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女配修仙后穿回来了 >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也并非每个人都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喷子, 一些之前帮吴缘说话却被打成水军的忍不住回喷了回去。

    ——真的烦死这些喷子了,在喷人之前,能不能晃掉你们脑袋里的水,动动脑子, 现在反转的事情还少吗?每次被带节奏了, 就无脑喷吴缘。等出事了, 又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她才二十多岁,人家又没欠你们。

    ——对啊,我看到还有人觉得吴缘应该免费提供解药,真的搞笑。国家都三申五令说不能用那药了,某些人自己头铁,喜欢阴谋论, 非要用这东西, 然后又怪吴缘不肯免费帮大家?你们哪里来的脸。我要是吴缘的话,我就坐看你们作死了, 反正又不关我的事。

    ——定价一百万还是太便宜了, 应该再加一个0,给这些人涨涨记性, 微笑。动不动就网络霸凌很牛逼啊?说到底不就是仇富吗?嫉妒人家人美又有钱。

    ——作为之前被带过节奏的人之一, 我们都欠吴缘一个道歉。我已经把自己的道歉公告置顶了, 也算是提醒自己,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别马上下判断,听风就是雨, 一切以证据为主。

    网上的抨击也好,赞美也罢,对吴缘而言, 就如同尘埃一样,根本影响不到她。她要是为别人的目光而活,那早把自己给憋屈死了。要知道她刚穿回来的时候,可是被全网嘲的。连喝口水都是罪过。

    等到一份份解药被送出去后,吴缘微微松了口气。派遣出去的工作人员身上都携带不少符篆,而且也有当地的军队护航,东西倒不至于被有心人抢了去。

    忽的她心有所感,抬头望天。只见天地降下了金色的光点,光点围绕着她,仿佛要为她披上金纱织成的羽衣。

    吴缘心中一动,那些光点最后跳跃到她手中,变成了一团。

    她认出这就是功德之气。只是她以前看到的功德之气都是一缕缕的,哪里像今天看到的这样,是一团的。

    功德之气这东西有诸多的好处,可以拿来炼制秘宝,甚至可以用来辅助渡劫。渡天劫时若是有这东西,天劫难度将会降低。因此在原来的修仙世界里,有一些对渡劫没把握的人,会特地花费时间在凡间诛恶行善,或是教化大众,为的就是收集这东西。

    不过渡天劫这种事,吴缘还是更喜欢凭借自己能力,这样根基能更稳固一些,对日后的修行大大有好处。至于这些功德之气,正好留着拿来炼制防身秘宝。

    这大概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她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只是凭着本心,反而有了额外的收获。这些东西胜过了世上所有的金银财宝,毕竟是钱都买不来的好东西。

    另一边,国家相关法律也正式出台。

    售卖这害人丹药的,根据量刑,三年有期徒刑起,最高死刑。

    制作这丹药的,最低十年,最高死刑。

    滥杀无辜妖怪,同样最低三年,最高死刑。

    法律一颁布后,全网哗然。这惩罚可以说是相当严厉了,也彰显了国家在这方面的决心。一场整治活动如火如荼地展开。

    她师妹小白表示自己不能吃干饭,每天到处往外溜达,帮忙抓人。

    至于吴缘,要做的就是布置阵法,多加固监狱。

    ……

    看到电视上新闻主播严肃公布新法律的模样,五行宗的人都沉默了。

    掌门关游还真没想到国家整治力度会如此大,简直不给他们留活路啊。他们虽然看不上那些普通人,但现在五行宗还没强大到能够和一整个国家想抗衡。

    方长老说道:“幸好门内知道这事的不超过十个。”

    除了掌门,三个长老,还有五个真传弟子,其他普通弟子都不知道在宗门的后山养殖着一群半妖。

    掌门关游点点头,“记得再去敲打一下那几个弟子,让他们行事小心点。”

    要是泄露了风声,那就前功尽弃了。想到这里,他对吴缘越发憎恨了。

    她可真是官方的好狗腿!不遗余力帮官方打压玄门实力。也许是因为她也害怕其他人强大起来以后,她就失去了优势吧。

    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声音阴冷,“吴缘……迟早有一天……”

    方长老说道:“等遇到了她以后,完全可以将她制作成傀儡。”

    “你说得对。”

    两人又谈起了后山半妖的事情,方长老说道这个便眉飞色舞,表示他还通过养蛊的形式,让那些半妖自相残杀,最后肯定能留下最厉害的几个。

    聊完正事以后,方长老便去敲打那几位真传弟子,他担心他们太年轻,沉不住气,他也向他们许诺了诸多的好处,又拿他们的家人威胁了一番他们,把胡萝卜大棒的政策运用得很好。

    其中一位弟子齐辛被他画的大饼引得心潮起伏,两眼发光。

    “好了,这个月的奖金都已经打到你们卡上了。”

    方长老说完这些后,便离开。

    齐辛心情很好,用手机登录了一下网银,在看到卡上多了十万后,他嘴角勾了起来,同大师兄说道:“大师兄,我准备下山一趟,去给我家里人买点东西。”

    好不容易赚了钱,当然得贴补一下家里。

    “行,你前些天辛苦了,给你放三天假吧。”大师兄和他关系不错,很快就批准了。

    齐辛乐了,当天便换下道服,准备回家。

    回去之前,他的师弟哼着小曲进来。

    齐辛说道:“心情这么好啊?”

    他师弟说道:“是啊,今天有个小孩闯入山里,估计是迷路了,我干脆给后山那群怪物加餐了。到时候骨头留着,丢到谷底,就算有人来,也只会以为是被山上的狼群吃了。”

    “那小孩还说自己的哥哥也是咱们门派的,我也没问,估计是哪个外门弟子的弟弟吧。”

    齐辛微微皱眉,他十分厌恶妖怪,对于用人喂妖这事,还不是很能接受。他只能安慰自己,也是那小孩运气不好,没福。他管那么多做什么,他只需要保护好自己和身边的人就可以了。

    想当年他父亲去世,他家里被村里的恶霸欺负,其他人不也没吭声在旁边作壁上观吗?

    他没必要因为这个和师弟发生争执。别看这个师弟上个月才入门,但他可是张长老的亲侄子,备受门内师长们的宠爱,得罪他的话倒霉的只会是他。

    他调整好心情后,和师弟聊了一会儿才下山。

    下山后,齐辛先去给他妈和他弟弟买几套新衣服。他每个月都会下山见家人,经常给他们带东西,对于他们穿的尺码再清楚不过了。以前拜入五行宗,虽然一路过关斩将,被收为真传弟子,但每个月的贴补还真不多,也就这个月才开始暴富。

    他买了几千块的东西,又取了一些现金出来,准备给母亲做家用。

    在回家之前,他忽然想起弟弟之前一直念叨着想要玩具车,又返回一家店里买了新的玩具车。他特地选了一辆特别精巧的轿车,一个就要128。如果是以前的话,肯定舍不得买,但现在不一样了。

    在某种程度上,他或许应该感谢那些半妖。他们的存在,改善了他们的生活。虽然那些被人为制作出来的半妖也挺惨的,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的劫难吧。

    人与人之间,差别就是这么大。

    等齐辛到家的时候,已经六点钟了。

    他母亲今年已经五十岁了,因为常年操劳的缘故,比别人老的更快,头发白了一半。她见到齐辛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阿辛回来了啊!”

    “你回来之前应该先打电话给我的,我都没做你最喜欢吃的红烧肉。”

    肉……

    齐辛想到那些半妖,听到肉的字眼就有些反胃,“别了,我现在不爱吃肉了,别给我做肉,炒青菜就可以了。”

    “小志呢?他跑哪里玩去了?我还给他买了新玩具回来呢。”小志就是他的弟弟,今年才十岁,正是活泼的年纪,一个没注意就不知道溜去哪里玩。

    齐母楞了一下,拍了拍自己的头,“差点忘记了,你们两估计走岔了,没遇上!”

    “小志下午说要去山上找你玩呢。”

    “等他上山没见到你,估计就会下山了吧。”齐母对此并不在意,小儿子也不是头一次去五行宗。多去几次,说不定能入了那些道长的眼,和大儿子一样被收为弟子呢。

    以前这弟子的身份也就一般,但现在则不一样了。这世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各种妖邪都冒了出来,玄门弟子的身份一下子就吃香了。村里人这几日没少给她送东西过来,不就是因为她有个好儿子在五行宗吗?

    齐辛直接愣住了,仿佛被石头狠狠地砸了脑袋,甚至有些站不稳身子,“你说小志去山上找我了?”

    “对啊。要不你打电话问问你师兄弟他们?”

    齐辛脑海中浮现出师弟曾经说过的话。他说下午遇到个小孩进山,被他带去喂妖了,那孩子还自称哥哥也是五行宗弟子。

    一想到那个可能性,他手脚冰凉,四肢冰冷。他想起师弟不曾见过他弟弟,如果遇到了小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的确很有可能把他拿去喂半妖。

    之前的他即使知道门派拿人喂半妖的事情,最多也就心中腹诽一下那些人运道不好,希望来世投个好胎,也就罢了。

    那些受害者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是模糊的,是未曾相识的陌生人,他想要感同身受他们的悲欢离合十分困难。

    可是现在,那些面目模糊的受害者有了真实的形象,变成了他弟弟的模样,他淘气爱闹,却十分崇拜他信赖他的弟弟,他血脉相连的亲人。

    齐辛终于崩溃了,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