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女配修仙后穿回来了 > 正文 第92章 第九十二章
    “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金丹?”

    烛龙说道:“在地府睡觉时闲着没事做, 我每次修炼出一颗金丹,就挖出来,继续修炼。”

    他也不记得修炼了多久, 时间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然后不知不觉中就攒下这么多了。之所以要把遗落的那颗金丹收回,只是因为那东西不能落到普通人类手中, 容易给他们造成麻烦。也不能落在心怀不轨的人手中,会被他们拿来做坏事。但吴缘就不一样了,她完全没有问题。

    烛龙想了想, 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

    “啊, 我放在窝里的东西呢!”

    吴缘取出了那几张纸,在他面前晃了晃, “这是什么?”

    烛龙抿着唇,不愿意说。之前吴缘问他时, 他基本有问必答,很好说话的样子。这是他头一次表现出抗拒的态度, 显然这东西对他来说还是很紧要的。

    这表情搞的吴缘很想吐槽,真那么重要的话,就随身携带啊,直接放窝里,他可真心大啊。

    之前一直安静倾听的徐晏亭终于开口了, “如果不说的话, 我就把这几张纸吃了。”

    下一秒,死气从他身上逸散开来, 比起吴缘头一次和他见面时, 现在的死气更为浓郁, 所到之处,冰寒降临,寸草不生。

    烛龙张大嘴巴,呆呆地看着徐晏亭,要不是这脸长得可以,这表情完全就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他鼻子一抽一动的,眼泪像是开了闸门的水龙头,往下流个不停。

    “你怎么现在才来呀,我被欺负得好惨啊。他们都欺负我。”

    徐晏亭有些茫然,“要不,给你吸一些?”

    死气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飞到烛龙旁边,烛龙一边哭,还一边吃,然后哭得更厉害了。

    “呸,没以前的好吃,你怎么变得这么弱?”

    他还嫌弃上了。

    吴缘嘴角抽了抽,直接薅了一把。她觉得现在的死气就挺浓的,她挺满意的。

    徐晏亭离开将死气收了回来,表情归为漠然。就不该看他哭得那么惨,心软了一下。

    “还是吴缘身上的气息比较好吸。”

    那种纯粹浓郁的生之气息,他已经很久没感受到了,让他忍不住想向吴缘靠近,他手中还捧着一捧的金丹。

    说是吸,但其实也就是在距离吴缘半米的距离停下,也不知道是不是顾虑着徐晏亭。

    烛龙说道:“那些纸你给他吧,本来就是他的东西。”

    吴缘问道:“那是什么?”

    烛龙瞥了徐晏亭一眼,“生死簿,对,就是那个能够任意改变人的生死寿数的生死簿。”即使是神也不例外。

    吴缘说道:“按照传说,生死簿和判官笔不都是判官所拥有的吗?”

    “他只是能使用,不代表他是主人。”烛龙似乎站的累了,一屁股坐了下来。用两只脚站着好不习惯啊,他更想四肢趴地。

    烛龙都这么说了,吴缘当然可以放心把生死簿给徐晏亭吃。她在思考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被他吃下去以后,还会存在生死簿这东西吗?

    徐晏亭接过那五张纸,纸落入他手中,便化作一道流光,以一种急促的速度冲到他体内,速度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

    吴缘楞了一下,问道:“你上次吃也是这样吗?”

    徐晏亭也呆了呆,“没有。”

    烛龙说道:“应该是认出你的身份了。”

    徐晏亭恍然大悟。

    五页生死簿,转瞬之间就没了。

    徐晏亭阖上眼,闭眼状态的他,比起平时,多了一种居高缥缈的味道,仿佛冷淡坐看世间风云的神明。

    吴缘心中一紧,比起现在这个徐晏亭,她还是更喜欢平时总是发呆,话不算多的徐晏亭。她也不知道这对他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再睁开眼时,在那瞬间,他眼睛是无机质的金色,冷漠淡然。过了一会儿,茫然的情绪重新浮现,让他多了几分的人味,他的眼睛也重归黑色。

    “有什么变化?”

    徐晏亭略一沉吟,说道:“能改变寿数了。”

    这事必须得隐瞒下来!幸好在场也就是他们两人一兽,不用担心被往外泄露。

    她看了一眼烛龙,对方手放在嘴巴的地方,“我才不会随便说呢。我虽然年纪小,但该懂的道理我还是懂的。”要不是认出了他,他一个字都不会说。

    一条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烛龙说自己年纪小,吴缘都被无语了一回。

    “你接下来要做什么?”

    烛龙冷哼一声,“我要把那些冒充我的坏蛋,全都吃了!”

    说完这话,他又变成了原来的布偶猫。

    吴缘无语地盯了他一会儿,“变错了,之前你是海双布偶,现在是蓝双!而且你们的面具形状也不一样啊!”

    她掏出手机,调出之前拍摄的照片,让烛龙照着这模样重新变回来。

    不过吴缘现在也能彻底安心了,有恢复了不少实力的徐晏亭在,汪老先生想死也死不了的,人分分钟可以给他增加寿数上去。反正到时候能推锅给烛龙,毕竟在判官眼中,手中拥有好几页生死簿的烛龙在阎王身边呆的久了,会点相关能力也是正常的。

    在理清楚了这里头的事情后,吴缘第二天早上便回槐山去了。

    她说槐山有事,倒也不算是骗他们。这几日她收到消息,槐山来了几波鬼差,可惜他们连槐山都进不去。毕竟吴缘可是花了血本去布置那边的结界,结界参考了门派的镇派阵法,有金丹期的大胖坐镇,即使是元婴期的都能抵挡一二,更别说只是金丹期。更别提,生之大道还克制死。

    吴缘这次回去,也顺便检查一下结界问题。她甚至觉得,这就是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

    等回到槐山,她首先看到的就是小脸煞白的堂妹吴恬昕。

    吴恬昕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吓死我了,前几天那阵仗真不小啊。”她虽然在槐山见多了鬼,但还是头一次见到鬼差,比想象中更可怕。

    “他们想让我们把沈海铭交出去。”

    吴恬昕冷哼一声,“明明是他们地府的问题,结果弄得好像沈海铭是犯人一样。”

    吴缘检查了一下结界,“放心吧,他们在阳间出手应该是得遵守规则,所以也只能逮着沈海铭这事发作。”

    所以其他人她倒不担心。

    吴恬昕现在已经大一,下学期就是大二了。她叹了口气,她姐的生活在外人眼中那叫一个风光,可以说是逆风转盘的打脸爽文,但所遇到的危机也不少。

    吴缘检查完结界后,问了问沈海铭,“你有什么打算?”

    沈海铭说道:“我准备修炼,不准备去投胎转世了。”

    实力才是行走的通行证,倘若他实力强盛,那些鬼差还敢这样肆意妄为吗?他总不能一辈子都在姑奶奶和老祖宗的庇护之下。

    沈海铭倒是有修炼天赋,但是再有天赋,也需要时间。

    沈海铭显然早就考虑好了,“我准备走神道。”

    以信仰成道吗?

    比起修炼,信仰成道做得好的话,的确能一步登天,但等于以后的修为都受限于信仰。一旦信仰崩溃,修为也会一溃千里。

    “你想清楚了?”

    沈海铭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是,我想当阴间的警察。”

    “其实我小时候一直梦想当一个警察。”

    只是因为家庭缘故,他需要赚更多钱,不得不舍弃了这个念头。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死后有重现理想的机会。

    吴缘将一块令牌拿出来,“这个放身上,能遮掩你身上的气息,比起我之前给你的,这个要更好用,能让你和活人看起来无异,鬼差也发现不了端倪。”

    “等下,我再加几道铭文上去。”

    还得多加点其他功能,比如抵挡一次必杀攻击。

    可惜她现在修为不够,不然就可以弄个传送符,那最少也是金丹修为才能铭刻。

    等弄好了以后,沈海铭接过令牌,向他郑重地行了一礼后便离开了槐山。

    吴缘看着大胖皱眉的样子,安慰他,“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造化,说不定这对他来说,也是新的契机。”

    大胖摇头,“他性格和我真的不像。”沈海铭这一辈,论长相,沈海铭和他是最像的,但性格却南辕北辙。大胖外表看着威武,其实有点怂,但沈海铭却要刚觉果断多了。

    吴缘回到槐山后,开始炼制丹药。这一炼制,三天时间就过去了。她所炼制的是大还丹和三元丹,大还丹一颗下去,虽然不能满血复活,但回个三分之二是没问题的。

    三元丹则是可以短暂提升一个境界——只对元婴期以下的有效,但提升过后,会有三天的虚弱期。但真遇到危险的话,三元丹可以说是最需要的东西。

    这两种丹药材料贵了点,把她好不容易种植的几株珍贵灵花都给用了,把她心疼的。但这东西还真是必备的,尤其是战斗时。因为判官的缘故,让她有了一种紧迫感。比起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吴缘更倾向于依靠自己。

    丹成后,溢散开来的浓郁灵气让她周围再次花开。槐山其他人早就习惯她时不时弄出点动静,十分平静。

    顾阳还道:“再来几次,你屋子附近的花草迟早会有开了灵智的。”

    吴缘嘴角翘了翘,这个可能性还真有。

    炼制完丹药,又绘制了一些符咒,她等待着汪世杰的主动出手。他还真能沉得住气,这几天硬是没什么动静。

    闲着没事刷下网络,才发现网上已经变天了。

    吴缘刚回来时,程霜霜和穆越之涉嫌偷税偷税的热搜还挂在上面,结果今天一看,热搜内容已经变了。

    #叶嘉瑜出轨已婚富豪#

    #叶嘉瑜耍大牌欺辱小透明#

    #叶嘉瑜买水军黑云梦瑶#

    热搜上挂着的,全都是叶嘉瑜的黑料,前几个话题后面都显示着爆。

    什么程霜霜穆越之,都早就被网友们抛之脑后了,作为人气火热的一线女明星,叶嘉瑜身上出现的这些丑闻直接点炸了整个娱乐圈。粉黑大战成一团,八卦群众们险些被这么多瓜给撑死。

    吴缘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字:弃车保帅。

    除了程霜霜,不会有第二个人掌握这么多叶嘉瑜的黑料。叶嘉瑜已经成为她的弃子,成为被推出来当靶子的对象。现在已经没什么人关注她和穆越之电影和偷税的事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到叶嘉瑜身上。

    也对,她连对自己那么好的舅舅都能一脚踹开,还有什么不能被她舍弃的?

    这样的程霜霜,几乎让人想不起她最开始单纯天真的模样。

    所以说人一定得固守住心中的底线,只要踏出那一步,就没有回头路,只会堕落得越来越快。

    吴缘心中一片平静,因为心性的磨砺,这一刻,她的境界又有了突破,顺理成章地进入筑基大成期。,,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