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上瘾 > 正文 第7章 第六章
    第六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同年的九月一号,夏引之升了三年级,而雷镜也开始了他的初中生活。

    初中生的课程好像比他们小学生要紧张很多,而且比赛也多。每天夏引之起床的时候,雷镜已经吃过早饭准备去学校了,而她下午放学在娱乐室玩好大一会儿乐高后,他才会回来。

    安城市第一中学和第一小学是在相反的方向。

    徐静宜一开始是想让陈司机继续开车送他上学的,可雷镜拒绝了。

    他拜托徐静宜给他买了一辆看起来很酷的黑白山地车。

    买回来的第一天,夏引之就好奇想要去试骑看看的,结果发现…她自己根本没办法坐到车座子上,等雷镜笑着把她抱到上面坐好…她的脚又够不到地面了…

    夏引之这时候才发现,她的阿镜哥哥竟然不知何时,已经长得那么高了。

    她努力站直身子,头顶才堪堪到他的胸口。

    元旦过后没多久,是雷镜的生日。

    每年临近年关,雷氏企业各个分公司的年度总结报告会、年末视察、酒会…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会让雷霆夫妻二人忙的脚不着地。

    而年前,夏天也会由原先的一周回来两次变成只回来过周末。

    宋欧阳也是,一个月前他们单位派他去了另外一个城市出差,每天,夏引之听见头顶上方有飞机轰隆隆飞过,都会想上面会不会就有她的爸爸在。

    大人们的世界,每天都在忙忙碌碌,好像没有停歇的时候。

    庆幸的是,她阿镜哥哥生日那天,爸爸妈妈们也很难得的聚齐了。

    他们把生日宴订在了一家他们常去的中餐馆。

    去年他们这一大群人多了一个成员——她的桃桃老师…不对不对,现在已经是桃桃妈妈了。

    而今年,他们又多了一个小成员,那就是…巍然爸爸和桃桃妈妈刚刚七个月的小宝宝乔桥弟弟。

    桥桥弟弟肉乎乎的,特别可爱。

    夏引之好喜欢这个弟弟。

    “你小时候也是这样,”雷镜在她爱不释手的逗着宝宝车里的小家伙时,告诉她,“你小时候比他还可爱。”

    “那阿镜哥哥也是像我这么喜欢桥桥弟弟一样喜欢我吗?”夏引之扑闪着大眼睛,一脸纯真的看着他问。

    雷镜捏捏她还带着些婴儿肥的小脸蛋,“比你喜欢桥桥还要喜欢很多很多。”

    毕竟,他想要的,从始至终都是妹妹,而不是弟弟。

    吹完蜡烛许过愿,雷镜在比他还要兴奋的夏引之的催促下,一个个拆礼物。

    欧阳爸爸的礼物是块头最大也是最重的,他好几天前就收到了快递,现在放在家里的娱乐室里。

    一个将近两米的大箱子。

    ——是还没正式上市的,他们研究所最新解密的一款轰炸机乐高模型。

    甜甜妈妈送他的,是她托国外同事帮他抢到的漫威联名滑板套装。

    学爸爸送他的是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一款游戏最新版的内测卡,而且是他一直在玩的那款游戏。雷镜有些惊讶,不过转念一想,他一个“驰名中外”的国际商务律师,人脉极广,搞到这个应该不算难事。

    elien送他的是一双最新款的名牌足球鞋。

    桃桃妈妈则送给他一身配套的运动装。

    他每拆开一件,始终窝在他身旁的小捧场王都要无比兴奋的尖叫一声。

    惹得众人忍俊不禁。

    巍然爸爸最实在…直接微信给他转了个大“生日礼包”。

    “虽然你现在才十二岁,但读初中就是个大孩子了,总得开始有交际,”乔巍然拍拍雷镜肩膀,“我就是初中的时候遇见你爸妈他们的。”

    “阿镜,朋友是这一生不可或缺的财富,每个人都要有。”

    “像爸爸妈妈们这样,一辈子的。”

    雷镜看着乔巍然,认真点了点头。

    最后轮到雷霆和徐静宜。

    老爸给了他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款男士手表,皮质的表带,沉稳低调又不失少年味。

    时常不拘小节,尤其是在母亲面前总是跟个长不大的大男孩一样的父亲,很难得的沉静下来,告诉他,“手表是对一个男人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它意味着你的品味和严谨态度。”

    “阿镜,你要成为一个顶天立地,负责任的男人。”

    雷镜看着眼前的父亲,有些陌生,却也温暖如常。

    “我会的,爸。”他承诺。

    老妈在最后抱着个长方形的盒子走到他跟前。

    言笑晏晏的看着他。

    雷镜看着她手里那个打着粉红色蝴蝶结的粉色长盒子。

    太阳穴隐隐跳了跳。

    他在她殷殷目光的注视下,拆开盒子…

    一点不意外看着里面提前了六年的学习参考书——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余下人瞧见,全都大笑。

    夏天笑着对徐静宜道,有没有你这么坑自己儿子的。

    “能者多劳呀,”徐静宜看着自己儿子平静无常的脸,眯着眼笑得“为老不尊”,“老妈知道你六年级就把初中的课本自学的差不多了,反正都是早晚的事嘛。”

    雷镜“……”

    他默默把盒子扣上,微笑,“…谢谢妈。”

    徐静宜揉揉他脑袋,“儿子,莫客气。”

    “……”

    雷镜刚把盒子放到桌子上,就看见夏引之小小一只挤到众人中间,语气急切又神秘,“到我了吗到我了吗?”

    徐静宜特地往后给她让个位置,怜爱的摸摸她的头,“到你了到你了,我的小乖乖。”

    雷镜低头看她笑,掌心朝上冲她伸过去手,“拿来吧。”

    夏引之一脸神秘兮兮的把一张卡片放到他手心里。

    众人失笑。

    心道明明每年都是一样的生日祝福卡片。

    雷镜展开卡片,里面是很漂亮的正楷字,从小,甜甜妈妈真的教她养成了很多好习惯。

    阿引最最最最最亲爱的阿镜哥哥,生日大快乐!

    阿引希望阿镜哥哥可以和阿引永远永远永远的在一起。

    最最最最最爱阿镜哥哥的阿引

    整张卡片上,都是用红色水笔画上去的心形泡泡,是小女孩的幼稚和甜美。

    雷镜看着,嘴角抿着压不住的笑。

    徐静宜这时候把脑袋凑过来,看到上面的字,用胳膊怼了怼雷镜肩膀,一脸八卦兮兮,“永远永远永远哦。”

    “……”雷镜合上卡片。

    您能不能像个成熟的大人一样。

    徐静宜看着他笑着耸了下肩。

    她这个儿子的脾性,不像她也不像她老公。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夫妻两个话太多了?儿子是越长大越不爱说话。

    更不会像阿引小乖乖一样,给他们撒娇耍小脾气。

    他们家庭幸福,夫妻恩爱的…是吧。

    也不怪私下总被宋欧阳他们调侃他们夫妻二人负负得正——所以两个暴脾气才能生出来这么个乖巧温和的好少年。

    只是虽如此说,徐静宜偶尔还是忍不住愿意逗逗他。

    ……

    生日宴过后,雷镜直接坐着宋欧阳的车回第一社区。

    车子路过一条小吃街,夏引之在车后座攥着雷镜的手指头玩,“爸爸,我觉得阿镜哥哥很想吃这里的烤冷面耶。”

    雷镜“……”

    夏天“……”

    宋欧阳“……”

    夏天回头直接看她“我们刚刚吃过晚饭,而且你吃了很多。”

    夏引之无辜眨眼睛“不是我,是阿镜哥哥,他好想吃。”

    大家心照不宣。

    宋欧阳好笑的看一眼后视镜,淡淡道,“那阿镜刚刚也吃了不少东西,晚上吃太多不好消化,下次再吃吧。”

    夏引之撇撇嘴巴,扭头一脸撒娇的看着雷镜,又用指尖挠了挠他手心。

    雷镜“……”

    “…欧阳爸爸,我真的很想吃,我们买一份回去吧。”

    “……”

    “……”

    宋欧阳打着双闪把车子停在路边。

    外面天冷,他本想自己下车去给她买回来,但夏引之执意要“陪”雷镜去,他只好由她。

    十多分钟后,雷镜一只手提了四五个食品包装袋从人群里走出来,右手还拿着杯已经打开的热饮。

    而跟在他身侧的夏引之手里则捧着一盒烤冷面在吃,时不时嘬一口雷镜递到嘴边的热饮,然后抬头对他笑笑。

    宋欧阳看她叉了个烤肠递给雷镜,后者对她摇摇头,她也不介意,转而送进自己的嘴巴里。

    眼睛瞪的大大的,像是吃到了什么山珍海味一样。

    身为一个摄影师,夏天不会放过任何好景致。

    职业病发,来不及拿后座的相机,直接用手机调焦距,对着两人拍了好几张。

    宋欧阳在车里瞧着屏幕里的两个人,捏了捏夏天的耳垂,有感而发问,“老婆,你说阿镜和阿引以后长大会不会走到一起?”

    夏天闻言,握住他的手回头看他好笑,“阿引才七岁,你想的会不会有点远?”

    “怎么会远?”宋欧阳不以为然,“如果他们也和我们一样,那最多还有十年,一眨眼就过去了。”

    他信誓旦旦说,“我是不会阻止他们早恋的。”

    夏天无言,不过她看着快走近的两人,却幽幽道,“我觉得他们看起来更像兄妹吧,阿镜对阿引是,阿引黏阿镜黏的也很像。”

    宋欧阳听完却笑着摇头,用指背亲昵的刮了刮她脸侧,“你啊,这么多年还是这么迟钝。”

    “这种事,男孩子都是在一瞬间长大的。”

    夏天听完他的话,想到当年两人刚坦白心意后他悄悄给自己说的话,耳尖爬上绯色,嗔他一眼,小声嘀咕了句流氓。

    宋欧阳笑,刚想再说什么,却瞧见隔了四五米远的两个小人儿蹲在了路边的花坛边处,不知道往灌木丛里看什么。

    随后,夏引之抬起小脑袋朝车子方向看过来,对着开了窗的他们焦急的招了招手。

    夏天先开了门下车,宋欧阳锁了车随后跟过去,看到雷镜用围巾从灌木丛里包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出来。

    喵——

    奄奄一息的叫声,很小很小。

    “爸爸,是一只小猫咪。”夏引之手里的烤冷面也不吃了,指着那黑不溜秋的一团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那小东西巴掌大,一身泥污,已经完全看不出来原来的毛色了。

    脸上似乎还有血迹。

    “妈妈,”夏引之的声音透露着浓浓的哭腔和不安,“它好像快要死掉了。”

    宋欧阳抬头往四周扫了眼,随后对着夏天赶忙道,“老婆,查查附近有没有兽医诊所,我来开车。”

    夏天应声,一手提起雷镜放在地上的袋子,一手牵着夏引之的手往车上走。

    很幸运,离他们三里地远的地方刚好有家24小时营业的宠物急救中心。

    七八分钟后,几个人匆匆进去。

    夏引之已经哭了满脸的泪。

    猫咪直接进了手术室。

    十几分钟过去,夏引之始终趴在手术室的门框外,每隔个两分钟,就总要哭着问问夏天他们,猫咪会不会死掉。

    夏天满脸不忍,安慰的摸摸她的小脑袋,拿纸巾给她擦眼泪。

    可不管她和宋欧阳怎么哄,小姑娘眼泪都没断过。

    急救中心的工作人员都不忍心了,拿了糖果过来哄她,她都摇头不要,拽着人衣袖抽抽噎噎的问“姐姐,小猫咪会死掉吗?它会活下来的对吗?”

    被拽着袖口的女孩子也不大,最多二十出头,看着她哭得惨兮兮的模样,眼眶也红了。

    刚刚她见到小猫的样子了,看着顶多刚满月,听他们说是在路边灌木丛里发现的,这么大冷的天,也不知道是被人丢到外面的还是怎么,那么小的小家伙儿,能坚持到被人发现已经是奇迹了,是不是可以活下来…真的是很玄的事。

    但这么现实的话,她实在是不忍心对眼前这个哭得惨兮兮的小娃娃说出来。

    太残忍了。

    女孩子正不知所措的时候,看到刚被同事带去洗了手的小男孩回来。

    “阿引,”雷镜用掌心抹掉她源源不断的眼泪,告诉她,“小猫会没事的。”

    他刚洗了手,掌心带着冷水的凉气。

    但夏引之一点不介意,抽噎看他,“真、真的吗?”

    雷镜握住她的手,点头,“嗯。”

    夏引之看着他眼睛,眼里渐渐盛了一点点希望,也跟着重重点了点头,“今天是阿镜哥哥的生日,小猫咪肯定会没事的。”

    雷镜嘴角抿出来一个笑,摸摸她的头,“嗯。”

    没人注意到他另一只手的指尖捏着外套下摆,透露着同样的不安。

    只是这不安,更多的是因为,如果最后结果不尽如意,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眼前的小不点该会有多伤心。

    夏引之情绪稳定下来的时候,宋欧阳抱她到走廊的长椅上坐着。

    小姑娘窝在他怀里一声不吭,好半晌,她抬头看看宋欧阳,再看看夏天,小声问,“妈妈,我们可以把小猫咪带回家吗?”

    夏天闻言回看了眼宋欧阳,两人皆从对方眼里看出来了为难。

    她没有直接回小姑娘的话,捏捏她的手,“阿引,妈妈很理解你的感受,也很同情小猫咪的遭遇,也希望可以把它带回去,可是,”她顿了顿,斟酌着可以让她理解的用词,“它是一个小生命,是需要我们用心呵护和照顾的。”

    “你还小,又还在上学,爸爸妈妈也还要上班,工作很忙,我们没有时间可以好好的照顾呵护它。”

    “如果我们把它带回家,你上学走了,而爸爸妈妈也上班走了,它那么小,自己在家里该怎么办呢?”

    夏引之听着,眼里再有了泪。

    她低着头,用手背抹掉眼泪,趴在宋欧阳胸口呜咽,没有再说话。

    夏天看着自己宝贝这样,心有余而力不足,心脏一揪揪的疼,“宝贝…”

    她假设小猫真的“吉猫天相”,可以活下来,耐心给她讲道理,“小猫咪在这里,它会有很多的好朋友,而刚才过来给你糖果的哥哥姐姐们,都会在这里很好的照顾它。”

    宋欧阳心里也不好受,他也真的很想想也不想的答应自己宝贝的请求,但就像夏天说的那样,这个责任太大了,他们不能因为同情就贸然开口应下。

    看着自己宝贝女儿难过低落的样子,宋欧阳在心里叹气,但也只能心疼的拍着她的背,安慰她。

    “我可以把猫咪带回家里,”雷镜看着夏引之哭肿的眼睛,抿了抿嘴唇看夏天,“白天可以拜托红姨照顾它,等下午我和妹妹放学,我们也可以照顾它。”

    夏引之听见,揉揉眼睛打了个哭嗝,里面渐渐又有了光彩,希冀的看着夏天。

    夏天沉吟须臾,摸摸他头发,“阿镜,你还是需要回家和爸爸妈妈商量一下。”

    雷镜点头,“好。”

    ……

    漫长的两个多小时过去,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

    夏引之一下子从宋欧阳的腿上跳下去,跑到医生腿边拽着她白大褂儿,音色焦急不安,“医生阿姨,小猫咪活下来了吗?它活下来了对吗?是吗?”

    医生摘了口罩,蹲下来看着她温和笑笑,“对呀,小猫咪很坚强,它活下来了。”

    “耶——”夏引之瞬间跳起来,抱了一下医生,“医生阿姨你好棒啊!”

    “那我可以进去看它吗?可以吗?”

    医生看她遗憾摇摇头,摸摸她的小脑袋,“小猫咪现在太虚弱了,还不可以哦。”

    夏引之沮丧的垂下眼睛,小声再问,“那明天呢?明天我可以看它吗?”

    “当然可以呀。”

    夏引之小脸再次多云转晴,转身拽住宋欧阳和夏天的手,兴奋的像个小弹簧一样,“爸爸妈妈,小猫咪活下来了,它活下来了!”

    她再弹到雷镜身边,攥着他的手弹着转圈圈,“阿镜哥哥,你听到了吗?小猫咪它很坚强,它活下来了噢。”

    雷镜心里的大石头放下,看着她脸上的笑,嘴角的笑也稍大了点。

    趁着夏引之拉着雷镜兴奋的在急救中心里把这个好消息“奔走告知”的同时,医生简单问了夏天他们一些小猫的情况,听他们说了,了然的点点头,“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来的时候是可以看到它脸上是有血迹的,就在它左眼的位置。”

    夏天稍作回忆,点点头,“对,是。”

    “是眼睛受伤了吗?”

    医生看了眼在远处和大家分享好消息的夏引之,低声道,“猫咪的身上除了多处骨折,左眼…是被人生生挖掉的,并不只是简单的受伤。”

    饶是亲眼见过、甚至经历过世界上很多更让人难以置信和难以理解的事的夏天,听到仍是倒吸口气。

    生生挖掉眼睛?!

    “所以我们怀疑这是一起有人故意为之的虐猫事件,打算报警处理,”医生说,“我们护士已经联系过小动物保护协会了,但因为它是你们送过来的,你们有知情权,而且可能到时候警方会需要你们的配合。”

    两人二话不说应下,夏天顺便问了关于领养的事。

    得到的答案是,小猫的命虽然是从鬼门关捡回来了,但因为身体太虚弱还是需要再继续观察一段时间。

    “其实按它刚刚送来的情况,活下来的几率几乎是没有的,”女医生忍不住摇头,“我猜它被人丢在那里肯定有不短的时间了。”

    “这么恶劣的条件下,竟然可以凭着最后一口气,撑到有人发现它。”她语气难掩的不可置信。

    宋欧阳闻言,扭头看了眼因为小猫活下来而无比开心的小姑娘,“其实今天是我儿子生日,我们庆祝完回家路上,路过小吃街时我姑娘又非要下车去买零食吃,哥哥疼妹妹跟着去,我们也没想到两个小家伙买完会正巧发现它。”

    医生闻言笑了笑,把目光投向远处的夏引之和雷镜身上,“我们都知道人和人之间有缘份加持,但其实小动物它们都是有灵性的生物,和我们之间自然也是。”

    她由衷道,“如果条件允许,我们当然会很希望它们都可以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安居之所。”

    当晚回到第一社区,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

    雷镜给夜猫子父母打电话说了此事,一点不意外父母二话不说就应允下。

    但前提是,他们两个小人儿必须要在不影响学业的情况下竭尽全力的照顾它,而不能当甩手掌柜,全都丢给红姨一个人。

    “静妈妈,”夏引之把小脸凑到手机的扩音筒上,“阿引不会的。”

    “那好呀,”徐静宜在电话那头笑,“等明天静妈妈忙完工作,有时间的话也陪阿引去看看我们家里的新成员。”

    夏引之听见,兴奋的一下扑到雷镜身上。

    后者把电话挂断,笑着由着她闹,没忘小心用手护着以防她摔下去。

    宋欧阳在厨房喝了杯水出来,本打算去洗澡时,恰巧看到这一幕。

    在原地莫名静默了两秒钟后,他上前单臂把夏引之从雷镜身上抱下来,头也不回对雷镜道,“很晚了阿镜,你用外面这个浴室洗,让阿引和甜甜妈妈一起用卧室里面的。”

    “阿镜,晚安。”

    “……”雷镜看着被宋欧阳搂着小肚子,头朝下像游泳一样手脚并用挣扎喊着自己还不困不要睡觉要和阿镜哥哥玩的夏引之…

    怔怔说了句“…晚安,欧阳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