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上瘾 > 正文 第12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安城虽然不过是个二线城市,但第一实验中学在省里差不多能排第六七,校风和学风也是在省里出了名的严谨,和小学不一样,不管是高中部还是初中部,都是单人单桌,没有同桌的。

    就…非常适合大家一心一意的搞学习吧。

    只是,夏引之来学校以前,想通过同桌先交好朋友的愿望就这样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大课间,在教室里做完眼保健操。

    听着操场传来的运动员进行曲,大家起身排序往门口走。

    同学们都比夏引之大了三四岁,个个比她高,她走在中间,看起来就更小了。一个留着学生头、戴着黑框眼镜的女生本来在她前面走着,发现她后,主动给她换位置,“夏、夏引之同学,你、你走我前面吧。”

    夏引之看她弯弯眼睛,“谢谢你,云昭昭同学。”

    云昭昭闻言有些惊讶,“你知道我名字?”

    毕竟刚开始上课的时候,林老师给班里的所有同学介绍了夏引之,说她年纪比他们小,希望他们可以在平时照顾一下这个“小妹妹”,可两节课结束,她没机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呀。

    “你不是坐在我的右手边吗?”夏引之甜甜笑着回她,“我看到你作业本上写的名字啦。”

    原来是这样。

    云昭昭看她的笑眼,也情不自禁的跟着笑起来,轻声细语问,“你真的是像林老师说的一样,今年才十岁,跳级来读初一吗?”

    “对呀。”夏引之点点小脑袋。

    “你好厉害。”

    “大家都读初一,都很厉害啦,”夏引之不以为然回,随后扬扬小下巴,“我阿镜哥哥最厉害啦,他现在已经读初三了噢。”

    “阿镜哥哥?”云昭昭扶了扶眼镜,恍然点点头,“原来你哥哥也在这里读书。”

    “对呀,”夏引之看她神秘的眨眨眼,随后看着远处操场上乌泱泱的人群有些苦恼的嘟了嘟嘴巴,“这里的操场比我以前的学校大了好多噢,不知道我一会儿能不能找见我的阿镜哥哥,如果找见了,我可以带你去认识一下我的阿镜哥哥,他超厉害的。”

    阿镜哥哥、初三、超厉害的

    几个信息组合起来,云昭昭后知后觉,再扶扶眼镜,“夏引之同学,你说的阿镜哥哥,不、不会是初三那、那个每次考试都考第一名的雷镜吧?”

    每次考试都考第一名?

    夏引之听见这个,双手合掌眼里冒星星,“我就说我阿镜哥哥超厉害的吧!”

    两人正好路过教学楼底下的初中部公布栏,云昭昭指着上面金字塔尖上的一张五寸大小的证件照再确定,“是、是这个人吗?”

    而夏引之瞧见照片上面的雷镜,就差扑到公布栏上了,“哇,我阿镜哥哥好好看噢。”

    云昭昭“……”

    果然学霸的关注点也是这么接地气的吗。

    课间操结束,因为时间剩的不多,只够他们走回班里,夏引之没机会带着云昭昭去找雷镜。

    不过中午放学,她在教室里乖乖等雷镜来接她去吃饭的时候,是拉着云昭昭陪她一起的。

    一瞧见雷镜的身影出现在班级门口,夏引之就迫不及待拽着云昭昭跑过去,“阿镜哥哥,这是我认识的新朋友,她叫云昭昭。”

    “学、学长好。”

    云昭昭抬头看了眼雷镜,又瞟了一眼他旁边的唐峥和葛远,很快垂下脑袋。

    她刘海儿遮着额头,黑框眼镜又遮着鼻梁上的眼睛,这么一低头,只能瞧见她一截莹白圆润的下巴。

    云昭昭其实不是第一次看见雷镜,上学期她在放学路上也遇见过几次,虽然后者看着不是那么好接近,但他好像人缘很好,四周总是跟着好几个男生,而且因为经常代表学校参加比赛的原因,甚至高中部的好几个学长,都和他关系很好。

    而今天跟他一起来的这两个,是出现在他身边最多的。

    三人三形,个子在同龄人里又都是拔尖的,想不惹人注意都难。

    更别说其中一个就跟在学校公告栏里买了长久居住证似的初中部学霸、还有一个学习上虽马马虎虎,但据说给学校捐了后面正在盖着的两栋实验楼的真·天之骄子唐峥,人送外号——“安城一中小王子”。

    两人外形都好,一个清贵端庄一个桀骜邪痞。

    在现在这个情窦初开的年纪,难免招人眼球。

    这么想着,云昭昭又忍不住抬头偷偷瞥了眼站也没站相,手搭在葛远肩膀上百无聊赖看过来的唐峥。

    两人视线一对上,她忙不迭把头又往下垂了垂,下巴都快碰到胸口了。

    ……

    雷镜低头扫了眼云昭昭的头顶,回了声“你好”,声音清淡礼貌,像隔着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云雾。

    随后移开视线看夏引之时,眸子里却跟打了暖光一样,摸摸她的小脑袋,温声道,“走,吃饭去了。”

    夏引之眯眯眼睛笑着“嗯”了声,像是这时候才发现一直站在雷镜身边的唐峥一样,故作惊讶,“呀,唐峥,你也来啦。”

    唐峥“……”

    这小鬼也真是够记仇的了,就因为一年级那次他光顾着打球忘了告诉她雷镜被老师叫到办公室的事,她记了他好几年……

    他理亏,又不好跟一个小朋友计较,只好“啧”了声,试图去弹她个脑瓜子,但意料之中的…未遂。

    唐峥躲开雷镜拍过来的手,哈哈笑了声,搂上一旁葛远的肩膀,抬了抬下巴用眼神示意瞧见没?

    葛远“……”没瞧见。

    他只是个孩子,他什么都不懂。

    去食堂的路上,雷镜给夏引之介绍她没见过的葛远,她看着面前脸上带着几分憨气的大男生,眼睛骨碌碌转,这个男生给她的感觉…好像巍然爸爸噢。

    安城市第一实验中学有两个食堂——“翡翠轩”和“学校食堂”。

    两个食堂一南一北,都是两层,但基本从食堂名字就可以成功完成“找茬儿”游戏。

    一楼都是常规饭菜,就是一炒一大盆放窗口供学生挑选的那种,二楼是教职工专用,不过翡翠轩二楼有几个窗口因为可以单独点餐,也给学生开放,但餐费没有补助,需要单独办一张卡,最重要的是…餐费“略”贵。

    像唐峥和雷镜这种家里不差钱的少爷,翡翠轩自然是首选。

    …饭菜可口还不用排队。

    因为夏引之第一次读初中——虽然她以前也没读过,反正不管怎么说,第一次在学校食堂吃饭的感觉还是很让她新鲜的。

    以至于连着很多天,一到中午吃饭时间,还没走到食堂门口,她就迫不及待的问雷镜今天吃什么,昨天她觉得什么什么特别好吃,今天可不可以还吃那个。

    每当这时候,雷镜只是掐掐她小脸,笑着说一句“小吃货。”

    然后到食堂,让夏引之和云昭昭先找位置坐,他们三个男生去打菜,顺便把她想要吃的买回来。

    只是今天,夏引之像过去这一个多月以来一样坐在靠窗两个相连的桌子,等着雷镜他们打饭过来的时候,看四周,后知后觉察觉出来点不对劲。

    总觉得周围的人好像都在看她们这个位置。

    她眨眨眼,动了动小屁股,靠着桌子看对面的云昭昭小声问,“今天这个位置不能坐吗?”

    为什么大家都在用那种眼神看她们?好奇惊讶又不可思议的……还有,还有那种她看都看不懂的奇奇怪怪的眼神。

    云昭昭欲哭无泪“……”

    心道这都过去这么久了,你才发现吗。

    入校半年多来,认识夏引之之前她从没来翡翠轩吃过东西,本来就挺紧张的,还偏偏跟着在学校里非常“有名”的两个男生一起,虽然她不过算是跟过来“蹭吃”的那种,但对于常年习惯做个隐形人,鲜少受人关注的云昭昭来说,足够让她把这经历载入“生平史册”了。

    云昭昭低垂着脑袋,也趴过去身子小声回她,“你不知道吗?你哥哥在学校里很有名的。”

    “很有名?”夏引之不解的眨眨眼睛,随后恍然,洋洋道,“因为阿镜哥哥经常考第一名,他的照片一直在我们教学楼底下贴着,所以大家都认识他对吗?”

    “……”云昭昭张了张嘴,想说不止是这样,可半天没组织好语言。

    虽然她现在也不过才十三岁,但明显和刚十岁的夏引之之间还是隔了一个三岁的“鸿沟”。

    让她觉得说出来那些话,就像是在“荼毒”祖国未来纯洁的小花朵一样。

    面前的夏引之还是一脸等着她回话的好奇脸,云昭昭刚想说点别的转开这个话题,却看到刚坐在夏引之身后那一桌男生里,其中一个用手肘撑着脑袋回身看着她背影讥笑,“噗还说什么小天才,这都听不出来?”

    这个声音…

    夏引之怔了怔,回头看,果然看见了那张将近三年未见的脸。

    是自从在巍然爸爸和桃桃妈妈的婚礼上见过一面后,她就没再见过的——索魏。

    没想到,

    他竟然和阿镜哥哥读了一所学校。

    索魏一直等见到夏引之,这才确定自己猜的果然没错。

    今天听到人说这学期有个十岁的小丫头跳级来读初一,他就知道肯定是她。

    索魏看夏引之回头,才似嘲似讽的说完后半句“她明明是在说,你,”他用指尖虚点了点她,“…你的阿镜哥哥,在学校里可招她们这些小丫头片子喜欢。”

    他微微往前倾了倾身,挑眉道,“懂什么意思不?”

    夏引之下意识把头往后撤了撤跟他隔开距离,看着他皱眉没说话。

    “意思是说,”索魏也不在意她回不回应,笑嘻嘻自问自答,“你以后情敌可多着呢。”

    “小、东、西。”

    什么是情敌,夏引之不知道。

    但她知道她很不喜欢索魏。

    不止是因为一年级的时候他从背后莫名其妙扯她的领子,还有他后来每次看她阿镜哥哥的眼神,都让她很不喜欢。

    因为索魏说出来的话,连坐在对面胆子跟蚂蚁一样大小的云昭昭都皱起了眉。

    更何况是夏引之。

    她虽然不明白他嘴里说的情敌是什么东西,却不会听不出来他最后说的“小东西”是在骂她。

    夏引之蹭一下站起身子,看着他刚想张口骂回去,肩膀却在这时候被人从一侧用力揽住,整个人被来人挡在了背后。

    紧接着,头顶响起一道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

    熟悉的音色,却是夏引之从未听过的凛冽语气

    “刚骂什么?有胆再说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