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女配修仙后穿回来了 > 正文 第80章 第八十章
    吴缘在得知穆越之在山脚下消息时, 眉毛微微皱起。

    她用玩笑的语气对徐晏亭说道:“他不会是来给程霜霜找场子的吧,毕竟程霜霜是他未婚妻。”

    就算两人现在显而易见地离心了,但穆越之本身是护短的性格,说不定是想用这种方法来给自己艹一个爱护未婚妻深情厚谊的形象。她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 程修远那一手, 直接把他给黑成了炭, 外头没少嘲讽他。

    “应该不是。”竹青说道, 她是在山脚下钓鱼的时候看到穆越之在结界外进不来。随着吴缘实力的进益,她直接在槐山弄了个大结界, 其他人要是没有她制作的符篆卡,还真进不来。

    “他手中拎了一些礼物, 估计是想向我们赔礼道歉?要不要我把他吓跑?”竹青跃跃欲试。

    吴缘略一沉吟, “让他进来吧,看看他想说什么。”

    正好走之前, 可以瞧个乐子。原本在电影节后, 她是打算留在京城拜访几个门派,结果为了盛安鸿的事情, 第二天便回来了。如今手头的事情告一段落,她干脆给那些门派长老上了帖子。

    半小时后, 穆越之来到她面前。他外表看起来似乎不受那些流言影响, 仪表整齐, 衣冠楚楚。比起以前的冷酷霸气,现在的他眉眼多了忧郁。

    以前的他性格冷傲,除了少数人, 其他人都不被他放在眼中。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年来受到的打击多了, 人看起来没那么高傲。吴缘可是听说了, 他手中的权利直接被他父亲给收了回去, 那家族企业因为他和程霜霜的事情,这几日股价连连下跌,董事会中许多人都对他有了意见。倘若柯倩真的生下男孩,还真有可能动摇这位的地位,毕竟穆越之的父亲现在看起来身体还挺硬朗的,再撑二十年不成问题。

    “好久不见,吴缘。”

    他说话的语气堪称和气,和气得让她都要起鸡皮疙瘩了,让吴缘只想吐槽一句他人设崩了。

    “直接说出你的来意吧。”

    吴缘没心情和他寒暄,他们两的关系也不到那一步,更不可能化干戈为玉帛,成为所谓的朋友。

    换做是以前吴缘这么不给面子,穆越之早就冷笑一声,直接离开。但今天不一样,他不能就这样回去。

    他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好脾气,“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误会,以前的我因为霜霜的关系,也对你有偏见,以为你是那种心机叵测喜欢陷害人的恶毒女人。”

    “那时候的霜霜,在我面前单纯善良,看起来很容易被欺负。等你回到吴家后,她更是常常被我发现偷偷哭泣。所以我当时以为你欺负了她,没少给你难堪。”他摆出了一副自己很有诚意的模样,把过往都摊开来讲。

    “现在想想,我可能从那时候就被她用那副清纯无辜的面孔给欺骗了。她那些眼泪估计都是做给我看的,就是想让我为她出气,为她做那些她不方便出头的事情。”

    “无论是我还是你堂哥,都是她拿来对付别人的工具。”

    他这推心置腹的模样,落在吴缘眼中,不觉得感动,只觉得恶心。穆越之这是看程霜霜价值被榨干得差不多了,就想要一脚踹开啊。

    “我从来都不愿意用恶意去揣测她的想法,一直毫无保留相信着她,站在她面前为她遮风挡雨。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我所爱的只是她表现出来的假象。真正的她自私自利,爱慕虚荣,一方面享受着别人的付出,一方面吝啬于付出真情。她不值得我的爱。”

    “她其实也不爱我,爱的只是我的家世和容貌,爱的是我能给她带来的那些光环。可能我从来就没真正认识过她吧。”

    他说这话时,表情有些黯然,一副受了情伤还强忍着的模样。

    吴缘只是静静地看他表演。她现在真的觉得,穆越之和程霜霜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两人还是锁了比较好,别祸害其他人了。他还真有脸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程霜霜身上,自己反而成为了受害者。

    穆越之停了下来,想看看吴缘的反应,只是从她平静的脸色,很难看出她内心的想法。他只能继续往下说,“其实我一直很欣赏你自强独立的性格,如果从一开始就没有掉包的话,或许我们能够成为朋友吧。”

    他凝视着吴缘,眼神深邃,嘴里说是当朋友,但神态分明是在暗示着什么。

    吴缘这回没忍住打断他的独角戏,再听下去她都要吐了,“你想多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朋友。”

    “我交朋友是看是性格否投契,看人品,而你交朋友,是看对方是否有利用价值,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你和程霜霜真的很般配,这性情可以说是天造地设了。你们两都一样的自私,以自己的利益为中心,还很喜欢把错误都推锅给别人,努力给自己塑造清清白白受害者形象。”

    “像你们这么般配的,真的不多见了,大概是十世才能修来的缘分,我劝你还是好好珍惜这份缘分,虽然程霜霜不怎么样,但她对你的感情可比你的要真多了。错过这位,你就找不到第二位愿意让你吃软饭又好看的女孩子了。”

    穆越之的脸色转为铁青,咬牙切齿地恨。吴缘这番话是在侮辱他。他和程霜霜般配?这是故意在恶心他吗?

    吴缘轻笑一声,“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怂恿沈小胖来槐山的真正原因?借刀杀人这一手,你用的挺溜的啊。你的脸皮真的和程霜霜有的一拼了,做了这种恶心的事情,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

    “在说程霜霜坏话之前,从她手里坑来的钱还了吗?你少说也从她手里拿了几十亿吧,未婚妻的软饭好吃吗?”

    穆越之这几天最听不了的就是软饭这两个字。他忍无可忍,怒道:“够了!”

    “我是带着诚意过来,没想到你却如此侮辱我。”

    他也算是看出来了,吴缘就算讨厌程霜霜,也不可能跟他和解。他就不信这世界上只有她一个玄学大师?大不了他多找几个大师过来,还怕一个吴缘?

    他就不该听他妈的话,反而自取其辱。

    他对吴缘怒目相视,正要离开,然后就看到吴缘仿佛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脸上笑意加深,“来都来了,那就体会一下槐山的特产再走吧。”

    程霜霜也体会过的,他也应该来一遭。这是她给他们的特殊福利——买一送一情侣大套餐。

    穆越之看着她明媚的笑容,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

    吴缘将穆越之送去体会一下槐山地狱之旅,省得他以后没点逼数,跑到她面前来恶心她。

    她忽然怀疑起了自己看过的那书,像穆越之和程霜霜这样的人品,在书里居然能够一路开挂成为人生赢家,这未免太不科学了。

    她想起一件事,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刚刚穆越之和她的对话,都已经录了下来。

    虽然她很讨厌程霜霜,但穆越之这种推锅的行为她分外不耻,简直不是男人。

    那就做个好人,让程霜霜也知道这些吧。嗯,她绝对不是想要看他们两个狗咬狗。她只是有点好奇,在发生了这么多事后,这两人还能成为书里那样的神仙眷侣吗?

    她想了想,登录电脑,找出程霜霜的邮箱,然后将视频上传上去,编辑了一封邮件,发送给她。

    程霜霜这几日一直在忙着公司账本的事情,无暇他顾,甚至连穆越之失踪一天都没注意到。他们两现在关系十分冷淡,谁也没主动打电话给对方。

    虽然她不懂看账本,但架不住她愿意重金聘请专业团队帮她。

    尽管才几天功夫,没法找出全部的猫腻,但面上的账目已经足够让她触目惊心了。

    霜越集团,在两年前是产值好几百亿的大公司,这两年却亏损严重,甚至有大笔资金因投资不力而打水漂。如今规模已经缩水到原来的三分之一,账面上的钱甚至不到两亿,好些地段很好的地皮都已经便宜转让出去,换取现金,以免资金断层。而这些她甚至都不知道,可是签名的却是她的名字。

    以前的她虽然知道公司这两年亏损了,但以为也就损失点小钱,完全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

    再清点一下她名下的资产,更是让她胆战心惊。

    这时候的她已经彻底相信小舅舅的话了,她的公司已经被他们掏空得差不多了,不然那两个助理,为什么从来没和她说过这些,每次她询问公司事务,都是对她说一切都好,敷衍她,最多就是趁她忙碌的时候,拿文件让她签名盖章。

    她不能继续坐以待毙了,得把相关把柄证据全都给掌握了。

    也就是这时候,她翻看邮箱时才看到了吴缘给她发来的那段录音。

    里面的穆越之,冷酷无情地将所有事推她身上,为了讨好吴缘,甚至不惜抹黑她。就像是以前为了安慰她,他在面前大肆贬低吴缘一样。

    这一刻,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做风水轮流转。

    她和他认识那么多年,哪里听不出整段对话中他努力向吴缘释放的暧昧信息。即使看不见他此时的表情,也能想象出他凝视着对方时神色温和专注的模样。

    以前的她因为他对她的另眼相待和特殊关怀而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孩,结果都是假的。她即使对不起自己的舅舅,却没有对不起他过,甚至那么信任他,他却把她的感情弃若敝帚。

    程霜霜现在听到他的声音都觉得恶心。

    程霜霜这回是真的伤心了,现在的她哭泣的模样并非平时那种惹人怜惜的梨花带雨,而是不顾形象的嚎啕大哭,甚至还哭到了打嗝。

    等哭过以后,她打电话给穆越之,发现他手机处于关机状态。作为过来人她立刻猜到了穆越之现在的情况,他应该和之前的她一样被困在槐山吧。吴缘可不像她这样,被恶心到了肯定不会手下留情。

    想象一下他可能的经历,她心情的恨意稍微减轻了一些,但也只是一点。

    程霜霜擦干眼泪,又喝了杯水润润喉咙,尽可能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哭过一样。在吴缘面前,她还是下意识地想要维持住骄傲的姿态。

    担心自己还在对方黑名单的她,特地用助理的电话打电话给吴缘。

    没有多余的废话,而是开门见山说道:“你能将穆越之多留在槐山几天吗?只要再两天就可以。以他曾经做过的那些犯法事,最少也该在槐山呆个几年接受惩罚。”

    只要给她两天时间,她绝对能腾出手收拾那两个助理,抓住他们的把柄。

    [你有病。]

    见吴缘有挂电话的趋势,她着急说道:“爸爸以前的别墅被我买了下来,我可以把那别墅还给你们,两天就够了。”

    [……成交。],,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