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上瘾 > 正文 第2章 第一章
    第一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安城的夏季,雷雨说下就下。

    狂风倏起。

    又闷又重的雷声轰隆隆由远及近。

    暴雨噼里啪啦砸在安城第一幼儿园会面室的玻璃窗上,像音乐大厅里悦耳的交响…像一大群妖魔鬼怪在鬼哭狼嚎一样。

    夏引之看着,摸了摸自己肉肉的小脸蛋,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小胳膊撑在沙发扶手上,两个肉嘟嘟的手捧着同样肉嘟嘟的脸,看着窗外的大雨,满面愁苦。

    因为…她又被叫家长了。

    少顷。

    小姑娘歪着脑袋看了一眼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的两个人,大大的眼睛里闪过跟她这个年纪实不相符的神情——无话可说。

    她的同班同学,朱敬敬。

    个子比她高,身子也抵她两个不止的大块头竟然还窝在妈妈怀里扯着嗓子哇啦啦的哭哭啼啼,真是太丢他们小朋友的脸了。

    爸爸说她的眼泪是小珍珠,所以不能随便掉。

    也不知道朱敬敬的爸爸跟他说他的眼泪像什么,才会让他现在哭的像外面的大暴雨一样。

    哗哗的。

    夏引之看了一眼还要妈妈帮忙擦那呼了满脸鼻涕眼泪的朱敬敬,嫌恶的皱了皱小鼻子,收回了视线。

    继续看窗外。

    一旁的索桃——夏引之所在樱桃班的班主任看见这一幕,嘴角不易察觉的抖了抖。

    一边听着朱敬敬妈妈咄咄逼人的责怪声,一边祈祷着身旁这小祖宗的家长能快点过来。

    ……

    夏引之趴在手臂上昏昏欲睡之际,终于听见会面室门上礼貌又焦急的敲响声。

    下一瞬,没等桃桃老师应声,门被人从外往里推开。

    看到徐静宜的身影,夏引之一双大眼瞬间亮晶晶的从沙发上跳下来,像个翩翩小蝴蝶一样,扑过去一把搂住她大腿,仰着小脑袋看她笑的一脸乖巧。

    “静妈妈!”

    徐静宜弯腰接住她,看着软绵绵的小姑娘,心里软趴趴的。

    只是还没等她开口,就听索桃示意性的轻咳了两声。

    徐静宜赶忙收了收漫到嘴边的笑,强行一脸严肃。

    掩饰般的也咳了一声,摸摸小姑娘的小脑袋,牵着她进到屋子里面。

    看到徐静宜,索桃明显松了一口气。

    跟徐静宜打过招呼后,对着朱敬敬妈妈介绍,“敬敬妈妈,这是之之的家长,姓徐。”

    又看徐静宜,“徐小姐,这位就是敬敬妈妈。”

    “啊,敬敬妈妈,你好你好。”徐静宜先对着面前一脸富态的女人抱歉笑笑,“真的是不好意思,我家之之是有点调皮了,”紧接着看坐在她膝盖上哭的满脸鼻涕眼泪的小男孩,一脸关心,“敬敬的手还好吧?”

    朱敬敬妈妈坐在沙发上,捧着自己儿子贴了一个创可贴的手,眼神像雷达似的上下打量了两圈徐静宜,眼里是掩不住的怀疑。

    面前女人玲珑有致的身材包裹在及膝的干玫瑰色无袖连衣裙里,风情万种。

    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已经五岁孩子的妈妈。

    要不是周身气质看着明显是已经入了社会的人,只看那张脸,说是在校大学生也不是没人信。

    下意识的,她往回缩了缩自己的游泳圈。

    一旁的索桃看出来朱敬敬妈妈脸上的表情,其实很想告诉她,她面前的这个女人…不止是眼下这个五岁小女孩的“妈妈”,甚至亲儿子都已经十岁,马上跳级读五年级了。

    “需不需要再带孩子去医院检查检查什么的?”徐静宜不知道两个人心里的小九九,紧接着又开口,语气配合,“医药费你放心,我们全权负责,绝对不推卸。”

    瞧她“认错”态度不错,朱敬敬妈妈这才把宝贝儿子放到地板上,不情不愿的站起身子。

    只是语气仍旧有些不饶人,“你是夏引之妈妈?”

    徐静宜没解释,笑笑应了声。

    “你可该好好管管你家夏引之了,小姑娘家家的,这么小怎么就总是欺负同学,我上次跟牛奔奔妈妈聊天,就听说她家孩子被一个小女孩骗着喝了一大口盐水。”朱敬敬妈妈乜斜着眼睛看她,“那也是你家夏引之做的吧?孩子嗓子和胃要是给烧坏了怎么办?你们赔得起?”

    徐静宜闻言,脸上的笑不减分毫,轻巧又礼貌的回,“您说的对,不过牛奔奔妈妈应该是没给你说,我家乖乖是因为牛奔奔小朋友欺负别的小女生,无缘无故的…”她停下,看了一眼索桃,后者默契的上前捂住朱敬敬的耳朵,她自己也把双手覆在夏引之耳朵上才继续慢条斯理道,“…骂人小姑娘‘淡的慌’,我们阿引看不过去,才那么做的吧?”

    “我倒是觉得我们家乖乖很勇敢,”说完又笑笑道,“当然,小孩子做事没轻没重的,这个我们已经好好教育过她,她自己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她低头看夏引之,摸摸她小脑袋,“对不对,乖乖?”

    夏引之仰着小脑袋点点头,乖巧道,“阿引知道错了。”

    她只是想让牛奔奔‘咸’一点点而已,没想到放的盐有点儿多。

    所以才把他咸哭了。

    以后她会注意的。

    ……

    “既然知道错了,那今天怎么还欺负我家敬敬?”朱敬敬妈妈拉着宝贝儿子的手,盛气凌人的往前小迈了一步,瞪着面前的“母女”二人,“你看看把我家孩子手给蹭的,都流血了!”

    夏引之一看朱敬敬妈妈冲着徐静宜凶,攥着小拳头立到徐静宜身前,仰着小脑袋大声道,“那是因为朱敬敬先骂人的!”

    这一嗓子把朱敬敬妈妈吓一跳。

    肚子上的游泳圈也跟着颤了颤。

    “是朱敬敬先骂田涟涟‘穷逼’的,”夏引之小手指了指还在呜啦啦哭着的朱敬敬,叉腰道,“我问过蒲奶奶了,奶奶说‘穷逼’不是好话,而且特别特别的不礼貌,还让我以后都不要说,”说完像是意识到什么,赶忙捂住自己嘴巴,担心的往周围看了眼,随后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还好蒲奶奶没有在这里。”

    索桃“……”

    徐静宜“……”

    “朱敬敬今天又骂田涟涟,他还推了田涟涟,所以我才轻轻推了他一下的。”

    谁知道他人这——么一大块,却那么不经推。

    一下子就趴地上了。

    “你们听听你们听听,”朱敬敬妈妈听着气的要死,很精准的忽略了自己儿子先推了别的小朋友的事,“不过就是小孩子间的玩笑话而已,谁还教的你这小姑娘动手了!”

    “啊哟,看着孩子受伤我也心疼呀,”徐静宜见鬼说鬼话,顺势插嘴道,“不过敬敬妈妈,我们都是做家长的,总不会不明白,这么小的孩子知道什么,对错还不都是从我们这些大人嘴里听来的,你说是不?”

    “”

    朱敬敬妈妈一口气差点儿没提上来,刚想质问她什么意思,还没来得及,就被徐静宜一句话又噎回了嗓子眼。

    “我们平时就教育阿引要助人为乐,不要欺负弱小,我相信敬敬妈妈在家肯定也是这么教育敬敬的吧?”

    朱敬妈妈没想到这家长会这么“无理取闹”,还倒打一耙,自己孩子欺负了别人家孩子,还有理了,细细的两条眉毛差点儿竖成九十度直角。

    只是想到今天被叫来幼儿园的原因,有些理亏的张了张嘴,随后强词夺理道,“不管怎么样,你们家夏引之也不该把我们敬敬推到地上啊!”

    “还有你们老师!”兴许是觉得说不过她们母女二人,话头一转,看索桃,“你们老师又是怎么回事,这么多老师看着还能让孩子受伤!现在的孩子谁还不是家里的心肝宝贝,你们也不说上点心!这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你们谁担的起?!”

    “……”索桃也没法说什么,硬着头皮道歉,“对不起啊敬敬妈妈,我们……”

    好不容易安抚好朱敬敬妈妈,轮到两个小朋友互相道歉握手言和,没想又卡到了夏引之小朋友这里。

    “如果朱敬敬不给田涟涟道歉,我也不给他道歉!”小姑娘鼓着嘴巴,扭头去看窗外。

    一脸没得商量的意思。

    徐静宜悄悄在心里给她竖了竖大拇指。

    等一切尘埃落定,索桃送徐静宜他们从幼儿园里出来时,暴雨已经停了。

    整个安城被湿漉漉的雾气笼罩着。

    大门刚刚滑开半米,被徐静宜牵在手里的夏引之一眼看到立在路边轿车前的两个身影。

    一双大眼瞬间弯成月牙,松开徐静宜的手,一脸惊喜的朝着那道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小身影飞奔过去。

    小裙摆飞飞扬扬。

    脚下浅浅溅起水花。

    “阿镜哥哥——阿镜哥哥——”

    夏引之扑到雷镜身上,结结实实的抱了个满怀,后者被这一小团撞的往后踉跄了一小步,后背靠到车门上。

    雷镜看到索桃,礼貌叫了声桃桃老师。

    他跟着红姨和徐静宜他们来接过好多次夏引之,早已经熟悉了。

    索桃笑着应了声。

    夏引之看到雷镜超级高兴,嘴都快要咧到耳朵边了,仰着小脑袋看他,“阿镜哥哥,你也是来接我回家的吗?”

    索桃听见“……”

    明明是你闯了祸,被叫了家长来的好吧。

    夏引之现在才管不了那么多,踮着脚努力把小脸蛋往雷镜面前凑,“阿镜哥哥,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对不对?”

    雷镜扶住她不稳的小身子,白净的脸上浅浅扬起一个笑。

    抬手摸了摸她小脑袋,才应一声“嗯。”

    夏引之听见,笑的更开心了。

    脚跟着地,迫不及待的拉他的手上车,“阿镜哥哥,那我们快走吧!我想吃蛋仔冰激凌!静妈妈说要带我去吃噢!”

    看到一旁的司机帮他们把车门打开。

    夏引之甜甜的笑着道谢,“谢谢陈伯伯。”

    陈司机简直要被这小丫头的笑给融化了。

    “要陈伯伯抱你上车吗?”

    夏引之摇摇小脑袋,“谢谢伯伯。”

    随后回头看着雷镜伸直手臂,“阿引要阿镜哥哥抱。”

    雷镜什么也没说,微微弯腰抱她上车。

    只是…

    虽然他比她高出一头,但毕竟还是个才满十岁的小孩子。

    而现在夏引之的重量对于他来说…确实还是有点难度的。

    不过——

    虽然过程看起来不是那么“唯美”,但总归是在夏引之的配合下,顺利的到了车上。

    夏引之自己乖乖的爬到安全椅上,看着雷镜帮她系上安全带。

    特别可爱的弯起眉眼,“谢谢阿镜哥哥。”

    雷镜看了看那双星光灿灿的眸子,笑着抿了抿唇,“不客气。”

    说完准备坐回自己位置时,无意间瞄到夏引之的右手心,看到她粉粉嫩嫩的掌心上有一道特别不合时宜的红血丝。

    小小少年捏着她肉肉的小手,俊秀的眉毛皱起来,“你手为什么破了?”

    “啊?”

    小姑娘懵懵应声,努力伸着小脑袋想看自己的手心,但因为身前桎梏住自己的安全带,还有他紧握不松的手,有点有心无力,只能沮丧的撇撇嘴巴,“我也不知道呀。”

    雷镜叹口气,从两人之间的中央扶手储物盒里找了个创可贴出来,小心给她贴上。

    徐静宜上车的时候看到的正巧是这一幕。

    眼睛瞪大,“我的乖乖伤着了?什么时候的事?”

    雷镜“…应该是刚刚他们打架不小心弄到的。”

    徐静宜看着已经跑远的朱敬敬家车子,气闷的低低骂了一声。亏她刚刚那么好声好气给那个老女人说话。

    要是早知道他们家乖乖也受了伤,她——

    “……”雷镜无奈看副驾驶,“妈。”

    “啊哈,抱歉抱歉,好孩子不能说脏话,”徐静宜回神,一边说一边拿手在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随后系着安全带转移话题,“我们乖乖刚刚说想吃蛋仔冰激淋了是不是,静妈妈这就带你们去吃好不好?”

    夏引之闻言眼睛亮晶晶的想拍手叫好,奈何自己一只手被雷镜握着没办法,只好高举着自己自由的那只手兴奋的挥舞,“静妈妈最棒!我最喜欢静妈妈了!”

    看着车子缓缓滑着上路,徐静宜闻言回头故意反问,“那乖乖是最喜欢静妈妈还是妈妈呢?”

    夏引之听见,玩着雷镜手指头,头也没抬回,“我爸爸说小孩子不可以有攀比心。”

    语罢,抬头看着前面的徐静宜歪了歪脑袋,大眼里闪过狡黠,反问道“所以大人可以吗?”

    徐静宜“”

    不可以。

    大人也不可以有攀比心。

    对不起,是静妈妈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