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上瘾 > 正文 第17章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雷镜进去健身室, 看着面前正在做负重平板支撑的两个男人,言简意赅,“爸,我想请您帮个忙。”

    不知正在聊什么的雷霆宋欧阳话头停下, 互看了眼, 眼里尽显意外。

    宋欧阳意外, 是因为雷镜这小子从小智商情商都很高, 不管什么事, 他自己都能解决的很好, 鲜少会有用得上他们帮忙的时候。

    而雷霆意外,则是因为今天下午去给他开家长会的时候,他才跟他说过有事可以找他帮忙的话,没想到…他下午才说的还有点麻烦没解决…这就解决了?

    这小子的办事效率也太高了吧。

    两个男人默契的击了个掌,把腰背上的哑铃拿掉,从地垫上站了起来。

    雷霆看靠坐到动感单车上的少年,一边活动身子,一边“因为很难得,所以表现很父态”的问, “说吧, 要老爸怎么帮,帮什么?”

    结果等雷镜说完,雷霆依旧很郁闷,“所以, 你找我帮忙只是因为需要钱?”

    雷镜有点尴尬,“……嗯。”

    为了以防万一, 这个问题确实是他目前来说唯一解决不了的问题。

    雷霆“……”

    “儿子, 你这样会让老爸很没有面子。”

    儿子过于优秀懂事, 感觉他这个爸爸当的就很没有水平,知道吧?

    一旁的宋欧阳也有一点点郁闷,“你还好,至少还有得帮,我是一点也用不上力。”

    而且这件事解决了,最受益的还是他的宝贝女儿。

    “少来,”雷霆瞥他一眼,“索桃和大个儿那边就交给你了,从小他就比较能听你的话。”

    他声音里稍有担忧,“这可真的是个得罪人的大问题。”

    宋欧阳沉吟半晌,点点头。

    随后又忍不住问雷镜,“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索魏为什么会这么针对阿引?她在学校应该也没什么机会和他有交集吧?还是说,因为小学发生的那件事?”

    “……”雷镜看着宋欧阳,内疚也尴尬,“…可能也是因为我。”

    雷霆和宋欧阳同款愿闻其详脸“?”

    “……”雷镜看着两人,“初二学校运动会,我一共报了三个项目,很不巧的是和他也报的三项完全重叠,三个我是第一他都是第二,可能心里就已经有点不服气了。”

    “去年寒假放假前,就是阿引考试晕倒那天,我跑到校门口准备骑车子往医院赶的时候被一个女生拉住表…说了一些话,因为我急着去医院,她又拽着我车子不撒手,我就…不小心带摔了一下她。”雷镜面上带着少许尴尬,“后来才知道,这女生是索魏一直很喜欢的一个女生。”

    雷霆“…………”

    宋欧阳“…………”

    空气安静了两秒钟。

    雷镜有一点点不安的抬眼去看了看宋欧阳。

    毕竟…自己宝贝女儿因为他的问题而被人找麻烦,估计是哪个当父亲的都忍受不了的事。

    哪知让雷镜意外的是,宋欧阳在安静了两秒后,忽然抬手拍了拍他的肩。

    雷镜没太理解这“我理解”的一拍是什么意思。

    “哎,我和你妈妈就不该把你生的这么好,光霍霍人小姑娘了,”雷霆在一旁不太走心的摇头,“注意过你甜甜妈妈脖子上那道疤没有?”

    雷镜点头。

    那道疤三四公分长,很细,因为时间久了,不仔细看其实不太明显。

    “喏,”雷霆下巴指指宋欧阳,“就是大学时候一个喜欢你欧阳爸爸的女生弄的。”

    “这件事过了好几年你欧阳爸爸才知道,”雷霆说,“虽然那女生也不算是故意的,但还是让你欧阳爸爸内疚了很长时间。”甚至到现在。

    宋欧阳拍拍少年另一边肩膀,语重心长,“这种事情上,欧阳爸爸没有你做的好也没你想的周全。”

    “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一定要保护好。”

    雷霆闻言挑挑眉,一耳朵听出来三十多年好友挖的坑。

    反观雷镜,聪明是聪明,可还是太年轻,回看着宋欧阳认真点点头,“我会的,欧阳爸爸。”

    话刚说完,就听楼下故意拔高的一声“哇——我就是再也不跟阿镜哥哥好了!”

    雷镜“……”

    他想到刚刚急匆匆上楼没理会小姑娘的事,忙不迭跟两个大人道,“我事情说完了,那你们继续忙。”

    说完也不等两人应声,就着急忙慌的拉开门往楼下去了。

    宋欧阳“……”

    他看着在少年身后砰一声又紧紧闭上的门,转头看雷霆,瞳孔幽深,“如果我没理解错,刚刚阿镜是承认了他喜欢阿引,对不对?”

    “……”

    雷霆上道,主动拿了个比刚刚那个又大了一圈的哑铃,看着宋欧阳微笑,“这个行吗?亲家?”

    两分钟后——

    雷霆趴在健身室的地板上,心道,现在儿子娶个媳妇真踏马太难了。

    而能让自己兄弟的宝贝闺女给自己当儿媳妇,更踏马的难。

    儿子啊儿子,最后你要是不把阿引给我弄到咱家户口本上,看我怎么收拾你…

    稍早客厅。

    徐静宜被夏引之一句天真的反问给堵住,心道现在的小学生…初中生都这么纯情了吗,居然连表白和情书是什么都不知道?

    后一想也是,他们家这小姑娘从小就被他们…尤其是阿镜保护的太好了。

    阿镜读初中后经常收到的那些情书和礼物,他从来也没让它们进过家门,能退的都退回去了,找不到人退不回去的他就直接在外面处理掉。

    “静妈妈?”

    没听到徐静宜回应的夏引之,扬声又问了一遍。

    徐静宜“……”

    她后悔刚刚开的这个口了,这会儿是不解释不是,解释了好像也很奇怪…

    看了眼夏天,后者眼里都是看好戏的戏谑。

    …还是不是好朋友了,徐静宜心里哭唧唧。

    可幸好…她还有个宝贝儿子可以“利用”。

    徐静宜含糊其辞片刻,看着不知道给两个“幼稚”的中年男人聊了什么出来的雷镜,看着急步下楼的自家儿子,对着夏引之道,“阿引快看,你的阿镜哥哥出来了,让他给你解释解释…”

    雷镜脚步顿住,莫名又防备的看自己老妈,“解释什么?”

    徐静宜看他假笑,回头看电视一脸惊呼,“哎哟,我的电视连续剧开始了,我要去看啦,你们聊你们聊。”

    雷镜“”

    “哼!”夏引之叉腰抬头凶巴巴看了眼雷镜,扭头往楼梯上走,“我再也不理阿镜哥哥了,我要上去睡觉!”

    雷镜“……”

    “……”夏天看着那怒气冲冲的小背影,不得不提醒,“那阿引今天是不回社区了是吗?爸爸妈妈可就只带阿镜哥哥回去了?”

    闻言僵在第四级台阶上的夏引之“……”

    母女连心,夏天完全能感觉得到她想回来又抹不开面子的心情,忍着笑,给她找台阶下,“阿引还想去楼上拿什么东西是吗?”

    夏引之别扭了一下,回头看夏天,“我去楼上拿我的包包,妈妈等我一下。”

    “不急,我们还要等爸爸。”

    “”

    夏引之一直在楼上偷偷瞧着宋欧阳和雷霆下楼,才从楼上姗姗下来,目不斜视背着自己粉嫩嫩的芭比兔斜挎包走到夏天身边,牵住她的手,“那我们回去吧妈妈,我今天要坐在前面,不想要坐后面。”

    她不想跟背着她有小秘密的人坐在一起。

    夏天没顺着她的话说,只是摸了摸她小脑袋,拒绝,“阿引现在还不可以坐前面,等长得像阿镜哥哥这么大了才可以。”

    夏引之“……”

    所以她果然就是小孩子是不是,连副驾驶都不能坐的小孩子。

    她又想哭了。

    那天回第一社区,雷镜真是哄了好半天夏引之这个小祖宗,才让她相信自己真的没有瞒着她什么不得了的秘密而不会不再跟她好。

    雷镜也是没想到,小姑娘会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就会担心他不再疼她,不再对她好。

    真是个傻丫头。

    既然这辈子她成了他妹妹,那就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一个人,哪是说不疼就不疼,说丢就会丢呢。

    ……

    而夏引之因为知道她的阿镜哥哥不会因为什么秘密而疏远她,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只是在她好奇问他什么是表白什么是情书,为什么好多小女生要给他表白送情书的时候,他又顾左右而言他了。

    她只好过了周末到学校去问云昭昭,她比她大一点,肯定比她知道的多。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呀?”云昭昭意外,眼睛从面前的练习册上移开,扭头看她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我还以为……”

    她看懵懵看她的夏引之,叹口气直接道,“之前有一次在食堂我不是跟你说过,你的阿镜哥哥在学校很有名吗?”

    是索魏找她麻烦,阿镜哥哥和他打架的那天,夏引之记得这个,对云昭昭点点头。

    “除了他成绩很好很多人知道他外,另外还有一个意思就是,”云昭昭压低了一点声音,“就是说学校里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的阿镜哥哥。”

    “喜欢?”夏引之眨眨眼睛,“那很好吧,我阿镜哥哥这么好,肯定有很多人喜欢他。”

    “……”云昭昭抿抿唇,继续用无形的木鱼敲她这个在这方面好像少了一根筋的小天才,“不是那种爸爸妈妈老师朋友兄弟姐妹之间的喜欢,是以后可以做他女朋友和他在一起谈恋爱的那种喜欢,未来可能还会跟他结婚让你叫嫂子的那种喜欢。”

    跟他结婚?让她叫嫂子?

    那不就跟爸爸妈妈霆爸爸静妈妈他们一样,会永远永远在一起了吗?

    不可以!!!

    眼见夏引之从座位上站起身子就要往教室外冲,经过四个多月的相处已经完全能理解她要去做什么的云昭昭一把将她拉住,尴尬扫了眼班里看过来的同学,小声说,“小祖宗别去找你阿镜哥哥麻烦了,你忘了?你阿镜哥哥还有一个多月就要中考了…”

    “就算你阿镜哥哥很聪明,不需要备考,可你想让他因为你分神而掉下我们学校年级第一宝座甚至因为你错失我们市的中考状元吗?”

    夏引之“……”

    她不想。

    夏引之蔫蔫重新坐回到位置,趴在桌子上,满脸写着不高兴。

    她脸蛋枕在胳膊上想,阿镜哥哥以前跟她说过,很近很近的亲戚是不能结婚的。

    而他们天天生活在一起,根本就不能结婚。

    所以阿镜哥哥以后会跟别的女生结婚,永远永远在一起,那样的话,肯定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喜欢她了。

    夏引之想着,忽然觉得好难过。

    想着想着,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喂…”云昭昭看趴在胳膊上,努力睁大眼睛的夏引之,有些慌张的问她,“阿引,你不会要哭了吧…”

    夏引之下巴压在桌面上,沉默的摇了摇头。

    爸爸说她的眼泪是小珍珠,不能随便掉。

    她才不会在外面对着这么多的人哭呢。

    强撑起精神,夏引之开始给云昭昭唠叨上周末去看的那场舞台剧,还有舞台剧结束,雷镜带她去吃的那条小吃街。

    “你知道那有个小摊卖椰皮糕的吗?”说起来这个夏引之心情好多了,“就是薄薄快透明的椰皮包着椰肉椰蓉还有一点点芒果的那种椰皮糕。”

    云昭昭摇头,“没听过诶。”

    “啊,”夏引之一脸遗憾,“那个真的很好吃噢,下次我们一起去啦。”

    “好啊。”

    “而且而且…”夏引之神秘叨叨的,“你猜卖椰皮糕的那个阿姨是谁的妈妈?”

    云昭昭“……”

    这她哪能猜到。

    “你也见过的,”夏引之自问自答,“就是上次期中考试我们一起去看光荣榜,在我和阿镜哥哥的照片中间的那个男生,很白很白的那个。”

    “卢…卢琦?”

    夏引之一拍手“b!”

    “我好羡慕卢琦学长啊,每天都可以吃到他妈妈做的那么好吃的椰皮糕!”

    云昭昭“……”

    之后的一段时间,云昭昭不知道是不是卢琦妈妈做的椰皮糕对夏引之的吸引力太过强大,以至于偶尔在路上或是在食堂碰见卢琦的时候,夏引之给卢琦打招呼打的都…分外热情。

    反观卢琦的反应…和她对比强烈,就…真·冷淡。

    云昭昭也是佩服夏引之能够视之而不见,每次看见,依旧热情。

    “卢琦学长的妈妈说了,卢琦从小性格就很内向,容易害羞嘛,”夏引之不以为意,“我觉得他只是害羞而已,不是不礼貌。”

    云昭昭大写的服气。

    至于云昭昭说过的那件让夏引之难过的事,夏引之在之后的这段时间,果真没有因为这个去找雷镜的“麻烦”。虽然她对着雷镜有时候会耍赖耍小脾气,但她不是那种不懂事的孩子,知道现在对雷镜来说是很重要的时候,这两个月,她都乖乖的。

    乖的让雷镜都有点不习惯了。

    只是问了她好几次,她都说没事,就想让他好好备考中考而已。

    “阿镜哥哥,你备考肯定很辛苦吧?”夏引之乖乖的看他,“最近陈伯伯去学校接我,而你每天都很晚才回来。”

    雷镜“……”

    他需要备考什么呢,初二noi比赛之后,他其实就已经可以被学校高中部直接招为特长生了。

    只是他照例拒绝了而已。

    最近这一个多月他确实有些忙,不过不是忙学习,而是——

    ……

    中考前两周,安城市一中忽然发生了一件大新闻。

    有上体育课的一些学生称,上午第三节课,他们亲眼见到两个男人在保安的带领下进了学校初中部的某个教师办公室,随后有老师去了初三12班,带出来一个学生。

    那学生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直到两个人从身上掏出来一个东西给他看,他忽然撒腿就往另一侧的楼梯跑,不过还没到楼下就被那两个人追上了。

    动静惹的不小,楼道里不少好奇的学生探头出来,又被老师呵斥进去。

    最后,这个学生跟着那两个人走了,老师也在后面跟着。

    后来才有刚好在办公室里的学生说,那两个人是警察,给男生看的是证件。

    “听说是因为敲诈勒索和聚众打架被人给告了,”夏引之班里也有人在说,“初三12班的那个索魏啊,老在校外打架的那个!”

    夏引之听见,做题的笔停下,扭头和同样惊讶脸的云昭昭对视一眼,回头看那个男同学,“你说被带走的是索魏?”

    “对啊,”男生道,“我有个认识的学长是初三12班的,他给我说的,好像是有人带着好多个被索魏勒索威胁过的学生去的警局报案。”

    “听说有十几个人。”

    “那些学生都还小啊,最小的小学二年级,最大高中的,有我们学校的还有外校的,不过具体是谁我就不知道了,也没人知道,说是被害者保护什么的…”男生啧,“据说抢了好多次,数目加起来还不少呢…”

    “不过敲诈勒索罪严重吗?是会坐牢那种吗?”

    “不管严重不严重,估计都坐不了吧,初三都还没毕业,未成年…”

    “就是…”

    “文盲!十六周岁就是完全刑事责任人了好吧?”男生唏嘘,“我听那学长说了,上个月索魏刚过完生日…他比他们都大一岁,所以…真不巧,就刚好满十六周岁呢…”

    众人这也太倒霉了。

    随后呸呸呸,一个连二年级小学生都不放过的人,有什么好同情的,活该才对!

    “而且我刚刚还查了一下,”男生继续说,“勒索未成年,至少得蹲三年呢,这还别算上他打人什么的…”

    “也就是说,”另一个男生总结,“这个索魏初中还没毕业,就得去坐牢了。”

    “那…”又有人加进来,“学校于情于理,都不可能去保他一个刑事犯罪人的学籍吧?”

    “对啊…”

    “学校什么时候会发通告啊,这都大半天了,怎么啥动静都没有?”

    “急什么,总得给学校点名誉危机公关啊什么的一点时间吧,”男生懒懒说完,忽然戏精附身从凳子上站起身,激情昂扬起来,“我们要相信我们的党和国家!相信我们的学校!最重要的是一定要相信——”

    “正义!它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众人“……”

    就还挺突然的。

    但其实男生说的没错,还没到放学时间,学校已经贴了大字报在教导处门口。

    索魏的名字足够引人注意,而最令人注目的,自是最后那——

    “予以开除”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