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上瘾 > 正文 第15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那天晚上, 夏引之再抱着枕头从隔壁溜到雷镜房间时,后者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直接放她进来跟自己一起睡,而是…到隔壁又帮她把被子一块儿抱了过来。

    也幸好他的床够大, 就算再多加一条被子也没关系。

    只是小姑娘被他紧紧裹在被子里, 很不高兴。

    露在外面的一张小脸蛋蔫蔫的, 扁着嘴巴, “我想让阿镜哥哥抱着一起睡嘛!”

    “……”雷镜无法, 从另一侧上去钻到自己的被窝里, 往她那边挪了挪,隔着被子抱住她,“睡吧。”

    夏引之“……”

    她不死心的把一条腿从自己被子缝里钻出去,再把腿钻进他的被子里,直到脚尖碰到他小腿,霸道的用脚勾住,才满意的“哼”了声,把脑袋往他那边拱拱,兀自闭上眼睛睡觉。

    雷镜“……”

    窗帘没拉严实, 月光透过, 淌了一条朦朦胧胧的线到房间里。

    今晚的月色真美。

    周六,安城第一社区。

    “一家四口”晨跑回来,夏天让他们三个去洗漱,自己来做早餐时, 被宋欧阳拦住,“你和阿引先去洗, 我跟阿镜来。”

    夏天视线跟他对了下, 默契顿悟, “好。”

    等两人进了屋子里,雷镜跟着宋欧阳到厨房,果不其然听他说起前两天在学校发生的事。

    “谢谢你阿镜,”宋欧阳最后说,拍拍雷镜肩膀,眼里有笑,“有你在阿引身边,我和你甜甜妈妈很安心。”

    雷镜看宋欧阳从冰箱里拿了几颗鸡蛋和一个西葫芦,从一旁储物柜里找出来擦丝器冲了冲递给他,“我不会让人有机会欺负她的。”

    少年义正严辞,眼神清澈如初春的贝加尔湖。

    宋欧阳闻言,偏头意味深长看他一眼,却没接他话茬儿,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转而问起他学习上的事。

    打架事件过后,雷镜没再带着夏引之到翡翠轩里吃东西。

    外人看来,估计是觉得好学生终究是没斗过坏学生,率先示了软。

    可雷镜哪是那种会在乎这些有的没的,他在乎的就只有他的阿引一个人。

    不再带她去,不过是不想再让她想起那天的不愉快。

    两周后,就是期中考试,学校整体学习氛围比刚开学那段时间要紧张很多。

    不过,夏引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索魏那伙儿人这段时间还算安分,除了偶尔在食堂路上碰见,嘻嘻哈哈两句,倒是没再做什么过分的事。

    只是雷镜最近几天,好像变得和去年准备noi(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比赛时一样忙,连着好几天,在送她回来后,有时候都顾不上吃饭就又骑着车子出去了。

    说是因为下半年高一参加noi提高组的比赛在跟着高年级组的学长练习。

    夏引之没多想,去年noi普及组,她的阿镜哥哥拿了第一名,现在提前准备提高组的比赛,也无可厚非。

    期中成绩出来后是惯例的家长会。

    那天是周五,宋欧阳下午请了半天假,从研究所赶到学校,停好车子时,正巧也看见雷霆下了车。

    两人招呼了声,一同往学校里面走,两人个子都高,长相气度养眼,一路上倒是招了不少人看,不知道的还以为哪里的领导来视察工作。

    路过楼下成绩公告栏时,雷霆用手把三个金字塔尖中间初二小男孩白净到有些泛白的照片隔着玻璃用掌心盖上,偏头对着宋欧阳一脸坏笑,“老大你看,把这‘第三者’挡上,我们阿引和阿镜天生一对啊有没有?”

    宋欧阳“……”

    他冷淡的斜睨他一眼,没搭他的话。

    雷霆收回手,同情地看他摇摇头,拍着他肩膀道继续欠兮兮,“你说以后他们要是结婚,我们给他们搞个中式婚礼还是西式婚礼?还是你想中西结合全都搞一下?我和我老婆全都没问题,真的,都听你和甜甜的。”

    “……”宋欧阳看他半晌,平静道,“不如你现在回s市去好好当你的董事长,省得你在你们分公司大材小用,毕竟,”他微笑,“你现在闲得连媒婆的事都给干了。”

    雷霆“……”

    我要去给我老婆和甜甜告状,你要拆了她们,赶我们走。

    ……

    结束的时候,雷霆站在教学楼下给雷镜说话,顺便等宋欧阳下来,说着说着,听到七八米外吵嚷的动静,扭头看过去,就见一男生满脸不耐烦的甩开一个明显有些上了年纪的女人的手。

    雷霆眯了眯眼睛,“那个是索魏?”

    上次叫家长,谈话都是错开了时间的,他没机会见见那小子,虽然之前在大个儿婚礼上见过一面,但那也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雷镜扭头看了眼,收回视线淡淡“嗯”了声。

    “最近没找你们麻烦吧?”

    “还行。”

    雷霆理解,还行就是虽然有,但他自己搞得定的意思。

    他笑着看自己儿子,“那你之前说的事,进程怎么样?”

    “有点儿麻烦,不过还好,”雷镜把脚边的小石子踢开,“我主要是想再等等。”

    雷霆没问他为什么还要再等等,只是笑着抬手揉了把他脑袋,“搞不定了记得给老爸说。”

    “你还没成年,所以跟成年人求助不是什么丢脸事。”

    “……”雷镜有点理解不了自己老爸这夸扁难辨的说话方式,只好,“…知道了,谢谢爸。”

    雷霆看着远处女人从随身背的包里掏出来手机点了几下,又从包里拿了几百块钱递给索魏。

    收回视线,笑笑拍拍雷镜肩膀,“跟老爸客气什么。”

    而因为转开了视线,他没看到索魏后来看的那一眼。

    夏引之牵着宋欧阳的手从班里出来,刚准备下楼,就透过栏杆一眼瞧见站在楼下的雷霆和雷镜。

    “阿镜哥哥!霆爸爸!”

    小姑娘声音清脆,招了不少视线过来。

    夏引之全然不知,兴奋的拉着宋欧阳就迫不及待的往楼下冲,“爸爸快走,我看到阿镜哥哥和霆爸爸了!”

    宋欧阳“……”

    主要是看到你的阿镜哥哥了吧?

    他郁闷,你刚才看到我的时候好像都没有这么兴奋。

    到了楼下,夏引之果然直冲着雷镜跑过去,因为谨记阿镜哥哥跟她说过在学校里不能抱他的话,她只是牵住他的手原地跳了两下,随后看雷霆,“霆爸爸,阿镜哥哥说今天放学要带我去看舞台剧噢,所以今天晚上只有你和静妈妈还有爸爸妈妈四个人一起吃饭啦!”

    “是吗?”雷霆一脸遗憾,“那阿引最爱吃的海鲜粥也只好由我们四个人吃了。”

    “啊,”夏引之闻言纠结,认真问,“今天晚上我们吃海鲜粥吗?”

    雷霆点头,“嗯哼。”

    夏引之扁扁嘴巴,五官都纠结成了一团,这太难了。

    红姨做的海鲜粥,料足味美,是她最喜欢的东西!

    雷霆瞥一眼宋欧阳,再瞥一眼雷镜,故意一言不发。

    真有点好奇这丫头最爱吃的海鲜粥和她的阿镜哥哥比起来,谁比较重要。

    而一旁的老父亲同样很期(紧)待(张)答案,并且很没有大人风度的希望海鲜粥能够胜——

    “那我还是下次再吃海鲜粥吧,”夏引之扁扁嘴巴,忍痛割爱道,“我觉得海鲜粥可能也比较想让我以后再吃它。”

    宋欧阳“……”

    雷霆“……”

    倒是一旁的雷镜对这个答案非常的满意,握着夏引之的手,看面前两个神色不一的大人,“我们一会儿还要上课,爸,欧阳爸爸,你们回去路上小心。”

    说完,也不等两个人回应,牵着小姑娘的手就往楼上走了。

    夏引之回头天真的朝着两人挥挥手,“爸爸,霆爸爸再见。”

    雷霆“……”

    宋欧阳“……”

    离开时,宋欧阳郁结于心,在雷霆肩上捶了一拳。

    “靠,”雷霆莫名其妙“为什么打我?”

    宋欧阳“不知道。”

    他面无表情补充,“就觉得你该打。”

    雷霆“……?”

    下午放学,雷镜照往常去夏引之班里接她,葛浩回家了,只有唐峥跟着他一起。

    四个人下到一楼拐角,好巧不巧看到索魏那一伙人从另一侧正准备往楼上走。

    嘴里在聊着下个月索魏生日打算怎么过的事。

    两队人撞上,雷镜目不斜视牵着夏引之继续下楼梯,而唐峥在后面也不动声色的把云昭昭让到了里侧。

    索魏看到他们,吹了声口哨,跟雷镜错身过时,和身旁同伴勾肩搭背嬉皮笑脸看着雷镜说了句,“阿镜哥哥,路上骑车小心哦。”

    夏引之听见他叫“阿镜哥哥”,气的要死,扭头想跟他说不许这么叫,就察觉雷镜牵着她的手一紧,看他悄悄给她摇了摇头。

    夏引之嘟嘟嘴巴,小声哼了声,下楼的步子快了些。

    眼不见为净。

    等几个人嘻嘻哈哈上楼,唐峥喷出来一口郁气,“艹(一种植物),这种傻逼玩意儿学校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开了他?!老子看见就想上去揍他个九九八十一回!”

    一直没开口的雷镜忽然低声说了两个字。

    可因为声音太小,其余三个都没听清楚。

    “你说什么?”唐峥问他。

    雷镜闻言递过去一眼,“以后对着阿引,说话别带脏字。”

    唐峥“……”

    变态妹控,舍你其谁。

    到了校外,夏引之跟云昭昭挥手道别,后者家就在附近,走路十多分钟。

    看着云昭昭转身离开,夏引之照例抱着书包等雷镜帮自己把车子推出来,只是今天,却见他蹲在后车轱辘那,开完锁静了半秒钟,又把锁给锁上了。

    唐峥骑着车子一脚撑地,看着扁下去的轮胎随口问了句,“忘打气了?”

    夏引之闻言探过去小脑袋,疑惑,“阿镜哥哥你昨天不是才给我充过气的吗?它怎么就扁了?”

    雷镜轻抿了抿唇,眼底闪过冷光,话说出来,倒是一贯的温和,“估计是气芯坏了,明天找人来换一个。”

    唐峥看他脸色,估摸着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只是识趣的没拆穿,反而故意逗夏引之,“哎,看来我们阿引妹妹今天是回不去家了,谁都知道你阿镜哥哥可讨厌坐公交车了哦。”

    夏引之想哭“……”

    她也知道阿镜哥哥最不喜欢坐公交车了。

    “那我们今天就不要去看舞台剧了,”夏引之乖乖的,“等明天我的车子修好了我们再去可以吗,阿镜哥哥?”

    雷镜掌心覆在她脑后,轻道,“不用。”

    他转头看了眼一旁自己的车子,简单检查过后推出来,长腿跨上去,把自己的书包扔给唐峥,又把夏引之怀里的书包扔给他,“帮忙拿一下。”

    随后拽了把夏引之手腕,把人带到自己车前,拍拍车子前梁,“坐这,阿镜哥哥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