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女配修仙后穿回来了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是不是觉得这章眼熟?没订阅够一定比例, 那还得再等等哦!

    作为好心人,吴缘决定满足他们。

    手用力一握,碧绿的光点落在百鬼印上, 下一秒百鬼印化为粉末。

    于是这个不算大的洞穴, 便站满了密密麻麻的鬼, 他们茫然了一下,恨意凝聚在眼中, 然后争先恐后冲向了孙宗河。他们撕咬着孙宗河的灵魂, 每一下都在发泄心底的仇恨。

    沈秋也在其中。

    或许是因为刚被炼制没多久, 她的实力保存得还不错, 每一口十分凶狠。

    “救救我!求求你, 救救我!”

    “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孙宗河忍不住放下自己的尊严,开口向原本是敌人的人求饶。

    让孙宗河就这么死有点可惜, 好歹他做的这些事得曝光出来, 顺便和程天行狗咬狗一回。

    她心中一动, 事先准备的天雷符化为流光, 轰隆隆的雷声响了起来,声音大得像是有一百辆拖拉机经过。天雷克阴, 这些鬼们不自觉抖了抖, 脸上不自觉浮现出恐惧。

    天雷却不曾落到这处洞穴上,而是劈在了附近。那动静大得大地似乎都摇晃了一瞬,正正好将孙宗河先前布下的结界给劈没了, 又劈出了一个口,让原本隐秘的洞穴现于人前。

    这么大的动静足够将龙虎山上的道士们都引过来。

    吴缘啧了一声,故作不悦,“有人来了。”

    她身影一闪,眨眼之间便消失在孙宗河面前。孙宗河微微松了口气, 龙虎山的名头还是很能唬人的,好歹把程天行派来的这人给吓走了。虽然他过往做的事情肯定会曝光,但就算身败名裂了,好歹还能留一条命。

    他原本以为自己不畏惧死亡,只害怕死得悄然无息,无人知晓。可是当面临死亡时,他才意识到,就算是苟延残喘也好,他也想要活下去。至少得报仇雪恨。

    程天行!

    **

    吴缘并没有真的离开,而是使用隐身的术法,藏在旁边,等着看龙虎山对孙宗河的处置方式。如果他们没法做到公平,那她只能去报警了。

    或许是这里闹出的动静太大,龙虎山的人很快就过来了。为首的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在他身后,吴缘还看到了曾经去过槐山的蒋东。

    她听到其他道士称呼他为师祖——看来这位的辈分还在孙宗河之上。

    孙宗河看到他,眼底浮现出畏惧的情绪,却还是开口求救,“顾师伯,救救我。”

    那人也是很有意思了,看到孙宗河被百鬼撕咬,却没有第一时间救下他,反而开始看起了孙宗河这洞穴里的一些物品。他辈分最高,他不动,其他人也不会主动出手,一群人就这样看着孙宗河被百鬼咬得惨叫连连。虽然画面很凄惨,但一想到他手头可能沾染的那么多条人命、鬼命,他们就不寒而栗,同情不起来。

    顾真人找了一圈,视线落在那些红了眼的鬼身上,眼中多了几分的怜悯,“宗河,好好交代一下你做过的事情吧。”

    受害者大部分在现场,孙宗河就算想抵赖也不敢。

    他沙哑着声音,把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说了出来。

    ……

    吴缘解决了孙宗河的事情,重新返回槐山。龙虎山最后还是选择了报案,孙宗河的罪行可以说是罄竹难书,其中他所涉及到的好几个案件到现在都还没侦破,他们也没那个脸帮他隐瞒,这对受害者何其不公。

    吴缘见此,便安心回家去了。

    她回去的时候,节目组的人已经过来了,摄像机等一应器械和拍摄道具都放在槐山这里。先前隐隐瞧她不上的赵巡这回的态度好得不能再好了,和她说话时恨不得弯腰鞠躬。不仅是他,其他工作人员也都如此。

    这是,吃到教训了?

    吴缘问了一下父亲,吴宗平的声音里是不加掩饰的笑意,“之前有工作人员背地里说你坏话,被豆豆听到的,豆豆把他狠狠整了一顿,咱们平时没白疼那丫头。”

    槐山是他们的地盘,在他们的地盘说坏话被逮到,被整了活该。

    有那工作人员的前车之鉴,这节目组才意识到槐山以前那些传闻可不是空穴来风。先前吴缘和他们说的时候,他们还不信,如今可算是踢到铁板了。

    吴缘笑过以后,表情又变得正经了起来,“爸爸,要不你去外面住个两天?”

    吴宗平对程霜霜感情十分复杂,一方面是疼爱过多年的女儿,但只要一想到吴缘吃的苦并非造化弄人,而是有意为之,他就无法直视一直说生母好话的程霜霜了。而且无论程霜霜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先前的言行举止毫无疑问加重了吴缘所面对的困境。

    吴宗平最后还是摇摇头,“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做个了断也是应该的。

    吴缘点点头,既然是他的想法,那她就尊重他的决定。

    吴宗平还和吴缘提了一事,“恬恬那丫头,以为咱们父女两真的很缺钱,前天还偷偷跑来这里,非要给我送钱。”他想起那场景,不由失笑,“你说我一个长辈,就算是没钱,也不能拿小辈辛苦存的零花钱。不过那丫头倒是讲义气。”

    吴宗平口中的恬恬,大名为吴恬昕,吴缘那二叔的女儿。不同于她哥哥,她对吴缘的态度倒是不错,也是二叔一家中唯一对她释放出善意的人。

    吴缘想到那丫头,笑了笑,“过几天我再请她吃饭。”

    那丫头其实也不容易。

    她和父亲聊了一会儿,面对即将到来的风雨,父女两都是如出一辙的平静。聊到一半,她的手机响了。吴缘看了看,却是齐一鸣打来的。

    齐家现在吃的水果基本被槐山给承包了。不过平时齐一鸣都是联系她爸,鲜少直接打到她这边来。

    她接通电话,就听到齐一鸣那大嗓门。

    “我说大小姐,你缺钱的话,直接和我们借啊,用水果抵债就可以,何必自己凑过去让人欺负。”

    “网上那些人什么都不知道,被当枪使了还美滋滋的,气得我开小号和他们大战了一个晚上。”

    他那边解释了一下,吴缘才知道是什么情况,无非就是节目组已经在为明天的直播开始造势,于是热搜一个个安排上了。

    这也是吴缘等待了好几天的机会。

    她唇角翘了翘,“你明天也可以蹲节目直播了,我保证有很多瓜可以吃。”

    挂了电话以后,吴缘给自己洗了一盘水果,慢条斯理吃完后,才打开电脑,搜索程霜霜的名字。

    节目目前已经放出了风声,表示第一站就是槐山。槐山一些背景也被扒了出来,在几个月前槐山被吴缘给承包了下来,种植起水果,对外高价售卖。吴缘和程霜霜,这两人的名字放在一起,不需要推波助澜,热度就已经直线上升。

    吴缘点开热度最高的一个视频。

    视频中的程霜霜,似乎在参加一个拍卖会,她穿着今年夏天的限量高定礼服,头上还带着一个小皇冠,如同童话里的公主般高贵典雅。

    镁光灯中,记者追上去询问,话筒举到她嘴边,“程小姐,听说是你向节目组推荐槐山作为《我热爱的小日子》的第一站吗?”

    被问到这个问题的程霜霜清纯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懊恼,她眨了一下眼睛,圆圆的眼睛显得纯良又无害。

    “是我推荐槐山没错,我只是想帮阿缘一把。我都告诉林导不要说出去了,怎么大家都知道了?我们真的没有不和,如果可以我想和她做好姐妹。”

    记者语速飞快,“听说吴缘还趁机敲诈了节目组一百万作为场地租金,这笔钱是你出的吗?”

    “敲诈?”被问到这个时,她表情有些茫然,每一根睫毛都透着无辜感,“我没觉得是敲诈呀。如果这钱能帮上她,我很高兴的。就当做是我给爸爸的孝敬了。”

    她抿了抿唇,露出纯良无辜的笑容,嗓音软糯宛若撒娇,“好了,你们不要乱说话,我们真的关系很好,不信你们明天看节目就知道了。”

    采访一结束,热搜直接爆了!

    节目组发出的宣传通稿毫无疑问偏向程霜霜,几乎要将她塑造成真善美的化身了。毕竟这位带资入组,可以说是大金主,自然而然是节目组力捧的对象。

    【我和吴缘是姐妹,程霜霜露面破不和流言。】

    【不计前嫌推荐槐山,程霜霜以行动帮助吴缘】

    【天价场地租金?吴缘恶意敲诈?程霜霜亲自出面回应:不是敲诈,只是给长辈的孝敬】

    “眼睛都钻到钱眼子孔里了,真是小家子气,上不了台面。”程天行冷笑道。

    程霜霜用温软的声音说道:“舅舅别生气了,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医生说了,你最近受不得气。”她停顿了一下,依旧是那善解人意的姿态,“可能她是真的缺钱了吧,不然也不至于要这样做。”

    她软绵绵的声音如同山涧清泉,浇灭了他心中燃起的无名之火。程天行有些无奈,霜霜还是太天真了,总不愿把人往坏的地方想。

    吴缘。

    她已经蹦跶得够久了,一次次在他的雷区上跳舞。等孙真人闭关结束后,他应该好好和孙真人讨论一下怎么对付她。吴缘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呆在槐山。

    作者有话要说:  吴缘:用最凶的样子说最怂的话!

    徐晏亭已经开始打算挖自己前世墙角了。,,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