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上瘾 > 正文 第6章 第五章
    第五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事实证明,夏引之确实还是一个不管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的小天才。

    像她这个年龄的小孩子学轮滑,排开最开始学基础站立和摔倒保护的那几次课程,两周后,夏引之已经在教练们“怀疑人生”的目光中…“驰骋训练场”了。

    看到自己的学员如此有天分,教练们自然是高兴的。

    但怎么说呢…

    就是因为这小娃娃太有天分了…

    让他们作为老师就…很没有成就感。

    雷镜不遑多让。

    虽然他对比夏引之来说,对此没有那么有天分,但至少他的练习成果是以翻了好多倍的结果而展现出来的。

    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划走了两年。

    夏引之再次在轮滑老师们更没有成就感的郁闷下,用花滑驰骋训练场的同时,也马上成为一名三年级的学生了。

    本来每年的儿童节都是夏引之最喜欢的节日,而且今年的儿童节她还可以拥有她心心念念了两年的红领巾——虽然她还有四个多月才满六周岁,但学校通过了她班主任齐老师帮她打的申请。

    可夏引之实在是开心不起来。

    因为她的阿镜哥哥过完六一就要毕业,成为一名初中生了。

    他们不能再手牵着手一起上学放学,她也不能再在大课间的时候穿过层层人群去“吓唬”他,去闹他了。

    今天雷霆和徐静宜都在公司加班,雷镜挂断徐静宜打回来的电话,回头看着自放学知道这个“晴天霹雳”之后就始终垮着小脸的夏引之。

    他用指尖点点她小脸蛋,“戴红领巾那天,我会站在第一个,而且我还跟齐老师商量过了,她也会安排你站在第一个。”

    他们学校一直有毕业班给新入少先队的低年级学生戴红领巾的传统。

    “所以阿镜哥哥会是第一个给你戴红领巾的人,”雷镜笑着再戳戳她气鼓鼓的脸颊,“你不开心吗?”

    夏引之抱着芭比兔的抱枕盘腿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电视机里的动画片不应声。

    但雷镜还是在她眨眼的时候,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变化的情绪。

    他耐心再说,“虽然阿镜哥哥不能再跟你一起上学放学,但除了上学时间,其他时候我们都还是在一起的,对不对?”

    夏引之还是不说话,好半天,才异常委屈的撇嘴道,“可阿引还是想跟阿镜哥哥一起上学和放学,”说完,小声再问,“那我可不可以跟阿镜哥哥一起去读初中呀?我也想像阿镜哥哥一样成为一个初中生。”

    “……”雷镜一时噎住。

    看着她充满期待的双眼,他真的不忍心说拒绝她的话,可没办法,还是道,“现在还不可以,阿引的年龄太小了,而且小学里也还有很多很有趣的知识你还没有学,那些都很重要。”

    夏引之摇摇头,“没有有趣的。”

    雷镜“……”

    “老师讲的那些我都知道,”夏引之可怜兮兮的说,“上次齐老师罚我三天背会《木兰诗》,我隔天去找齐老师,还没背完她就没让我背了。”

    “……”雷镜皱眉,“齐老师为什么罚你背《木兰诗》?”

    那是他翻初中课本的时候看到的东西。

    夏引之像是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一样,双手交叉捂住自己的嘴巴,撑着圆溜溜的眼睛看他。

    摇头。

    雷镜曲指敲她额头,“说。”

    本来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人,忽然摔的有点儿惨。

    夏引之揉揉额头,嘟嘴小声说,“…因为我上齐老师的课看别的书了,齐老师问我为什么不听课,我说是因为书上的太简单,我都会背了,然后齐老师下课就给了我这个诗,说如果我三天可以背会的话以后我再在她的课上看其他的书她就不管我了。”

    但其实齐舒舒想的很简单。

    她觉得夏引之这丫头再怎么聪明,今年也不过刚七岁,《木兰诗》全诗七段,一共392个字,字虽然不多,但三天的时间,对于一个七岁的小孩子来说,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只那些生僻字就够她查字典查个一两天了。

    可齐舒舒哪里想到…这小姑娘竟然只用了一个晚上就把全诗背会了!

    虽然她只听她背了一半,但以她那流利程度,她一点也不怀疑她全背下来的可能。

    她这才确信,这个聪明的小丫头是个天才,而且是个过目不忘的小天才。

    ……

    夏引之说起来这个,完全忘记这话题的初衷是为了什么,兴致勃勃跟雷镜分享“‘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忙;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阿镜哥哥,《木兰诗》里的木兰和蒲奶奶好像呀。”

    “去年我生日,蒲奶奶带我们去剧场看他们的剧团演出,她给我们看的扮相就是和木兰一样,是男生对不对?”

    “声音也是男生,如果他们不说我们都不会知道她们是女生。”

    “木兰好厉害,蒲奶奶她们也好厉害,对吗?阿镜哥哥。”

    “阿引以后也一定要做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

    雷镜“……”

    所以你现在还跟我闲聊起来了是吗。

    夏引之看他看着她一直不说话,还反过来问他一句怎么了。

    好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她自己这会儿正在反思当中…

    夏引之悄悄把手里的芭比兔往上举了举,挡住自己略有些尴尬的小脸蛋。

    停了一会儿,从芭比兔脑袋上露出来一双大眼睛看他眨了眨。

    “……”雷镜瞧着她水灵灵的眼,有些咬牙切齿自己的狠不下心,抿着唇问了句,“你在齐老师课上看的什么书?”

    “…《计算机网络》。”

    “……”那是他前几天刚看完的一本书,他打算暑假的时候再刷一遍的。

    什么时候被这丫头拿走的,他竟然没发现,关键是——

    “你是怎么把书带到学校的?”

    那么老厚一本书,当枕头都可以了。她的书包每天都是他背,要是多这么一本书他不可能发现不了的。

    哪知夏引之一听见这个,却放下手里的芭比兔看着他得意洋洋晃脑袋,“因为我把书包里的好多书都拿出来塞到床底下啦。”

    她还用静妈妈给他们称体重的称仔细的称了书的重量,保证拿出来的书和那本书一样重呢。

    “……”雷镜失语,耐着性子再问,“那你上课的时候没书怎么办?”

    “和范思甜一起看呀。”夏引之理所当然回。

    “……”

    很好,还有了“帮凶”。

    雷镜坐正了些,问她,“书你看得懂吗?”

    夏引之闻言委屈摇摇头,再摇摇手指头,但转瞬间又攥起小拳头点头认真道,“但我碰见不理解的句子我就去电脑上查了呀,我觉得我很快就会看懂啦。”

    “……”雷镜咬牙,“你还偷偷玩电脑。”

    夏引之“……”糟糕。

    雷镜“我们是不是说好过除了周末谁都不可以碰电脑?”

    夏引之垂眼揪了揪手里芭比兔的长耳朵,抬头偷偷瞄一眼雷镜,点点小脑袋“嗯”了声。

    雷镜沉默的看着她,没吭声。

    夏引之小心翼翼伸出去手,拽拽他衣服下摆,“阿镜哥哥,你又生气了吗?”

    雷镜不应声。

    夏引之有些不安的咬了咬嘴唇。

    随后抱着芭比兔,挪着小屁股往他身边凑了凑,再扯扯他睡衣下摆,“阿引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在齐老师的课上看其他的书了。”

    雷镜抓她话里的漏洞,“其他老师的课上就可以是吗?”

    “……”夏引之小嘴巴张了张,乖乖道,“其他老师的课当然也是不可以的。”

    雷镜看着面前眼观鼻鼻观心模样无比乖巧的夏引之,继续胸闷。

    不过这次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他。

    对于他来说,拒绝她真的是太难的一件事了。

    “下不为例。”

    半晌,雷镜揉揉她小脑袋,耐心给她讲道理,“不管在哪个老师的课上,只要看的不是跟这个老师所教科目相关的书都是不尊重老师的表现,我们阿引不会想做一个不尊重别人的人,对不对?”

    夏引之察觉到他情绪变化,瞬间抬头,眼睛光彩熠熠的重重点头,“嗯!”

    看着雷镜脸上重新有了笑,夏引之开始开染坊,试图再次爬上道德制高点。

    变戏法一样,眨眨眼,夏引之眸子里已经噙了满眼的眼泪,水汪汪的盯着他,“静妈妈说,阿镜哥哥成了初中生,以后中午就不会回家里吃饭了,那阿引中午就见不到阿镜哥哥了,是不是?”

    “……”雷镜再再次胸闷。

    心道有个老爱在背后搞“小动作”的老妈真的有点让人头疼。

    虽然安城第一中学有食堂,但他从来没打算中午在学校吃饭不回家,他明明跟老妈说过这个。

    夏引之七岁的六月一日这天,终于如愿有了和她的阿镜哥哥一模一样的红领巾。

    而且是她的阿镜哥哥亲手给她戴上的。

    学校为了培养学生们对此的仪式感,特意安排每位新少先队员的一位家长可以到校观礼。

    那天正巧是个周六,夏天带着自己的相机过去,给她家宝贝留下了这美好一幕。

    镜头里,小少年微微低着头,在给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小小少女系红领巾。

    四目相对,相视而笑。

    小少年朝气干净,小小少女俏皮灵气。

    夏日树上蝉鸣绕绕,都似在叹眼前这一对

    同居安城里,两小无嫌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