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女配修仙后穿回来了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判官到现在的底气, 都来源于身上的判官笔。只要判官笔还在他手中,他就有逆风翻盘的机会。

    结果现在判官笔居然毫不犹豫背叛了他。

    他整个人都被这件事打击得精神气都没了,不断呢喃:“不可能, 判官笔怎么可能会听你的话?”

    徐晏亭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啊!

    在吴缘这个阎王回来以后,判官笔一直没走, 带给了他希望。体会到现在的绝望以后, 才意识到之前的希望就是包裹着糖的毒药。

    徐晏亭坦然道:“现在物归原主。”

    物归原主?

    判官细细琢磨这话,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眼睛因为震惊而瞪大,“你才是阎王!”

    下一秒, 他藏在身上的剩余生死簿,也仿佛诞生了自己的意志, 飞奔向徐晏亭, 落入他手中,那叫一个迫不及待。

    判官哪里还不明白,徐晏亭就是真正的阎王。至于吴缘, 只是他们故意摆放在台面上的□□罢了。打从一开始, 他就跳入他们为他挖的坑里。

    倘若吴缘知道他想法, 只想表示脑补是病, 得治。

    “原来你从未信任过我。”

    他露出了似笑似哭的表情, “我从来没真正拥有过生死簿和判官笔。”

    “就因为你出身好吗?”

    在人间逗留了几十年的徐晏亭,只想说判官这是得了被害妄想症。

    “你想多了。我就是生死簿。”

    生死簿本身就是他的本体,他从九幽之地诞生,地府的轮回因他而运转,法则因他而完善。他虽然平时对权利没兴趣,但作为灵宝神器,也有自己的傲气, 怎么可能会认别人为主?

    判官笔本身也是他的一部分,为的就是让别人也能通过这媒介使用生死簿。

    这两件不听他的,难道还听别人的?

    判官还在因为这秘闻而震惊时,便看到剩余几页生死簿没入徐晏亭的体内,然后缓缓浮现出一本完整的生死簿。他处心积虑想要拿到的生死簿,在寻觅无果以后,甚至尝试炼制替代品,可惜屡屡失败。

    “许回,689年生,尚有寿命892年。”

    徐回,便是判官真正的名字。

    生死簿也显示出了判官所有的前世,那纸飞快翻转着,徐晏亭的声音依旧淡淡的,“现在寿命0。”

    言出法随,判官身上的寿命瞬间被清零了。

    他恍惚了一下,他这是死了吗?

    这个念头刚浮现,他便陷入了永恒的梦境中,再也醒不过来。

    苦心谋划了那么多年,终究还是一场空。

    徐晏亭望着判官消逝的身影,神色毫无波澜。

    烛龙跳到他身边,“他其实以前做你副手时,工作还是挺兢兢业业的。”

    但是或许是一直以来掌握生死簿,掌控太多人的生死轮回,给他一种自己超然于万物的错觉,渐渐的,他便迷失了自己的本心,贪婪地想要获取更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生前也是一个好官,只是后来连这点都忘记了,甚至瞧不起人类。

    徐晏亭嗯了一声,有些头疼,“所以以后找判官的话,还是找两个好了。”只找一个的话,还是容易出问题。

    烛龙说道:“不对,应该要三个,三角形才是最稳固的形状。”

    “随便。”

    徐晏亭根本不在意这些,只要不是他去处理公文就可以。现在地府轮回倒没问题,毕竟生死簿除了斗法,功能就是拿来翻看前世今生。这方面三生镜也能做到,只是不如生死簿快捷方便。

    生死簿和判官笔一左一右,一点一点的。

    ……

    吴缘收起李老的魂魄,看到徐晏亭出现,也看到了生死簿和判官笔。

    “已经都回收了吗?”

    徐晏亭点点头,目光落向九幽,“要去九幽逛逛吗?”

    他这话,说得好像九幽是他老家,他回自家后花园溜达一样。

    吴缘问道:“危险吗?”

    据说这里大罗金仙都得小心。

    烛龙抢先说道:“不危险,那是他老家!回自己地盘哪里会危险。”

    在不危险的情况下,吴缘还是乐意去参观一下的,毕竟她没去过。下一秒,她飞快从储物戒指里摸出了一个摄像机,兴致勃勃说道:“走吧!”

    九幽一日游,走起来!

    只是才刚进去,吴缘就后悔了。这里真的太荒芜了,和阎王殿如出一脉的荒芜,放眼望去,都是一片黑,围绕着他们的是经久不散的魔气、煞气和死气。

    她很难想象徐晏亭就是在这种地方诞生的,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出淤泥而不染?

    灵力化作灯笼,照亮他们周围的环境。

    “不能碰到那水,那水会不仅会侵蚀修为,还会在人心中种下魔意。”有些神仙不小心掉到这地方,被种下心魔以后,不得不重新转世。

    徐晏亭出声提醒她。

    吴缘嗯了一声,指着一颗颗黑色的笋,“那个我能摘一些吗?”

    那笋是由纯粹的魔气凝结而成,到时候可以拿来炼制心魔相关的秘宝,用来遮掩天机十分方便。宗门里就有记载这样的炼制方法。

    “随便拿。”

    他想了想,撕下了一页生死搏的纸,那纸瞬间变大了许多。

    “用这个装,可以隔离。”

    “好啊!”

    吴缘开心地跑去采摘了。

    烛龙看着这一幕,心里不平衡了,胖胖的爪子戳了戳徐晏亭,“也给我一页啊,我也想装点特产回去。”

    他当时还帮忙保存好几页呢,都还给徐晏亭了。

    徐晏亭瞥了他一眼,“用你自己的龙蜕。”

    烛龙曾经褪下一层皮,那皮十分坚固,万法不侵,拿来装这个也可以。

    烛龙扁了扁嘴,大声控诉,“你这是双标!”

    吴缘不仅把笋采摘了,视野中看过的特产基本都采了个遍,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进九幽的机会,先收集再说!

    采摘到一半,九幽忽然晃动了起来,刮起了狂风。

    徐晏亭脸上浮现出尴尬的表情,他走到吴缘身边,指头点了一下她的手,“好像采摘太多,九幽不高兴了。”

    吴缘:“……”

    他小小声说道:“没关系,下次我再带你继续进来,可以少量多次,他算数不好。”

    然后这风刮得更大了,几乎是拼了命往徐晏亭脸上吹,仿佛在打他脸一样。

    吴缘把特产收了起来,“好。”

    她嘴角抽了抽,九幽还挺活泼的啊,很有朝气嘛。

    她望着周围,嘴角弯起一抹笑,“拿了你老家的特产,我也该礼尚往来一下。”

    种子纷纷扬扬地洒落了下来,吴缘经过的地方,全都长出了紫色的花。紫色的花汇成了花海,发出幽幽的光,为荒芜的环境增添了一抹亮色。

    吴缘轻声说道:“这是幽冥草,最喜欢这种环境,你们这边的地府好像没有。”

    “可惜只有紫色,还是单调了点。”

    徐晏亭静静地注视着这花,这是九幽第一次开出了花朵,第一次有了除了黑色灰色以外的色彩。

    “很漂亮了。”

    吴缘笑了笑,“这事也差不多解决了,过几天我正好可以抽空研究一下幽冥草,看看能不能让他们长出别的颜色花朵。”

    这方面她是专家!

    “好。”

    就在这时候,从天而降一堆的东西,哐哐啷啷地砸在吴缘面前的地上。全都是九幽这里才有的特产。

    吴缘仿佛看到了一只猫,叼着老鼠跑来送铲屎官的场景。

    这算是谢礼吗?

    徐晏亭盯着这堆东西好一会儿,抬起头缓缓开口:“你要生死簿和判官笔吗?”

    吴缘眼皮抽动了一下,立刻拒绝,“不用了!”

    够了啊,你们两个加起来不到十岁吧!这都能赌气???

    ……

    在九幽晃动的时候,地府其他殿主同样也感受到了,他们不由望向九幽那个方向。

    只有九幽那地方,依旧是他们无法染指的地盘。阎王也是出自那边,大概是阎王回九幽了吧,也只有她才能闹出这样的动静。

    她连回自己老家,都要带上徐晏亭,可见徐晏亭所受到的宠爱可以说是无以伦比。

    秦广王望着被他下属挑选出来的这批鬼,每一个都唇红齿白,容貌迤逦,各擅春秋。

    短时间内能找出这么一批俊美的男鬼,他下属的效率可以说是很高了。

    秦广王思考了一下,说道:“漂亮的女鬼也可以挑选一些出来。”

    毕竟阎王前世是男子身,说不定只要是好看的,都有可能喜欢?必须让阎王知道,只看脸是不靠谱的。

    下属很快就安排了起来。

    于是等到吴缘从九幽里出来,准备去逛十八层地狱时,迎接她的就是齐刷刷的两排俊男美女。他们站在那边,身姿卓然,形成靓丽的风景线。最妥当的是,每个不仅长相不俗,还十分具有记忆点,不愁记不住。

    他们见到吴缘,恭恭敬敬说道:“见过大人。”

    鬼差走上前,一脸谄媚,“听说大人想要拍摄十八层地狱的场景,他们可以充当您的向导。”

    谁也不知道这位阎王想起了多少前世记忆,向导什么的,当然得安排好了。

    吴缘又看了这些美男,怀疑地府选出这批,是想要安排他们靠着美貌C位出道。而且加起来人数还刚好是48位。

    这颜值真出道的话,怕不是要斩获大批粉丝,男女一网打尽。

    妥了,到时候可以给他们取名为地府48组合了!,,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