋,只有你能帮我了。我不能让我的孩子跟在我身边,要是让那人知道她的存在……。”

    “这样不太好吧,你这不等于是抢了别人的孩子吗?”

    程月琴露出忧郁的表情,“他们不会发现的。我也补偿给他们一个孩子了。如果不是没有别的法子,我也不愿意和自己的女儿分开。那孩子特别乖巧,我抱她的时候,还会对我笑。”

    “我不会亏待他们的孩子的,会将她视若己出。”

    “可、可是……”

    沈秋还在犹豫。

    “事成后,我会给你三十万的。”程月琴眼角流下一滴泪,看起来很悲伤。

    那楚楚动人的面容,落在吴缘眼中,却是如此的面目可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