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上瘾 > 正文 第3章 第二章
    第二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夏引之很羡慕她的阿镜哥哥。

    因为她的阿镜哥哥现在已经是一名小学生了,而小学生有他们幼儿园没有的…暑假。

    还有系在脖子上整齐又鲜艳的红领巾。

    夏引之手里捧着看起来比她脑袋还大的蛋仔冰激凌坐在椅子上,悠哉悠哉的晃着自己一双小短腿。

    看着雷镜拿纸巾给她擦了擦蹭到脸蛋儿上的冰激淋,她又咬了一口蛋仔饼,才看着他含糊不清的问,“阿镜哥哥,小学好玩吗?”

    “嗯。”

    “那我也想要去上小学!”

    “你再过两年就可以了。”

    “我知道一年有365天,有时候还是366天。”

    “嗯。”

    “所以我还要等730天,或者732天。”

    雷镜对于她能迅速算出来这么大数字的结果丝毫不意外,她从小就对数字很敏感。

    父亲说,她是集合了欧阳爸爸和甜甜妈妈所有优点的小天才。

    余光瞄到旁边桌因为夏引之的话而投注过来的视线,雷镜漂亮的眼尾微不可察的上扬,似是与有荣焉,轻轻颔首“嗯”了声。

    夏引之闻言,舔了舔流到蛋仔饼外面的冰激凌,鼓着嘴巴叹气,“还要等好久噢。”

    徐静宜刚去了趟卫生间,回来就听见这小乖乖让人啼笑的“伤春悲秋”语气,摸摸她小脑袋,笑着问,“什么还要等好久?”

    夏引之看着徐静宜,眼角垂垂的,“阿镜哥哥说我还要两年才能读小学,好久噢。”

    徐静宜刮刮她小鼻子,“我们乖乖不是最喜欢跟着阿镜哥哥了嘛,那你要不要也学着哥哥跳级读书呀,这样就不用等两年了哦。”

    “静妈妈,什么是跳级呀?”

    “跳级就是等哥哥开学的时候,乖乖不用继续在幼儿园读大班和学前班,直接跟着哥哥去读小学呀。”

    夏引之听见,眼睛一亮。

    可以跟阿镜哥哥一起读小学?!

    那也太棒了吧。

    晚上宋欧阳加完班已经过了十一点钟,驱车到雷家时,已是隔天凌晨快一点钟了。

    他自己刷了指纹进门。

    门口留了玄关灯给他,换好鞋,他熟门熟路直直朝着一层的儿童房过去。

    轻手轻脚打开门,看到屋子里床下的小射灯调到了最暗的亮度,宋欧阳再走近些,才看到诺大的儿童床上鼓起来的两小团。

    两个小人儿面对着面,睡的香甜。

    自己家小宝贝更是轻轻的吐着鼾声。

    像是有察觉自己爸爸到身旁一样,等宋欧阳刚在床边蹲跪下来,夏引之就从背对着床边的侧躺变成了仰面躺着。

    不知是做了什么好梦,小嘴巴咂两下,在睡梦里憨憨笑了两声。

    宋欧阳瞧着,用指腹轻轻蹭了蹭她额头和头发,不自觉也跟着扬了扬嘴角。

    “瞧瞧瞧瞧,”门口倏然传来一声压低了的,带着睡意的调侃笑声,“这是哪里来的偷娃小贼。”

    宋欧阳回头,瞧见雷霆揽着徐静宜肩膀靠着门框笑着对他随意摆了摆手。

    他笑了笑,起身前,在自家小姑娘头发上亲了亲,又摸了摸旁边小少年的头发。

    “还以为你们睡了。”

    宋欧阳从房间里出来,顺手带上门。

    “这不刚结束夜生活准备…”雷霆打着哈欠回,话没说完,“嘶”了声揉着腰腹,“靠,老婆你想谋杀亲夫是不是?!”

    “是啊,杀了你换个新的。”徐静宜翻白眼。

    “你看你看,我就知道!是不是你们部门新来的那个新实习生?上次逛街碰见你当我面夸他鞋子好看的时候我就知道!”

    徐静宜“……”

    宋欧阳“……”

    徐静宜懒得理他,对着宋欧阳指了指楼上,“客房红姨给收拾了,今晚你就还在这睡吧,乖宝今天睡前给甜甜视频完,给你打了两个电话都没通,明天早上看到你肯定开心,一会儿让均均给你送套衣服过去。”

    均均是他们几个朋友对雷霆的昵称。

    宋欧阳“嗯”了声,从两人身边路过时,拍了拍雷霆肩膀,“确实,虽说男人三十一枝花,但跟人刚毕业的小伙子比起来,朝气还是差了点儿。”

    “败了也没啥丢人的。”

    “……我去,”雷霆两步追上宋欧阳锤了他一拳,“我开玩笑的好不好,我老婆可喜欢死我了。”

    “哦,是吗?”

    “当然了,我——”雷霆本想再说什么,转念一想,嘿嘿一笑,“宋欧阳你是不是嫉妒我?嫉妒我现在有老婆抱你没有,你欲求不满!”

    “你想多了。”

    “哈哈哈,你就是吧!”

    “神经病。”

    “行吧,看在兄弟这么多年的份上,一会儿我就给甜甜发个消息,让她明天赶紧回来。”

    “…不用你发,我老婆明天也该回来了。”

    “……”

    徐静宜“……”

    都是当爹的人,谁比谁幼稚。

    早晨七点半。

    雷镜和夏引之在卫生间洗漱好出来时,红姨已经给他们收拾好了房间,看到两人手牵着手出来,她指着门口对后者笑的一脸神秘,“阿引要不要看看外面有谁在呀?”

    小姑娘闻声刚顺着她指尖看向门外,就见宋欧阳“从天而降”到自己眼前,“哇啊”一声,眼里瞬间盛满惊喜,松开雷镜牵着自己的手,朝着宋欧阳直直扑过去,“爸爸——!”

    雷镜看了看自己被无情“抛弃”的手,捻了捻指尖,背到了身后。

    然后看着夏引之在被宋欧阳抱起来时,直接跟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了他身上,兴奋的晃着自己的两个小短腿,把小脑袋往他颈肩凑着撒娇。

    雷镜一直很羡慕夏引之,羡慕她可以无时无刻对着父母,甚至是对着他的父母和巍然爸爸他们撒娇耍小脾气。

    而且不能不说,她的撒娇…很有“杀伤力”。

    雷镜往前走了两步,抬头乖乖叫了声欧阳爸爸,“早上好。”

    宋欧阳摸摸他小脑袋,“早啊,阿镜。”

    “欧阳爸爸,我先去盛饭。”

    “好,谢谢阿镜。”

    雷镜摇摇头,又抬头看了眼明显已经忘了他存在的“妹妹”,跟着红姨一起出去了。

    而已经忘了“哥哥”的夏引之搂着宋欧阳脖子,下巴搭在他肩膀上,晃着自己的小短腿,声音里都是开心,“爸爸,昨天晚上我睡觉前有看到星星噢,所以我就许愿今天早晨起床可以看见爸爸,爸爸就出现了!星星好棒啊!”

    宋欧阳笑着拍拍她的背,“那是因为星星知道我们阿引是个乖宝宝。”

    “乖宝宝的愿望,星星都会实现的。”

    夏引之闻言咯咯笑,小手圈住宋欧阳耳朵,悄悄道,“我还许愿今天妈妈可以到幼儿园接我放学噢。”

    宋欧阳看她笑的开心,也笑,心道他家宝贝的愿望,不论什么都会实现的。

    下午放学,夏引之排在小朋友队伍的最后面,等着前面苹果班里的小朋友被家长“领完”。

    想到可能是妈妈来接自己,夏引之迫不及待的踮着脚朝外张望。

    只是今天很不凑巧,排在她前面的是朱敬敬——桃桃老师说,为了让他们小朋友都可以做彼此的好朋友,每次排队前后两个都是不同的小朋友。

    朱敬敬比她高了多半个头,人又比她宽很多,所以把她的视线全给挡住了。

    “朱敬敬,”夏引之用食指和大拇指指尖捏着朱敬敬的一点点袖子轻轻拽了拽,礼貌问,“你能不能跟我换一下位置?”

    朱敬敬回头,看了一眼她身后的田涟涟,毫不留情的扯回来衣袖,“我才不跟你换。”

    说完还对着她做了个鬼脸。

    夏引之“……”

    你看吧,幼稚的小朋友到什么时候都幼稚。她都翻篇了,他自己一个人还在“戏”里头。

    这时候,夏引之自己的袖子也被人从后面轻轻拽了拽,她回头,看见昨天被她帮了的田涟涟看着她怯怯说了句“夏引之,我、我跟你换位置吧。”

    夏引之“……”

    夏引之略显无语的拍了拍自己脑门儿,就更想有她阿镜哥哥在的小学了。有阿镜哥哥在的小学,肯定都是像阿镜哥哥一样聪明的人。

    前面苹果班的小朋友都被家长接走了,夏引之跟着队伍又往前走,努力往上蹦了几次之后,终于看到站在人群最前侧的夏天,顿时兴奋的挥舞着双手,一跳一跳的对着走到身旁维持秩序的索桃开心道,“桃桃老师桃桃老师,快看我妈妈!是我妈妈来接我了耶!”

    索桃看着她满脸兴奋的小表情,忍俊不禁。

    摸摸她的小脑袋,“好了好了,桃桃老师知道了,你小心一点,不要碰到其他的小朋友了哦。”

    夏引之这才安静下来,隔着乌泱泱的人头对着夏天笑的一脸灿烂。

    朱敬敬听见夏引之的话,自己也往前面看了眼,却没有看见她的“妈妈”。

    他想夏引之可能是傻了,连自己妈妈都能认错。

    很快,前面的朱敬敬被他妈妈“带”走。

    夏引之对着那两个背影吐了吐舌头。

    索桃看见她的小动作,哭笑不得摇摇头。

    心想,再聪明也还是个小孩子。

    夏天弯腰接住一边兴奋叫着“妈妈”一边朝她奔过来的小人儿。

    抱起她的时候亲亲她的小脸蛋,给索桃打招呼。

    索桃示意其他配班老师接着送其他小朋友,看夏天,“您这是刚从香港回来?”

    她知道夏天的工作是在香港,工作日回来一次,然后会回来过周末。

    “对,”夏天对她笑笑,“刚下飞机没多久。”

    夏引之闻言眼睛弯成月牙,“我妈妈一下飞机就来接我啦。”

    夏天笑着帮她理了理刘海,“因为妈妈很想阿引啊,想快点见到我们宝贝。”

    夏引之古灵精怪看索桃,一副“桃桃老师你看,我说的没错吧”的表情。

    索桃刮了刮她鼻尖。

    夏天让夏引之给索桃说再见,后者乖巧的照做。

    等夏天抱着夏引之转身,忽然又被索桃叫住。

    她回身,看索桃面颊稍红,欲言又止看她,“那个——”

    夏天看她,似有察觉的扬眉笑了笑,主动问,“乔巍然他…”

    “不是不是,”索桃连连摆手,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让脸颊更红了,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我只是想问问,上次您回来我跟您提过的那个建议…您和引之爸爸商量过了吗?”

    夏天也不再逗她,闻言侧头看了眼夏引之,回她,“简单聊了一下,不过我们还想再看看阿引的想法,只是还没来得及跟她说。”

    夏引之听见自己的名字,大眼溜溜转了转,“妈妈,要看我的什么想法呀?”

    夏天拍拍她的背,“妈妈回去再跟你说,现在我们先去静妈妈家里接阿镜哥哥。”

    上车前,夏引之对着索桃挥挥小手,大声喊了一声桃桃老师,“hay friday!”

    索桃笑,果然,不管大人还是小孩子,最喜欢过的都是周末。

    看着黑色轿车引入车流里,想到刚刚夏天的话,她抬手拍了拍还有些发烫的脸颊。

    已经送完小朋友的隔壁班老师在这时候过来,“桃子,刚刚那个是夏引之的妈妈吧?”她眨眨眼,特意强调了句,“亲的那个?”

    索桃收回视线,看到这老师,隐隐有些头大的“嗯”了声。

    “两年了,我都没见过夏引之爷爷奶奶还有外公外婆来接过她诶,”隔壁班老师笑着说,“倒是见过她不少‘爸爸妈妈’来。”

    索桃看了她一眼,礼貌笑笑往回走。

    夏引之家里的情况…确实跟平常家小孩不太一样。

    “我记得上次还有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美女来接她,当时她们说的不是英语吧?”隔壁班老师亦步亦趋跟着,“不过我只听出来她们说的不是英语,但具体说的是法语还是德语我还真没搞清楚诶,你知道吗?”

    “…荷兰语。”

    “啊?”

    “夏引之同学当时和她的‘美女妈妈’讲的是荷兰语,”索桃知道这老师如果逮着机会不搞明白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八卦属性,只好简单满足她的好奇心,“她是比利时人,德语和法语也是会说的。”

    “夏引之同学也会,不过她的法语是跟她的妈妈学的,比德语和荷兰语都要好。”

    隔壁班老师震惊“你是说夏引之同学会说三国语言?”

    “四国,”索桃带了些许骄傲,像是在说自己家小孩一样,“我们母语中国话难道不算吗?”

    “果然是小天才啊,”隔壁老师感叹,“除了手工课,我看其他课程夏引之好像都没有什么兴趣诶。”

    “不是没有兴趣,”索桃修正,“是其他的她都会了,就比如现在幼儿园里学的数字加减法对她来说真的是小儿科。”

    隔壁班老师恍然,“我记得园长不是跟你提过,让你跟她父母建议一下,让孩子跳级去读小学或是到特殊学校去读?你没说吗?”

    “我说了,但他们夫妻有些犹豫,”索桃猜,“可能是想要孩子有个完整童年吧。”

    “但…”隔壁班老师唏嘘,“这不是在浪费孩子的天赋嘛…”

    索桃只是笑了笑,没接话。

    周日七点整。

    安城第一社区。

    房间音乐系统定时启动,儿童双语晨间新闻频道开始播放时,夏引之和雷镜也按时站到了洗漱台前。

    夏引之踩着雷镜给她拿来的小梯凳上去,听见广播里传来打招呼的稚□□声,一脸惊喜的扭头看雷镜“阿镜哥哥,今天又是ceibo姐姐耶。”

    对比夏引之的兴奋,雷镜倒是一脸平静。

    点点头,把手里洗好的粉色小毛巾递给她,自己又拿了蓝色的洗。

    等播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