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女配修仙后穿回来了 > 正文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一股腥甜的气息涌了上来, 程霜霜简直要吐血了。

    明明是这几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试图赖上她。怎么现在反而搞的好像她才是过错方一样?尤其是嫌贫爱富这顶帽子直接扣下来, 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们误会了,我和小舅舅是因为一见如故,看到他就十分可亲。”她眼睛水雾弥漫,软软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委屈。换做是平时, 这招可以说是百试百灵, 但见她先前迫不及待和云修远认干亲的表现, 再对比现在百般推搡, 就算对程霜霜有滤镜的人,也忍不住在心中嘀咕了起来。

    长相和气质和云修远颇为类似的舅舅二号指了指自己, “那我呢,你见到我可亲吗?我当你舅舅如何?”

    他说这话时, 还露出了和云修远如出一辙的温和笑意。

    云修远脸上的笑容都要挂不住了,眼中凝聚着暴风雪, 手紧握成拳头。

    程霜霜都快崩溃了,这几个人到底想怎么样?

    舅舅二号垂下眸子, “我懂了, 你对我就没那感觉了, 让你觉得可亲的是钱和身份吧。”

    “别难过了,兄弟, 毕竟这社会就是这么现实。谁让我们不是天行集团的董事长, 也不是云家大少爷呢?只恨我们没钱, 所以上赶着要当人舅舅送温暖也只有被拒绝的份。”舅舅三号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啊, 等哪天咱们功成名就了, 就不缺外甥女了。”

    “是我们几个想得太天真, 真信了她粉丝说的那些话,以为她天真纯粹,交朋友从不看身份和资产。”

    说罢,他鄙夷地看了程霜霜一眼,“你直接说你就是冲着钱来的就好了,非要往自己脸上贴金做什么?结果把我们几个都忽悠瘸了,我们整容也是需要钱的。”

    云修远再也忍不住,“够了,今天是我未婚妻的生日,你们到底是受谁指使,非要过来坏了她的好事。”

    看得津津有味的丁燕紫顿时不爽了,丝毫不给云修远面子,冷笑一声,“得了吧,你想为程霜霜出头就出头,非拿我作筏子做什么?我就活该被你们欺负?”

    她指着这五个男人,脸色冰寒,“他们一开始进来的时候,包括我在内,都以为是冲着我来的。那时候你什么表现?我想让他们离开,是你和程霜霜非要留下他们,这时候你们怎么就不知道今天是我生日了?说到底不就是想看我出丑吗?”

    “现在好了,人家是为了程霜霜来的,你反而迫不及待为她说话。真是感天动地的亲情啊,你们才当干亲几天,哪里来的如山如海般的情谊。我和你订婚也有一年了吧,你对我有对她一成好吗?”

    丁燕紫越说越生气,“我看都是借口,我这个未婚妻反而碍了你们对吧。”

    她脑海中浮现出云修远跪下为程霜霜穿鞋那一幕,那股恶心的劲头又上来了。

    “算了,那我成全你们。我不要你了。”

    她掷地有声,望着云修远的眼神很冷。正好趁这个机会将这门婚事解除了也好,当她丁燕紫非他不可吗?是什么给了他自信,那张脸?还是云家嫡子的身份?他现在可还不是云家家主,就这态度,等上位了,只怕连她站的位置都没有了。

    在没陷入感情漩涡之间,丁燕紫本身是十分理智的,说不要就不要。

    云修远知道丁燕紫任性,但他一直笃定丁燕紫是喜欢他的,离不开他,虽然对丁燕紫表现得温柔体贴,但其实并没将这个骄纵的小公主放眼中。他怎么也没想到,丁燕紫居然会当众宣布婚约作罢,而且还将所有过错推到他身上。

    他甚至能感受到从四面八方投来的那些隐秘目光。云修远开始后悔了,或许今天带霜霜过来,就是最大的错误。

    程霜霜这时候也顾不上那些舅舅天团了,连忙摆手,“你真的误会了,我和舅舅是纯粹的亲情,要是我们两有暧昧的可能就天打雷劈!”他们可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她在人前表现出和小舅舅的亲近,一方面是为了让董事会那些老狐狸们有所顾忌,另一方面也是想向丁燕紫示威,让她知道,想和小舅舅在一块,就不能冷待她。谁知道丁燕紫气性如此大,说不要就不要了。

    虽然她不喜欢丁燕紫,却也知道丁家能给小舅舅带来的好处,不愿意白白失去。再说了,就算要解除婚约,也该是小舅舅解除,而不是被丁燕紫给甩了。

    “我已经有未婚夫了,我心中只有越之。”

    她再次重申,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丁燕紫冷哼,“没有血缘关系,年龄差距不到十岁,认识不超过两个月,跟我说两人之间深厚的感情是单纯的亲情?你们两是不是把我当傻子了?”

    云修远露出诚恳的表情,“丁叔,这事是我做的不妥当,我知道燕紫现在还在气头上,我会努力用行动向她证明的。”

    云修远进门后的表现都被丁老板收进眼底,心中早就一肚子火气了,他笑容依旧和气,“强扭的瓜不甜,这门婚事还是算了。我家燕紫任性,配不上你。”

    “爸爸,这样的话,会不会太冲动了,等燕紫消气了以后后悔了怎么办?”何以柔开口说道,虽然她也希望这两人解除婚约,但也该是修远成为云家家主以后。

    她不开口也就罢了,一开口丁燕紫立即将炮火对准了她。

    “你在这边假惺惺当和事老有意义吗?最期待看到这一幕的难道不是你吗?如果一开始你没邀请程霜霜过来,如果一开始这些人来时,你有先问过我,而不是因为自己私心将他们放进来,事情就不会闹到这一步。看到我的生日宴被搞的一塌糊涂,你很满足吧!现在好了,我这生日宴都成为笑话了。”

    虽然这背后是丁燕紫自己策划的,但若不是何以柔心怀鬼胎,事情也不会进展得如此顺利。她之前对云修远心生芥蒂的时候,没少背后调查他的事情,自然也发现了何以柔和云修远之间那藕断丝连的关系,险些把她恶心吐了。

    这两人在她的眼皮下暗度陈仓,是把她当做傻子吧?若不是早早发现,提前抽身,等她真的爱上了云修远,只怕要成为他们的踏脚石。因此怼起何以柔,丁燕紫毫不客气。

    被丁燕紫一提醒,云修远顿时想起何以柔在这当中起到的作用,忍不住怪起了她。若不是她,他和霜霜又怎么会出这么大的丑!

    何以柔的脸色白了,她那些隐秘的念头就这样被剥光,裸展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最让她伤心的是,修远也怪起了她。父亲看着她的眼神同样充满了审视的味道。他们都在怀疑她,只怕在他们心中,她已经成为坏女人了吧。

    她想要辩解,丁燕紫却已经气哄哄地离开了,走之前,还不忘将吴缘给拉上。

    至于闹出这堆事的舅舅天团,在大家没注意到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溜走了,只留下这一地的烂摊子。

    ……

    一脸怒气的丁燕紫,在回到自己屋里时,顿时就换了表情,捂着肚子,在那边笑得不行。

    “你看到他们的表情没?真是太痛快了!”

    吴缘忍俊不禁,唇角含着笑意。她今天同样看了一场好戏,更重要的是,她终于能找到借口揭穿云修远的身份。嗯,她到时候让凌晓筱拿了程霜霜和云修远的头发再去检验,对外只说是宴会上找机会拿到的。

    “不过你还真舍得在自己的生日宴上搞事。”

    现在只怕所有人都把丁燕紫当受害者了,没少同情她,没有人想到这位才是真正幕后指示者。

    丁燕紫理直气壮道“生日宴年年都有,都是那套,早就过腻了。还是今年这样有趣。”反正丢脸的不是她,而且她还能顺利摆脱这门婚事,美滋滋。

    她摸出了手绢,往鼻子一嗅,眼泪当场掉了下来。她一边哭,一边说道“笑完了,现在该哭了。”

    “如今的我是人前逞强,人后伤心流泪的傲娇小公主。”

    她擦了擦眼睛,“这个手绢洋葱泡的水加太多了,有点呛。对了,你需要吗?”

    吴缘……

    她这么能,怎么不去当演员呢!

    她摇摇头,“我不需要,我的角色是安慰你的知心闺蜜,有你哭就够了。”

    “嗯,你说得对。”

    这过程中,丁燕紫还接了好几通慰问电话,言语之间努力表现出自己的无所谓,但抑制不住的哭腔还是泄露了她“真实”的心情。若不是吴缘看着她一边打电话,一边吃瓜子,都要信了她的邪。

    哭得脸上妆都花了后,丁燕紫摸出手机,“让我来看看有没有哪个小可爱把今天的视频上传了。”

    要是没人的话,她只能自己动手,装作吃瓜群众来上传视频了。

    或许是因为今晚的瓜太过劲爆了,很多人不分享不舒服,丁燕紫刷新以后,还真发现了一个帖子。毕竟她邀请的宾客那么多,见不惯程霜霜的也不少,落井下石自然不落人后。

    《今天受邀请参加一位大小姐的生日宴,瓜吃得停不下来,简直不虚此行啊!》

    博主也不废话,直接丢了几个视频上去。

    第一个视频是程霜霜挽着云修远的手臂款款走来,俊男美女十分般配。忽的程霜霜在过门槛时,鞋子掉了。云修远为她捡起鞋子,单膝跪地,为她穿上鞋子。

    第二个视频是一群酷似程天行的帅哥军团到来,然后剧情急转直下,从替身男友转变成替身舅舅。舅舅军团们怼得程霜霜无地自容。

    第三个视频是丁燕紫手撕程霜霜,怒斥云修远,拂袖离去。

    丁燕紫看得一本满足,决定去买一波水军,送这条微博上热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