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女配修仙后穿回来了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出乎沈小胖的意料, 在彩排的时候,顾阳居然按照剧本里来了。

    和前两季的诗词大赛不同, 这一季换了一种比赛模式,变成了团队竞赛模式。增加了对抗性和趣味性。128个选手,组成了16只队伍。其中难度最大的就是飞花令环节,这环节所占的分数也是最多的。整个节目下来,大概是100分钟左右,扣除主持人和嘉宾,也就是说每个选手平分下来的镜头不到半分钟, 想要在第一集就脱颖而出,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并不容易。因此节目组为了顾熙叶也算是用了心设计剧本。

    在这剧本里,顾熙叶沉静温和的淑女,总是将出风头的机会让给其他队友们, 但是在其他队友拖了后腿导致分数落后的时候, 她面临着极大的压力,却还是硬着头皮站了出来,承担起一切, 在飞花令环节中力压群雄,拿下了最多的分数,带领队伍来了一个逆袭。

    只要是看过第一期节目的人,都会被她所吸引, 毕竟谁不喜欢温柔又可靠的漂亮小姐姐。更别说她长相在所有成员中也是鹤立鸡群的存在,气质高雅, 相貌端庄秀丽, 低头微笑的模样还带着几分的羞涩。

    等第一期彩排结束以后,导演眼角眉梢都是笑意,事情比想象中要顺利多了。就连他最担心的顾阳, 表现也十分配合。

    结束彩排以后,其中一位嘉宾简向阳更是对大家说道:“我已经订了□□花酒店明天的包厢,等明天节目录制结束以后,大家一起吃饭,能聚在一块也是缘分。”

    □□花酒店,是丁燕紫家旗下的四星级酒店,因为私密性和美味的私家菜,备受富豪们追捧,平时想订包厢都得提前一个月以上。简向阳这一番话,不动声色中便流露出奢华的味道。

    其他嘉宾纷纷吹捧,“简老师深藏不露啊。”能订下大包厢,不仅是有钱,家世也得够。

    简向阳笑而不语,又微微冲着顾熙叶点了点头。他走到顾阳面前,友好问道:“顾老师也一起吧。”

    顾阳神色依旧淡淡的,“看到时候大家有没有这个心情。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今晚还有课,可不能耽误了。

    简向阳望着他的背影,原本的浅笑都有些挂不住了。顾阳这行为在他眼中就是不给他面子。

    这次节目组邀请的八个嘉宾他都调查过了,顾阳是其中最没背景的一个,学历也只是普通,要不是在网上有点名气,节目组根本不会邀请他。其他嘉宾每一个身份都比他高,有的还是教授呢,在他面前还不是一样温和有礼,哪里像顾阳。

    尤其是对方还姓顾,更让他心中格外不舒坦。

    “顾老师可能家里有事吧。”

    “得了吧,老李别给他说好话。真有事的话,还会跑来参加这节目吗?”

    “也有可能是因为没去过□□花酒店这地方,心中发虚。”

    几个工作人员都知道简向阳的背景,自然是踩着顾阳来讨简向阳欢心。

    简向阳已经调整好了心态,说道:“没事,等日后有机会我再请他吃饭好了,明天大家一定要过来,也算是给我面子。”

    简向阳坐车返回下榻的酒店,在屋里休息了不到半小时后,门被推开,亭亭玉立的顾熙叶走了进来,喊道:“五叔。”

    简向阳将脸上的面膜揭了下来,他今年已经四十了,但为了最儒雅教授这个名头,没少捣鼓自己这张脸,各种护肤品都是用最好的那一档。

    “今天表现不错,不过今日只是开胃菜,明天正式录制节目才是正餐。可别丢了我们顾家的脸。”

    简向阳,虽然明面上姓简,但他其实是顾家的五少爷。他生母是生父顾默的秘书,在已婚的情况下和顾默勾搭在一块,给自己的丈夫戴了绿帽子。因为这事性质比较恶劣,传出去的话有碍顾家的名声,因此简向阳没法像他其他兄弟一样,堂堂正正地姓顾。

    尽管父亲因为这点没少私下弥补他,但他心中还是颇为抑郁。顾家一些不方便本人亲自出面的事情,都会交给简向阳,像这次顾默在投资了节目组以后,就把简向阳给安排了进去,为了能够更好地捧红顾熙叶。

    顾熙叶淡淡道:“在知道答案的情况下,我要是还做不好,那就是蠢货了。”

    他们这一组的题目,她提前几天就已经拿到手,早就倒背如流。

    简向阳微微眯了眯眼,“你这是对顾家有意见?”

    “不敢。”

    顾熙叶嘴上这样说,但想到其他竞争对手们兴奋期待的表情,心里就跟扎了针一样。那些人都那么期待这次比赛,期待着即将取得的荣耀,却不知道胜负早就注定。

    她这一组的队友,全都是家里事先安排好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角色定位,为的就是凸显出她的优秀与美好。

    简向阳说道:“要不是顾家这一代没有其他人,也轮不到你出这个风头。想想你的母亲,你也该为她的身体考虑。”

    顾熙叶咬了咬下唇,“我知道。”

    她母亲和父亲是大学恋人,两人偷吃禁果以后有了她,父亲背着爷爷直接和母亲领了证。只是爷爷一直嫌弃母亲身份低微,不承认她,不肯承认她们母女两,还想着给父亲找合适的联姻对象。而父亲,无论其他叔叔伯伯多瞧不起他,觉得他没用,但至少父亲愿意为了她们母女反抗爷爷,保护她们,他就算自己不抽烟,也要省钱给她买绘画工具。那样好的父亲还是走了,丢下她和母亲。

    而母亲又被诊断出癌症,顾熙叶为了巨额的治疗费,不得不回到顾家,向爷爷低头,也成为了顾家的大小姐,对外展示的一张漂亮名片。

    “等下回去好好背诵下来,可别明天正式录制节目时太紧张反而忘记了。其他的事情不用担心,家里都安排好了。”

    “我知道了。”

    顾熙叶很快便离开了房间,只是才刚出房间,她便看到不远处站着一道高高瘦瘦的身影,他转过头,侧脸在灯光下和她爸有点像。顾熙叶很快就认了出来,这是今天参加节目录制的嘉宾之一顾阳。

    她也没少听工作人员吐槽过他。

    她忽然心中一慌,不知道他是否知道这是叔叔的房间,会不会误会了什么。

    顾阳走了过来,在经过她的时候,顿了下脚步,“你喜欢绘画?”

    这女孩的身上有着淡淡的颜料味道,再看她的手,明显有常常练习留下的老茧。

    “嗯。”顾熙叶下意识地应了一句,再抬头就发现顾阳已经不见了。

    另一边,沈小胖在打电话和吴缘吐槽这个节目组。

    “姑祖奶,我觉得这个节目组不行,迟早要完。不仅临时替换导演,还作弊啊!作弊也就算了,还那么堂而皇之的,真把大家都当瞎子了。”

    “顾爷爷虽然看起来挺平静的,今天甚至还配合录制节目了,但我觉得他在酝酿大招。”

    “放心,有我在呢,我肯定不会让人欺负到顾爷爷身上。”

    等他看到顾阳回来了,挂了电话后,又屁颠颠地跑了过去,“顾爷爷是不是要上网课了?我wifi帮你连好了。”

    “我黑板也帮你挂上了。”黑板这个是他和酒店事先谈好,酒店帮忙弄的。只要钱到位,他们服务得还是很周到的。

    顾阳微微点头,坐了下来。

    ……

    第二天,节目录制开始。和昨天的彩排不同,这回多了一批观众。在录制之前,导演又和顾阳谈了一番话,不外乎就是好好配合,以后好处大大的有,节目组日后也会给他更多的戏份,让他出名。

    旁边的沈小胖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前面一直按照流程,录制得十分顺利,直到节目来到飞花令环节。

    顾熙叶亭亭玉立,头发简单地扎起,有种清水出芙蓉的感觉。

    摄像机下,顾阳儒雅的面容看起来有几分冷淡的意味,其他人早习惯了他做派,等着他出题。按照剧本,他应该出的是“花”这个字。

    顾阳说道:“那就以月为题吧。”

    后台的导演直接呆住了,什么月,这顾阳是脑子进水了吗?明明应该出花的!

    他直接通耳返对顾阳咆哮,“是花!给我改回来!立刻!马上!”

    他狰狞的表情和平时的和睦可亲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顾阳依旧是平静的表情,“以月为主题,开始吧。”他直接把耳机扯了下来,手一捏,耳机当场报废。后台的导演耳边忽的响起尖锐的机器杂音,刺得他脑壳疼,他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后台顿时一片兵荒马乱。

    不远处的简向阳当场黑脸了。他没想到昨天还安安分分的顾阳,今天居然上演了一场手撕剧本。

    他手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牙齿都快被他咬出血了。

    这顾阳真不怕得罪顾家?不怕顾家报复他?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他有些后悔,昨天就应该再和顾阳重新签一份合同。

    他抬头看向顾熙叶,只能寄希望于在这种突发情况下,她能够表现得好一点。,,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