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菟丝花[快穿] > 正文 第22章 炎火王座(22)
    众人踏上了前往伴生兽聚集地的行程,一路上遇到的情景都怪诞无比,有时遇到了一个极为荒凉的城市,穿过一片片残破的废墟,分界线的地方便是截然不同的场景。

    他们所要到达的地方是城,那里是极乐之都,色欲与疯狂聚集的地方,作为最后的一道防线,死亡和杀戮相随,那里的人彻夜狂欢,烟酒女郎,霓虹光影,所有畸形的爱意都源于幻想,在烟酒色欲之中放纵自己,他们早已被掏空了血肉,成为一个个行尸走肉的躯壳。

    众人在踏入城市的那一刻起,便深刻的感到了何为在死亡之处萌生出的幻境,这里极端的破败与繁荣交汇着,四处可见的便是拿着酒的身影,衣着暴露的兔女郎远远的抛来媚眼,肌肤在光影之中染上了一层诱人的蜜色,她们摇摆着臀,热情而大胆的迎接着过路的战士们。

    “艹,给我滚开。”

    天狗极其粗鲁的挥开凑到他身前的女人,那女人有着一头漂亮的卷发,长的宛如猫儿一样,被粗鲁挥开的时候,哀怨的看了他一眼,转头便扑入了另外一个人的怀中。

    “不识货的小屁孩。”

    搂住女孩的那个人鄙夷的看了天狗一眼,双手暴力的揉弄了两下女孩肉感十足的臀部,换来了几句低声的娇喘。

    “你他妈”

    天狗的怒火一瞬间便被点燃,他刚想挥拳上前,便被一道淡漠的声音阻止。

    “天狗,不要惹事。”

    他挥出去的拳头猛地收了回来,神色阴冷的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司琰牵着玉瑶的手从后面走来,眼神中带着淡淡的警告。

    那个男人的脸上并没有惧怕的神色,反而松开了紧紧锢住女孩的手,神色有些呆滞的看向了这边,眼神带着极端的疯狂,无比邪淫而渴望。

    “我的anl,我可爱的安琪儿,我所有的热爱与幻想,请跟我走,我可以把一切都给你。”

    围在一旁的众人顺着男人的眼神

    落在了玉瑶的身上,除了军团之中的人外,他们的神情都变得无比的狂热,仿佛看到了爱与美的女神,几乎想低下头亲吻她的脚趾。

    玉瑶也注意到了那道目光,她的眼神清透而明亮,施舍一般的扫视了一眼围观的众人,成功的换来一片吸气声。

    “眼睛不想要的话,我来帮你们挖出来。”

    司琰暗金色的眸子里聚集了深沉的怒火,他从上而下的俯视着面前的这群人,仿佛他们是什么恶心的臭虫一般。

    “把她给我,无论付出多少代价都行。”

    男人心里有些打鼓,不过是女人罢了,在这里可以当成货物一般随意交换,可他却感受到了面前这个高大俊朗男人身上令人畏惧的气息,仿佛下一秒自己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眼前的诱惑太大,那是落入凡尘的天使,此世之间的安琪儿,就算死亡,他也想好好的注视着她的脸庞。

    “代价你付不起,同样也没有资格付。”

    司琰的眼神彻底阴沉了下来,他的手微微一动,一股巨大而精纯的力量顺着手臂席卷了这方天地,那是极端强横的控制力,这方天地所有人的生死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教训他一下就行了。”

    玉瑶神色冰冷的开口,那些目光也给她带来了一些能量,可能量却是无比负面的,缠绕在身体里的时候冰冷而粘腻,几乎让人做呕。

    司琰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手指微微一动,这群人便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眼中还透露出无比恐怖的情绪,那是被绝对支配后的副作用,一时半会清醒不过来。

    “我们走。”

    众人一起向前,连眼神都没有分给地上的那群人,他们既恶心而又可悲,被派来这个城市的时候也只不过是抵御伴生兽大军的一员罢了,在这个销金窟里,一切善良的情绪都会被抹去,留下的只是麻木和顺从。

    玫瑰军团那边也受到了骚扰,月薇神色冰冷的斩断了那些男人伸来的手,跟随着大部队一起向前走去,或许是司琰露的那一手太有威慑力,众人一路走来都并没有遇到什么骚扰。

    前方的一道身影早早的候在那里,带着如释重负的笑容,见到司琰之时弯下腰行了个礼。

    “首领,一切都安排好了。”

    他领着众人进来,这里是他们在这个城市里的据点,被邀请来的军团们也在这边,此时正在里面狂欢着,美人,美酒,还有金钱,何月欢总能准确的知道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并且安排的极为妥当。

    “首领,这是黑鸦军团,是第一个接受我们邀请的。”

    黑鸦军团的首领是一个黑发的青年,他浑身上下都缠满了绷带,只留下一双黑的妖异的眼睛定定的注视着面前的司琰。

    “炎火军团的团长,久仰大名。”

    他的声音沙哑,听起来让人极其难受,宛如砂纸搓磨的声音,玉瑶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却没想到吸引了黑鸦的注意。

    “司琰,这是你的女人。”

    他嘶哑的笑了笑,绷带后的眼睛轻微的转动了一下,里面透露出无机质的冰冷。

    “可真漂亮。”

    他的声音在末尾的时候微微上挑,带了几分暧昧的感觉,可其中透露出的情绪却让人感觉到了危险。

    这个男人很可怕。

    玉瑶有些好奇的注视着他,并不为他身上的气势所压迫,他身上的力量极为精纯,虽然比司琰要略弱一点,却也极其强大。

    玉瑶危险的眯了眯眼,将眼中的情绪隐藏了起来,她舔了舔唇,目光无比的清澈纯稚。

    司琰在一旁和他交谈,而何月欢却悄悄地来到了她的身边。

    “这些天过得怎么样?”

    何月欢想伸手将她耳侧的碎发别在脑后,却被她不捉痕迹的躲开,他眼中露出了失望的情绪,语气有些失落的问她:“玉瑶,你知道我喜欢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我现在有喜欢的人了。”

    “是司琰。”

    “没错。”

    面前女孩的眼睛里闪动着光彩,那光芒有些刺眼,是他原先从未见到过的,无比生动而喜悦,宛如一朵绽放的花儿一般。

    他久违的感受到了心碎的感觉,和当年没有觉醒伴生兽的感受相同,一样悲伤和绝望,幸运女神从未眷顾过他,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比不上那些天生便幸运的人。

    “你为什么会喜欢他”

    “因为他足够强大。”

    “如果我能和他一样强大呢?”

    玉瑶不说话,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口,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把话给说出来。

    就算一样强大也不行啊,两个同样贪婪的人又何必抱在一起取暖呢?

    何月欢,我温暖不了你,这世上或许有人可以,但绝对不会是我。