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上瘾 > 正文 第13章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雷镜去年年底进了变声期, 音色变得很低,还有些哑。

    他语调不急不躁,少年低沉的嗓音落在周围人的耳朵里,浸着满满的威胁, 好似对面的索魏真的敢再说一次, 甚至再说出来一个字, 雷镜这个常年贴在学校成绩光荣榜塔尖上的三好学生, 就要挑战一下以校风严谨而名出全省的校规威严了。

    对面的索魏显然是料定了雷镜这个好好学生没胆子在这——一大半都是老师的地方做什么出格的事, 撑着脑袋的手随意摸了下后脑勺, 笑着扫了眼远处像是已经察觉到这里动静,频频往这瞅过来的几个老师,挑眉,“怎么,我要是再说一遍怎么着?你还能在这打我一顿?”

    雷镜居高临下看着他,音调变都没变,“你试试。”

    少年长开了,长身雅致丰神俊逸,性格使然, 他眉宇间尽是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鲜有的寡淡宁静。

    就好像这世间所有事都离他很远, 再大的事都不值他挑挑眉毛。

    偏偏索魏最是烦他这副模样,看似礼貌有修养,实则从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

    他就不懂他这么表里不一的一个人,怎么就会有那么多人喜欢。

    明明看着就烦。

    索魏嗤了声, 刚要开口,被同桌的人拽了把衣服, “锁哥算了, 好多老师在呢。”

    “噗……”索魏扭头看了眼同伴, 拿指尖点了点雷镜,“他一个被老师捧手心里的好学生都不怕打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他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一把扯回来衣服,“比混蛋,老子还能怕了他?笑话。”

    被雷镜挡在身后的夏引之,隐隐约约察觉到事情走向好像有点不对劲,轻轻扯了扯雷镜的校服袖子,“阿镜哥哥…”

    雷镜听见夏引之的声音,才稍稍从刚才听见索魏骂她时的戾气里恢复些理智。

    他收了收眸子里的戾气,回头看夏引之。

    “阿镜哥哥,”夏引之小心瞥了眼对面的索魏,再看雷镜试探开口,“我饿了,我们吃饭吧。”

    雷镜喉咙动了动,须臾安静后,他最后偏头看了眼索魏,牵起夏引之的手往一旁走,打算带她换个位子。

    只是身子刚转过去,就听背后索魏“噗嗤”一声,“怂包。”

    雷镜应声停下脚,眼睫往上抬了少许,刚压下的戾气又重新一点点聚在眼睛里。

    “我还以为年级第一会有多大的本事,”索魏往后斜倚着桌子,手撑着脑袋看眼前两个背影,“不过好学生么,就该有个好学生的样子,打架什么的跟你气质不搭。”

    “那既然如此呢,有些事你也没办法,就只能忍着呗,对吧?”他哈哈笑两声,跟同伴挤眉弄眼,“就比如说…”他故意拖长了音调,“有人骂她妹妹是小——”

    “阿镜哥哥——!”夏引之在雷镜松开她转身朝着索魏扑过去时尖叫出声,她想反手拉住他,但因为他动作太快,她指尖从他袖口滑过,一下抓空了,甚至连他一个衣角都没碰到!

    夏引之下意识跟着雷镜冲过去,却被从刚刚看见雷镜和索魏面对面剑拔弩张时,就开始隐隐瑟瑟发抖的云昭昭一把从后面搂住腰,人被她抱着蹬蹬蹬往后大退了两步。

    “别、别去,太太太危险了,夏引之!”

    云昭昭双手紧紧箍住嘴里忙着叫阿镜哥哥又忙着骂索魏的小姑娘,后者手脚也不闲着,想尽办法想要挣开云昭昭的束缚,又蹬又踹的。

    可云昭昭也不知道瞬间从哪里来的力气,闭着眼紧紧抱着她就是不撒手,生怕她一松开,她就直接冲进这至少都比她高一个头的男生混战里。

    而另一边,其实在雷镜转身朝索魏扑过去之前,离索魏更近的唐峥,比他动作更快。

    他先是在雷镜拳头朝着索魏砸过来时用肩膀挡住他的攻势,随后用手肘把他朝后顶了把,下一秒,自己一把揪住索魏的校服领口,把人从凳子上扯起来,狠狠甩了一拳过去。

    索魏一直防着雷镜,全然没想到这种情况,毫无防备被唐峥揍趴在地,脑袋懵了一瞬。

    唐峥趁着索魏没反应过来,一条腿曲膝压在他胸口上,咣咣又砸了两拳过去。

    “艹(一种植物),老子早他妈看你不顺眼了,你以为阿镜一直以来忍着你一次次挑衅不动你是怕你?”

    “要不是看在你姑的面子上你这狗杂碎能没事到今天?!”

    “阿镜有顾虑,你大爷我可没有,老子今天就好好教你做人!”

    回神过来的索魏咒骂了声,吐了嘴里的血,想把唐峥从身上掀起来,但因为姿势原因用不上什么力气,又被唐峥重新按着肩膀给按回原位,脸上又被甩了一拳,“就凭你这狗玩意还想让阿镜因为你受个处分?给你脸了是吧!”

    “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配吗!艹(另一种植物)”

    ……

    不光索魏没想到唐峥会动手,就连雷镜也完全没想到这种情况。

    雷镜从小跟着宋欧阳学打泰拳,这东西杀伤力太大,不过幸好他练习时敏捷力度掌握的不错,察觉到唐峥的出现,他及时卸了力,因而被唐峥往后“推”的惯性退了两步。

    直到看见地上扭做一团的两人,才又瞬间回神,冲上去一脚踹走了想从后面偷袭唐峥的一个索魏同伴。

    跟着雷镜反应过来的还有身边的葛远和索魏那一桌子剩下的三个人。

    七八个人刹时扭打成一团。

    短短一分钟的时间,本来就不算安静的食堂里,瞬间充满了尖叫咒骂和桌椅碰撞声。

    而另一边从刚才就频频关注着这一块的几个老师,发现几个人真打起来了,其中两个男老师扔下筷子就往这边跑,边跑边吼“干什么呢!全都给我住手!住手!!”

    戴着眼镜的高个子男老师先是把唐峥从索魏身上拉起来,再一把扯过看见有人冲着唐峥背后挥拳朝人又一脚踹过去的雷镜,“你也给我站好!”

    另外一个胖胖的男老师和同时从另一侧赶过来的两个男老师也适时站到这一群半大不小的崽子们中间。

    双方打红了眼,喘着粗气瞪着对方,谁都不服气。

    牛建虎本来正在食堂另一角打饭,听到动静就忙不迭丢下餐盘跑过来,赶到的时候几个人已经被拉开了。

    七七八八在几个桌椅边站着。

    听见其中一个老师说了大概,牛建虎大吼“手全给我背身后!”

    几个人哩哩啦啦照做。

    牛建虎双眼雷达似的从几个人面上一个个扫过,这一看,认出来又是常常找麻烦的这几个,差点儿没气昏过去,板着脸道“好家伙,都有出息了是吧!还有两个多月中考了!你们可倒好,竟然还给我聚众打架!”

    “胆子也不小,还在老师眼皮子底下打!!!”

    尤其看到雷镜,牛建虎直接气到掉头发,本来就秃的脑门儿看起来更秃了,“雷镜,怎么连你也干这种事?!”

    跟雷镜隔了个人站着的索魏闻言“噗嗤”笑了声,“英雄救美呗。”

    牛建虎扫了个刀子眼过去,索魏嬉皮笑脸耸耸肩,不吭声了。

    雷镜长睫垂下,没应声。

    而云昭昭一看见牛建虎,吓得直抖,不知不觉也松开了紧箍着夏引之的手。

    夏引之一恢复自由,直冲雷镜跑过去,小声喊了声“阿镜哥哥”。

    她搂着他胳膊,仰着哭了满脸泪的小脸看他嘴角的淤青,眼里的泪掉的更凶了。

    雷镜注意到牛建虎看过来的视线,顾不上回她什么,回握着夏引之的手下意识把她拽到自己身后,看牛建虎防备道,“跟我妹妹没关系。”

    索魏冷哼了声。

    “站好!”牛建虎瞪一眼索魏,看他插在校服裤兜里的双手,“我让你双手背身后!没长耳朵是不是!”

    索魏脸上挂着不耐烦,但照做了。

    “你们七个!”牛建虎手指头一个个点过去,“全都跟我到办公室!”

    “我不管你们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打的架!写检讨叫家长学校通报!一个都少不了!”

    他说完,背着手率先往楼梯走,走了两步回头看着懒懒散散跟过来的几人,“动作快点!”

    索魏几个人晃晃悠悠走在前面,回头看了眼还被夏引之拽着衣服的雷镜,讥讽的笑了声。

    从小到大,写检讨叫家长学校通报这些对于索魏来说,就跟日升月落一样稀松平常,就连跟雷镜关系最好的唐峥因为逃课、去网吧打游戏的事也不时去教导处红榜上“七日游”。

    可雷镜不是啊,他是邻居眼里别人家的孩子,是老师眼里的三好学生,是同学眼里的天才学霸,更是那些情窦初开的小丫头片子眼里的完美男神。

    看到这么一个出于其类,拔乎其萃,跟个谪仙人一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人落下“神坛”,怎么想,都觉得是一件太过令人愉悦的事。

    索魏心情莫名的好,双手插兜,吹了个口哨。

    ……

    “阿镜哥哥…”夏引之第一次看见人打架,被吓坏了,尤其是看到雷镜嘴角上的淤青和血丝,她紧紧拽着他衣服,泪汪汪的眼里全是担心,“阿镜哥哥——”

    你疼不疼。

    雷镜低头看她,用力攥了攥手,眼里闪过一瞬的后悔。

    后悔刚刚没忍住,当着她的面冲动。

    你以前不是忍的很好吗,怎么今天就这么不经激,等放学找个没人的角落再解决不也行的吗。

    脑袋里隐隐约约闪过刚刚夏引之在这场混战当中充满恐惧和担忧的尖叫声。

    那一声声“阿镜哥哥”让他的悔意如大海涨潮一样。

    “阿引,我——”

    雷镜刚开口,被走了两步又折回来的唐峥打断。

    唐峥没注意到雷镜压在眼底的情绪,以为他只是担心夏引之担忧他被处分的事,揉了揉夏引之的小脑袋,“放心吧小鬼,有你唐峥哥哥在,你阿镜哥哥不会有事的。”

    说完,他盯着自己的手,看着雷镜开着玩笑夸张道,“我去,我这是终于碰到你心肝宝贝的小脑袋了吗?”

    雷镜回看了眼唐峥,并没回应他故意的搞笑,想到刚刚他想也不想推开自己,先动手揍索魏,眼底不明的情绪就更甚了。

    谁都知道,他们学校对于学生打架这种事,不管双方起因是什么,只要是最先动手的,一定会是受处罚最重的那一个。

    唐峥不可能不知道。

    而索魏更是知道这个,所以才会想尽办法挑衅他。

    今天的事只是这三年来的其中之一,尤其他知道阿引是他的软肋,当在他这里找不见挑衅的成就感后,他就只能把主意打在她身上。

    ……

    刚拦架的还有两个老师在,看他们三个人还没跟着牛主任走,冲着他们喊了声,“怎么不走?”

    但可能因为认出来雷镜的学霸身份,顾及着这学生好歹给学校捧回来不少奖,语气稍微缓和了点,“还不快跟上。”

    “行了,少用那么黏黏糊糊的眼神看哥,”唐峥看了眼那老师,扯了把雷镜,“走吧,一起去接受我们牛主任‘爱的教育’。”说完自己扑哧一声直乐,“我是没想到啊,这辈子还有跟你一起去教务处写检查、在全校同胞注目下接受太阳洗礼的一天。”

    他一直觉得,让雷镜违规写检查差不多就跟让他好好学习考清华一样是不可能的事。

    但鉴于前面这件根本不可能的事已经发生了,他琢磨着,后面这件事也不是不可能了吧?

    唐峥有点膨胀。

    雷镜“……”

    他看了眼一旁同样脸上挂了彩的葛远,不知为何笑了下,垂眸摇了摇头。

    雷镜用手背蹭掉夏引之脸上的泪,“别担心,阿镜哥哥没事,”他从兜里拿出来饭卡,塞给她,“吃了饭回班里好好上课,阿镜哥哥下课再去接你,在班里等我。”

    夏引之攥着手里的饭卡,眼里的担忧并没有因为他的安慰而少一点点。

    她抹了把眼睛,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牛主任是不是会很凶的骂你?”

    “……”唐峥曲起指背顶了下嘴角,闻言好笑看眼前一脸认真的小姑娘,“不会。”

    在夏引之希冀的扭头看他的时候,冲她眨眨眼睛逗趣儿,“他可能会抱着你阿镜哥哥狠狠亲两口。”

    雷镜“……”

    夏引之“……”

    云昭昭“……”

    葛远“……”

    其余众人“……”

    一旁的两个老师被唐峥这一句弄的想笑又不好笑,刚打算再吼他们快点跟上去的话也给忘了。

    “乖,记得在班里等我,”雷镜轻轻拍了拍夏引之,随后偏头看向一旁的云昭昭,礼貌道,“麻烦你照顾一下我妹妹。”

    “啊?哦好、好的。”

    云昭昭应声,走上前用自己轻轻发抖的手紧紧握住夏引之的,下意识又偷偷瞥了一眼唐峥。

    唐峥恰巧在这时候抬眸瞥到这一眼,挑了挑眉,这一个多月,他基本也是发现了这个叫云昭昭女生的胆子…估计也就能跟蚂蚁的那颗小心脏比一比吧。

    他以为她这一眼是被自己刚刚打架时的“勇猛”给吓着了,“啧”一声,也抬手揉了把她的脑袋。

    “瞧这小胆。”

    云昭昭显然没想到他会这样,瞪大眼睛僵在原地,连雷镜给自己道谢,都没回过神来。

    因为几个人聚众打架,而且是在老师们的眼皮子底下打,对学校校风纪律影响极其恶劣,下午上课前,学校已经在教务处门口贴了处分通报。

    七个人的年级班级全都详详细细的标在了一米长的大红纸上。

    夏引之和云昭昭从食堂回来,路过教导处门前的公告板,看到上面其中三个人的名字,夏引之内疚的眼眶又红了。

    虽然这件事她知道错的是索魏,不关她的事,但到底是因为她的原因,才让他们三个跟着索魏他们一起,受这样的处分。

    阿镜哥哥明明是那么优秀、老师和同学都会夸赞的人,夏引之看着公告板另一侧的优秀学生公布榜上的照片,就觉得更难过了,看那红纸上的名字扎眼的不行。

    她往前走了一步,手刚抬起来,就被一旁始终注意着她一举一动的云昭昭给紧紧一把攥住。

    这么一段时间,她算是很了解夏引之了。

    别看她人小小的,可胆子真的不小。

    跟她阿镜哥哥挂上钩的事,她胆子尤其的大。

    “夏、夏引之,你你你别冲动,千万别冲动,”云昭昭把她胳膊死死搂在怀里,小心瞥了一眼教务处大门口,低声告诫道,“这里有摄像头诶,要是被老师看到你就完了,肯定也是要被处分的。”

    说完,云昭昭把夏引之这个“危险分子”从公告板前拉走了。

    ……

    夏引之下午前两节是英语课,这两节课她上的心不在焉,连林芳菲叫她起来回答问题,都要被一旁的云昭昭提醒,才知道问的什么。

    林芳菲听说了中午几个男生在“翡翠轩”打架的事,知道雷镜也是其中之一,大概能猜到夏引之是因为什么事才一直在上课的时候走神儿。

    第二节下课,她把夏引之叫出去,在走廊指着远处操场主席台上站着的几个人影儿,“我听牛主任说,你哥哥他们中午在餐厅打架的时候,你当时也在场。”

    夏引之顺着林芳菲指的方向看过去,下课时间,操场上打篮球的、跑步的,人影攒动,而顶着大太阳安安静静站在主席台上的那几个人就格外扎眼。

    虽然因为距离太远,夏引之看不清楚谁是谁,但想到她一贯优秀的阿镜哥哥因为她被罚站,而且是以这样“瞩目”的方式被全校人“围观”,她就难受的想哭。

    夏引之收回视线,用手背擦掉眼眶里掉出来的眼泪,垂着脑袋点了点头,但不忘给雷镜辩解,“是因为索魏无缘无故先骂我,而且一直说很难听的话,阿镜哥哥才动手的。”

    她人小小的,可眼睛很大,眼珠子黑的像两块黑宝石一样,被眼泪一浸,愈发的清亮通透。

    林芳菲被夏引之楚楚动人的神情看得心里软成一片。

    “老师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你哥哥,”林芳菲声音温柔,“你哥哥成绩好,人也很礼貌,在学校里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听见林芳菲的话,夏引之忍不住抬头看着她认真的附和点头,带着鼻音道,“我阿镜哥哥他一直是很优秀的。”

    “……”林芳菲沉默少许,“老师知道你哥哥很优秀,你也很优秀,但索魏那几个学生跟你们不一样,所以,以后你们见到他们还是离他们远一点,不要去招惹。”

    夏引之闻言疑惑看林芳菲。

    不太理解她明明知道不是阿镜哥哥他们的错,而是索魏那几个人的,却为什么反来告诫她不要去招惹他们,而不是让索魏离他们远一点呢?

    只是没等她问出口,上课铃响,林芳菲拍拍她的肩膀,让她回教室准备上课,自己转身往办公室走了。

    下午放学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

    树干上新抽出来的嫩芽反被昏黄的路灯映出来几分秋日萧条之感。

    索魏四个人和雷镜他们三个分别站在主席台上的左右两侧,夏引之背上背着自己的书包,怀里抱着刚刚去雷镜班里让别人给他收好的书包,去了操场。

    她绕着操场边过去,悄悄站在雷镜这边的斜后方,静静看着他侧影。

    他眼微微暇着,面上是在外人眼里一如既往的寡淡。

    而且不像其他几个人一样,偶尔动动这里偶尔动动那里,一直身型笔挺如松。

    不多时,牛建虎过来,絮絮叨叨又教育了他们十几分钟才放行几个人回家,最后不忘强调明天各自叫家长过来。

    夏引之看着雷镜在牛建虎走后,活动了手脚腕,手撑着台边和唐峥葛远两人从台子上跳下来。

    他着急往教学楼方向跑的步子因为她叫的一声“阿镜哥哥”直接顿住,回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到那的小姑娘。

    雷镜朝她走过来,因为不知道她在这站了多久,眉间轻轻皱着,接过她怀里自己沉甸甸的书包,又顺手把她的书包从她背上扒拉下来,“不是让你在教室里等我吗?”

    说完,看了眼他手里她的书包,心道这丫头不会又偷偷装了什么书在里面吧?

    没等他开口问,倒是看到小姑娘看着他扁扁嘴巴,“阿镜哥哥,你腿疼不疼?”

    夏引之想到她阿镜哥哥直挺挺站了一下午,就觉得好心疼。

    索魏几个人明明可以从主席台的另一侧下去,可偏偏走过来从他们几个人面前跳下来,听见夏引之的话后,哈哈笑了两声,贱兮兮的学着夏引之的语气互相调侃。

    唐峥听见脾气一下子上来,嘴里爆了句粗,眼看就要冲着几人冲过去,倒被雷镜一把握住手腕。

    后者甚至连头都没往后扭,启唇说了两个字,“别理。”

    唐峥低头看了眼自己被他握住的手腕,心道他这力道,自己不残也得黑青一片了吧?

    气成这样了还能忍?

    他刚想开口说什么,看到雷镜递过来的一个眼神,又把话咽回了嗓子里。

    转头看了眼勾肩搭背嬉笑着走远的几个人,点了点头。

    雷镜这才松了手。

    唐峥低头看一脸紧张的小姑娘,活了活手腕,开玩笑,“怎么,怕你唐峥哥哥打不过他们?”

    夏引之摇摇头。

    唐峥刚想得意一下,结果就见小丫头一脸认真道,“我是担心你冲上去,我阿镜哥哥也一定会冲上去,万一他受伤呢。”

    唐峥“……”

    好没良心的小鬼。

    不过夏引之的这句话也只是玩笑居多,她不会不知道,今天这件事其实是唐峥和葛远被他们牵连,他们是帮了她的阿镜哥哥。

    夏引之想着,拉开雷镜提着的她的书包拉链,拿出来自己下课刚去买的两瓶饮料递给唐峥和葛远一人一瓶,“谢谢你们今天帮我和阿镜哥哥。”

    顿了顿,别别扭扭又略带了些勉强的喊了声,“唐峥哥哥、葛远哥哥。”

    她这话音刚落,面前三个人一起怔住。

    只是唐峥和葛远一样,是满脸的意外惊讶喜形于色,而雷镜…却是眉头紧皱的像是能夹死一头牛。

    唐峥夸张的掏了掏耳朵,看葛远,“我没听错吧?我是听见我们镜哥的心肝小宝贝叫我哥哥了是吧?”

    葛远瞥了眼雷镜不善的脸色“……”

    夏引之有些勉强,也有些不好意思,听见唐峥这么说,脸上更是挂不住,拽了拽雷镜衣服,“阿镜哥哥,我们快回家吧。”

    偏偏唐峥看热闹不嫌事大,故意当着雷镜的面把饮料拧开喝了口,“啧”声摇头,晃着瓶身感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小姑娘买的,饮料竟然意外的甜呢。”

    葛远“……”

    峥哥,你悠着点。

    夏引之从会说话开始,就只叫过雷镜一个人“哥哥”,而雷镜自然也是她唯一的“哥哥”,今天是她第一次称别的男生“哥哥”,雷镜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她这么叫别人,快郁闷死了。

    可明明这只是个称呼而已。

    以前她不叫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现在叫了,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最后,雷镜目光落在唐峥一脸欠打的表情上,忽然想明白了。

    大概是因为,

    唐峥这人长的太难看了吧。

    根本不配他的阿引叫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