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女配修仙后穿回来了 > 正文 第12章 第十二章
    如果不是沈秋死了,只怕她根本不会拿出这个视频。

    吴缘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将邮件转发给老父亲,顺便去他房间找他讨论这件事。

    吴宗平已经散步回来了,现在正忙着。他桌子上摊开一本时尚杂志,自己正对着杂志临摹上面的一顶帽子。见到吴缘过来,他还笑了笑,“豆豆那丫头,说想要这么一顶帽子,我画好了,到时候烧给她戴。”

    豆豆不比小影子那个熊孩子,会卖萌也会撒娇,加上小小年纪就死了,吴宗平不免偏向她几分。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咱们槐山还可以再种西瓜,西瓜这东西长得快,今年就能卖了。”

    这段时间好些人联系他,表示还想要别的水果。虽然草莓和西红柿都很好吃,但他们也想再多几种口味。

    吴缘说道“那就找人再开一亩田来种西瓜。”大不了让小影子辛苦点。

    不对,她过来不是为了水果的事情。

    吴缘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爸,我刚刚给你发了封邮件,你先看看。”

    吴宗平见她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小事,摸出手机,登录邮箱。

    几分钟后,他的脸色变幻连连,有憎恨,有鄙夷,还有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茫然。

    “她人就这么死了?”

    应该是死了吧,不然谁会好端端地诅咒自己。如果不是死了,沈秋肯定捏着这两样东西等着敲诈,又怎么可能会把这邮件发过来呢。

    他冷笑一声,“十有是程天行做的,一看就是他的手段。看来我们父女两还得感谢他对我们手下留情,没收了我们的性命。”难怪程天行之前每回见面,一副他已经宽容大量、高高在上的姿态。

    虽然他十分厌恶沈秋,但也没想过真的让她去死。

    “明天我们一起去报案吧。”

    吴缘点点头,可惜她不知道沈秋的生辰八字,不然可以试着召唤她的魂魄看看。

    “至于沈秋给的这些证据……”

    吴宗平神色平静,“现在没法上传上去,最多就是臭了程月琴的名声,对程天行无关痛痒。”毕竟他们姐弟两很早以前就没联系,程月琴和沈秋又都死了,世人只会觉得死者为大。最多只能拆穿程天行先前的谎言。

    程天行生怕自己外甥女的名声有瑕疵,对外只说是当年因为医院的疏忽,两孩子被报错了。加上程霜霜当时也积攒了不少粉丝,于是舆论对吴宗平十分不友好,表示他是血缘癌,一发现程霜霜不是亲女儿就翻脸无情。

    更重要的是,程天行如今家大业大,他们上网发个帖子,只怕事情还没闹大就直接被删帖封号了。除非一击必中……

    父女两商量过后,第二天一起去警察局。

    “我们收到这邮件,觉得有些不妙,所以才想报案。这沈秋现在还好吗?”

    和他们沟通的是一个张姓女警官,她也认出了程天行和他身边的吴缘——毕竟这掉包案因为是发生在他们k市,涉及到的又是吴宗平的富豪,那时候闹得沸沸扬扬。她看到邮件里的内容后,望着吴缘的眼神多了几分同情。就因为两个女人的一己之私,好好一个千金大小姐吃了那么多年苦头。

    亏得网上还说不小心的,明明就是程霜霜生母的处心积虑。

    “等查到了我们会通知你们。”

    吴缘却觉得这事有点玄,像这种个人信息都是属于权,除非他们拿出和沈秋的关系证明,不然估计很难知道内情。

    父女两对此都不抱太大的希望,只是想先备案。他们还不如先找到沈秋的家人,从他们口中打探一下。

    只是吴缘怎么也没想到,她才出了警察局,就有人主动将线索送到她手中。

    她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气息微弱的凌晓筱,眉毛一挑,“是你。”

    “如果是关于沈秋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一些。”

    凌晓筱大概是先前受过伤,魂魄十分暗淡,仿佛随时都会烟消云散。吴缘打入一道灵力到她体内,维持住她的魂魄。

    吴宗平坐在驾驶座上,吴缘坐在后座,凌晓筱则是坐她旁边。

    吴宗平看到后座忽然多了个人,吓了一跳,又马上平复下来。她家闺女连槐山那些鬼都摆得平,本事杠杠的。不过这女鬼看起来真面善啊,似曾相识。

    车开出五十米后,吴宗平忽的灵光一现,总算想起对方了。

    “你不是老凌的闺女吗?”

    他和凌峰虽然不是特别熟悉,但也打过几次交道,知道凌峰的死也唏嘘了一把。他没想到凌峰最宝贝的女儿也死了,而且还没投胎。

    凌晓筱虽然变成厉鬼了,但依旧很有礼貌,“吴伯伯。”

    “沈秋,是在五天前去世的。”她直接说出了吴缘最想知道的事情,完全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

    “不过在警方的记录上,她是自杀。在警方调出来的监控里,沈秋自己跳入水里,又被水草给缠住了。无论警方怎么调查,都只会是这个结论。”

    吴宗平车也不开了,直接找了个位置先停下来。他怕自己开车时会因为太震惊而出了意外。

    “她应该属于她杀。”吴缘淡淡道。

    凌晓筱说道“是,她是被鬼附身以后,才去跳河的。事实上,在这之前,她就出过好几次意外,差点出车祸,还险些被楼上的东西砸到,要不是我帮她,她早就死了。在我的提醒下,她也意识到有人要杀她。”

    吴缘恍然大悟,“所以她才会给我发那邮件。”

    “是,如果她还活着,那邮件就会被她修改,发送日期不断往后延。”

    然而她死了。邮件在没人修改发送时间的情况下,就这么发到吴缘那边。

    她望向凌晓筱,“你最后一次没能帮上她,是因为力有不逮?”

    凌晓筱嘴角勾了勾,“她活着比死了好,只要活着,就是一颗随时会点燃的炸药。程天行在三番两次没成功杀死她后,也意识到有人帮她,所以她找来了孙宗河。”

    她唇边的笑意有些冷,“堂堂一个龙虎山真人,看着仙风道骨,却为了那点钱助纣为孽。”

    若不是孙宗河,她早就成功复仇了,也不至于差点被打得魂飞魄散。

    “程天行生怕沈秋会成为下一个我,所以早早让孙宗河解决了她。”提到这点,凌晓筱眉毛皱了起来,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恐惧,“孙宗河用一个盒子把她收了,那盒子应该是他的法器,很邪门。他拿着那盒子时,法力似乎用不完一样。”

    “充电宝?”

    吴缘忍不住取了个外号,意识到自己这样有点缺德,她咳嗽了一声,“我知道了,谢谢你。”

    虽然凌晓筱告诉她这么多,大概率是想借用她的手来复仇,但她愿意说出这些,而没有把这些线索拿来作为交换的筹码,她也应该感谢她。就算没有凌晓筱,她迟早也是要对上孙宗河和程天行。

    她看了凌晓筱一眼,或许是因为对程天行的复仇没成功过的关系,她手头还不曾沾染上人命,身上尚未背负业力。

    她也是个可怜人。原本是千娇百宠的大小姐,因为程天行的缘故,一夜之间失去了一切。

    “你要是有事想找我,就来槐山。”

    她想了想,从包里掏出了黄纸、丹砂和笔,一气呵成,直接绘制了一张符,符飘到凌晓筱手中,金光一闪,符化作一道流光,没入她体内。

    “这符能抵挡一次的致命攻击。”

    凌晓筱嘴唇动了动,她深深地看了吴缘一眼,身影淡去,已然离去。

    “我们回去吧。”

    她得先把解决孙宗河一事提上日程了。

    ……

    程霜霜此时正在和自己的堂哥吴彦西吃饭。她这堂哥是二叔的大儿子,从小和她感情甚笃。当时吴缘回到吴家以后,堂哥也一直站在她这边,对吴缘十分冷淡。

    因为她的缘故,二叔一家看不惯养父的做法,已经和养父老死不相往来了。想到这里,她心中又是愧疚,又是感动。在她心中,吴彦西就是她的亲哥哥。

    “你最近怎么了,心情看上去很不好?”吴彦西语气充满了对她的担忧,从小到大,他就十分喜欢这个妹妹。每次霜霜对她一笑,他就恨不得满足她的一切愿望。一开始他以为自己和霜霜只是兄妹之情,但在霜霜有了男朋友,甚至和男朋友订婚后,那刻骨铭心的嫉妒让他意识到自己的感情早就变质了,只是碍于两人的堂兄妹关系不敢流露半分。

    在知道霜霜不是大伯的亲生女儿后,他狂喜、激动、担忧皆而有之。只是没想到霜霜的未婚夫对她一往情深,态度不曾变过,他找不到介入他们感情的机会,只能按耐下自己这点小心思。

    程霜霜叹了口气,“舅舅最近一直失眠,精神不太好。舅舅那么疼我,我却帮不上半点忙,我是不是很笨?”

    吴彦西安慰她,“你的陪伴对程总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了。如果想要帮他,你在他面前就多笑笑。我说过的,你的笑容能带给人力量,说不定程总看了就精神恢复了。”

    程霜霜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哥哥又在哄我,我又不是灵丹妙药。”

    说到灵丹妙药,吴彦西倒是想起一件事,还是和他那真堂妹吴缘有关系的。他一直都不喜欢吴缘,自从吴缘出现后,霜霜笑的次数就减少了许多。常常人前强颜欢笑,鼓作坚强,人后黯然神伤。

    “你知道吗?吴缘她真的跑去种田了,我大伯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跟着她一块胡闹。他们种的那些水果,有好几家人买了。那些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骗了,非说那水果吃了以后身体都好了不少,你说这事可笑不可笑。”

    “尤其是齐家那位三少,把那草莓吹得天上有地下无的。不就是草莓吗?真以为是仙丹啊。我看他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谁知道我堂妹是用什么手段卖的,一颗居然卖一百块。”吴彦西在知道时,差点笑掉牙齿,一方面鄙视吴缘,另一方面又瞧不起显然是被美色所迷惑的齐一鸣。

    程霜霜露出惊讶的表情,旋即秀美的眉毛拧了起来,“她如果缺钱了,可以和我说呀,何必骗人呢。骗人是不好的。”

    吴缘已经走投无路到这地步了吗?

    她摇摇头,“舅舅和我说过,妈妈性格善良高洁,要是她知道她一手养大的孩子变成这样,该多难过啊。算了,我帮她一把吧,至少得把她拉回正道上。”

    她怜悯的神色如同庙堂里的菩萨,令吴彦西为之心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