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女配修仙后穿回来了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是不是觉得这章眼熟?没订阅够一定比例, 那还得再等等哦!

    不同于豆豆和小影子,顾阳不仅是大人,还外表儒雅, 神色温和。蒋东等人原本还以为这位会更好说话一点, 等听到考试两个字,一个个如丧考妣。他们几个虽然也有上学, 谈不上学渣,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作为学生, 基本没有喜欢考试的。

    等等, 他们到底是怎么沦落到这一步的!明明他们几个是过来打探槐山的情况啊,怎么又是上体育课,又是考试的?

    不行, 他们必须推翻这暴政!

    蒋东一抬头,看到神色淡然的顾阳, 他漆黑的眼睛闪过红色的光芒——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厉鬼, 已经在人世间逗留了最少三百年。他一个人手撕他们四人完全没问题。于是他瞬间清醒了,萌发的反抗小火苗就这样熄灭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忍了!不就是考试吗?

    蒋东出声问出了师弟们的心声,“如果考试不及格的话,怎么办?”

    顾阳淡淡道:“那说明你们学业不精, 得给你们补课。什么时候及格了, 再放你们回家。”

    蒋东等人的脸直接黑了。槐山上这些鬼一个比一个难缠,虽然没有伤害他们的性命,但他们的心灵已经受到严重的创伤了!如果真一直考不过, 他们岂不是要一直被困在这个鬼地方?

    吴缘笑意盈盈,“你们也不用太操心,我们还有社会实践课, 可以加分的。”

    所谓的社会实践课,当然就是给她做苦力,给她乖乖开垦田地去!

    蒋东等人的脸色依旧好不到哪里去,刚刚这少女口中所谓的体育课累得他们半条命都要去了,谁知道这所谓的社会实践课会不会更可怕。这槐山有毒啊!还真以为自己是学校不成?

    尽管心中吐槽一堆,但蒋东几个还是乖乖坐在座位上。

    一份份试卷飘到他们面前,他们的桌子上也多了几支钢笔。

    当他摊开试卷开始审题时,眼睛都要变成蚊香了。明明每个字都是他认识的,但组合在一起后,他怎么就看不懂了?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对他们而言简直就是无声的折磨。一份试卷,他们能答出来的题目不到一成。最可气的是,这些题目要么是填空题,要么是问答题,根本没有选择题。如果是选择题的话,好歹还能考猜。但填空题和问答题,不会就是不会,想凭借运气都没法。

    四个小道士,考得脸色苍白,冷汗淋漓,头发都被汗湿了,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等批卷以后,别说及格了,满分一百分,四个人中分数最高的才13,其余三个都是个位数。那红色的数字在试卷上如此显眼,透着一股嘲讽的味道。

    “师兄,要不我们偷偷打电话和掌门他们求救吧。”一位师弟低声说道。难不成他们真要一直留在这里上课吗?

    蒋东咬牙道:“掌门他们知道的话,回去怕不是要给我们加功课。”

    倘若这些鬼危害他们性命,那师门肯定会给他们找回场子。但人没虐待他们,只是上课,门派里的长辈只怕丢不起这个脸给他们做主,说不定还会恼羞成怒,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他们,而且还会留下不好的印象。

    他将道理揉碎了说给师弟们听,师弟们垂着头,一脸懊恼。

    吴缘看了看他们试卷,凉凉说道:“按照你们的水平,最少也得上三天课才能过关。”

    顾阳反驳,“不,他们基础太差了,错别字很多,三天不够,最少得一周。”他从鼻子哼出一口气,“这卷子豆豆考都比他们好。”

    蒋东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他们连个小孩子都不如,心中感到那叫一个憋屈。

    吴缘领着他们出去,指了指一片空地,“把这块地松一松就可以了,这就是你们的社会实践课。社会实践课及格的话,你们就可以回去。”

    原本她准备让他们弄个一两亩,但考虑到这个工作量太大,估计好几天都弄不好,只能先开个小的。

    蒋东眼皮跳了跳,又有些茫然——这槐山的鬼怪,没事让他们种田做什么?

    他们顿时陷入了痛苦的抉择,是要在教室里上一周的课呢,还是在外头辛苦做农活?

    长痛不如短痛。

    不想在槐山呆一周的他们,最后还是乖乖拿起了工具。蒋东等人都没下过田地,但没关系,无论是吴缘还是竹青都会,指导他们不成问题。原本四人还想消极怠工,但一看吴缘一个女孩子,做得又快又好,不服输的心态占了上风,于是一个比一个卖力。

    他们就这样一直做到天空发白,太阳出来。一个晚上的劳作,让他们累得巴不得躺在地上当尸体。

    吴缘也不是什么周扒皮,手一挥,还是让他们休息一下。

    年纪最小的马原治一屁股坐在地上,张着嘴巴,大口大口喘气。他的目光落在吴缘身上,这个不曾见过的女孩相貌明媚得如同五月的阳光,什么都不做就轻而易举吸引别人的眼球。可惜这么年轻,早早就去世了……

    心中感慨着红颜薄命,这一看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等等,这个女孩子,怎么有影子?

    马原治脱口而出,“你不是鬼!”

    他这一声惊呼也让其他人注意到吴缘。先前他们都下意识将吴缘当做槐山上新来的厉鬼。

    吴缘弯了弯眉眼,“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鬼了?”

    这话毫无疑问默认了自己人类的身份。

    马原治直接跳了起来,“那你还和他们狼狈为奸!”他心中疑惑又愤怒。

    吴缘笑意敛起,“槐山我已经承包下来了,现在是我的地盘。你们大半夜闯入我的地盘图谋不轨,我只让你们下田,已经很客气了。”

    这话说的原本准备兴师问罪的蒋东都无言以对,按照她的说法,他们没经过别人同意就私穿闯民宅(?),的确是做错了,被人整治也应该的。于是心中的火气也消了许多。

    “我们不知道这边有主了。”蒋东连忙解释,声音弱了许多,没有底气,“是程先生让我们过来的。”

    他原本以为程天行是想要槐山这块地所以派他们来看看情况,现在才意识到其中的不对劲。

    吴缘才不会给程天行留面子,语气平静,“因为程总好不容易才怂恿我承包槐山,等了半天却没等到我们父女两的噩耗,所以急了吧。”

    这话的信息量太大,直接把几个小道士给惊到了。如果按照吴缘的说法,他们几个无意间助纣为孽了一把。这几人虽然傻了点,但本质上都不坏,心中又是愧疚又是后悔。

    也难怪吴缘会对他们毫不客气,这是把他们当坏人了吧,以为他们和程总一伙的。他们也不认为吴缘会说假话,这种事稍微调查一下就知道了。

    “对不起。”蒋东带头说道,其他几个也纷纷道歉。

    吴缘站了起来,“既然知道错了,就好好干活吧。”

    因为愧疚,蒋东接下来干活十分起劲,在吃过几个野果当早餐后,袖子一卷,卖力工作。

    等到中午,吴缘看了看犁松了的田,挥挥手表示社会实践课结束,他们可以走了。

    如果这几个是彻底的坏人,那她剥削起来没有半点心理负担。但看他们还只是单纯的少年,整一下给他们教训也就罢了。

    听到他们可以离开,蒋东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他看了看吴缘,问道:“你为什么不请人来做?”

    吴缘面无表情,“托程总的福,我家破产了,没钱请人。”

    因为槐山的名声,她要是请人来帮她,只怕得十倍起步。没钱伤不起啊。

    ……这个理由,未免太真实了吧!

    搞了半天,他们还是主动送上门的劳动力了?

    最后他们怀揣着一肚子的吐槽离开槐山。

    走到山脚下,蒋东用溪水洗了洗脸,他的师弟们都和他做一样的事情,大家把仪容整理一下,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狼狈。

    “师兄,孙师伯知道程总的事情吗?”

    按照吴缘的说法,这程总简直不是人啊,把人小姑娘家弄破产了后,还不依不饶,设计人掉进槐山这个坑。生怕人日子过得太好,甚至派他们过来。

    蒋东沉默了一下,说道:“师伯可能被骗了吧。”,,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