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上瘾 > 正文 第14章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夏引之和雷镜到家时, 徐静宜和雷霆还没从公司回来。

    前者一进门就自己跑去客厅茶几下面拿了医药箱过来要给雷镜伤了的嘴角上药。

    红姨从小看着雷镜长大,是顶好顶听话的孩子,哪里跟人打过架。见他脸上都挂了彩,也是被吓了一跳。

    还好不是很严重, 只是青了一小块。

    简单处理过后, 红姨问两人要不要先吃, 雷镜摇头, 说他们先做会作业, 晚点等父母回来一起, 红姨无他,自己忙自己的事去了。

    而夏引之从回来开始就一直坐立不安,不仅没心思逗小灯泡玩,就连做作业也做的心不在焉。

    雷镜看了眼好像能感知到夏引之的情绪,而蹲在她桌前强行给自己刷存在感的小灯泡,放下手中的笔,用指尖像逗猫一样兜兜她小下巴,“担心什么呢?怕你静妈妈和霆爸爸打我?”

    他不说还好,一说夏引之的眼泪就直接啪嗒啪嗒往下掉, 样子是真的怕。

    “我不要、我不要静妈妈和霆爸爸打你…”她用手抹掉脸上的泪, “我不要。”

    雷镜本意是想逗逗她,哪知她全然当了真,有些慌神,忙不迭抽了桌上的纸巾给她擦眼泪。

    “傻瓜, ”雷镜看她哭得惨兮兮的小脸,又急又想笑, “长这么大你见他们打过我?”

    夏引之抽噎着摇摇头, 实话实说, “可是你以前也从来没有和人打过架啊。”

    雷镜给她擦眼泪的手一顿,“……”

    夏引之自己反倒“拿”着他的手继续给自己擦脸上的泪,随后吸吸鼻子,用力握着他的手,“阿镜哥哥你放心,我会给静妈妈和霆爸爸说,虽然是我们先动的手,可那是因为索魏他骂我很难听的话你才会打他的,”紧接着“誓死同归”道,“如果静妈妈和霆爸爸打你,我会保护你的,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雷镜看她紧握着自己的手,再抬头看她,眼里噙着笑,“阿引要怎么保护阿镜哥哥?”

    话音才落,就见面前的小姑娘想也不想的起身抱住他,信誓旦旦道,“我会这样抱住你,绝对不会让静妈妈和霆爸爸打到你!”

    雷镜被她松开的手在她身侧悬着,而另一只手还在桌子上放着,她这么一抱,反而是到了他怀里。

    一时也不知道是她在抱他,还是他抱着她。

    小女孩身上有很甜的果香味,是徐静宜后来特意给她挑的沐浴露味道。

    夏引之很喜欢这个,雷镜记得第一天她用这个洗完澡,就迫不及待的跑到他房间,凑到正在床头看书的他跟前,“阿镜哥哥阿镜哥哥,你快闻闻我,闻闻我香不香香不香?”

    彼时他看着眼前软软嫩嫩透着粉色的小脸蛋,哭笑不得。

    当他鼻尖凑上前闻了,说了句“阿引好香”后,又像个翩翩小蝴蝶一样,嘴里嚷嚷着“静妈妈,阿镜哥哥也说我好香”便从他房间里飞了出去。

    当时他哪里想过,那个软糯可人儿如今也会像个“女英雄”一样,说要保护他。

    雷镜心里触动大,但要他具体说,也说不上来是什么。

    看着她身后储物格子里的一个小摆件,看着看着就笑了,张嘴似乎想对她说句什么,可话在喉咙里转了一圈,最后还是一语未发。

    只是双手合拢,紧紧抱了一下她。

    徐静宜和雷霆回来的时候,雷镜和夏引之已经做完作业在娱乐室玩了一小会儿。

    夏引之耳朵尖,听见楼下开门说话的动静,旋即丢下手里的乐高碎片,给雷镜说了句“阿镜哥哥你先不要出来”便趿拉着拖鞋哒哒跑下了楼。

    在徐静宜开了鞋柜准备换拖鞋的时候,殷勤叫唤道,“静妈妈不要动!我来我来,静妈妈让我来!”

    徐静宜“……?”

    她维持着弯腰要去拿鞋的姿势回头跟雷霆交换了个眼神什么情况?

    雷霆哪里会知道,莫名其妙的耸肩,只是脸上全是想看看这小丫头又是在打什么鬼主意的玩味笑。

    夏引之不但给他们拿鞋换了鞋,还把徐静宜和雷霆的包也给收妥放到了衣帽间里,甚至在他们去卫生间洗手的时候像个小陀螺一样,摘了毛巾给他们递过去再挂好,再一左一右牵着两人出来安排到餐桌上坐好。

    总之…就差把红姨端上来的饭菜给他们喂到嘴里了……

    眼看夏引之真就要拿汤勺给他们盛汤,徐静宜终于忍不住了,从她手里拿过来勺子——主要也是怕她烫着了。

    “怎么了乖乖?”徐静宜有点好笑的掐掐她紧紧张张的小脸蛋儿,“是想要吃什么还是想要买什么?还是暑假的时候想要去哪里玩,直接给静妈妈说,静妈妈全都答应你。”

    雷霆长臂一探,把小姑娘抱到膝上坐好,也笑着揉揉她小脑袋,“就是说,还是你又想妈妈了?让静妈妈明天带你去香港?”

    夏引之看看徐静宜,再看看雷霆,垂着眼睫摇摇头,“都不是。”

    徐静宜再跟雷霆交换了个眼神。

    都不是?

    徐静宜恍然,“是不是在学校有人欺负你了?”

    她说完,忽然反应过来,看左右,“阿镜呢?阿镜还没回来?”徐静宜气呼呼,“你阿镜哥哥竟然没有保护好你还让别人欺负你?”

    被迫躲在楼上的雷镜……

    夏引之听见徐静宜的话,赶忙摇摇小手,“不是啦静妈妈,没有人欺负我,不对不对,是有人欺负我,所以阿镜哥哥——”她话音戛然而止,忽然转身用力的抱了一下雷霆,“我知道霆爸爸最好最疼阿引了对不对?”

    被忽然灌了一口蜜的雷霆眉毛一挑,“当然。”

    夏引之再看徐静宜,“阿引知道静妈妈也最疼阿引了对不对?”

    同样被灌了一口蜜的徐静宜自然也点头认了。

    看到两人都点头,夏引之才稍微放一点点心的又重新抱了一下雷霆,从他膝上跳下去往楼上跑,边跑边嘱咐,“静妈妈霆爸爸你们稍等我一下下噢。”

    雷霆“……”

    徐静宜“……”

    少顷,夏引之牵着雷镜的手从楼上下来,一边走还一边小心观察着餐桌上徐静宜和雷霆的脸色。

    但…很可惜,她没观察出来什么。

    等两人在餐桌前站定,夏引之张开双臂挡在雷镜跟前先发制人,“静妈妈霆爸爸,虽然阿镜哥哥今天打架了牛主任要叫家长,但阿镜哥哥其实是为了保护我才会和人打架的,你们要打就打我吧,不可以打我的阿镜哥哥。”

    徐静宜“……”

    所谓无事献殷勤,原来殷勤全在这。

    只是——

    晚餐后,书房。

    因为知道某个小姑娘肯定贴着耳朵在门外“偷听”,雷霆抱胸倚在桌边看自己儿子,表情一言难尽,“你应该知道你们今天中午打完架,你班主任就给我和你妈妈打了电话吧?”

    生怕外面小姑娘听到,他还特意压低声音。

    雷霆“……知道。”

    雷霆难以理解,“所以你让阿引给你‘打前锋’的意义是?”

    徐静宜躺在窗边的贵妃榻上,撑着侧脸看雷镜,一脸揶揄,“还能什么意义,瞧见阿引心疼他,心里偷着乐呗。”

    雷镜“……”

    也只有阿引那小傻瓜会觉得因为他打架的事,会被她“这样”的静妈妈打一顿。

    对于自己老妈从小到大的“不成熟”,雷镜基本选择无视之。

    只是看着两人把今天的事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索魏是他们索家这一代独苗,我听你巍然爸爸说过,他上面有个哥哥夭折了,所以他出生后家里从小惯他惯的不行,”雷霆指尖敲了敲桌子,“有现在这样也没什么奇怪的。”

    “不过你刚刚说的,确定吗?”

    雷镜迟疑,“我之前碰到过一次,但只是见了个背影,天黑看不太清楚,所以也不是很确定,当时我问了那小孩,他估计是太害怕,也不敢跟我说话,转头就跑了。”

    雷霆沉吟片刻,拍拍他的肩,“那你自己小心点,别冲动,也别逞强。”

    “后路我们有的是,不止这一条能走。”

    “嗯,”雷镜顿了顿,“那巍然爸爸和桃桃妈妈那边——”

    “别担心这个,你爸在呢。”

    雷镜松口气,脸上终于露了个笑。

    雷霆这时候忽又正了正脸色,“今天的事,虽然不能说错在你,但你自己也要反思反思。”

    “懂你爸的意思吗?”

    雷镜脸上的笑僵了一瞬,心叹了一句,这迟来的父亲威严。

    眼睫稍垂,乖巧姿态,耐心听训。

    “你保护阿引这是你身为哥哥应该做的,但解决办法同样有很多,”雷霆一哂,“就比如说你悄悄给他约一架啊,私下解决你好我好大家好,我和你妈也不用去学校听你们老师训了不是?不然,你麻袋一套,找个小巷子把人狠揍一顿,他也不知道你是谁啊,对吧。”

    “可你这小子倒好,打就打吧,还挑在老师眼皮子底下打…生怕你们老师不知道你能打是不是?你爸我当年——”

    雷镜“…………”

    一旁的徐静宜听到这,蹭一下从贵妃榻上坐起来,怒目拍扶手警告,“雷霆!”

    “呃,”雷霆话音戛然而止,看着自己老婆快要喷火的眼睛,讪笑,脚尖往书房门口示意了下对雷镜道,“出去吧,送阿引快回房间睡觉,我跟你妈妈商量下明天去被教育的事。”

    雷镜“……”

    是被老妈教育不要给我说你小时候逃课打架的事吧。

    “爸晚安,妈晚安。”

    “晚安晚安。”

    “阿镜晚安。”

    雷镜压下门把手时特意等了两秒钟——给门外的小姑娘“逃跑”的时间,才把门打开。

    顺手带上门的时候,一点不意外看到抱着小灯泡“刚巧”从楼梯转角上来的夏引之。

    小姑娘哒哒跑到他跟前,上下打量他,“阿镜哥哥你没事吧?静妈妈和霆爸爸有没有打你?”

    “没有。”

    雷镜笑着揉揉她脑袋,让她放心。

    夏引之看他好像真的没事,才拍拍小胸口,呼出来一口气,“太好了。”

    雷镜看她脸上的神色,忽然想到刚刚在书房里徐静宜说的那句话。

    发现自己老妈说的没错,看到她心疼他,他心里其实真的是很高兴的。

    “走吧,”雷镜牵住夏引之的手,嘴角挂着笑,“阿镜哥哥送你回房间睡觉。”

    夏引之乖巧点点头,只是刚准备转身,却听见书房里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听着像吵架,又不像吵架的。

    她下意识抽回雷镜牵着自己的手,要去推门看看,“阿镜哥哥,静妈妈和霆爸爸好像在吵架?”

    结果手还没碰到门把手,就被雷镜反应迅速的给一把薅了回来。

    “阿镜哥哥?”

    夏引之吓一跳,不解的仰着脑袋看雷镜,却被他半强迫的拥着往楼梯的方向走。

    侧脸压着他胸口。

    雷镜一只手捂着夏引之露出来的那只耳朵,另一只手,不忘覆在她怀里小灯泡的脑袋上。

    而夏引之因为没法抬头,自然也没法看到——

    少年不知为何,绯红了的耳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