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女配修仙后穿回来了 > 正文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对程霜霜而言, 程天行在她心中的地位是不一样的。那时候的她,被揭穿并非吴家千金的身份,在娱乐圈中跌跌撞撞, 被人瞧不起,甚至还有人看上她的美色,对她图谋不轨。

    没等她去找自己的未婚夫穆越之,程天行便出现了。

    他用温柔的声音告诉她, 他是她的舅舅, 她的亲人, 用霸道的方式惩戒那些欺负过她的人。他护短到了极点, 不允许任何人说她坏话。为了她的一个念头,一掷千金, 拍下国外古老城堡。因为她想进娱乐圈玩玩,就马上建立影视公司, 把她宠上天。

    妈妈这事被捅开后,她很难过, 却还怀有希望,只要舅舅在, 肯定会为她解决一切问题。

    他是她可靠的长辈, 是她安稳的靠山, 是她的天。她从未想过这天也有塌了的一天。

    “你骗我!”

    她下意识拒绝接受,颤抖着手找出手机, 拨打那个早已倒背如流的号码。只是无论她拨打多少遍, 传来的依旧是没有温度的客服声音。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 绝望的情绪将她淹没。

    “我不相信。”

    她要回家找舅舅, 家里没有, 就去公司。好端端的, 怎么可能会出事?舅舅那么好的一个人,是不是有人要陷害他?

    程霜霜无法呆下去了,紧紧拎着包,小跑着离开。就算节目被换人她也不在乎,都无所谓了。

    林导望着程霜霜跌跌撞撞离开的背影,揉了揉额头。他决定等下就打电话给卫舒。卫舒原本是节目组初定的三个常驻嘉宾之一,节目组都和她谈的差不多了,她也空出了档期。但程天行却联系了节目组,表示愿意投资。于是三人中最没后台的卫舒就被踢了出去,程霜霜补了进来。

    虽然他也弥补了卫舒,但终究有些抱歉。现在程霜霜这边不行,正好可以重新联系卫舒。

    想好对策,林导不由松了口气,又问吴缘“吴小姐,您愿不愿意担任我们节目组的裁判?”

    往好处想,节目现在热度肯定不缺了。要是吴缘多出镜一下,凭借着她惊艳过人的长相和跌宕起伏的身世,肯定能够吸引一大票的观众。

    吴缘虽然讨厌程霜霜,但同样不喜欢这个节目组。她最初答应下来,只是单纯想要借节目揭穿程月琴的真面目罢了,现在目的圆满达成,她当然不愿意和他们有太多的牵扯。

    “不用了。”

    林导被拒绝了,也不好说什么。如果是单单吴缘一个人,他自然不怕,但再加上槐山上那些向着她的鬼,在对方不愿意的情况下,他可不敢打歪主意。

    他依旧是温和的模样,“接下来几天我们节目组还会继续叨扰你。”

    吴缘不可置否,冲他们微微颔首,便离开了。

    如今事情解决,她心情轻松了许多,正好可以问问其他人程天行的事情。

    在从龙虎山回来以后,吴缘便知道程天行会出事,却没想到时间如此巧合,刚好是在节目播出这一天。程霜霜今天只怕得遭遇二连打击。

    她慢条斯理地跑去摘草莓,齐一鸣表妹向他们定了三箱的草莓。她顺手多摘一些,到时候只需要送到山脚下,她家司机就会过来拿。比起这个综艺节目,当然还是赚钱更重要。

    云梦瑶和导演沟通完后,还跑来围观了一波。

    修仙以后,五感都会比常人敏锐,更别提吴缘现在已经炼气期三层的境界,有人注视自己,她当然不可能没感觉到。她侧过头,看了云梦瑶一眼,“要一起摘吗?”

    她也就是随口一问,没想到云梦瑶还真答应了下来。

    吴缘发现她摘水果的姿势意外的熟练,她回忆了一下云梦瑶的出身,也就明白了——这位以前也是农村出身,或多或少也做过一些农活。

    摘得差不多了以后,吴缘走到河边。

    云梦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她居然看到荷花那大大的叶片主动垂向吴缘,送到她手边,被她轻轻摘下。

    可能是风吹的?

    她看着吴缘捧着刚摘下的碧绿荷叶,然后抓了一把草莓放在叶片中间。她走到她面前,递给她,“这是谢礼。”

    云梦瑶楞了一下,草莓甜美的气息迎面扑来,而吴缘已经弯下腰,轻松抱着三箱草莓走了。

    她眨了眨眼,脸上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她打开附近的水龙头,将这些草莓清洗了一下。说是清洗,其实只是用水冲冲灰尘罢了。这些草莓很干净,生长过程中甚至没使用化肥,擦擦尘土就可以吃了。

    当她咬下一口时,当场呆住了。

    ……

    程霜霜离开槐山后,第一件事就是回家。她手机里有许多通未接来电,都是团队工作人员打过来的,单单她的经纪人何姐就打了最少十多通。她却没有心情去应付,比起现在的舆论危机,更重要的是舅舅的事情。

    舅舅好,她才能好。如果舅舅真的出事,那她就要重新变成那个人人都能踩上一脚的小可怜。

    越之现在又处于关键的时候,她不敢用自己的事情去打扰他。

    她上上下下都找遍了,家里都没舅舅的身影。问过管家,管家只说他九点就出发去公司了。

    程霜霜又去了公司一趟,公司里同样没人见到舅舅。

    她心力交瘁,越发恐慌了起来。

    她被程天行保护得太好,如同温室中的花朵。当那屏障被撤掉,猛地遭遇狂风暴雨的毒打,她便不知所措了。她呆呆地坐在舅舅办公室的沙发上,仿佛石化了一般。

    一直坐到外面天色暗了下来,这时候办公室门忽然被推开。

    程霜霜抬起头,在看清楚来人以后,神色从惊喜转为失望。过来找她的是她经纪人何姐,不是舅舅。

    何姐一脸焦急,“霜霜,你看网上新闻了吗?”

    程霜霜摇摇头,她根本不敢看。

    何姐见她单纯茫然的模样,深呼吸一口气,压下那股骂人的冲动。平时程霜霜的天真单纯的确很讨人喜欢,看着就心情愉快。但是都火烧眉毛的时候了,她还是这模样,就让人十分手痒了。

    “你先看新闻吧,和程总有关。”

    程霜霜其实不是很愿意,但听到和舅舅有关,还是打开了微博。她根本不需要搜索,舅舅的大名就在微博上挂着。

    程天行被抓这个词条已经刷上了微博第二,微博第一则是吴缘程霜霜,第三则是温婉善良程月琴。可以说他们今天已经占领了前三的热搜。

    程霜霜却顾不上其他两热搜,眼睛死死地盯着舅舅的名字。

    舅舅被抓了?

    她颤抖着手点进去,却是有人拍到照片,程天行在公司门口被铐住当场带走。

    评论下面议论纷纷,都在讨论程天行到底是犯了什么法,而且看这架势,犯的罪还不小,甚至连申辩都没机会,直接被铐走了。

    程霜霜感到头晕目眩,手机都有些拿不稳了。

    她之前设想过很多种情况,唯独没想过舅舅被抓的事情。她该怎么办?

    她想找人求助,却发现她结识的人脉,基本都是这个圈的白富美们,平时一起出去吃吃喝喝买东西没问题,但这种时候根本派不上用场。公司的那些股东,她也不敢找他们,怕被骂的狗血淋头。

    这事可以说是大丑闻,处理不好的话要严重影响公司声誉,连累股票下跌。

    除非到了山穷水尽之际,不然程霜霜不会联系未婚夫家穆家。毕竟她和越之还没结婚,只是未婚夫妻,随时能解除关系。她不能让穆家对她印象不好。

    忽的她脑海中飘过一个名字——小舅舅!

    是的,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小舅舅云修远。小舅舅可是被当做云家继承人培养的,云家同好几个颜色家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人脉广大,若是小舅舅愿意出面,说不定能够帮舅舅解决这一劫难。

    程霜霜猛地站起身,却差点眼前一黑。她在这里呆了半天,午饭和晚饭都没吃,这娇弱的身体就有些撑不住了。

    她吃了一块巧克力后,才觉得缓了过来。

    “我去找人帮忙!”

    她丢下这么一句话,立刻冲了出去。

    她太过焦急,甚至忘记给云修远打电话。

    程霜霜来过云水山庄几回,云水山庄每个嫡系后裔都有自己的宅子。她轻车熟路地找到小舅舅的宅子,拿出门禁卡,刷了卡后直接进屋。虽然小舅舅的宅子不如第一次见面的云家主宅那般美轮美奂,但也精致华美。

    “小舅舅。”

    当她看到客厅那欣长的身影时,委屈的情绪涌了上来。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先是妈妈当年的事情被捅开,节目组也落井下石,和她解除合同,然后又是舅舅出事……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让她承担这些痛苦。

    这些压抑的情绪,在面对云修远这个亲人时当场爆发,她跑向他的方位,伸出手,抱住他,豆大的眼泪不断滑落。

    云修远想推开,程霜霜更委屈了,反而抱得更紧。

    “霜霜,你怎么来了?你先放开我,好好说话。”

    “不对,你先回去,我们明天再聊。”

    程霜霜所期待的不是这个,她现在需要的是安慰,需要有人帮她解决问题,而不是拒绝。

    她泪眼婆娑,“小舅舅。”

    云修远头大如牛,“你听话,先松手,然后回家。我现在有事。”

    “有什么事比我和舅舅更重要。舅舅他出事了,他是你的亲哥哥啊!”

    “我未婚妻等下要过来了,她看到的话,会误会的。”云修远只能将实情说出来。

    程霜霜也反应过来了——也对,小舅舅现在是云家人。

    只是没等她放开手,已经听到一声愤怒的娇斥,“不要脸!”

    程霜霜抬起头,看到一张粉面含霜的脸,那双圆溜溜的眼睛里充满了怒火。

    “程霜霜,是你?”那女孩认出她的身份后,冷笑一声,“怎么,你抢别人东西上瘾了?别人的未婚夫抱着舒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