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女配修仙后穿回来了 > 正文 第86章 第八十六章
    除了早有预料的几人, 其他人都石化了,愣愣地看着汪老先生硬是一点伤都没有,最多就是衣服上沾染了一些尘土, 心中刷满了“卧槽”的弹幕。武文全笑而不语, 所以他和寂明从头到尾都很镇定,就静静看她处理这事。

    吴缘, 这个一直安静在槐山修炼的女孩子, 终于要在属于她的舞台绽放光芒。

    穆越之内心叹了口气,下意识又远离了刚刚还在甩锅吴缘的徐宴楼。他觉得自己以前真是无知者无畏, 为什么会觉得吴缘是能够任意他拿捏的人?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大, 大得他生不起去对抗的心思。除非他能找到比吴缘更厉害的玄学大师,否则在以后的日子,他根本不敢主动去招惹吴缘了。

    苏大师则为自己之前及时改变对待吴缘态度的明智举动点了个赞。在他以为已经正确认识吴缘本事时, 对方又冷不防给他打开新世界大门。他们门派的术法能够操纵植物吗?以前他只听闻过有些流派能够操纵蛊虫, 但操控植物这个还真是前所未闻。

    至于徐宴楼, 等回过神后,心中顿时涌现出后怕,脸色刷的变得苍白。

    刚刚的他在误以为汪老先生死了后, 第一反应就是责怪吴缘。在他心中, 吴缘已经和徐晏亭绑定在一块,是敌人。只有将她打压下,才能减少他心中的恐惧。他哪里想到, 本以为死透了的人, 居然还能抢救回来?

    这个挂开得未免太过分了?

    吴缘到底看上徐晏亭哪个地方了?

    “我……”

    他心慌意乱,想要给自己挽尊, 却发现这时候根本没有人关注他。

    其余人都看向吴缘脚边那只黄鼠狼, 那黄鼠狼被藤蔓捆绑着, 看起来容易挣脱开的藤蔓却比想象中更坚固,让它挣脱不得。

    “这是?”

    不是所有人都和吴缘一样拥有神识,能够知道在黑暗中发生的事情。

    吴缘嘴角翘了翘,“这个就是你们在找的烛龙。”

    一只黄鼠狼,居然能冒充烛龙开刷大家,厉害了。

    “不可能。”

    穆越之第一时间反驳,怎么会是烛龙?

    “就算是黄鼠狼精,会这么厉害吗?”

    吴缘说道:“其他时候的是不是真烛龙我不知道,但刚刚被我打下来的是他没错。”

    汪老爷子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藤蔓也早松开了他,他说道:“刚刚的我,不知什么缘故,忽然觉得身体不受控制,也是因为他的关系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他肯定是真见过烛龙,不然不会弄得那么像。”吴缘看了汪老爷子一眼,神色不变。

    像黄鼠狼精,最擅长的就是幻术,在这方面可以以假乱真。

    “但他们没这本事夺走人的光明吧?”

    “这就得问他了。”

    吴缘低头看着还在挣扎,看起来弱小无助的黄鼠狼,“老实交代,不然我就……”

    她思考了一下,要怎么威胁比较能吓住对方,就听到武文全说道:“不然就拿去配种?看他的皮毛还是挺好看的。”

    “……”正在考虑是火烧还是一剑穿心的吴缘,不知道是自己凶残点还是武文全更凶残。

    黄鼠狼呜咽出声,声音尖细,“我也是被逼的,我打不过他。”他说话时,眼珠子转来转去的。

    苏大师没这耐性,问题一个个抛出。

    “是谁逼你的?你从什么时候就开始这么做的?你和汪老先生有什么仇?”

    黄鼠狼嚎啕大哭,从他混乱的言语中,吴缘花了几秒钟时间梳理清楚他的逻辑。

    按照这黄鼠狼精的说法,汪家的祠堂刚好建在那条烛龙一个老窝上,汪老先生回来动工时把对方给惊动了,对方的起床气比较大,所以就跟汪家刚上了。

    “恶霸”烛龙想给汪家一个狠狠的教训,但因为老先生是大善人,随意出手会导致因果缠身,所以就威逼他无辜可怜的黄鼠狼精过来当这把杀人的刀。

    他还交出了一个鳞片,表示这是那条烛龙身上最坚固的一片,也是有这鳞片在,所以他才能模仿得如此相像。

    汪老先生呆了一下,平时和气的脸上被怒容取代,“就因为这个原因,他就要对我赶尽杀绝吗?如果他因为被我们吵醒了不高兴,我可以向他道歉,也可以向祖宗告罪,把祠堂搬离。他一声不吭就要人命也太霸道了吧。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啊。”

    汪斯年板着脸,说道:“不能再任由这畜生继续任意妄为下去,今天的他失败了,谁知道明天还会做出什么事。”他看了看吴缘,语气诚恳,“吴大师,能否拜托你多呆几天,保护一下我爷爷。他真的是很好的人,这辈子就没做过坏事,不应该因为这种事就差点丧命。”

    汪斯年知道自己并不算好人,但对于从小抚养他长大的爷爷还是有几分真感情的。若不是爷爷护着他,他早就死了吧。

    “可以。”吴缘接下这工作,目光落在黄鼠狼身上,“报酬就这个鳞片好了。”

    说完这话,那鳞片就飘到她手中。让吴缘惊讶的是,和自己前几天找到的鳞片不同,这鳞片入手微凉,不过的确可以隔绝神识。这黄鼠狼精在这点上没说谎,这的确是烛龙鳞片。

    对于烛龙的鳞片,其他人说不心动是骗人的。尤其是苏大师的那几个徒弟,眼睛都快黏在上面不下来了。但是没有人开口讨要,换做是他们,没人能把握在那种情况下还安然无事地救下汪老先生。

    尤其是拿了这鳞片,迟早会被烛龙盯上,危险性大大增加。吴缘取走这东西,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把仇恨集中在她一个人身上。

    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他们只能先停下今天的工作,先送汪老先生回去,至少得找个医生过来看看他情况。

    苏大师心气高,接连两次被烛龙给打了脸,这回要不是吴缘在,连客户都要当着他的面被弄死了,这对他来说简直奇耻大辱,必须用烛龙的鲜血才能洗掉这份屈辱。

    他恶狠狠说道:“那妖孽比想象中要更厉害,我这几天再多找一些老朋友过来。”

    他显然觉得就他们这点人数还是不够保险,之前他低估了烛龙,那就只能群殴了。不是他对吴缘没信心,只是人多一点,把握更大。

    吴缘看了地上的黄鼠狼精,开口说道:“虽然说你是被逼的,但你想要杀人的心也是真的。”

    下一秒,一道绿光抹过他的脖子,黄鼠狼精当场毙命。

    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真没想到吴缘说动手就动手,丝毫没有手软,一刀毙命。而她在杀了以后,依旧是那副淡淡的表情,仿佛刚刚只是做了微不足道的事情。

    “必须得杀鸡儆猴,否则到时候随便一个妖怪都能欺上门了。”

    汪老先生长长叹了口气,“因为我的缘故,最终还是多了杀孽。”他神色不忍,“吴大师也是为了我才这么做的,这一切罪孽都算在我身上吧,我只能多做点好事,来抵消身上的罪。”

    汪斯年皱眉,“爷爷,这不怪你,要怪只能怪那妖怪。”虽然他内心对吴缘十分不喜,但是在刚刚那时候还是感谢她出手保护了爷爷。

    他心中有些焦急:是不是那人已经容不下爷爷了,才想借着烛龙的手解决爷爷?

    谁也没看出汪斯年的走神,以为他只是单纯的因为爷爷险些身亡而焦急。

    徐宴楼更是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背后一凉。在这一刻,他忽然觉得,法治社会还是很好的,像吴缘就算讨厌他,也不能像对待妖怪一样,说杀就杀。

    他们没再看那死去的黄鼠狼精一眼,离开了这个地方。

    等到他们走后十分钟,原本没了气息的黄鼠狼精从地上爬了起来,心有余悸地看了自己脖子。

    就在之前,他被吴缘传音,让他好好配合,表示只需要杀他一回做做样子就可以。

    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真被对方毫不犹豫杀了。

    而他也是真死了一回,而那位吴大师居然能让他复活。

    人类社会,已经变得这么可怕了吗?随便出来一个年轻女孩子都有这样的本事,难怪祖辈他们让他们别下山。人类社会太可怕了,以后他说什么也不想再卷入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他在左顾右盼,然后赶紧溜了。

    ……

    他们才上山没多久就下来,村民们自然好奇山上发生的事情。

    汪老先生把那时候的事情提了提,又有几个保镖在旁边补充细节,那惊险之处听得村民们连连惊呼,他们纷纷担心了起来。这烛龙听起来就很不讲道理啊,说害人就害人,今天汪老先生运气好才躲过这一劫,可未必能永远都这么好运。而且村民们也很害怕,自己会不会被那烛龙给惦记上,毕竟他们这片都可以算是烛龙的领域了。

    他们纷纷包围住吴缘等人,在那边叽叽呱呱。

    “大师啊,你们一定得杀了那妖怪再走啊,我们村是造了什么孽,好不容易能过点好日子了,又摊上这种事。我们明明一直都安分守己,平时也常常做好事,怎么就没好报呢。”

    “就是,汪老先生这么好的人,对方都说杀就杀,这也太过分了,老天怎么就没劈了这条龙。”

    “是啊,那妖也太凶残了,万一以后跑来吃人了怎么办?”

    其中一个说起,顿时点燃起了大家的恐慌情绪。你一言我一语的,脸上是同仇敌忾的愤怒和担心被找上门的恐惧。

    所有人都表示必须除了烛龙,就算是传说中的神兽又如何,神兽害人还是一样得除掉。

    一时之间,除妖之声震耳欲馈,这种狂热的情绪是很能够传染人的。

    吴缘看了一眼在那边叹息的汪老先生:如果他今天真的死在烛龙手中,只怕大家对于烛龙的愤怒会攀升到了极点。这是他有意还是无意的行为?,,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