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上瘾 > 正文 第10章 第九章
    第九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虽然那天雷镜被夏引之堵的哑口无言,但他对她的担忧却并没有减少多少。

    火箭班的教材和普通班不一样,是比小学奥数还要难一些的自编本。

    夏引之没有上过奥数班,所以寒假的时候,雷镜拿他以前做过的奥数习题册给她做,结果发现她的解题方式和他的不同,总是另辟蹊径。

    就像是看到一道题,她的脑袋里就会自动出现解题思路一样。

    “……”

    雷镜没再说什么了。

    寒假过后,夏引之如期入读了安城第一小学的火箭班。

    火箭班的学习任务重,并不是雷镜故意唬她的,以前老师布置的作业,夏引之有时候在学校用课间时间就写完了,或者就算回家,她也不会写超过半个小时。

    可现在不一样,她每天回去都要写一个到一个半小时才能写完,所以少了很多娱乐时间。

    只是雷镜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为了给自己证明她当初的决定并没有错,自开学这一个学期以来,他从没听她有过抱怨,而且她也不像以前那么黏他了。

    雷镜因为忙着下半年noi(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比赛的事,早出晚归,有时候周末也待在学校里练习,每天见到夏引之的时间变得很少。

    直到学期期末考试结束的某一天晚上,雷镜把车子在院子里停好,刚上了两级台阶,就见紧闭的门被人从里朝外打开。

    已经洗漱好,穿着粉色娃娃领睡裙的小姑娘俏生生站在台阶上,一手抱着小灯泡,另一只手甩了甩拿着的成绩单,居高…平视着他,傲娇道,“这学期一共有过七次考试,陶老师说虽然这次考试我发挥的不太好,语文落下两分,但综合成绩我还是第一名。”

    雷镜看着她甩在手里的成绩单,没接。

    陶淑芳也是负责火箭班数学课程的老师之一,他私下一直跟她联系着,她的成绩他早知道了。

    至于她说的发挥不太好,他也知道,是因为考试那天她发了低烧,却硬是忍着没说,考完趴在考场上睡的天昏地暗的时候才被老师发现送到医院。

    甜甜妈妈那天刚好回来,却被老妈通知直接去医院接人,被吓坏了。

    老妈也一直在自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她。

    其实雷镜这几天训练的成绩也有所下降,是因为那次她发烧的事情发生后,他就一直在想,自己当时觉得是为了她好的那些话,是不是他的自以为是,伤到她了。

    可是后来又想,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他还会不会那么做。

    结果…还是一样的。

    他想让她过得跟其他的小朋友一样,开开心心的。

    半天没见到雷镜接她手里的成绩单,夏引之又往下下了一级台阶,跟他距离近了些,再把手里的成绩单到他面前又晃了晃,“我的成绩单,你不看看吗?”

    雷镜听着她有些刺耳的“你”,着实确定,小姑娘是真的生气了。

    他把成绩单从她手里接过来,配合的低头就着院子里不太亮的灯,“认认真真”的看了好…长时间,抬头,习惯性的伸手想去掐掐她的小脸蛋。

    可下一秒,伸出去的手却僵在了半空中。——夏引之偏头躲过了他的手。

    虽然她动作很小很细微,但确确实实躲了。

    夏引之怀里的灯泡泡不明所以,瞅着跟自己隔着没几公分的手,用自己的小爪子去够他的手玩,但因为腿太短…只够了个寂寞。

    而雷镜看着夏引之,指尖动了动,手没有再往前,但也没有收回来。

    夏引之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下意识的躲那一下。

    等回过神,她看着面前他的手抿抿唇,稍稍往前倾了倾身,自己把小脸凑到了他手边上,而她怀里的灯泡泡也如愿用自己的小爪子“摸”到了自己男主人的手。

    雷镜像无事一样,轻轻掐了掐她小脸蛋,笑着夸她,“我们阿引真的好厉害。”

    这半年,夏引之又长高了些,脸上的婴儿肥也几乎快消失没有了。

    雷镜收回手,捻了捻指尖。

    夏引之听见雷镜的话,其实是很开心的,但也不知为什么,忽然又会觉得好委屈。

    她搂紧怀里的灯泡泡,垂下脑袋,小声嘀咕,“我就说吧,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雷镜“嗯”了声,微微弯腰看她眼睛,“阿引可比阿镜哥哥厉害多了,阿引好几次的成绩都比阿镜哥哥当时考的还要高。”

    小姑娘把脸扭到一边不理他。

    鼻腔轻轻哼了一声。

    雷镜把左手提着的书包扔到台阶上,转身在夏引之身前半蹲下,侧着头看她,声音里掺着讨好的笑意,“是阿镜哥哥小看我们阿引了,为了赔罪,阿镜哥哥背你回卧室,好不好?”

    面前少年瘦削的背,挺拔俊秀。

    被灯光和月色勾成好看的轮廓。

    夏引之别扭了两秒钟,刚想弯身爬上去,却被怀里的灯泡泡给抢了先。

    小灯泡猫身轻巧,一下从她怀里跃出去跳到了雷镜的肩膀上。

    小脑袋蹭了蹭他修剪的很整齐的发尾,“喵——”

    “灯泡泡!”夏引之气呼呼喊它,早忘了跟雷镜“闹别扭”的事,上前把它从雷镜背上捞起来,作势捏它的小爪子,“阿镜哥哥要背的人是我好不好,你不许跟我抢!”

    灯泡泡拿自己软绵绵的小爪子拍了她一下,“喵——”

    夏引之还想继续给它算账的时候,手被雷镜抓住,将她一把拉到了自己背上。

    灯泡泡身姿轻盈,为防止自己被压到,先是从夏引之怀里跳到地上,再一跃而上,四肢并用,趴在了夏引之小小的肩膀上。

    月光下,是小女孩小声抱怨的声音“灯泡泡,你踩到我的头发啦!很痛耶!”

    雷镜听着她的话,不知为何笑了下,心情忽然变很好。

    他没马上起身,右手朝后打了个响指,掌心朝上动了动指尖,下一秒,小灯泡“喵”一声,从夏引之肩膀上跳到他掌心里。

    十几岁的少年,已经渐渐长开。

    指节干燥修长,骨节细瘦,细细的掌纹在月色下泛着温柔。

    他把灯泡放到地上,长指捏捏它后脖颈儿。

    后者用脑袋磨了磨他掌心,“喵——”

    雷镜起身,夏引之的膝弯搭在他的手腕上。

    小灯泡在两人身后懒懒伸了个腰,用小爪子捂了捂眼睛,优雅的先闪进了屋里。

    夜色悄悄遮住了少许月光,也遮住了二楼卧室里,隐在窗帘后面的两个好奇又八卦的脑袋。

    还有…手机屏幕上显示已发送成功的…一段小视频。

    夏引之五岁生日过后,徐静宜便把她和雷镜分别安排在了三楼空着的两个卧室。

    刚开始,她还会偷偷溜到他的卧室去,后来爸爸跟她说,女孩子长大了,不能再随便到男孩子的房间去,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阿镜哥哥最后也这么和她说,她只好听话。

    今天雷镜没乘室内电梯,而是背着她一步步走楼梯上去的。

    小少女纤细的腿因为他拾阶而上的动作,在身侧轻轻晃悠。

    夏引之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呼吸轻轻拂在他耳畔。

    雷镜把她往上掂了掂。

    空气里只有他一步步踏台阶的声音,好半晌后,夏引之低低叫他,“阿镜哥哥。”

    “嗯。”

    “今天放学的时候,我去找范思甜了。”

    “嗯。”

    “她以前听我说过我和蒲奶奶学唱京剧,说她也想去听听看,所以我想约她暑假的时候去我家里玩。”

    “嗯。”

    “可是她今天却跟我说,”小姑娘声音忽然黏了点哭腔,“她不想要去了。”

    “因为她有了更好的朋友。”

    雷镜闻言下意识停下脚,站在旋转楼梯的中庭处,没再动。

    耳边渐渐响起小声又压抑的抽泣声。

    雷镜听着,心脏像被人用力扯了一下。

    “可是,我不是她最好的朋友吗?”夏引之抽噎着,用手背抹掉眼睛里的泪,很不理解。

    虽然雷镜今年也不过才十三四岁,可如果要他再回忆自己三四年级时的同班同学,除了如今同他一起考到一所中学,又很巧同班…更巧还是前后桌的唐峥外,他也确实想不起来其他什么人了。

    哦,还有一个,就是欺负过她的索魏,而且很不幸的是,他竟然也会吊着车尾进了实验一中。

    更何况如今又多了桃桃妈妈和他们这层关系……

    可就像他说过的,夏引之不一样,她的记忆力是她与生俱来客观存在的东西,有些东西印在她的脑袋里,就像是刻在了她的骨头里一样。

    唐峥有天听他说过她的“过目不忘”后,羡慕感叹,巴不得自己也能拥有这任谁看都是好处的“超能力”。

    可他却不知道,一年级那次被索魏扯领子吓到后,他背上的小姑娘连着做了好几个星期的噩梦。

    雷镜知道这个,所以刚分开睡的那几天晚上,她晚上偷偷溜进他房间,他从来没说过什么。

    前年他生日那天,最先发现小灯泡的就是她,被虐待的那么可怜的小东西,被她看到,她又是,连着好几个星期好几个星期的做噩梦。

    爸妈们都知道这个,所以在她半夜又开始偷偷往他房间里溜的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从没发现。

    所以如果他可以选择,他宁愿他的阿引没有这个让人羡慕的“超能力”,希望她容易遗忘些。

    可以天天过的很开心。

    以他们现在的年纪,友情是最容易变化和不长久的,可在她这里,却已经是被烙了印的东西。

    “阿引,”雷镜侧头,用鼻尖蹭了蹭她的小脑袋,轻声说,“最先离开的人,都是不把这一段感情看得很重要的人,所以我们也没必要因为他们来伤心难过。”

    “已经离开的,我们就不挽留,也不等了。”

    “我们阿引这么乖这么棒,以后一定也会交到像我们爸爸妈妈一样,把对方看得跟自己一样重要的好朋友。”

    “真的会吗?”夏引之低头,把鼻涕眼泪蹭在他的肩膀上,喃着鼻音问。

    雷镜没在意,抬脚继续往楼上走,“一定会的。”

    夏引之安静了会儿,忽然吸吸鼻子,“就算没有也没关系,只要阿镜哥哥会永远陪着我。”

    她小声再问,“阿镜哥哥是不会离开阿引的,对吗?”

    雷镜推开她房间门,“嗯,不会。”

    “永远永远吗?”

    “嗯,永远永远。”

    夏引之笑起来,用力抱了他一下。

    只是在雷镜放她到床上的时候,忽然耍赖,紧紧搂着他脖子不撒手,声音黏着哭腔可怜兮兮的问

    “阿镜哥哥,今天晚上你可以陪阿引一起睡觉吗?”

    隔天一早。

    雷镜“监督”完夏引之刷牙,从她房间里出来准备回自己房间洗漱的时候,一转身,冷不防迎面碰上刚下了电梯,来接他们回第一社区的宋欧阳。

    四目相对。

    雷镜不知为何在这炎炎夏季,打了个寒颤。

    他如常,率先礼貌问好,“欧阳爸爸,早上好。”

    “阿镜,”宋欧阳笑笑回他,“早。”

    雷镜往一旁让了让,看着宋欧阳进去夏引之房间。

    眉间稍有疑惑的皱了皱。

    莫名觉得,刚刚欧阳爸爸跟他说话的时候,是不是有点…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