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上瘾 > 正文 第4章 第三章
    第三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夏引之自己家里住的第一社区离他们幼儿园很远,是在外环以外的一个老小区。

    所以为了她上学方便,从上幼儿园后,大部分时间她都是住在她的阿镜哥哥家里。

    而每当假期或者周末,除了爸爸妈妈们带他们出去玩,她的阿镜哥哥都会跟着她来第一社区度过他们的假期。

    她上幼儿园那年,小区外观和绿化被简单的修整过,所以现在看起来其实没有很旧。

    爸爸和巍然爸爸上班的单位离这个小区很近,而且这个小区里的人几乎都是爸爸的同事。

    她都认识好多。

    告诉她“穷逼”是个很不好很不好的话的蒲奶奶就是住在这里的。

    习伯伯,也就是蒲奶奶的儿子,也是爸爸的同事。

    周日。

    凌晨飘了些雨,城市上空的云看起来有点厚重。

    夏引之和雷镜跟着宋欧阳买菜回来,路过小区广场时,听到隐隐传来的戏腔声。

    是蒲奶奶。

    夏引之听着无比熟悉的声音,拽了拽宋欧阳衣摆,“爸爸,我想去跟蒲奶奶玩一会儿再回家。”

    宋欧阳被她扯的停下脚,低头看她,“下次可以吗?学爸爸和elien很快下飞机了。”

    她可怜兮兮伸出来一根小拇指,“就玩一小会会儿,我们很快回去。”

    宋欧阳“……”

    雷镜看她脸上可怜兮兮的小表情,忍不住替她说话,“欧阳爸爸,我陪妹妹一起,会在学爸爸他们到之前带妹妹回去的。”

    夏引之听见,迫不及待的看着宋欧阳点着小脑袋。

    听着雷镜的话,宋欧阳这才点头应允下来。

    有阿镜在,也不怕这小丫头玩的忘记时间。

    一看见宋欧阳点头,夏引之就迫不及待的拉着雷镜往亭子的方向跑。

    雷镜被她差点儿带一趔趄,心道她腿虽然短了点,倒饬的倒是不慢。

    亭子里,七十多岁的老人家,精神矍铄。

    一边踱步一边中气十足的吊嗓子。

    这个亭子不算小,四周零散还有几位老人。

    有下棋的,有练功的。

    老小区里的生活气息很浓,邻里邻见互动多,夏引之都认识,礼貌的全都打了招呼。

    随后拉着雷镜盘腿坐在一个空着的竹条长凳上,星星眼的看着蒲冬艺。

    蒲奶奶是女生,但是却可以发出来完全没有女生声音的男生声音。

    跟她平时说话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就超级神奇。

    而且唱的也超级好听。

    爸爸说蒲奶奶是非遗传人,唱的是京剧。

    不过什么是非遗传人,她目前还没有搞的太清楚。

    反正很厉害就对了。

    雷镜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每次看,也觉得神奇,可性格内敛,表面上看着不像夏引之一样外现。

    一小段结束。

    夏引之捧场王,率先拍着小手,一脸的崇拜,“蒲奶奶好棒好棒!”

    蒲冬艺每次都被她小脸上活灵活现的表情引的发笑,摸摸她小脑袋,偏头看雷镜,“小镜来过周末呀?”

    雷镜点点头,“蒲奶奶好。”

    “乖。”蒲冬艺也摸了摸他头发,又说,“你们上次到蒲奶奶家里,不是很喜欢吃奶奶做的漏鱼吗?奶奶今天中午再给你们做些怎么样?到奶奶家里吃饭?”

    “不行啦,”夏引之跪在竹条凳上,“今天是我爸爸他们的聚餐日,学爸爸和elien妈妈马上就到啦。”

    “我们中午吃烧烤噢。”

    说完,小脸凑上前拽着蒲冬艺袖口撒娇道,“我和阿镜哥哥明天去吃可以吗?”

    雷镜在一旁提醒,“…明天你要上幼儿园。”

    夏引之闻言,小脸垮了垮。

    “对噢。”

    她又羡慕她的阿镜哥哥了。

    可以有暑假一直待在家里。

    蒲冬艺忍俊不禁兜兜她下巴,“那就等下周你妈妈把你接回来,奶奶再做给你吃。”

    夏引之脸上瞬间雨过天晴,高举着小手,“蒲奶奶,阿引除了想吃漏鱼还想学唱京剧,奶奶也可以教我吗?”

    “我觉得奶奶你是女生,却可以发出来男生的声音好酷。”

    雷镜“……”

    蒲冬艺六岁学戏,十岁考进安城京剧院学员班,十五岁正式进入国家京剧院。

    如今卸下一身职位从中国国家京剧院正式退休安享晚年,这么些年过去,还是第一次听人形容唱老生“很酷”。

    心道这词倒是有些新鲜。

    夏引之察觉到蒲冬艺的迟疑,错以为她不想要教自己,拉着她的手晃了晃,“蒲奶奶随便教教我就好啦。”

    蒲冬艺听见这话,神情却是忽然严肃了下来,“蒲奶奶是专业的京剧演员,专业是对任何人都没有随便的。”

    夏引之还是第一次在蒲冬艺的脸上看到如此严肃的神情,有点儿被吓到。

    “对不起蒲奶奶。”她下意识开口道歉。

    察觉得蒲冬艺好像生气了,神情略慌。

    雷镜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蒲冬艺也察觉到自己过于严肃了,毕竟,这小丫头虽然聪明又古灵精怪的,也不过是个刚满五岁的小娃娃,对于“专业”这种事又怎么会理解呢。

    蒲冬艺面上恢复了往常的慈爱,安慰的摸摸她小脑袋,“是蒲奶奶不对,你现在还小,蒲奶奶应该等你再长大些再跟你说这个的。”

    夏引之回握着雷镜的手,借力从竹条椅上滑下来,仰着小脑袋看蒲冬艺“蒲奶奶,那你不生气了对吗?”

    蒲冬艺汗颜“蒲奶奶没有生气。”

    夏引之闻言,抹了抹眼睛,里面重新盛满了星星,“那我和阿镜哥哥下次就还可以去蒲奶奶家里吃漏鱼咯?”

    雷镜“……”

    你个小吃货。

    夏引之家在顶楼,烧烤宴就在他们这一栋的楼顶。

    中午,夏引之换了一身粉白色的娃娃裙,过肩的头发上戴着一个酒红色的蝴蝶结。

    很好看,也很可爱。

    比雷镜见过的任何小女孩都要可爱和好看。

    大人们怕他们小孩子串竹签危险,所以分配了洗水果的“重任”给他们。

    不过她的阿镜哥哥搬了小板凳给她,只让她乖乖坐在这里看着他洗,不让她动手。

    夏引之坐在小板凳上,膝盖上的水果盘里有一整盘掰成小块的蜜柚。

    她用小叉子叉一块到自己嘴里,再叉一块伸着小胳膊到雷镜面前,喂他吃。

    雷镜张嘴吃了,偏头往旁边看。

    如果从他们身后看,一定会觉得她只是在乖巧的吃水果,而以他这个角度看,却可以完全看到她…一脸的八卦。

    就差两只耳朵朝后竖起来了。

    少顷,雷镜察觉她拖着小板凳又往他身边凑近了点,探着小脑袋,“阿镜哥哥,学爸爸刚刚说的桃桃老师,是我幼儿园里的桃桃老师吗?”

    雷镜把洗好的苹果放到一旁的竹篮里,“嗯。”

    “那什么是可以结婚的远房亲戚?”

    “…就是关系很远很远的亲戚,是可以结婚的。”

    夏引之举一反三,“所以很近很近的亲戚就是不可以结婚的,对吗?”

    “…嗯。”

    “我知道结婚就是跟爸爸妈妈还有霆爸爸和静妈妈一样,可以永远永远在一起。”

    “…嗯。”

    “好可怜噢。”

    “……什么好可怜?”

    “阿引和阿镜哥哥好可怜啊。”

    “……?”

    “阿引和阿镜哥哥很近很近,就不能结婚永远永远的在一起了,”夏引之再叉一块蜜柚到嘴里,嘴巴鼓鼓的叹气,“阿引好想和阿镜哥哥结婚永远永远的在一起啊。”

    “……”

    另一边的大人们,男人有串签子的,有生火的,而女人们则负责最轻松的洗洗涮涮。

    他们不知道两个小朋友在“偷听”,话题还在继续。

    “所以大个儿,上次你跟那个索桃老师相完亲,就留了人一个电话,连微信都没加?”

    雷霆三两下串好一串羊肉,回头看了眼。

    乔巍然把提过来的木炭小心倒进烧烤炉里,“嗯。”

    “那你给人打电话了吗?”

    “没。”

    “短信?”

    “也没。”

    “觉得不合适?”雷霆接着问。

    “也没有。”

    “不喜欢?”

    “还行吧。”

    雷霆“……”

    “我周五去接阿引,桃桃老师好像还想跟我打听你,”夏天笑笑也插话,“桃桃老师看起来还不错,而且对你应该是挺有好感的。”

    “对啊,”徐静宜也说,“我也挺喜欢这个桃桃老师的,关键是脾气很好啊。”

    “大个儿你从小老实,以后结婚我们也不怕你被欺负。”

    乔巍然汗“……”

    他也不至于吧。

    孙学“虽然我妈和索桃妈妈是远的不能再远的表姐妹,但知道你跟她相亲后,我也托我妈给打听过了,人姑娘家世清白,人也不错,刚大学毕业两年,比咱们小了半轮呢,她家里有个哥哥,不过年纪比她大不少,孩子跟阿镜差不多大了,条件不错啊,就这么被你白捡了去,可偷着乐吧,咋还拿起乔来了。”

    “你又不是跟我还有elien一样是不婚族,现在我们几个,就差你一个了。”

    “你瞧瞧,”孙学指指一旁凑在一起的两小团背影,“阿镜和阿引两小无猜都这么大了。”

    “再等几年,连花童都给你当不了了。”

    众人应和。

    “我说你们,”这时候只有宋欧阳慢条斯理开口,“都是经历过感情的人,这种事是能强求的吗。”

    “大个儿自己会看着办的,我们就别瞎操心了。”

    徐静宜嘀咕“总得有个试试吧?”

    “大个儿今年生日都过了,32了吧,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谈过,说出去谁信?”

    众人还没应声,就见夏引之一手捧着水果盘,一手拿着叉子凑过来小脑袋,“我呀我呀,我信呀。”

    大家哭笑不得。

    徐静宜离的她最近,凑上前亲亲她小脸蛋,“我的乖乖,你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吗?”

    夏引之把叉子上的蜜柚塞到嘴里,“知道呀,你们在说巍然爸爸和桃桃老师要结婚嘛。”

    她举起拿叉子的手,“我同意噢,把桃桃老师变成桃桃妈妈,我是愿意的。”

    众人“……”

    大伙儿被她一句“我是愿意的”逗笑,心道你巍然爸爸也不可能因为你愿意就娶了你的桃桃老师啊。

    夏引之又塞了一块蜜柚到嘴里,继续含糊不清道,“我很喜欢桃桃老师嘛,如果我下个月去上小学的话,那我以后就见不到桃桃老师了呀,可是如果巍然爸爸和桃桃老师结婚,她就成了我的桃桃妈妈,那我就可以经常见到啦。”

    小姑娘逻辑满分,雷霆捧场,串着串也不耽误他鼓励的看着夏引之拍拍大油手“以示敬意”。

    宋欧阳在一旁看着笑的无奈,作势踢过去一脚,“还添乱。”

    雷霆偏身躲过,看着夏引之可可怜怜的告状,“阿引,快看你爸爸欺负霆爸爸。”

    夏引之却是当热闹看。

    捧着水果盘咬着叉子咯咯笑。

    话题不再在乔巍然身上,后者松口气,火顺利生起来。

    雷霆把串好的东西拿过去,两人一起烤。

    少顷,已经来中国正式定居两年的elien察觉出来点不对劲,看着夏天的碧蓝瞳孔里全都是疑惑“阿引宝贝现在不是在读幼儿园中班吗?”

    据她了解到的,她在幼儿园应该还有大班和学前班要读吧?

    “因为我要跳级读书啦,”夏引之晃着小脑袋,“等阿镜哥哥开学,我就可以和他一起上学了噢。”

    “可是…”elien眨眨眼,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你才五岁耶。”

    而且今年的生日都还没有过。

    “对呀,”夏引之再插一块蜜柚,“我都在幼儿园读两年了,也该毕业了。”

    elien“……”

    她看着丝毫没觉有什么不对劲的众人,好奇,“你们不觉得惊讶吗?”

    其余人整齐划一看她摇摇头。

    elien欧洲人式挑眉“……”

    孙学看着自己女朋友,笑着用食指关节推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温声给她解释“甜甜读初中的时候参加比赛就被老师建议可以跳级读高中,但她不想跟静宜分开,所以就没同意。”

    “高三毕业休学一年回来,上大学后她就是一路跳级读到研究生毕业的,”说完又道,“欧阳从高二学霸附体后,也是一路跳级读到博士毕业的,所以…”

    “所以,”雷霆默契接话,眯着被烟熏到的眼睛夸张道,“有这么俩学霸爸妈,咱们的小宝贝就是明天大学毕业我们也不会觉得奇怪。”

    不过话虽如此说,雷霆有件事还是有点好奇的,看宋欧阳,“我记得你俩之前不是给我们说过,阿引她在幼儿园里玩的开心,并没打算让她跳级读,只想让她有个完整童年的吗?”

    宋欧阳闻言,下巴往徐静宜那一抬,“问你老婆。”

    徐静宜?

    她无辜举手,“我可什么都没做。”

    夏天笑着接话,“阿引自从上了幼儿园之后,经常跟我说她很喜欢幼儿园,也很喜欢里面的小朋友和老师们,所以我就以为她在幼儿园挺开心的。”

    “之前索桃老师跟我提过,阿引在幼儿园里其实只对手工课比较感兴趣,其他教的对于她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尤其是数学,别的小朋友110还没写清楚呢,她100往上的加减法都会算了。”

    “因为差距太大,她跟我建议过可以让阿引跳级去读小学或者是特殊学校,但我问过阿引想不想去别的学校交新朋友,她都说不愿意,后来我也就没再问她。”

    “那这次怎么?”乔巍然也好奇了。

    夏天接着说,“周五我去学校接她回来,晚上睡觉前再问她想不想跳级去读小学的时候,话都还没说完,这丫头就差没给我在床上蹦起来了,兴奋的连说了好几次‘要’。”

    宋欧阳想起来自家姑娘当时的场景,失笑,“我问她这次怎么想要离开幼儿园了,结果这小鬼跟我说——”他适时停下,冲着他嘴里的小鬼头挑挑眉毛。

    夏引之眯着一双大眼睛笑的施施然,哒哒哒跑回去始终背对着众人安安静静洗水果的小少年跟前蹲下,插起一块蜜柚喂到他嘴里,笑容天真烂漫又理所当然“因为小学有我的阿镜哥哥呀。”

    早晨还有些阴沉的天,不知何时已经放晴。

    金色的阳光洒下来,落满小少年的发梢,还有眼前小小少女的眼睛里。

    晶莹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