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上瘾 > 正文 第5章 第四章
    第四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九月份。

    太阳炙烤着大地。

    黑色的沥青路面隐隐飘着一股煤焦味道。

    通过小学入学考试的夏引之,顺利成为了安城第一实验小学一年一班的一名小学生。

    和她阿镜哥哥一样的小学生。

    宋欧阳和夏天那天各自请了假,送她到学校。

    哪知到了学校门口,却被自家小姑娘拒之校外。

    老父亲看着面前紧紧牵着手的小少年和小小少女,略有些心梗,“真的不需要爸爸妈妈送你们进去吗?”

    小小少女摇头,“昨天我们来的时候我就记住班级在哪里啦,而且阿镜哥哥会送我到班里才离开噢,”她晃了晃和雷镜牵在一起的手,“对吧,阿镜哥哥?”

    雷镜点点头。

    看面前的两个大人,“我会把妹妹送到班里再离开的。”

    宋欧阳还想张口说什么,被夏天十指相扣打断。

    她笑着看雷镜,摸摸他脑袋,“那阿引就拜托阿镜照顾了。”

    雷镜再认真点头。

    夏天蹲下身,牵住夏引之的另一只手,捏捏她肉肉的小掌心,微微仰头看她,“阿引,那我们后天见了哦。”

    夏引之闻言,正式成为一名小学生的开心减少了一些,松开雷镜的手,上前搂住夏天的脖子,“妈妈我会想你的。”

    “妈妈也会很想你。”夏天拍拍她的背,侧头在她耳边落下一个吻。

    夏引之小胳膊圈着夏天,和她面对面,“妈妈到时候会来接我吗?”

    “当然。”夏天答。

    夏引之脸上重新有了笑,退后一小步看自己爸爸妈妈,乖乖再挥挥手,“爸爸妈妈再见,阿引会很乖的。”

    夏引之的手重新被雷镜牵住。

    后者在牵着她转身的时候,看到她眼角有折射的亮光闪过。

    可再看过去时,小小少女的眼睛里还是像往常一样,盛满了小星星。

    像是刚刚看到的不过是错觉。

    “阿镜哥哥,”夏引之声音活力,指着雷镜脖子上的红领巾,“阿引是不是很快也会有自己的红领巾了?”

    “…不是。”

    “……?”她都已经是小学生了,为什么还没有红领巾?

    “有红领巾首先你要先成为一名少先队员,”雷镜耐心给她解释,“少先队员需要成绩好而且满六周岁,你五岁生日还没过,所以还需要两年的时间。”

    她的成绩他不担心。

    毕竟她是个小天才。

    在雷镜的认知里,天才分三种。

    一种是先天就很聪明的,从出生就好像比平常人多了一个大脑一样,什么都是一学就会。

    另外一种是条件一般,但经过后天努力,也被划进了天才一列,其中是乐趣还是辛苦,冷暖自知。

    他是第三种,也是最常见的那一种,先天条件不错,再加上后天的努力,在同龄人甚至年长些的人当中,一骑绝尘。

    可夏引之不一样。

    她的天才,更像是一种聪明的本能,是只在这个叫夏引之的身上才会有的本能。

    一学就会,过目不忘。

    即使是不想要记的东西,也会永远的留存在她的大脑里。

    然夏引之听见还要两年,却沮丧的只有一个想法,“为什么又是两年?”

    不过这沮丧也只是一闪而过,随即眼睛亮晶晶道“我都已经跳过幼儿园的两年了,是不是也可以跳过去没有红领巾的两年呀?”

    “……”

    雷镜觉得吧,再本能的天才,对于事物认知,可能偶尔也是会有偏差的。

    你年级可以跳,可你的年龄要怎么跳呢。

    小傻瓜。

    心心念念的暑假和红领巾,虽然目前夏引之一个都还没有得到。

    但毕竟是已经“预定”了东西,所以她成为一名小学生的兴奋并没有因此而降低。

    更何况,她现在每天都可以和她的阿镜哥哥一起手牵着手上学放学呢。

    夏引之成为了小学生,有了人生当中的第一个小同桌。

    一个和她一样有点圆圆的,笑起来会有两个小酒窝的小女生。

    名字也很可爱,叫范思甜。

    夏引之很喜欢范思甜脸颊两侧的小酒窝。

    两个多月过去,她们已经成为了课间可以一起接水和上厕所的好朋友。

    周五下午最后一节的体育课,一年一班和五年一班是同一节。

    夏引之从上课做伸展运动开始,那双眼睛就跟雷达一样,满操场找雷镜的身影。

    哪知道,他们老师都带着他们跑完一圈解散自由玩了。

    她连她阿镜哥哥的一根头发丝都没见到。

    范思甜她们叫她跳皮筋儿她都没心情去了。

    开学这两个多月,夏引之基本每个大课间的课间操结束,都会拉着范思甜穿过重重人群跑到五年一班的位置恶作剧的拍拍雷镜或是闹一下他,所以经常跟他一起的几个男生她都见过。

    夏引之认出来正在打篮球的几个男生跟她的阿镜哥哥是同一个班的,她跑过去站在场外想等他们结束,问问他们有没有看见她的阿镜哥哥。

    可等了半天,也没见他们结束的意思。

    倒是场外正在休息的几个男生,其中一个认出来她。

    “诶?那不是雷镜那个小妹妹吗?”

    一旁休息的几个男生注意到,一块儿嘻嘻哈哈的凑了过来。

    五岁的夏引之站在一群十一二岁的男生跟前,刚到人胸口高。

    “小妹妹,来找你阿镜哥哥啊?”

    其中一个说着话,伸手过来要摸她的头,被夏引之下意识偏身躲过去了。

    她警惕的看着他,发现并不认识,所以他不是跟她的阿镜哥哥经常一起玩的人。

    夏引之摸了摸耳朵,往后退一小步说了句“没有”。

    又看了眼仍旧在篮球场上忘情玩着的几个男生,想想还是算了,等放学阿镜哥哥来找她的时候她再问问他去干什么好了。想着这个,她转身准备回去找范思甜她们跳皮筋。

    身后传来其他几个男生哈哈大笑的声音,“锁子你丢不丢人,人小妹妹都不愿意跟你说话,哈哈哈。”

    被叫锁子的男生闻言,有些面红耳赤,甩开同伴扶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滚你。”

    夏引之刚察觉身后有人跟过来,下一瞬,她的校服领子就被人从身后扯住,“我说——”

    因为没防备,夏引之差点儿被扯倒,“哇啊——”的尖叫一声,转身用力把自己的领子从对方手里扯过来,蹬蹬蹬往后退了好几步。

    凶巴巴的瞪着他的手“你干吗!”

    被叫做锁子的男生估计也是被这一声尖叫给吓了一跳,本来用着力的手劲松了,这才让夏引之“成功”夺回去自己的领子。

    夏引之的这声尖叫,吸引了不少目光过来,连带着本来在操场跑道边闲聊的老师也给吓了过来。

    不过让夏引之没有那么慌的,是看到她的阿镜哥哥也从远处跑过来。

    他跑的很快,像百米赛跑一样。

    夏引之瞧见雷镜,蹭蹭蹭迎着他跑过去,搂着他躲到他身后,紧拽着他衣摆叫了声“阿镜哥哥”。

    雷镜手背在身后护着她,双眼死死盯着被叫做“锁子”的男生。

    因为一路狂奔着过来,他胸口用力起伏着,呼吸很重。

    方才从老师办公室出来走到操场口,老远就看到她被一群男生围在中间。

    再好的学校里也会有几个不那么容易管教的学生。

    而面前的这几个就是。

    “阿镜哥哥!”夏引之从雷镜背后露出来小脑袋,伸手指着锁子,“刚刚这个人拽我的领子!”

    雷镜把她小脑袋按回背后,皱着眉看她指的方向,“索魏你拽她做什么?”

    没等索魏回声,两个察觉动静的老师在这个时候赶了过来。

    一个是雷镜班里的体育老师,另一个是因为刚刚的尖叫声发现是自己班里那个最小的小不点的一年一班的老师。

    “雷镜、索魏,怎么回事?”

    雷镜用身子严严实实挡着夏引之,抬头看了眼自己老师,又盯着索魏,“崔老师,索魏欺负我妹妹。”

    “我他妈——”索魏反应过来有老师在,赶紧改口,“我什么时候欺负你妹妹了?”

    “是你妹妹来找你,我好心过来想告诉她你被老师叫走了,结果什么都还没说,她就大喊大叫!我怎么就欺负她了?!”

    夏引之脑袋再从后面努力探出来,“说谎!你明明从后面用力扯我的领子,我都差点摔倒了!才不像你说的好心!”

    雷镜手背在身后握住她的手,再把她拽回自己身后。

    一年一班的体育老师是个刚大学毕业的女老师,开学两个多月第一次遇见学生闹矛盾,看着也是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

    看了眼索魏和崔波,到夏引之身边弯腰看她,“夏引之同学,有没有哪里受伤?”

    夏引之摇摇头,“薛老师我没有受伤。”

    她指着被索魏揪乱的校服领子,“我没有说谎,他真的扯我的领子了,我差点摔倒。”

    薛丽帮她理好领子,“老师相信你。”

    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学生围过来,崔波让别班老师帮忙代看着学生,果断把人全都带回了办公室。

    夏引之作为整个学校最小的学生,本身就备受关注,而雷镜又是常年的年级第一。

    好学生在老师那里总是有优待的。

    没多久,搞清楚事情来龙去脉后,雷镜牵着夏引之从办公室出来带她回教室去拿书包,而索魏则被留下罚五百字检讨。

    薛丽本想陪着夏引之一块儿回去,却被雷镜婉言谢绝了。

    “谢谢薛老师,我带妹妹去就可以了。”

    薛丽表面为人师表的笑笑应声。

    其实内心早对眼前这两个长得漂亮万分的青梅竹马小西皮磕的高兴。

    这两个多月,因为夏引之的“特殊”,学校老师几乎没有不认识她的,况且她到哪里都是把她的“阿镜哥哥”挂在嘴边,大家想不知道她有个青梅竹马的小哥哥都不行。

    作为一个深受网络小说“荼毒”的资深书迷,薛丽看着面前一高一矮手牵着手走远的背影,脑内疯狂奔写着万字小作文。

    忍不住由衷感叹一句

    “真好啊。”

    而薛丽不知道的是,两人一进到教室,雷镜牵着夏引之的手就被后者“怒气冲冲”的给甩开了。

    夏引之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从眉头到嘴巴再到手,无一不在“用力”的把桌子上的课本塞到自己的书包里。

    雷镜跟在她身后看着,一直到她收拾好东西准备背起来书包时,才有动作,提前一步把它拿在了自己手里。

    夏引之反应慢了一点点,等回神的时候,书包已经到了雷镜的身后。

    粉嫩嫩的小书包背在俊秀干净的少年身上,很违和。

    夏引之双颊鼓成河豚,叉腰凶巴巴的看着他,“你把书包还给我!”

    每次都是这样,生气的时候不是阿镜哥哥,甚至连名字都不叫,就只有一个“你”字。

    反观雷镜不为所动,小少年的脸上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和纵容,在她气哄哄踮着脚扑过来想夺他后背的书包时,抓住她的手,耐心说,“我上课之前被陶老师叫去办公室了。”

    陶淑芳是他的数学老师。

    “我有跟唐峥说让他告诉你一声,他应该是打篮球给忘记了。”

    雷镜握紧她的手,“你不信的话,我一会儿带你去问问他。”

    见她还是不说话,他声音放得更轻,甚至带着请求,“阿引乖,不生阿镜哥哥的气了好不好?”

    夏引之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雷镜,半晌,她低下头,垂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半天后,一声似有若无的抽泣声传来。

    雷镜听见,反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他弯腰再握了握夏引之的小手,小心翼翼的抱住她,轻轻拍着她的背。

    “不怕不怕,阿镜哥哥在了。”

    “哇——”夏引之双手蓦地抱住雷镜的腰,大哭起来,声音委屈巴巴的,“我去你们班里找、找你,结果你都不在,我想等唐峥打完篮球问他,可是他一直、一直不下来…”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刚刚、刚刚好可怕啊,那个人好凶好凶——”

    “他在后面扯我的领子,我差一点就被他拽倒了…”

    “爸爸说遇见坏人的时候一定要大声叫,最好是把他给吓死,我大声叫了,叫的好大声,那个人就把手…手给松开了…”

    “可是我还是好怕啊…阿镜哥哥…阿镜哥哥最讨厌了——”

    “不是…那个人太讨厌了——”

    虽然夏引之话说的颠三倒四,可雷镜对于她想表达什么,却是一清二楚的。

    他抱着她,摸摸她的头发。

    虽然她聪明又勇敢。

    但在他面前,其实一直都是一只纸老虎。

    雷镜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包纸巾,抽了几张给她擦鼻涕眼泪。

    一直等她哭声消了,才拿她擤了鼻涕的纸,扔到教室后面的垃圾桶里。

    回来帮她理整好头发,放学的音乐声也恰巧响起来。

    他重新牵着她的手往门外走,小姑娘还是抽抽嗒嗒的打着哭嗝。

    雷镜捏捏她哭红的小鼻头,边走边转移话题,“之前你说想学轮滑,甜甜妈妈不是说这次回来要带我们去新开的那家轮滑俱乐部学轮滑吗?”

    “我妈妈给你买了一双新的轮滑鞋,是你最喜欢的粉红色。”

    夏引之揉揉眼睛,看着他眨了眨,喃着鼻音问,“是粉色带、带芭比兔的那种吗?”

    “嗯,还是有夜光的那一款。”

    “哇——”小姑娘的情绪瞬间雨过天晴,这时候兴奋的倒像个芭比兔,在走廊里跳了两下,拉着他就往楼下跑,“那我们快、快走吧阿镜哥哥,我妈妈现在肯定已经到校门口啦。”

    而且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去穿那个可以发光的轮滑鞋了!

    雷镜任她拉着往前跑,小心护着她下楼梯的时候,还在想

    她是一只纸老虎,而且是一只很好哄的纸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