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女配修仙后穿回来了 > 正文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
    沈乐新在听到汪斯年那番话时, 也被恶心得够呛,只想一拳砸向那张虚伪的脸。

    张瑞多活了三年,而且这三年身体都健健康康, 蹦蹦跳跳的,已经是血赚了。结果到汪斯年嘴里, 就成为了最无辜可怜的人。呵,他哪里来的脸找姑祖奶的。

    只是没等他发作,他就听到姑祖奶那番话, 顿时分外解气。该, 就该这样对这样的傻逼。本来他心情就不好了,这汪斯年还硬要往枪口上撞,幸亏她姑祖奶人美聪明,没被他那套说辞给带沟里去。

    姑祖奶说的没错,他既然那么善良, 那就用自己的命来续好了。正好成全他想做好人的心情。

    汪斯年的表情僵住了, 喉咙里像是堵着什么东西一样。

    好一会儿,他才说道:“我的命格不一定和阿瑞相符。”

    吴缘说道:“这个不用担心,我本事比那邪道能耐多了, 大不了多扣你两年作为手续费,肯定能帮他续上命,让他能够看到外面多彩多姿的世界, 这也是你最大的愿望不是吗?”

    她依旧是甜美的微笑, 直直地看着他。

    汪斯年嘴唇动了动,让他牺牲自己的寿命去成全别人, 他怎么可能愿意。

    吴缘见他久久没说话, 轻笑一声, “你这样的做法, 就是所谓的慷他人之慨。”

    沈乐新忍不住挤兑他,“连一点寿命都不肯牺牲,看来你对他的感情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连命都不给他,谈什么爱。下次就别搞这一套说辞了,没得让人恶心,我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

    汪斯年露出了愧疚的表情,“抱歉,我只考虑到阿瑞,没考虑到你们的心情,是我不对。”

    吴缘摆摆手,“没关系啊,我能理解,所以我决定放下那点芥蒂,想帮你给他续命一波啊。”

    恶心了人后道个歉就想一句话带过去,想得美。

    沈乐新乐了,连声附和,“姑祖奶说的都对,不必考虑我们的心情,放心去帮阿瑞吧,他是个活泼勇敢的小伙子,你忍心看着他在病床上受折磨吗?”

    他走上前,就要将汪斯年往张瑞家中拖。

    汪斯年见这两人动真格了,心中不由一急,想将自己的手抽回来。

    沈乐新的吨位不小,这时候便起了作用,即使是常常锻炼的汪斯年一时之间也挣脱不得。他倒是想让自己保镖帮忙,但沈乐新也不缺保镖,甚至数量还比汪斯年的多,沈老爷子回去后,留下好几个给他们。

    哧的一声,汪斯年那订做的高级西装直接被扯裂了,他那服帖整齐的头发在刚刚拉扯中也变得凌乱。平时的汪斯年看起来风度翩翩,带着金色细框眼镜的他更是多了斯文的味道。然而他现在的模样,可和风度斯文没什么联系。

    路过的村民看到这场景,吓了一跳,“你们怎么了?这是打起来了吗?”

    他们不免有些纠结,到底要帮谁。对沈家人,他们现在还愧疚着。但汪斯年是大好人,若不是汪家帮忙修路,建工厂,他们村也没现在的滋润日子过。

    汪斯年心中一紧,他愿意帮张瑞一把,是因为杨秀禾让律师往外向他递话,表示自己那边有老道长遗留下来的护身法器,唯一的请求就是保护好她儿子。从张瑞续命一事,就知道那位是真有本事的人,他留下的东西肯定不同凡俗。若不是为了这点,他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结果没想到反而险些把自己给牵扯了进去。

    村民们现在对杨秀禾母子的意见正是最大的时候,万一他们知道了,只怕也要对他产生不好的印象。

    只是他还没开口,沈乐新已经先他一步说道:“没什么,我们没打架。”

    他瞥了汪斯年一眼,“只是汪斯年之前一直说他把张瑞看做自己的弟弟,张瑞不是出事了嘛,我们就想带他去看看。”

    沈乐新一脸鄙视,“结果他倒好,死活不肯过去,说是怕沾染上反噬作用。反噬这个又不会传染,虽然我不喜欢张瑞,但我听到这话,我就来气了,火气一上来,就不小心把他衣服扯破了。”

    “我这暴脾气哦,就是见不得这种事。”

    其他村民看着汪斯年的眼神也变得微妙起来。汪斯年和张家的关系他们都是知道的,甚至先前他对杨秀禾还一口一个婶婶,常常去张家蹭饭。结果张家才刚出事,汪斯年就嫌弃成这样,连看望一个将死之人都不愿意。

    这未免有些凉薄了。

    汪斯年没想到沈乐新这胖子居然还颠倒黑白,给他扣上了贪生怕死的帽子。他甚至能察觉到村民们看着他的眼神发生了十分不妙的变化。他张了张嘴,想要解释。

    沈乐新有恃无恐地看着他,小声说道:“你尽量解释,解释好了,我们正好带你去见张瑞。”

    吴缘也微笑着他,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坚决却让他心中不由一颤。

    他意识到她不仅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只要他真的过去,她绝对会拿他命去续张瑞的。汪斯年不明白,为什么吴缘会对他意见如此大,就因为他之前说的那几句话吗?

    在自己的生命面前,他只能含恨默认了沈乐新的抹黑。

    等村民们离开,沈乐新才松开了他的手,还一脸嫌弃地摇头,“你这西装质量真的不怎么样,轻轻一扯就坏了啊。”

    汪斯年也褪去了先前人前的温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沈乐新哼了哼,跟着吴缘一块离开。

    吴缘之所以还留在这村里,是为了寻找关于那个老道人更多的证据。当然了,她对外的说法是要等确保沈海铭投胎转世了,才能安心离开。村民们对于这说法没有半点怀疑,甚至还有不少和她拉家常,看看能不能招魂见见自己的家人。

    她也见过了张瑞,张瑞的确如汪斯年所说的那样,情况一天天恶化下去,气息越来越虚弱。在那阵法被破了以后,所有的反噬力量一口气席卷而来,让他承担不住。

    吴缘估摸着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的生命便会走向尽头。

    经过了几天的摸索和占卜,她最后终于在原本沈海铭下葬位置附近的一处洞穴中找到了她要的东西。

    那处洞穴十分隐秘,而且当人们的视线落在那边时,会下意识地被附近的石头给吸引,然后忽略了那里。这是一种十分简单实用的忽略阵法。

    若不是吴缘对于灵气方面颇为敏锐,还真有可能错过了这边。

    她最后从这个以前用来储存粮食的洞穴中,找到了一张漆黑的纸,上面隐隐能看到几个字:沈海铭,名字旁边是一串生辰八字,正好是沈海铭的八字。

    这几个字不像是写上去的,仿佛是用某种邪术印刻上去。

    “咦?”

    徐晏亭疑惑的声音在洞府中如此清晰。

    吴缘侧了侧头,“怎么了?”

    徐晏亭露出迷惑的神色,“这张纸给我的感觉很熟悉,但我想不起来了。”

    “慢慢想,不着急。”

    吴缘琢磨着徐晏亭前世可能还真的是了不得的人物。因为这张纸给她的感觉品阶颇高,仿佛是某种灵宝的碎片。如果是先天灵宝的话,那就更厉害了。先天灵宝,就算是在修仙界,也是可遇而不可的东西。她门派师尊也有一个,凭借着先天灵宝,和境界高于他的大能交手也丝毫不虚。

    吴缘试了试,也没能抹掉关于沈海铭的那行字。根据她占卜得到的信息,沈海铭本身就是通过这张纸而被盗取了寿数和命格。

    “我来。”徐晏亭接过这张纸,死气从他指尖流倾泻而出,然后纸上关于沈海铭的字便被一点一点抹除了,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漆黑的纸泛着幽幽的光,视线相触都仿佛会被吸入。

    吴缘:“……”

    这可真是厉害了我的小伙伴!

    “这纸你留着?”她问道。

    “好。”

    徐晏亭将这东西收了起来。

    说起来这一趟出行,徐晏亭还真帮了不少忙,如果没有他的话,吴缘不会如此顺利。

    在抹掉那行字后,吴缘和徐晏亭又去看了看沈海铭。

    徐晏亭语气笃定,“他被偷走的寿数返回了。”

    吴缘:“但人死了,也没法诈尸了。”

    如果是刚死了,还能够表演一波揭棺而起,但现在的话,大概这寿数只能留给后面的转世了。

    沈海铭也感受到那隐隐萦绕的束缚已然消失,随时都能去投胎转世。

    他向吴缘他们郑重谢过,又说道:“我准备在人间留一段时间,至少陪我爸度过他七十大寿再走。”

    吴缘点点头,“你可以呆槐山。”

    沈海铭作为鬼魂,能够随时回去。而吴缘他们则得坐飞机。

    不过在走之前,沈小胖消失了两天。

    等他再出现时,没等吴缘问话,他已经先供出来了,“我找了一下杨秀禾的律师,让他帮我给杨秀禾带一下话。”

    “看在她母爱如山份上,我总得好心让她知道自己儿子什么情况。”

    张瑞在昨天便已经停止了呼吸。

    “而且我爷爷走之前,也托我留话给她。”

    吴缘秒懂:这是准备杀人诛心啊。毕竟杨秀禾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当成为她生存支柱的儿子走了,只怕她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但她不可能同情她的,只能说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她忽然想起有件事还没和沈小胖说,“对了,汪斯年,他其实是程霜霜的舅舅。”

    沈小胖大惊,“这也能够从面相上看出来的吗?”

    “难怪我见到他就觉得他欠打,原来是程霜霜的舅舅啊。”

    他爷爷前段时间动用手头人脉帮他查了查,先前一直怂恿他去槐山的穆越之早就和沈乐柏搅和到一块了,甚至他们成立的娱乐公司还有沈乐柏的股份。打从一开始,他们就盯上了他,想陷害他。

    结果没想到他时来运转,直接抱上两个金大腿,被带飞。

    因此沈小胖早就将那伙人列入敌人的范畴内,一听到是程霜霜舅舅,好感度更是跌破负数。

    “既然是程霜霜的舅舅,不如帮他们相认吧。”

    吴缘:“怎么说?”

    沈小胖振振有词,“正好让程霜霜带衰他啊。你看程天·行,原本是K市首富,万众瞩目,多风光啊,结果和她相认以后,直接铁窗泪,十年走起,凄凄惨惨戚戚。”

    “再看云修远,相认之前是云家未来继承人,还拥有漂亮高贵的未婚妻,前途不可限量。结果相认了,直接变成云家养子,除了一点财产,什么都没有了,惨惨惨。”

    “所以还是让他们相认吧,我对程霜霜的命格有信心,她肯定是传说中的克舅!”

    吴缘:“……”

    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